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14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曾节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5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中共中央当局最新全国统一更改教科书中的抗日历史,将传统的八年抗日战争史改为十四年,即宣称:
     中国的抗日战争不是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开始的,而是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就开始了;中共并大力强调,中国共产党自1931年开始,就在领导抗日。
    
     明眼人不难看出:中共此番篡改抗日史,无非是以新的方式,抢夺国民党的抗日功绩,以为政权“合法性”的新卖点。
     怎么?中共不是一直在自命自吹它自己是“八年抗战”的“中流砥柱”吗?中共一直都在抢夺国民党的抗日功劳,怎么还需要以新的方式抢夺呢?
     这是因为中共所炮制的“中共抗战主力”谎言伪史,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千疮百孔,纸已经包不住火。毛共铁幕打开后,八年抗战国民党军队与侵华日军精锐的血拼史浮出水面:
     原来十万人以上规模的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南昌会战。.都是国民党打的;而中共军队“抗日战史”拿得出手的近“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两例,规模小的可怜,、“百团大战”则是多起小股骚扰偷袭爆炸战——所谓“破袭战”,扒铁路、炸碉堡的“百排小仗”类,且“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后来都证明都由林彪、彭德怀擅自发起,事后受到了毛泽东严厉的批评。
     整个八年抗战,国民党军队伤亡(含失踪)321万人,牺牲11名上將,34名中將,50名少將。.中共军队确证被日军击杀的高级将领仅左权一人,其抗日伤亡数字迄今拿不出手,而且讽刺地是:八年抗战中,国军和日军都越打越少,唯有共军反越打越多——如果“抗日主力军”中共军队这么厉害的话,那日本皇军还不早被打回东瀛去了,还要美军来丢原子弹干什么!?
    
     中共抗日是真还是假,在此一目了然。
    
     更加讽刺的是:当年日本人对中共这个“抗日的主力军”从来不认账,而是始终以国民党为死敌。中共一再咋呼自己是抗日主力,但是日本皇军却从未对近在咫尺的延安作一次地面进攻,而始终以蒋介石和国民党为主要敌人,为什么呢?你当日本人是神经病吗?
     以下是战后日本政府公布的侵华日军伤亡统计,曰“日本國在華陣亡的人數統計表”:
    死於國軍之手
    31萬8883人
    死於共軍之手
    851人
    死於蘇聯紅軍之手
    12萬6607人
    蘇聯紅軍俘虜的關杔軍
    80餘萬
    蘇聯紅軍拘押的日本僑民
    167萬多
    
     毛共铁幕打开后,既然要统战国民党,以上的信息就不好继续封禁,但愚民老百姓读到了这么副作用的信息,再愚昧的人总有点奇怪吧?而在手机互联网时代,动几下手指头就能读到如此有害的信息。
    
     俗话说“假的真不了”,由于中共早已“挂羊头卖狗肉”,因此原有的共产党意识形态沦为假意识形态,马列毛的意识形态,不管习近平怎样高举,就是树不起来,连中共官员自己都不信。由于假意识形态树不起来,中共的政权“合法性”,就越来越依赖民族主义。
     既然中共领导八年抗战的谎言已经千疮百孔,就得有新的卖点,以抢救政权“合法性”,于是乎“十四年抗战说”就堂皇入室了。
    
     “十四年抗战说”的狡猾在于,它击中了国民党的弱点——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确实不战而放弃东北,而当时下达不抵抗令的张学良,确实也是国民党人(国民革命军副总司令);而且在1931年~1937年期间,国民党确实没有领导过东北的抗日武装,而共产党在东北先后有东北抗联(前身为东北义勇军、东北人民革命军)这样武装。
     既然1931年~1937年间,东北的国民党抗日史空亡,那么中共便可以大做文章,以填补这个真空;并且,通过在东北抗日史这张白纸上画图,可以编造美丽的伪史欺世盗名,在丑化国民党的同时,把自己打扮成“真抗日”的民族利益捍卫者,以抗日民族主义,来为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张目。
    
     明白了此中缘由,就不难理解,资深网络评论员张鹤慈为何会及时跳出来声讨“蒋介石不抗日”。
     张鹤慈在《八年抗战还是十四年抗战?》一文中,以质疑中国在1931年~1937年抗日真实性的方式,将矛头指向蒋介石,硬说“九一八”事变后对东北军的“不抵抗”令是蒋介石下的,胡说国军远征军入缅作战是蒋介石“为了追求现代化的武装”,张鹤慈甚至指鹿为马瞎说,1937年~1945年期间国民党的浴血抗日是“没怎么抵抗”。
     而对于中共的真不抗日,张鹤慈却充满理解、含情脉脉地说: “当年的共产党为求生存已属不易,无力抗日。”
     试问张鹤慈:你不是一贯自我标榜客观、公正、公允吗?请以证据说话!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九一八”事变后对东北军的“不抵抗”令是蒋介石下的!
     张学良本人在释放后,曾在美国声明:“九一八”时的不抵抗令,是他下的,与蒋介石无关。张鹤慈毫无证据地硬说蒋介石命令不抵抗。.无非是在配合中共当局抢夺东北抗日功绩,以编织政权合法性的民族主义新卖点。
    
