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02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作者:陈维健
    
    中国人盼中共倒台,也知天数时机,天数尽,时机到,墙到众人推,共产党瞬间分崩离析,就象“苏联”一样。看今天的大势,已知中共将不久矣!当年曾国潘与赵文烈谈天下大势,赵说观京城气象甚恶,便知清皇朝殆不出五十年矣。如今观中共京城人心痪散,积冤越深,戾气日重,雾霾锁城,如同鬼域,比之赵文烈所说大清气象不知恶多少倍,这等气象中共还能存活多久?
    
    说明年世界大势,看今年二桩大事,一是英国脱欧公投居然成功,二是美国选举川普竟然当选。但一分析,这二件事既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人心思变嘛!
    
    本世纪初“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世界便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世界和平变得十分渺茫。恐怖分子做到了《古兰经》所说:将恐怖投射到了那些不信神(阿拉)的人的内心世界。一波又一波的恐怖袭击,使世界处在无时不在巩惧之中。中共这个已趋未路的政权,乘“九一一”之机,起死回升迅速坐大,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且野心勃勃图谋取而代之美国,中国不但向各国颐指气使,连美国都要看中共的脸色行事。
    
    一个是伊斯兰恐怖主义,一个是国家恐怖主义,这二个主义都是世界的恶魔,都想统治世界。前者以最小的成本让国际社会付出最大的代价。后者从十三亿人身上撄取财富,不计成本展开金钱外交打遍天下无敌手。前者使安全的生活成为一种难以支付的成本。后者使正义,良知,人权变得难以企及的奢侈。世界在这二种主义面前,束手无策,力不从心。二战后,民主成为世界的潮流,“八九”之后苏东波解体,一个讲人权,民主,公正的世界正在逐渐形成,世界和平似乎垂手可得。政治学者福山宣告”了历史的终结“。然而”九一一“改变了进程,两个恶魔,兴风作浪,挟持了世界。
    
    伊斯兰恐怖主义对西方世界的袭击,可以把它看成一场没有完结的宗教战争。伊斯兰与基督教的这场战争是历史性的回光返照,还要打多久,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无法估计。民主社会与中共专制是一场世俗性的战争,这场战争也是“冷战”的持续。民主专制二者不能并行与同一个世界,民主战胜专制,只要民主社会对专制政治有足够的认识不是难事,可以估计,可以有时间表。西方民主社会应反恐与经济需要姑息了中共,至使中共坐大,现在已经有了认识,川普在美国大选中脱颖而出是一个例证。虽然西方各国表面还顺着惯性维持着中共和睦,但私底下已在改弦易辙。当然中共也不傻,统称西方为海外敌对势力。
    
    川普是继里根之后的一位有胆魄的总统,他认识到要让美国再一次伟大,必须干掉伊斯兰恐怖主义与中共专制两大恶魔。否则美国不可能独善其身。川普当选后中共即送大礼让他赢了中国的官司。川普不吃那一套,还没上台对中国就来了一套组合拳,打得中共晕头转向,不知如何应付,情急之下竟然说美国支持台湾,中国为什么不可以支持美国的敌人。美国的敌人是谁,当然是伊斯兰恐怖组织。川普的幕僚国家安全顾问说,中国是激进的伊斯兰盟友,被中共喉舌自己出面证明。
    
    中共习近平碰到川普真是冤家对了头。中国对美国没有多少牌,无非是贸易,或联合国投反对票,要不然就是支持恐怖分子。美国对中国的牌却很富裕,中国的钱在美国手里,中国的人才在美国手里,中共的家眷也在美国的手里,中共主动将身家性命押在了美国,怪不得谁,只能怪自己贪。明年世界主要是川习两人斗法大戏,斗智斗勇,斗狠斗毒,现在戏还没有开场,大幕还没拉开,但听听锣鼓更知戏文的精彩。
    
