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24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网文《白宫易主,特朗普正式建成了他的政商帝国》说,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宣誓任美国第45任总统。

    
    据彭博社报道,在即将宣誓就任美国总统的前夜,面对抵达华盛顿参加就职仪式的数千名支持者,唐纳德·特朗普表现出些许谦卑,并承诺将把美国人民团结在一起。
    
    “这一旅程开始于18个月前,”特朗普1月19日在林肯纪念堂前对支持者表示。“我在其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但是你们做的更多。我只是一个信使。”特朗普重申了选战期间的承诺——加强边境管理、增强军事力量等,他说本次大选引发分歧对立,他希望把整个国家团结在一起。
    
    “为了美国人民,我们要成就美国的伟大,”他说道。
    
    在宣誓就职典礼之前,这位候任总统将要参加一系列仪式和庆祝活动,第一个活动将是在他位于华盛顿市中心的特朗普国际酒店举行的招待会。这家酒店2016年开业。所有这些活动结束后,他将于正午前后宣誓就职。
    
    由商转政,再到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本文将“起底”特朗普和他的政商帝国。本文原载于《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2015年10月9日。
    
    从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门前系着领结的门童身边走过,穿过一扇亮闪闪的旋转门,走向一座18米高的喷泉,再登上一架昏暗的电梯,越过玻璃门和面带微笑的助手,可以看到特朗普集团(Trump Organization)的董事长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Trump)就坐在那儿,前后左右都是他自己的照片。他2015年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个颁奖晚宴上获得的一支枪就架置在他的办公桌上。当时,距离特朗普和其他9位晋级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举行首场辩论的日子还有三天,他在民调中的支持率遥遥领先于这些竞争对手。
    
    严格来说,特朗普并不是白手起家,他从他父亲手中继承了很大一笔财富,但他绝对是孤身打天下的那类人才。
    
    在政治生活中,没有现成的模板告诉他如何在没有准备、没有温文尔雅的外表、没有自己的政策,也没有提供过公共服务的情况下将自己转变为一位竞选巨星。
    
    徜徉于由他的副手、子女、贷款银行和前高管组成的特朗普帝国里,你所发现的是一位已经停止在曼哈顿建造高楼大厦的纽约地产大亨和一位对冠以自己名头的大多数外国酒店并无所有权的全球酒店人。早在他忽视基本的政治规则很久之前,他就远远突破了他所在行业的限制,以这种方式执掌着一个和大多数公司类似的帝国,就像他的竞选活动和大多数总统竞选活动类似一样。他的竞选活动是后政治性的,同样地,他的公司也是后商业性的。
    
    特朗普宣布自己将竞选美国总统
    
    在向美国民众兜售自己时,特朗普是以建筑大王、完美无瑕的生意人和善于审时度势的经理人形象为卖点的。但实际上,他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类人。本世纪以来,特朗普几乎没有建过什么摩天大楼,他在试图再创辉煌时失败了两次,在其他一系列项目上也遭遇了挫折。
    
    在此期间,他对公司的领导方式和一个十几岁少年幻想的生杀大权差不多:他从位于曼哈顿中城的特朗普大厦办公桌前发号施令,掌控着最微小的细节,排斥分层治理,挑选那些符合他心目中晋升条件的高层助手予以擢升。
    
    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他是个骗子。他取得现在这番成就的过程甚至比他向白宫冲刺这件事更神奇。
    
    商界新星
    
    在浮华的上世纪80年代,特朗普利用借来的钱在商界冉冉升起,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挫折几乎将他击倒,但他挺了过来,然后他让自己,还有他的生意都实现了转型。他的机构依然很成功,只不过不是他所宣称的那样。特朗普说:“我们让这家公司取得了很大的发展。”“看到那个了吗?我在跟你说话的时候还在看呢。看到那张唱片了吗?”他的办公桌上横亘着一块牌匾。“那是一张白金唱片认证,是颁发给马克·米勒(Mac Miller)的。你听说过马克·米勒吗?他是一位说唱艺人。他创作了一首名叫《唐纳德·特朗普》的歌曲——销量达到了一亿张!”他吸了一口气,话题又回到他的公司。几分钟后,他说道:
    