     其实,“七七事变”之前,国民党没有领导东北抗日,并不等于中共就领导了东北抗日。事实上,当年领导东北抗联的,不是中共,而是苏联:
     “九一八”事变后产生的“东北义勇军”,是东北人民自发组织的抗日游击队,与中共根本无关。其后中共驻东北地下党,确实一度向抗日武装派遣干部,企图控制武装。
     但1932年6月中共临时在上海召开“北方会议”(北方五省书记会议),批判满洲省委提出的“满洲特殊论”,决定“东北依然要进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成立工农红军,建立苏维埃政府”,结果这一抢劫残杀本国同胞的政策,激起了东北各抗日游击队的强烈反对,中共收编抗日武装的企图破了产。
    
     后王明奉苏联“共产国际”指令纠偏,向中央中央发出了《一·二六指示信》,纠正了北方五省会议时的过“左”政策。提出要建立反日统一战线政策,停止土地革命和建立苏维埃的做法,将工农红军改为人民革命军(后更名为东北抗日联军),要求和其他反日武装建立反日统一战线。中共与东北抗日武装的紧张关系才得以缓和,但从此东北抗日武装的领导权转入苏联之手,而且抗联领导赵启志等人,只信任苏联人,不信任中共。
     外加上转入江西的中共中央,在1934年到1936年间,受到国民党大军围剿,被迫向西、北长驱逃窜,与东北抗联失去联系,1937年中共中央在陕北站稳脚跟后,实权在握的毛泽东,奉行假抗日卖国自肥路线,自然绝无兴趣去支持真抗日的东北抗联。
    
     也就是说,从1931年~1937年,东北的抗日,是在苏联领导下的抗日,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苏联领导的抗日,自然不是为了中国,而是企图牵制日本,防止日本关东军进攻苏联远东地区。
     1940年,斯大林预备与日本订立《苏日中立条约》,苏联当局一反对东北抗联的扶持,竟以“开会”为名,将抗联领导人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金策、崔石泉(崔庸健)、柴世荣、季青、王效明、金日成、安吉、徐哲等骗到远东伯力,控制起来,继而第一次以“中共”的名义,召开“中国共产党东北地区代表会”。会议作出的决定有:
     为买现东北地区的集中统一领导,由各省代表选举东北地区中国共产党临时委员会。委员暂定为三人。委员候选人为:魏拯民(南满省委书记,仍在国内坚持游击),周保中(吉东省委书记),金策(北满省委书记),并从全会直接选举书记一人。临时机关暂设在伯力市,另外请求一位苏共同志给予工作上的指导。
     派遣一名代表在苏联协助下,去延安寻找党中央。
     建立统一的总司令部,推选周保中为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李兆麟为副总司令,魏拯民为政治委员。此项有待(中共)党中央正式批准。
    
     伯力会议的决议,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从1931年~1937年,东北的抗日,是在苏联领导下的抗日,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
    
     伯力会议后不久,1941年四月,苏联与日本订立《苏日中立条约》,伯力会议的决议,立即被苏联撕毁,周保中、李兆麟一伙即被苏联禁止回国;其在东北的抗日武装也被陆续召至苏联境内,1942年,东北抗联武装被苏联改编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步兵第88旅”,完全成了苏联红军中的一支。
     由此可见,1931年~1937年,东北的抗日,与苏联红军有关,与中共没有任何关系。
    
     苏联由扶持中国东北抗日武装,突变为禁止中国东北抗日,收编东北抗日武装,也自我证明了把中国用作战略工具的用心——苏联支持中国反侵略是假,利用中国人抗日力量牵制日本,以图自保是真。
    
     今天习近平突然高调鼓吹“中共领导东北抗日”的谎言,反映了他企图以伪民族主义“维稳”的用心。下一步,习近平必以民族主义包装毛左,扶持纵容民间毛左势力,挥舞爱国大棒,将民运异议人士、基督徒、挺“普世”的精英、知识分子,甚至主张市场经济的官僚。.统统打成汉奸、买办、反华势力、民族败类、美国走狗。.而把中国的环境污染、经济崩溃。.甚至“少子化”等计生恶果,都说成是美国灭亡中国的阴谋;雾霾,也必被说成美国向中国故意输出石油焦,以搞垮中国生态环境、灭绝中国人的阴谋。
     可以想象,届时以宋鸿兵的《货币战争》为代表的仇美反西方极端民族主义臭作,必在中共国大红大紫,受到中南海的推捧,成为新义和团的《圣经》新约。
     可以想象,届时的新义和团——毛左势力,必以中华民族利益的化身自居,披着爱国主义的外衣、向着老佛爷的旌旗所指,冲锋陷阵、痛打“右派”、厉行“人民民主专政”,起到军警起不到的作用。
    
