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盛思吾:评王藏的诗歌创作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31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盛思吾,真名林峥,广东阳江人,自由思想者,“哲人之侠”概念倡行者,代表作为以刻画思潮斗争为主题的长篇寓言体武侠小说《苍茫独步时》,现从事文学创作和思潮研究。)
    
盛思吾:评王藏的诗歌创作

    侠士王藏手提刺刀现身当代诗坛,恍如他的本家、我所敬仰的古代抗暴英雄大侠王著。在长期萎靡不振、被犬儒毒雾笼罩的中国诗坛乃至文坛中,王藏的出现犹如狂风暴雨中屹立的铁蔷薇。
    
    作为一种最古老的文学体裁,诗歌发轫于先民的野性精神,诗歌的力量来自于诗人的内心冲动,是生命的释放与投射,本应是一种最自由的文体,只是在人类的苦难长征中,等级制的阉割与文字狱的恐吓,使无数孱弱的灵魂远离了大地,逃避着生命,只剩下一具具华而不实的躯壳。中国诗歌素有直视现实的传统,从诗经中的“风”到行吟的屈子,到建安风骨,到穷愁的老杜,到拔剑起舞的龚自珍、秋瑾,这是一条从历史的深渊中跋涉出来的拖着血的长痕的文脉,是几千年战乱、专制与奴化社会杀而不绝的真魂。只是古代的屈子老杜们终难摆脱情根深种的帝王师梦想,在流放地奉献着单恋式的“第二种忠诚”,这本来是中国的现代诗人需要突破和克服的,然而,一道铁幕,让他们都回到秦朝去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激退主义”如蝗虫般席卷中国知识界,蝗虫所到之处,犬儒病毒肆虐,人文精神成了一片荒丘。就诗歌界而言,“去政治化”、玩世不恭、后现代技术主义、下半身写作、娱乐至死、玩味苦难、无病呻吟有病却不吟等种种“新潮流”,使诗坛成为各种戏子的表演场和追名逐利的丧身取辱之所,这都是对自由、人间与现实苦难的背叛。在鲜血横流、杂草丛生的大地上,王藏把“诗化政论”刻在他的剑柄之上,抛弃盔甲,手执斯巴达克斯的长矛,以奴隶勇士的战法搏击奴隶身份、枷锁与奴隶主。正如他在《人权艺术宣言》所言:“所有回避政治的托辞无非要么真正是政治投机迎合官方口味背弃艺术以为虚名浮利,要么是为掩盖自身的虚弱病态而太监责人责事——毋庸置疑,这就是精神阉割。”毫无疑问,这是需要勇气的。
    
    在王藏的笔下,没有清明上河图式的民俗风情画和陶渊明式的田园牧歌,唯有苦难、苦难、苦难与无尽的苦难。他将灵魂与受苦的大地融为一体,描写弱势群体,描写无助者和抗争者,描写强权之恶,描写所有被蒙蔽被污损被炙烤的灵魂,作为受难者的一员,他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旁观的兴味和姿态。没有选择,在战斗中道成肉身,正如他的长诗《没有墓碑的墓志铭》中的题记:“没有墓碑的墓地,我扛着墓志铭在此裸行”——堪称一个时代的注脚。
    
    在集体失语的时代,能以自由灵魂写作并始终与人间苦难同在,已经堪称佼佼者。然而对已经做到这一点的作者,就要以更严格、更细致的标准来要求他。在我看来,王藏的几首长诗未免有些用力过均,大量意象的平行罗列虽能展现人间苦难的宽广无际,但尚缺乏经典性的、独一无二的意象熔炼。在单篇长诗之中,某些典型的、崭新的意象未能深挖,某些前人已用过的意象又多次重复,有些地方后文突然无征兆地回到前文语境,显得章法有些散乱。长诗这种体裁,要将汪洋肆恣和短促爆发结合在一起,具备丰富性、层次性、递进性,而非短诗的简单凑合。这是我阅读世界级大诗人的诗作和王藏诗所感觉到的比较明显的一处差距。另外,王藏诗中的色语有些过多,难免有些消解严肃价值探讨,在读者顺着诗人笔势深味人间苦难时,突然蹦出一些无必要的色语,这是颇为碍眼和容易打断思路的。这多少暴露出青年诗人在网络书写时代无形中沾染的某些习气。色语不是不可以用,关键看怎么运用,以及运用的限度,如果技巧不是炉火纯青宁可少用。在我的阅读范围内,大量使用色语而不伤害格调、不显猥亵的诗人,只有惠特曼一人。个人认为,除非转述强权者的原话,色语最好少用一些。除此之外,王藏诗对权力之恶和人间苦难的反思虽已有相当的深度和重量,但“深重”更多侧重于情感力量上,在哲思的观照上,虽然诗人已有相当强的思力和学力,但投射在诗中的还不是十分突出,这需要他去更深入地思考人类苦难的根源(包括但不限于二十世纪极权主义),只有把人类的命运扛在自由的诗肩上,回过头来再看近现当代的问题,才能更加透彻和清醒,避免一叶障目的浅狭或因时空距离而导致的对某些历史问题的错位认识。
    
