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中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21日 转载)
    
    来源:金融时报
    
    李玲:中产阶级从网络舆论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转换出来,成为主导力量,背后是中产阶级对于自身处境的担忧。
    
    中国中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刚刚过去的一年,诸多调查数据都显示出,中国中产阶级正在告别网络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成为走在网络舆论前台的主力军。这不仅由新的网络生态环境引起,更与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的社会问题息息相关。
    
    2016年,涉及城市居民、人身安全、财产安全、人格尊严和法治保障的舆情事件高于往年,而这些恰恰是中产阶级特别关注的领域。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2016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来,公共管理事件成为所有舆情热点事件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共228件,在热点事件中占比38%。
    
    这些事件往往涉及中产阶级的切身利益,自然容易引发其强烈的代入感。不过,其中更为根本的原因还是中国既有的诸多社会问题长期以来没有得到解决,使得中产阶级愈发恐慌。
    
    曾经沉默的少数
    
    根据瑞士信贷银行2015年10月发布的报告,中国中产阶级只在全社会占比10.7%,这大大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14%。对于金字塔形的中国社会结构而言,中产阶级向来就是社会的“少数”,比起庞大的金字塔底层,其发声基数更少;比起塔尖的顶层,其发声的渠道和空间更少。
    
    而且,中国中产阶级中不少人是从社会底层兴起的,对于这部分人而言,其需要承担的各方面压力高于其他阶层:一方面,需要考虑车子、房子等现实生存问题;另一方面,一旦发生任何较大变动,其辛苦打拼而来的一切就可以瞬间化为虚无,毕竟当今社会的保障制度还不足以对冲人们生活中的大部分危机,所以在较大的压力面前,遇到问题保持沉默是其一贯的态度。
    
    现阶段的中产阶级,不少是现有体制的受益者。在焦点事件的网络舆论中发声,就需要对现有体制存在的问题提出质疑,这对于中产阶级而言,无疑是给自己的生活和现有社会地位增加不稳定的因素。作为处于社会金字塔中间部分的力量,他们并没有理由和实力去与现有的安稳生活对抗。因此,在过去,无论从哪方面而言,中产阶级都不足以成为舆论中发声的主力军。
    
    网络环境出现新生态
    
    中国中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过去一年,网络中的热点事件主题区别于往年,呈现出新的特点。弱势群体、反腐等以往的热议话题逐步降温,取而代之的是涉及中产阶级切身利益的诸多安全问题。
    
    过去,因为贫富差距及社会各项制度尚不健全,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的利益时常受损,互联网的兴起给了他们传统媒体时代从未有过的话语权。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相关社会制度的完善,弱势群体的利益正逐步得到更多保障,这个问题不再像过去一样突显;加之社会舆论已经习惯了弱势群体议题,因此这类议题整体的关注度自然有所下降。
    
    2014年及2015年,“反腐”一直是网络舆论最为热门的话题,但2016年却出现了不同现象,包括郭伯雄、令计划等相关新闻在内的反腐类新闻,以及“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等国家重要战略的消息,都没能形成网络传播热点。《2016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的统计数据也显示吏治反腐问题在各类热点事件中所带来的舆情压力同比有所下降。相反,雷洋事件、魏则西事件、雾霾等与人们人身安全及健康息息相关的事件,成为爆炸性的热议话题,甚至贯穿全年。
    
    相比起反腐以及草根阶层的利益问题,安全和健康与中产阶级的生存生活更为相关,从相关热点事件引发的热议,可见中国中产阶级当下的焦虑。正是这些涉及中产阶级切身利益的事件频发,给中产阶级带来对现状的担忧,使其努力在舆论中发声。
    
    当然,网络热议话题的变化不足够让中产阶级成网络舆论中声音最大的群体。2016年,随着政府网络管理力度的加大以及互联网生态环境的变化,一批曾经的网络“大V”或失声或转型(从政治化转向商业化),这给网络舆论中的少数群体——中产阶级腾出了话语空间。而随着曾经的网络舆论高地论坛、贴吧热度的继续走低,活跃在其中的“草根”群体自然丧失了网络民间话语的主导权。知乎、果壳网等网站的兴起,以及微博的活跃度的回暖,意味着高知群体活跃的网站正在逐步崛起,这些也正是中产阶级活跃的阵地。
    
    发声的根源来自于自身的恐慌
    
    中国中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中产阶级的焦虑并不是新形态,中国社会缺乏安全感是历来存在的问题,这种不安全感又尤其体现在中产阶级中。促使中产阶级走向舆论前台大抵是新的社会问题及网络环境所致,但深根于中产阶级内心的焦虑,则是由来已久的社会问题的综合结果。
    