    “我告诉你吧,有一天等我翘辫子了,自然会有人继承我创建的这个多么伟大的生意。现在人们真不知道我的生意有多么伟大。”
    
    ”
    
    4天之后,也就是首场辩论后的那天早上,马修·卡拉马里(Matthew Calamari)眼眶湿润。特朗普的这位首席运营官留着八字胡,有着上世纪70年代末后卫球员的大块头体格,他在大学期间就是一名后卫。在1981年美国网球公开赛的一场女子半决赛上,他对付捣蛋分子的身手引起了一位当时恰巧在场的年轻房地产明星的注意,后者聘请他担任保镖,后来他被晋升为高管之一。
    
    卡拉马里说:“我喜欢这个家伙。我的任务就是,我总是承诺我永远也不会让他发生任何事情。”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最近,如果你正好看到特朗普的演讲,仔细看,就会发现卡拉马里的身影。他喜欢用目光追踪他的老板。“我只是享受这份工作。这和钱没有关系。我享受为这个人工作的过程。”在他的办公室与他为伴的有一把美国特工处的纪念小刀,还有一张托尼·索普拉诺(Tony Sopranode)的海报、他养的狮子狗的照片以及他兄弟拍摄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记录了在一场比赛中他的膝盖严重受伤的时刻。卡拉马里称:“你知道吗?如果我当时还能继续打橄榄球,我就不会为唐纳德·特朗普工作。”
    
    卡拉马里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向我们展示他在早期是怎样保护他老板的,他就站在老板身后略微靠边的地方。他说,“和他一起走访其他的工作场所时,我会从他的眼神当中读取细节。”当特朗普雇用了其他保安人员后,他努力追赶特朗普的步伐。除了安保之外,卡拉马里现在的职责还包括建筑管理、建造和保险。他说:“他会一直提拔你,直到你无法胜任。没有任何条条框框。”
    
    特朗普的家人
    
    卡拉马里并不是获得特朗普提拔的唯一一名保镖。特朗普的第三个孩子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称:“过去常常开车送我们去学校的那个人现在负责管理特朗普在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在华尔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埃里克和姐姐伊万卡(Ivanka)及他们的哥哥小唐纳德都是特朗普公司的高管。在布朗斯维尔长大的艾伦·魏塞尔贝格(Allen Weisselberg)曾是唐纳德·J·特朗普父亲的会计,后来继续为唐纳德·J·特朗普工作,现在是他的首席财务官,仍然改不掉他那可怕的布鲁克林大嗓门。阿曼达·米勒(AmandaMiller)是唐纳德·J·特朗普的高尔夫营销部门主管,当唐纳德·J·特朗普在他的韦斯特切斯特俱乐部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是一位十几岁的女招待。
    
    特朗普称,“我喜欢提携我认识的人。他们不存在吸毒问题,也不会酗酒。他们就像我的家人。我宁愿从低层选人,然后一步步提拔他们,而不愿去雇用那些根本不认识的家伙。”
    
    ”
    
    如果和那些崇拜他的助手待在一起,你会觉得特朗普的帝国很感人,但如果关注它那些混乱的交易,你就会产生警觉,如果你还记得它差一点就要毁灭,你就会感到震惊。如果你是唐纳德·J·特朗普,就会觉得这些都是小意思。它并不是一个庞大的公司。
    
    特朗普价值32.2亿美元的资产
    
    魏塞尔贝格称,为了便于比较,该公司2014年录得的收入为6.05亿美元(尽管根据业务范围的不同,每月的收入会有所变化)。6.05亿美元几乎是他为总统候选人进行财务披露时所申报数字的两倍,据魏塞尔贝格称,由于联邦法规限制了他们可以计入收入的项目,所以这个数字被压低了。这位首席财务官称,在这个收入基础上,公司的利润大约在2.75亿至3.25亿美元之间。这样的利润率相当惊人。魏塞尔贝格指出,特朗普的特许授权业务几乎是全部利润的来源,推高了利润率,尽管它们的规模没有房地产和高尔夫投资那么大。
    