     只是提请中国人注意:毛左真是中华民族传统维护者吗?大家不要忘记:中共“解放”之初,最急欲捣毁中华民族传统的,正是毛左的教主毛泽东!当年毛泽东横下一条心,要将消灭汉字,以拼音字母取代汉字,将汉字拉丁字母化——以实现左联旗手、脑残疯狗鲁迅、刘半农之流灭亡中华的夙愿!正当中华文化面临断根之毁的时刻,竟是斯大林救了中华文明,斯大林训导毛泽东说:
     你们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明,不要学西方用字母文字,你们应该保留你们民族的特色。
    
     太上皇如此发话,毛泽东一伙不得不收起刨断中华文明命根子的疯狂计划,只好退而求其次,以简化字取代之,令劫后余生的中华文明,保存了再兴的种子。
    
     斯大林无意中竟救了中华文明。由此可见,毛左是什么中华民族利益的化身?毛左对灭绝中华文明的恶毒用心,比老毛子还狠呐!
    
    曾节明 于2017.1.14丙申辛丑辛丑傍晚于阴寒纽约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41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奎松:学界缺令人信服的抗日战史著作 (图)
·严家伟:但愿黄泉有旅舍——记抗日军官李景孝之死
·党课:揭抗日真相,揭露中共谎言/王澄 (图)
·潘晴:中华民国抗日战争对全球二战战局的贡献
·魏京生:抗日战争的是非之争
·揭抗日真相,全球反中共舆论大会战/王澄
·抗日胜利70周年献词/李一知
·韩尚笑: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阅兵前,中共党国应为镇压抗战抗日国军道歉谢罪/淳于雁 (图)
·谢选骏:抗日神剧是战败者的自慰
·陶业:将碧血撒向蓝天——记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空军
·一平:浩气长流,继往开来——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
·歪脖子树:国共抗日战绩之研究——计算国共两党的诚信指数
·郭宝胜:李登辉的抗日史观与习特勒的宣战阅兵
·高洪明:简论中国抗日战争
·韩连潮:美国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图)
·韩连潮:中共撒谎,美国才是抗日的真正中流砥柱 (图)
·鲍彤:抗日战争的真相和教训(四)
·鲍彤:抗日战争的真相和教训(三)
·鲍彤:抗日战争的真相和教训(二)
·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14年抗战”是学术界共识
·陆官方下令 抗日战争新提法8年改为14年 (图)
·一组视频:警察施暴、流氓抢地、抗日老兵晚年凄惨
·广东抗日烈士湮没70年 墓地曾遭毁遗骨露天搁置 (图)
·专家批“中共一分抗日”说法:严重背离历史
·河南首批特赦犯出狱 85岁男子曾参加抗日战争 (图)
·抗日胜利周年 狱中政治犯持续受虐
·抗日名将杨靖宇之孙:我家珍藏着爷爷啃的树皮 (图)
·社科院副院长等人撒谎:共产党是抗日中流砥柱 (图)
·曹长青:关于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到各国日本使馆示威抗议活动的倡议书
·中国拟特赦四类服刑罪犯 含参加过抗日战争罪犯
·民政部:抗日英烈名录将包括国民党将士等
·北京预演抗日战争胜利阅兵式 万余官兵参加 (图)
·鲍彤:《抗日战争的真相和教训》(一)
·中国专家:苏联顾问和专家为中国抗日战争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图)
·中国为纪念抗日胜利七十年 全面加强北京安保
·抗日战争纪念馆开幕 警防访民接近领导人 (图)
·七七事变78周年:中国举行抗日胜利纪念活动 (图)
·阅兵庆抗日 训练照排出“70” (图)
·武媚娘被剪胸,抗日剧为何可以拍摸胸? (图)
·日军日记里真实抗日便衣队:快刀快抢杀日军
·八路军抗日最惨败仗 5万大军仅剩千人
·抗日名将邱清泉:战死后又被解放军补了五枪 (图)
·杨奎松: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不只是逼蒋抗日
·严家伟:抗日名将王缵绪亦是齐白石的伯乐
·国民抗日总动员:“抓壮丁”还是“十万青年十万军”? (图)
·黄埔军校中的败类:抗日战争中出身黄埔的汉奸
·抗战历史真相:中国多少军人死于抗日战争?
·中华民国抗日战争名将国民党阵亡录(部分统计96人)
·震撼!中国36名抗日国军名将决死誓言录 (图)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抗日英雄没有偷萝卜
·张轶东: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怀念我的父亲
·中共官媒红旗文稿驳“共军抗日8年毙敌851人”
·周晋: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的毁誉得失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二类汉奸中国共产党
·中国37位抗日名将的抗战决死录,悲壮得让人想哭! (图)
·斯大林一名爱将先帮中国抗日 后同纳粹合作 (图)
·丁新豹:毌忘滇缅战争抗日英雄 (图)
·媒体:张灵甫并非抗日名将 有人炒作
·抗日战争:阎锡山与日寇的六次洽降密谈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