    如果说还要提什么建议的话,一方面,我希望王藏能建立独一无二的中国民间式的“王藏”体书写。老杜和白乐天都关注民间疾苦,但老杜的诗一看便知出自老杜之手,相对而言,王藏的诗还不具备这种辨识度,这需要建立独一无二的意象、意义、意境体系,是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的。另外,做实事无疑需要合作,但诗人应该永远是精神吟游者,是永不停滞、永不满足、永不被圈子化或原教旨化的,现代诗人不同于古代诗人,由于通讯技术的发达,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诞生伟大诗篇所需要的那种“绝地境遇”。王藏在宋庄艺术圈以及民权圈的活动无疑是正面的,但出于对一个诗人的期待,我希望他勿忘初心,永远是诗歌史乃至人类精神史上那种不可为任何权宜话语笼罩的“命中的孤独者”。
     
    2016年10月31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51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 徐文立2008年6月1日文章:「一中兩府」的正式確立
  •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 “六四”绝食学生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中国文人不顾事实真伪只管宏大叙事夸夸其谈的毛病何日能改
  • 直播瘟龟嗑药现形记
  • 山穷水尽已无路无需“灭爆”必“自灭”
  •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驳经济决定论者
  •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 李芳敏1440002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
  • 璋㈤夐獜鏂囬泦鑻卞浗浜轰笉浠呰穿鍗栭甫鐗囪繕鎽ф瘉鍦扮悆
  • 明暗經緯錄老國民政府播遷台灣的政績:締建新竹科學園區
  • 谢选骏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 008在行动(云飞扬)一意孤行的贸易战争
  • 安琪“贸易战”何去何从,事实胜于雄辩
  • 滕彪极权主义转型之路中共学到什么?
  • 谢选骏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 民主先声“贸易战”何去何从,事实胜于雄辩
  • 谢选骏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 一沐文稿合作是最好选择
  • 台湾小小妮155
  • 谢选骏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 独往独来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对立统一规律)的科学依据和结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毕汝谐(作家纽约)
  • 陈泱潮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论坛最新文章:
  • 新长征:习近平要中国准备应对困难局面
  • 加拿大议会代表团访华 争取两名加拿大公民获释
  • 受贸易战影响 美剧 “权力的游戏”大结局在中国停播
  • 中美贸易战:许多美国企业考虑撤离中国
  • 《护士日记》与《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相对;六十年之遥
  • 特朗普访日视察出云级护卫舰“加贺”号意味着什么?
  • 本土派黄台仰据报获德国政治庇护 港官拒评是否反映外国对
  • 韩正支持港府修例引渡逃犯 泛民忧香港将付沉重代价
  • 经合组织:贸易战若不止 美中两国2021-2022经济增长或减2%
  • 曾控习近平反人道 菲前专员一度被拒入境香港渡假
  • 英国明天参加欧盟选举 有可能当选了也不用去欧洲议会开会
  • 日本官方长官批判美国欲限制汽车进口
  • 美国媒体农业州调查结果:农民仍坚定支持特朗普
  • 中国3家航空公司向波音公司索赔
  • 特朗普考虑限制中国视频监控巨头购美国技术 两企业股票大
  • 华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冷战
  • 美中贸易战也冲击德国芯片生产商英飞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