    当特朗普正准备为我们描述他最赚钱的这部分业务时,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走进了办公室。特朗普问:“你有什么事,迈克尔?”科恩是特朗普的执行副总裁和特别法律顾问,他刚刚在一周前出了名。当时他说,如果《每日野兽》(Daily Beast)周刊的记者敢在网站上刊登关于伊凡娜·特朗普(特朗普前妻之一)在证词中控告特朗普曾经在1989年(当时他们还没有离婚)强奸她的报道,他就会对这位记者做出一些“恶心”的事情。科恩补充说,从法律上讲,妻子不可能被丈夫强奸,这不是事实。(伊凡娜已经表示,这则报道“毫无根据”。)
    
    科恩很兴奋,说出了一个刚刚打来电话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名字。“他刚刚在电话里向我发表评论——”科恩说。
    
    “他无法相信,”特朗普打断他说,“因为他看到了新的民调结果,对吗?”
    
    “实际上他认为你真的可能成为党内提名人。”科恩说,“他说,‘如果唐纳德想来上节目,我们很欢迎。’他们正在7天24小时转播辩论。”
    
    特朗普说,“我会看看我能不能跟他谈谈。”
    
    屋里的另外两位助手安静地坐在我的两旁,面对着他们的老板。坐在我左边的是首席法律官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特朗普告诉我,他坐在这里“不是为了和你打官司,是因为他了解很多关于公司的事”。魏塞尔贝格坐在我右边。科恩离开后,这位老板又把话题转回他公司最赚钱的部分。或者,应该这么说,如果他打算拿这块发财,这部分业务可能变得更加有利可图。“我认为你必须考虑的因素之一就是,高尔夫球场不仅仅是高尔夫球场;如果我愿意,我可以把这块地圈起来,在上面建造成千上万套住宅。从来没有人提到这一点。”接着,他又转到其他事情上去了。他说:“我马上就能让你看到这一点。”他拿起了他的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老邮局改造计划,这里很快将被改建为特朗普国际酒店。
    
    4天后,我在魏塞尔贝格的办公室见到了这位首席财务官,他准备和我去一趟新泽西。我们下了楼,从特朗普大厦的一个侧门走出去,驱车往北,然后在中央公园向西转。
    
    声名鹊起
    
    特朗普在1980年代将中央公园年久失修的沃尔曼溜冰场迅速翻新,令他在纽约声名鹊起。那个时候,特朗普已经以特立独行的作风在曼哈顿崭露头角。当时他才刚刚30岁,就坐在一辆以他名字缩写为车牌号的凯迪拉克轿车里被司机拉着满城跑,当时的报纸记录下了他灿烂的笑容以及环绕身边的模特。到了1970年代末,他已经把他父亲留下的坐落在远郊公寓的公司搬到了曼哈顿,把位于42街的肮脏旧旅馆Commodore Hotel改造为光鲜亮丽的纽约凯悦大酒店(Grand Hyatt New York)。
    
    他在政治方面的人脉帮他争取到一项新的税收协议,为他省下了数百万美元。当美国司法部起诉他的家族企业歧视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黑人租客时,他毫不示弱地与政府抗争,最终就这起案件达成了和解。
    
    特朗普的自负不是天生的。
    
    他最早的助手之一路易斯·森夏恩(LouiseSunshine)称:“人人都认为唐纳德只是会坐享父亲财富的愣头青。而我想的是,哦天哪,他给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机遇。”森夏恩曾是纽约州州长休·卡雷(Hugh Carey)的首席筹款人,是特朗普和那些负责税收和地块审批的官员之间的早期联系人。在拆除旧的Bonwit Teller大楼以便给特朗普大厦腾位置的时候,特朗普毁掉了部分石灰石浮雕,尽管他曾经表示将把这些浮雕捐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森夏恩称:“在我认识特朗普的时候,他一半活在特朗普世界中,一半活在现实世界中。我认为,让如今的唐纳德变得与我刚认识的那个唐纳德不同的唯一一个因素就是,他在那些日子里还能听进去别人的意见。”
    
