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曾节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23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余志坚更多文章请看余志坚专栏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元月十八日,1989年在天安门泼污毛泽东像“三君子”之一余志坚,发表《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高调宣布退出民运。
     余志坚在文中明确表示:之所以退出民运,是因为中国民运不成器、不干净,不值得他继续浪费时间和精力,并且他要保持一己之清白,不能被肮脏的民运所玷污。
    
     余志坚的退出理由,反映出其极端的理想化,他根本搞不清政治事业与道德事业的区别:
     民运是政治事业而不是道德事业,孟子说:“徒善无以为政”,政治事业是不可能纯然没有污点的,因为政治的本质是利益的争夺和讨价还价,不可避免地包含权谋和手腕,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哪个杰出的政治家是没有一点污点的,叶利钦、林肯、华盛顿都有污点,也许戈尔巴乔夫污点最少,但是他在位时曾经故意向波兰隐瞒了卡廷惨案的真相,直到叶利钦上台后,才向波兰完全解密了苏联当局对波兰人大屠杀的密档。
     这不是污点是什么?难道这个污点,可以遮住戈尔巴乔夫划时代的道德光辉么?难道因为戈尔巴乔夫有污点,他推行的“新思维”政改就不值得支持、不值得参与了么?
    
     余志坚先生是1989年五月投身中国民运的,难道当时的民运就全然“干净”么?非也,当时的学生领袖柴玲等人与支持民运的大众划清界限,并组织学生纠察队严防市民参与,甚至把泼污毛像的余志坚、鲁德成、喻东岳扭送北京公安。.这就是最大的污点,不客气地说,这种污点之恶劣性,远远超过后来一切民运内斗和肮脏,因为它等同叛徒行为,客观上是在助纣为虐!
     难道因为这个污点,“六四”运动就不值得参与?
     余志坚先生能够容忍被“自己人”扭送公安的大污点,却不能容忍海外相对小污点,和暂时不能进展的困难处境,这何其倒错!
    
     余志坚在文中大骂中国民运:“国内民运,不尽人意;海外民运,等于狗屁!”这是很不公正的。国内民运不是“不尽人意”的问题,而是在中共当局高压下无法公开运作,这不是因为中国国内民运人士不争气,而是极权高压下的必然结果,任何国家都不例外,试看:
     朝鲜国内有什么民运?东德国内有什么民运?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前,苏联国内又有什么民运?七十年代末,波兰共产党当局强力打击“团结工会”,实行高压统治,时在东欧最有声色的波兰民运同样无法公开运作,转入蛰伏状态与现今中国国内没什么两样,直到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新风吹入波兰。。。
     由此可知:一旦习共的极权专制(被迫)送动或出现裂缝,中国国内民运必迅速再兴。
    
     中国海外民运决不是“狗屁”。中国海外民运自“六四”以来一直起着辐射国内、影响国内的旗帜作用,虽则中共在江泽民、胡锦涛时期,成功地利用经济繁荣很大程度地抵消海外民运的影响力,使得海外民运的作用大打折扣、一筹莫展,但应看到:中共国的经济繁荣不可能只盛不衰,随着习近平时期中共国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的全面浮现,海外民运的旗帜作用愈来愈明显。
     再则,近三十年来,中共当局派出那么多特务、线人出国,大肆破坏海外民运,也从反面证明了海外民运不容抹杀的价值,如果海外民运真是“狗屁”的话,中共根本用不着花上这么大的“维稳”经费。
     试问:中共当局动用特工,绞尽脑汁地将海外民运领袖王炳章、彭明绑架回国(后更将彭明毒死狱中),且极其凶残冷酷地将海外民运张宏堡、李大勇害死,这能证明海外民运是“狗屁”吗?
     我实在告诉你余志坚,海外民运是不是狗屁、有没有价值,中共比你清楚。
    
     伪民国高级黑好以孙中山反清革命党,必贬低当今中国海外民运。其实纵向比较,海外民运也决不是狗屁。因为“六四”后中国海外民运的困难,比当年孙中山反清革命党大得多,因为:
     当年孙中山反清革命党有日本政府大力支持,中国海外民运则无外国政府支持;
     当年当年孙中山反清革命党有海外华商的踊跃资助,中国海外民运则缺乏华商资助——因“邓南巡”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瓦解了华商(和外国政府)对民运的资助;
     当年满清政府不会运用特工手段对付海外革命党,中共当局则是运用特务手段的老手,且手握庞大的国家特情系统;
     当年孙中山反清革命党据有有利的国际环境,满清先后受到日本和八国联军的军事沉重打击,威信扫地。.而“六四”后海外民运面临的却是美国和整个西方大力绥靖中共的国际困境,中共则凭借美国大力扶持所获得的经济繁荣,骗取了广泛海内外民众。
    
     客观地说,在这样困难的局面下,中国海外民运能维持今天光景,实属难能可贵了,请有心人看看:越南的海外民运如何?古巴的海外民运如何?。.朝鲜有没有海外民运?以前的苏联有没有海外民运?
    
