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丹麦人不及瑞典人友善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28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网文《细数丹麦人对瑞典人的吐槽》指出:
    
    欧洲的地域歧视非常普遍,西班牙人、意大利人、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没一个不中枪的,而且时常夹杂着大国对小国又半带有玩笑性质的歧视,比如德国人嘲笑荷兰人,荷兰人嘲笑比利时人,比利时人嘲笑卢森堡人,卢森堡人嘲笑其他所有人因为他们太他妈富了。不过欧陆很少有人歧视北欧人,原因大致两个:(1)北欧人生活质量太高;(2)金发碧眼的纯种日耳曼人。不过斯堪的纳维亚内部互相吐槽却多了去了。挪威人专门有一档节目模仿和嘲笑丹麦语和丹麦口音,尽管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受了丹麦语影响,芬兰人也老开瑞典人的玩笑。
    
    而丹麦人对瑞典人的怨念更深,甚至已经到一种集体表现出的不友好的态度。翻翻关于丹麦的各大旅行手册,如果有教你“如何表现得更像一个丹麦人”的板块,那么其中必有一条“请尽情的嘲笑瑞典人吧”!
    
    我才到丹麦的那段时间,有丹麦朋友带我去新港(Nyhavn)码头边坐着吃披萨,这是非常丹麦的一种生活方式。期间我对他们说,“很奇怪,世界上最好的海外汉学家很多都是瑞典人。他们可以把我们的文化写得浅显易懂,连我有时候都觉得豁然开朗。”当然我当时是仅仅是对高本汉、林西莉的书的一种赞誉,没想到他们的态度有一些微妙的转变顺势说到“也许他们本身就头脑简单。”
    
    【哥本哈根,一个国家的首都可怜到只能在国境边界上了】
    
    丹麦人讨厌瑞典人是有深刻的历史原因的,很少有人注意到哥本哈根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竟然会在丹麦和瑞典交接的国境上。这个原因很简单,以前大部分的瑞典南部都曾经是丹麦的领土。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丹麦学丹麦历史的时候,我们北欧神话老师带我们上室外课需要跨国深入到瑞典南部,大部分的维京时期的如尼文石碑和船葬遗址都已经在瑞典的国土内,而每当这时我的老师每次都大呼“那些瑞典混蛋抢走了我们领土!”
    
    但最有意思的还是环哥本哈根的城市圈。丹麦和瑞典有一座跨海大桥连接着哥本哈根和马尔默。马尔默已经成为了瑞典继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过后的第三大城市,但它其实是由丹麦人建立,并且很多世纪以来一直是丹麦的第二大城市。相同的情况出现在在北边的丹麦城市赫尔辛格(Helsingor 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姆雷特呆的地方)和瑞典城市赫尔辛堡(Helsinborg),从城市的命名就可以看出,其实海峡两面都曾经是丹麦的领地。
    
    从三十年战争开始,瑞典帝国的兴起让丹麦的领土迅速萎缩(不过也正是在这个动荡的时候丹麦才贡献出了安徒生和克尔凯郭尔两位巨匠),而丹麦人当然觉得瑞典人和他们帝国主义的态度以及对他们领土的贪婪索取是多么的无耻。
    
    【丹麦和瑞典国旗,一个完全复制的故事】
    
    丹麦国旗的故事算是流传最广的故事之一了,丹麦国旗也兴许是世界上的第一面国旗。必须承认丹麦人的民族主义情绪非常强烈,当然瑞典也差不多。(丹麦的国旗日丹纳布罗格【丹麦国旗的名字】是每年的9月5日)丹麦国王瓦尔德玛·维克托里斯远征爱沙尼亚的故事居然被瑞典人原样复制了变成了“瑞典国王埃里克九世于远征芬兰前向神祷告,突然看到如同金色十字架的光芒横越青空。”比起这个故事,英格兰的圣乔治旗和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旗显得浪漫多了。事实上,不少学者也认为瑞典国旗的产生正是为了对抗丹麦人,而对于瑞典人粗劣的仿冒,丹麦人也非常恼火。
    
    【斯德哥尔摩总是要比哥本哈根多一米】
    
    斯德哥尔摩总是在跟哥本哈根较劲,丹麦人在哥本哈根修建了什么,瑞典人就要在他们的首都修建什么,而且要修得比丹麦人更加大气才能符合他们“斯堪的纳维亚的首都”这个自封的称号。斯德哥尔摩的确比哥本哈根大多了,这给了他们超越哥本哈根的各种优势。丹麦人修了圆塔,于是瑞典人也修了圆塔。丹麦人修了步行街(哥本哈根的这个环保理念甚至改变了斯堪的纳维亚的城市文化),于是瑞典人也修了步行街。丹麦人修了市政厅,于是瑞典人的市政厅修好后必修要比丹麦的高出一米。正是这种种多出来的一米,让丹麦人觉得瑞典人为了争做北欧第一,真是无聊透顶。
    
    【哥本哈根的醉鬼都是瑞典来的】
    
    北欧的物价基本可以秒杀全世界,哥本哈根和斯德哥尔摩其实都是物价超高的城市。不过哥本哈根比斯德尔摩尔整体物价略高,但酒精例外。瑞典对酒类都有令人发指的高收税政策,这意味着在瑞典的酒吧带上一星期也许你的旅游预算就彻底赤字了。当然,这是在欧洲边境上的居民都愿意去邻国消费。就像丹麦日德兰半岛上的居民集体去德国采购一样,瑞典人集体到哥本哈根来买醉。丹麦的啤酒嘉士伯和图堡作为国家的巨大企业从瑞典人身上肯定捞了不少,于是乎丹麦人总是嘲讽在哥本哈根的醉汉都是瑞典来的(在丹麦实在是太太太容易遇到醉汉了,丹麦和瑞典之间的交通实在又太方便了)。
    
    ······
    
    谢选骏指出:丹麦人不及瑞典人友善,这可能是“被征服者(二战)的复仇”所致。被征服者一有机会就会作践别人,这在法国人身上更加明显。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位置更北的的瑞典人,好像比丹麦人更少“北欧人的特征”,不太像“金发碧眼的畜生”,这也许是他们和芬兰人以及其他北欧原住民族如拉普人混血的结果?
    
    此外,丹麦的女人都很男性化,颐指气使的,相反,男人却很温顺,这到底是战败的结果还是战败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802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戈壁南下、中国的沙漠化在扩大
·谢选骏:塔西佗陷阱与名人效应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谢选骏: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谢选骏: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谢选骏: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谢选骏: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谢选骏: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谢选骏: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谢选骏: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谢选骏: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谢选骏: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谢选骏: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谢选骏:天人之际·超理神秘感
·谢选骏: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谢选骏: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谢选骏:有关雷洋案 应该“表扬”习近平
·谢选骏: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谢选骏: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谢选骏: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