    1980年代是高歌猛进的10年。特朗普收购了一家航空公司、一大片名叫马阿拉歌(Mara-Lago)的棕榈滩以及一艘巨大的游艇——皇后乐队福至心灵为此创作了一首歌曲。他打算建造世界上最高的大楼,据当时的一则新闻报道称,他还被考虑承担一项工作,在新泽为印度教克利须那派教徒修建一座天神之城。
    
    特朗普泰姬陵赌场酒店
    
    这些计划都没有落实,相反,他成了大西洋城的一位赌场大亨,称他建造的特朗普泰姬陵赌场酒店(Trump Taj Mahal)是有史以来全世界最昂贵的赌场。
    
    他接管了中央公园南的两栋建筑,把它们重新命名为“特朗普公园”和“特朗普公园东”,并在其中一栋大楼内为无家可归人士提供居所,迫使那里的租户搬离。魏塞尔贝格和我驱车经过这里,还有广场饭店(Plaza Hotel),这是特朗普在1980年代末以大约4亿美元买下的——每一分钱都是借来的。花旗集团和其他银行向他提供的贷款金额超过了这家酒店的实际买价,等于附带了为酒店翻修的钱,特朗普个人必须为它提供超过1亿美元的担保。
    
    这种债务风险敞口并不鲜见。他借了那么多钱,以至于最终担保的总金额接近10亿美元,这意味着如果某个环节出了问题,银行可能让他粉身碎骨。在他的这轮上升势头结束前,他在1990年为泰姬陵赌场举行了开业典礼。一年之后,泰姬陵赌场酒店宣告破产,为那个特朗普时代拉下了帷幕。
    
    新帝国的崛起
    
    在2015年的总统竞选前,特朗普取得的最伟大胜利就是在1990年代经济不景气给他带来的灾难面前保持屹立不倒。他失去了广场饭店、游艇和航空公司,赌场申请了破产保护——但他本人没有这么做,他在竞选巡游过程中提醒他的支持者注意这一点。
    
    真正挽救他的原因在于,这些银行家相信,留着他要比废了他能给他们带来更多价值。
    
    他努力拖延时间,直到房地产市场实现反弹。到了1995年,他偿还了部分债务,但不是全部,两个以他的名字冠名的项目开展起来。
    
    一个新的帝国在原先旧帝国的残骸上崛起。经过重新构想的特朗普更多地依赖合伙人而不是由自己本人来为债务担保,至少在大多数时候是这样。用他的名字为某栋建筑冠名未必意味着他拥有或建造了它。
    
    通用汽车大楼上的特朗普商标
    
    哥伦比亚圆环(Columbus Circle)的一栋摩天大楼于1997年被改建成特朗普国际酒店。通用电气出钱改造了它,但如果把它冠名为通用电气国际酒店,恐怕吸引不了这么多宾客。一年之后,在中央公园南的另一端,尽管特朗普只投入了1100万美元就和保险公司Conseco一起收购了通用汽车大楼,他的名字仍被挂在这栋大楼的白色大理石外墙上,每个字母有1.2米高。这栋大楼在5年后随着Conseco的破产而被转售。
    
    布赖恩·哈里斯(Brian Harris)说,“我认为他的内心开始有点健康的恐惧感了,这是好事。”据竞选文件披露,哈里斯的公司Ladder Capital是特朗普最大的贷款人。“和许多大人物一样,随着年纪渐长,他们开始变得更加保守一些,开始为自己的孩子着想了。”
    