    一方面,中产阶级承受着较大的生活压力。过往,中产阶级选择在网络舆论中保持沉默,并不是其真的不关系政治,而是无暇关心。车子、房子、孩子是他们必须首先需要解决却又不能轻易解决的问题。但凡已经购置房产的中产阶级,大多需要考虑房贷,而这一问题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人们不敢轻易更换工作,一旦在职场上有较大变动,就可能导致换不起房贷,引起生活上的大麻烦。对于没有房贷压力的人群而言,房价的波动也随时牵动着他们的心。
    
    孩子教育问题是另一个大难题,江苏省抗议“高考减招调整”事件中家长们的激烈情绪便可见一斑,热播剧《小别离》更是道出中产阶级对于孩子教育问题的焦虑。首先是教育质量的保障问题,其次是教育投资带来的经济压力。
    
    除这些问题外,去年以来,税收问题也多次引发热议。一是个税问题,“年收入12万以上的高收入者将被加税”的误读在互联网传播后,引发广泛讨论和担忧;二是中小企业的税收问题,占据中产阶级相当一部分的中小企业主对于中小企业的纳税问题也尤其敏感。
    
    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当前尚缺一套良好的社会保障体系,这其实是社会恐慌的重要根源。去年以来,民生问题持续热议,除了前文已经提到的几个方面,人们对医疗问题的关注热情不减。医患矛盾继续升温。“河北衡水男子怀疑医生救治不力对其连捅数刀”、“广东医生陈仲伟被患者尾随砍杀”、“北医三院产妇死亡家属大闹医院”等均引发网络广泛讨论。对于居民看病的保障、对于医生人身安全的保障等诸多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与此同时,环境问题又带来新的健康隐患,雾霾问题在全社会引发人们对自身健康及下一代未来的担忧,很多网友直指政府的不作为。食品安全、大气污染、水污染成为人们的心头大患,尤其对于基本物质生活已得到保障的中产阶级而言,这些关系自身健康安全的问题已成为悬在头上的利器,随时都给自己带来不安。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中产阶级都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只有这个群体感到安全和受到保障,社会才能得以持续稳定地发展。中产阶级从网络舆论中沉默的少数这一角色转换出来,成为网络舆论的主导力量,背后是中产阶级对于自身处境的担忧,和社会给予他们保障的缺乏。网络舆论生态的变化反映出了现存的社会问题,归根结底还需要在社会发展中得到解决。
    
    (作者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政策分析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04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陈维健
·郭宝胜谈雷洋案:中国中产阶级已经觉醒
·预备中产阶层:中国顶尖大学生充满焦虑 (图)
·中产阶级的逃亡与消亡/王思想
·英媒:不愿被看成土豪的中国中产千禧一代 (图)
·希拉里要搞垮中产,排挤华人,华人请投票支持特朗普!/曾节明
·中国中产阶级日益壮大 造成世界不安 (图)
·美国中产阶级的理想生活到底是什么样? (图)
·汤桂仁:从常外到雷洋,中产们该醒醒了
·王振华:中国中产阶级患了“雷洋之死”焦虑症
·慕容雪村:中国中产阶级的焦虑 (图)
·雷洋,你的中产生活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秦伟平
·何清涟: 川普现象背后 美国中产阶级在萎缩
·股市是中产阶级杀手,保险是中产阶级保镖
·守鱼:暗流涌动的中产资源战争
·徐琳:中产阶层应该从监利沉船事件进行反思
·马克钟:政治唔关我事之施政报告的人口政策与中产
·党国英:改革迫在眉睫 中产阶层壮大
·孙骁骥:中南海中产阶级为何混成“中惨阶级”
·徐少骅事件:所谓的“中产”民主领袖 (图)
·中国中产阶级正走向网络舆论前台
·中国中产阶级移民急:离开共产党的天下 (图)
·去国离乡:中国中产阶级无奈的选择 (图)
·中产阶级掀起的公民运动 (图)
·华邮:雷洋之死触到中国中产阶级痛处 (图)
·中产阶级愤怒未平 雷洋家属放弃诉讼 (图)
·专家:到2020年 中国中产阶层有望达4亿人
·中国鼓励民众境内游 中产阶级成消费主力 (图)
·洗劫中产:中国近期大批创业公司倒闭 (图)
·中产阶级,中国失落的群体?
·星巴克中国:与3.5亿中产人群搞好关系 (图)
·中产阶级移民美国必须知道的三件事
·韩媒:中国变身最大消费国 中产人数超美国
·常外“毒地”漩涡中的中产家庭:转学与留守 (图)
·南京一孕妇楼道中产子 准爸爸称回家拿钱却“蒸发” (图)
·从啤酒、咖啡到跑鞋,国际品牌争抢中国中产 (图)
·美媒:调查显示中国贫富失衡 但中产阶级安于现状
·调查显示中国贫富失衡,中产阶级却自安现状 (图)
·不堪一击中产梦 爆炸把业主变成访民 (图)
·纽时:面对经济寒冬,中国中产阶级的彷徨和焦虑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