    2017年中美对抗是世界的主旋律,但俄罗斯起的作用也不可小觑,中美俄是当今国际的《三国演义》,中美对抗谁胜谁负,俄罗斯倒向哪方起关键性的作用。川普执政与中共对局已定,盟友关系变成对抗关系,虽然对抗到哪一个地步还很难说,但川普与普京两人眉来眼去全世界都看到了。奥巴马说俄情报机构影响美国大选,决定对俄进行制裁驱外交官,普京则表示不会以牙还牙,还邀请美国驻俄官员的孩子参加派对。川普即刻表示普京干得漂亮。真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普字来。虽然美俄间也有争斗,普京说要加强俄罗斯核力量,川普即刻回应美国要扩张核能力,直到世界明白核武器是怎么一回事。似乎核竞赛又重新开始了。但俄罗斯已是半民主国家,与美国在政治上也算是半个亲戚,吵吵架,比比胳膊打不起来。且俄罗斯还有心与美结盟干掉中国,以报当年中美结盟干掉苏联之仇,川普正好也有此意。习近平无论怎么拍普京的马屁都拍在马脚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中国是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中国的事也是世界的事。中共“六四”以后,淡化政治发展经济,以经济发展来掩盖政权的种种罪恶,一度成功了,中国人确实忘记了共产党的罪恶,十三亿人除钱对于一切都感到冷漠。但不久感到经济发展好处让权贵集团独吞了,自己只吃到一点儿残羹剩饭,民众与权贵形成了尖锐的矛盾,维权与镇压成为这种矛盾的形式。
    
    习近平上台想改变中国现状,但下的药方却是独裁,走回毛的老路。毛路已被历史证明是一条亡党亡国之路。但习近平拿不出其它办法,民主自由不愿走,因为这条路对人民有利,对国家有利,对权贵不利。习是权贵利益集团的代表,反腐打贪不过是想把利益集中在一小撮红二代身上。对习近平来说,江山是父辈打下的,后辈坐天下天经地义。除红二代以外的干部都是打工的,不能染指利益。知识分子是我们给你们饭吃,只能歌颂不能说三道四,说三道四就是吃饭砸锅绝不允许。
    
    中共发文把五类人视为敌对势力:维权律师,地下宗教人士,异见人士,网络意见领袖,弱势群体。一个政权能够把弱势群体都归结为敌对势力,这个政权的性质便一目了然。这样一个与人民为敌的政权,后果怎么样,用屁股想都可以得出结论,别看现在还威风凛凛,倒台会在瞬息之间,且死得十分难看。中共倒台了中国就会大乱,这是中共对民众的威胁,这话到也不假。天下大乱,对民众并无大碍,权贵就不同了,清算血债,以血还血在所难免。中共将讲道理的人都杀了,不讲道理的人就来了,那是不分清红皂白的,不过这也是中共权贵罪有应得。
    
    中国人盼中共倒台,也知天数时机,天数尽,时机到,墙到众人推,共产党瞬间分崩离析,就象“苏联”一样。看今天的大势,已知中共将不久矣!当年曾国潘与赵文烈谈天下大势,赵说观京城气象甚恶,便知清皇朝殆不出五十年矣。如今观中共京城人心痪散,积冤越深,戾气日重,雾霾锁城,如同鬼域,比之赵文烈所谈大清气象不知恶多少倍,这等气象中共还能存活多久?
    
    2017年的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05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陈维健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陈维健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陈维健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陈维健
·陈维健: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陈维健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陈维健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陈维健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陈维健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陈维健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女强人/陈维健
·最后的抢劫/陈维健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陈维健 (图)
·陈维健:一个八零后的梦想/为秦伟平《中国危机路线图》序 (图)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陈维健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陈维健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陈维健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陈维健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陈维健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陈维健
·陈维健: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图)
·陈维健辞任南京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名副市长辞职 (图)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陈维健:污蔑尊者达赖喇嘛中共贼喊捉贼
·陈维健: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陈维健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陈维健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擎/陈维健
论坛最新文章: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政治局会议定保经济 推基建追6
  • 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大 连续4月负增长
  • 广州或变维稳危城 “世界律师大会”遭抗议
  • 世界人权日港人或百万上街争诉求 多处爆港警举枪警告
  • 中国显富 德国要叫停对北京发展援助
  • 升级版航母新肯尼迪号试水 肯尼迪女儿摔瓶祈愿
  • 杨洁篪与蓬佩奥通电话 北京呼吁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 反退休制度改革: 黄背心加入抗议浪潮
  • “爱国”团体集会将选败怨气向记者发泄大公TVB未幸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