    从曼哈顿中城驱车一个小时之后,我们驶入了位于贝德明斯特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球俱乐部。我们先从主会所开始,站在特朗普亲自挑选的枝形吊灯下面。当马克·桑切斯(Mark Sanchez)还是纽约喷气机队(New York Jets)的四分卫时,他就住在游泳池旁边的一栋别墅里。一些比他更著名的同行在闪亮的男更衣室预定了靠近特朗普衣柜的位置,放眼望去,这里摆放着一排排的药膏和乳液。一张装裱在镜框里的流行语电视指南列表悬挂在门上,旁边还配上了用醒目的黄字写下的一句话——“你被解雇了!”。这句话出自特朗普参演的真人秀《学徒》,旁边的巨型水缸也是由特朗普精心挑选的。
    
    特朗普在打高尔夫球
    
    在特朗普集团,员工们并不总是能告诉你同事们都在忙些什么或者他们都是什么头衔。他们全体赞同的一点是,特朗普对最微小细节的一应包揽,从喷泉到水族箱再到大堂的大理石地面。贝德明斯特俱乐部的经理戴维·舒真霍弗(David Schutzenhofer)称:“这不是通过一种强迫的或病态的方式表现出来的,而是一种关怀的方式。”当被问到这一点时,特朗普表示他很关注细节,尽管他手下有很优秀的经理人可以帮他打点这一切。
    
    很难想象特朗普事无巨细的管理风格将如何应用到等级制度森严、微观管理无效的政府部门,昂贵的水族箱在国会审查时会很容易受到攻击。
    
    贝德明斯特俱乐部有400名会员,若有新人想要加入,除了每年24000美元的年费之外还要另外支付15万美元。这是一个梦幻般的地方,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点煞风景:这里有两个高尔夫球场,一位选手站在其中一个球场上,面对着我们,在几米开外的地方猛烈击球。球向前运行了几英寸。“我们差点儿就被球打死了。”舒真霍弗说。“这真是一次糟糕的击球。”魏塞尔贝格说。
    
    我们拐了个弯,来到一个地方,可以俯瞰这家俱乐部的新球场上的第一个球洞。特朗普曾经表示这可能是他最终安息的地方,附近的一个地方可以再容纳548座坟墓。舒真霍弗称,“很有意思,当我们向会员们提出这个想法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提出质疑。但等到后来你再问他们‘你想被埋在哪里’时,他们都有点明白了。”舒真霍弗预计他的俱乐部2015年将赢利500万美元。2022年的PGA高尔夫球锦标赛将在这里举行。
    
    当我们驱车回家时,午后阳光照耀下的纽约从哈得孙河对岸跃入我们的眼帘。随着时间的推移,曼哈顿的天际线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窄。新生代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让特朗普大厦相形见绌,看起来瘦削而古怪。
    
    与VORNADO合伙持有的大厦
    
    特朗普曾经想成为最大。在1980年代他的事业处于上升阶段时,他曾试图建造世界上最高的大楼,在东河的一块垃圾填埋地盖一栋150层的摩天大厦。然而,当他在1990年代经营失败之后,他把这个名叫特朗普宫殿(Trump Place)项目70%的股权卖给了香港投资者。10年之后,在大楼只修建了一部分的情况下,他们在没有征得特朗普同意的情况下卖掉了整个项目,包括特朗普的股权。特朗普提起了诉讼。后来双方讲和,因为这些香港投资者用出售项目所得的资金购买了两栋分别位于纽约和旧金山的大楼,然后将他们70%的股份出售给了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Vornado RealtyTrust,这是一个让特朗普比较满意的合作伙伴。
    
    就这样,他最终获得了Vornado两栋巨大写字楼大约三分之一的股权。他不打算再建造比其他任何人更高的大楼了,虽然放弃了在曼哈顿西区的梦想之地,但他最终赢得了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估算价值6.4亿美元的股权,这也是他最有价值的资产。(特朗普认为这些股权的价值应该更高。)这只是他持有的房地产投资组合的一部分,据魏塞尔贝格称,这些房地产投资组合是特朗普最大的业务,另外还有华尔街40号的写字楼、特朗普大厦和旁边的NikeTown店铺以及闪亮的度假酒店。
    