     余志坚痛斥:魏京生在海外民运中的作用,等于他没参加海外民运。这是有失公正的,因为魏京生在海外客观上起到了部分“孙大炮”的作用,是民运的一面旗帜,2001年笔者因文字入狱,在狱中与牢头攀谈,发现这个“五零后”金融诈骗犯罪嫌疑人对民运人物两眼一抹黑,却唯独知道魏京生。.他咋咋呼呼地力劝我: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要象魏京生一样把牢底坐穿。
    
     而且,满嘴放炮的魏京生,也没有只放空炮,他组建了自己团队,也一直没有闲着。魏京生麾下大将李洪宽,正在实施一系列“推墙”方案,其价值如何?中南海的态度当然最权威:习近平已把保政权安全当作今年的头等大事,其中就有“防推墙”一项。
    
     总而言之,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只是暂时没有成功而已。余志坚全盘否定民运,只反映他眼光的昏聩。
    
     余志坚高调退出民运,笔者深感遗憾,我非遗憾民运从此少了余君,而是遗憾余君如此浪费了自己宝贵的资历。余志坚身为“泼污毛像三君子”,这是一般人得不到的政治资本,如果继续和民运走下去(实际上也无需特殊付出什么,只要不声明退出即可),今后前途无量,但就在民运即将要成功之际,他却选择高调退出,等于功亏一篑。
     当然,中国变天了,余志坚完全可以重新归队,高举他“污毛三君子”的光辉资历,但已落下遭公论物议的硬伤了。
    
     余志坚高调退出之后,我为什么敢于断言中共不久了呢?因为以余志坚君的眼光,他所作的判断,需反着看才对:
     民运春雷遍地的1989年五月,余志坚兄自然是认定中共垮台在即了,否则他不会带领鲁德成、喻东岳两人急急杀进北京,直捣毛泽东像。.但实际上当时中共气数未尽;
     今天余志坚兄坚信中共垮台不可能了,大骂“海外民运等于狗屁”,并高调退出民运,这不恰恰反映出中共即将垮台了?
    
    曾节明 于2017.1.22丙申辛丑己酉于晴暖纽约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614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曾节明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曾节明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14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曾节明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仇恨之根在哪里?/曾节明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曾节明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曾节明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曾节明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曾节明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曾节明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 正引发民权运动 /曾节明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曾节明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曾节明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曾节明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曾节明
·曾节明: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曾节明:追忆彭明先生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曾节明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曾节明
·先灭国党,再树独帜:台湾局势前瞻/曾节明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图)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曾节明
·曾节明: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曾节明:诸葛亮选择老板的智慧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曾节明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曾节明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对美国机构更名 首置台湾与美国同框
  • 美国全面封堵下华为要自主困难重重 缺乏主干枝叶难成大树
  • 美中电视台两女主播约战辩论贸易战 网民促央视真直播
  • 专访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评委主席潘礼德导演
  • 法国明天举行欧洲议会选举:投票就是选择
  • 稀土与新长征:台媒深析习近平最高指示新精神
  • 习近平视察了江西稀土尖端 疑中国开稀土大战
  • 中国海警船连续44天游弋钓鱼岛海域外侧 日本不知北京意图
  • 习近平反腐茅台酒厂一把手落马 之前多高官沾酒色下台
  • 任正非访谈引热议
  • 特蕾莎梅:被脱欧巨轮碾碎的英国首相
  • 中国13家航空公司准备向波音索赔
  • 特朗普25日作为令和时代首位国宾到达日本
  • 美科技公司停止聘用中国雇员 大学开始关闭华人实验室
  • 美国制裁响应继续:SD协会和WIFI联盟暂停华为会员资格
  • “送中例”升级外交战:欧盟发照会 美跨党议员发函促撤修
  • 特首就给予两港人难民庇护向德国提抗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