    做地主——特朗普绝对称得上是个大地主——是一门很好的生意。
    
    但是做建筑商更能满足对一座城市的想象,因为他们搬运砖头、土壤、金钱、政府,还有人。2001年,在芝加哥特朗普国际酒店大厦(TrumpInternational Hotel & Tower Chicago)开工前,他说,他想让它成为有史以来最高的建筑。它最终成为芝加哥市第二高的建筑,仅次于威利斯大厦(Willis Tower),这次特朗普又用回老办法,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借款用于建造这座大楼,他个人为这笔贷款提供4000万美元担保。
    
    当2008年的金融危机来袭时,这栋楼还在继续建造中。在销售放缓以及德意志银行追讨贷款的情况下,特朗普声称,信用危机是迫使他推迟还款的不可抗力。双方都把对方告上法庭,但是在一年后宣布私下达成和解。在过去10年中,特朗普又用自己的一大笔投资建造了另一座摩天大楼,这次同样时运不济。他在拉斯维加斯特朗普国际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Las Vegas)项目上的合伙人、同样身为亿万富豪的菲尔·拉芬(Phil Ruffin)告诉我们,如果不是2008年开业时正赶上经济危机,他们本来会赚一大笔钱。现在,拉芬说,他们的5.6亿美元贷款还有大约1200万美元没有还上。
    
    从那以后,特朗普再也没有建造自己的摩天大楼了。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说:“事情就是这样子的。我一辈子都在盖房子。”他的声音平静、严肃、又带着怀旧的情绪。从特朗普大厦,到位于第三大道的特朗普宫殿公寓,再到联合国总部对面的特朗普世界大厦,然后是由德尔莫尼克酒店改建的公寓特朗普公园大道,他在上面一一画钩。
    
    “我建造的房子遍布整个城市。”
    
    在泰姬陵赌场酒店破产之后,特朗普没有离开大西洋城。他加倍努力,从他的贷款银行手中赢回了对其赌场的控股权,又增开了一家赌场,至少拒绝了一个收购提议。他甚至表示要建造全世界最大的游艇,要比“皇家不列颠尼亚号”(Royal Britannia)还长好几码,并且把它停靠在特朗普城堡赌场酒店(Trump Castlecasino)边上。他说:“我一直想要一艘比女王的游艇还要大的船。”
    
    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学发表讲话
    
    2005年,他成为一位教育企业家,创立了特朗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特朗普大学不给学生颁发学位证书,也没有获得资格认证,于是后来把名字改成了“特朗普创业启蒙”,纽约州司法部部长以欺诈学生的罪名对其提起了诉讼。特朗普否认了这些指控,并提出了反诉。
    
    把自己的名字贴在其他人的东西上正是特朗普公司业务的一部分。只要把他那5个闪闪发光的字母(Trump的中文含义为大获全胜)授权给世界各地的新大厦,他就能轻松赚取数百万美元,而且还不用为水泥等建材的花销操心。另一位在纽约周边从事房地产开发的亿万富豪之子理查德·勒弗拉克(Richard LeFrak)称:“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房地产,但它确实是房地产。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仔细想想,他的品牌就是他的房地产。”
    
    在他的大学开张一年后,他在一篇新闻稿中宣布推出抵押贷款公司TrumpMortgage,通篇用大写字母写道,“该公司将让抵押贷款业务重现西装革履的体面。”公司网站上发布的首席执行官的工作经验后来证明被刻意夸大了,这家公司不到一年就倒闭了。
    
    “特朗普伏特加”
    
    作为一个禁酒主义者,特朗普在创立大学的同一年推出了自己的烈性酒。这种白酒被标榜为全世界最好的超优质伏特加,其业务至少持续到了2008年。拨打制造商Drinks Americas Holdings的电话时,电话被转接到了一家发型设计工作室的自动应答机上。还有特朗普茶、一种针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市场的特朗普功能饮料、特朗普咖啡以及成功(Success)和帝国(Empire)品牌的古龙水。
    
    2007年11月在莫斯科的百万富翁博览会上亮相的特朗普伏特加
    
    这些还只是液体产品。他通过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真人秀节目《学徒》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据他的竞选材料称,14季节目为他带来了超过2亿美元收入。他还推出了特朗普品牌的男装,在梅西百货(Macy's)出售,还有舒达(Serta)旗下的Trump Home?iSeries?床垫,这款床垫采用了Cool ActionTM Dual Effects?凝胶记忆泡沫。据特朗普的竞选文件称,2014年,服装和床垫生意分别给他带来了10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进账。
    
    2015年6月,当他在特朗普大厦举行的竞选启动仪式上声称一些墨西哥移民是强奸犯之后,以上三家公司都表示将和他划清界线。这番讲话放大了《学徒》当中的侮辱性情节,使他失去了一些赞助商,同时也把他推进了共和党的最顶层。如果这些产品是他所拥有的一切,那么,和数量庞大的北美民众为敌、嘲笑妇女、让收听到他这几分钟讲话的任何人感到大吃一惊,这些并不是明智的商业举动,因为这样会让宝贵的客户对他敬而远之。
    
    但是,特朗普的业务远不止这些,不仅仅因为他拥有房地产和高尔夫球场投资组合。
    
    他的品牌并不是温情脉脉而且兼容并蓄的;它是咄咄逼人、奢侈放纵而又充满力量的。它是一位精英男子自我渲染的理念——他掌控局面,他取得胜利,即使在他失败时也不例外。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拿他对自己帝国的自吹自擂当真。
    
    特朗普并不是纽约最大的开发商。他实际上也不再是摩天大楼的开发商了,很多年前就已经不是了。之前他建造巨型建筑和赌场,借钱去做这些事情,几乎搞得精疲力竭,他作为一个品牌重新回归,常常需要规模更大的合作伙伴,当他试图再次承担巨大风险的时候,金融危机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但不管怎样,他最终还是拥有一份赚钱的生意。
    
    通过将自己呈现为有史以来最好的穿西装的生意人,特朗普目前已经挤垮了他的竞选对手。
    
    他职业生涯的污点是否会给他带来打击呢?喜欢伟大、神奇、完美版特朗普的美国人能接受这个有瑕疵的特朗普吗?
    
    在他的办公室里,他对我说,有人告诉他,他竞选自由世界领导人这件事很酷的一点就是,如果失败了,他还可以重新做回唐纳德·特朗普——而他可炫耀的资本只会更多。他说:“因此,无论是赢、是输,还是打个平手,我都很高兴自己做了这件事。虽然现在就这么说还为时过早。”
    
    ······
    
    谢选骏指出:特朗普正式建成了他的政商帝国,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最多相当于毛泽东进驻了紫禁城。特朗普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把美利坚合众国变成美利坚帝国,完成类似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的转化——只有那样,美国才能建立全球政府,实现“地球村”的蓝图。在某种意义上,这将牺牲美国小民的利益,把他们的剩余价值“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组成一个新的全球联盟。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13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迟早要推翻现存的国际秩序
·谢选骏:新的锁国时代
·谢选骏:华尔街是野兽还是走狗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
·谢选骏:中国人不知道“民主值钱”
·谢选骏:礼仪廉耻与上帝十诫
·谢选骏:奴隶起义与帝国元首
·谢选骏:为何“良好的管治”会导致覆灭
·谢选骏:贸易战会缓和中国的环境危机
·谢选骏:三论本体出场、物自体显现
·谢选骏:逆来顺受的螺丝钉哲学
·谢选骏:迁都北京的意识正在普及
·谢选骏:资金逃难——主权国家灭亡的前兆
·谢选骏:扛大旗还是做骗局
·谢选骏:中国人的根在美国
·谢选骏:兴登堡是冒充英雄的超级败将
·谢选骏:斯德哥尔摩情结出自中国
·谢选骏: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谢选骏:滚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谢选骏:中国的寓意故事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