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金三角展开民主势力势在必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博讯》网站里,看到曾节明《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的“高论”以后,鄙人对该先生的理论感到十分惊讶?一向对其稍有了解的鄙人,不得不就金三角发展与大家别论一番。
     首先说,随着真正的欲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民主人士不断地觉醒,同仁们都懂得了采用任何手段推翻共产党都不为过的大道理后,大家集思广益,似乎都得出了一些自以为是的些许道理来,只不过在中共国境内,铲除独裁统治仅仅是大家梦寐以求的事罢了。

    然在网络里发声的民主人士,多是网络文人的修为,并不具备多少政治智慧,所以才导致了以往的说理斗争均以无成,却亦悟出了,对付流氓群体,采用文质彬彬的典雅手法,或讲什么大道理,都是对牛弹琴。而且,均已明白,文明人捭阖野蛮人,所采取的互相尊重,双方共赢的和稳姿态,也是用心虽好却是此路不通的智略。
    在这个问题上,鄙人已不用多说,更不是想告诉大家如何采用针锋相对的模式推翻共产党,而是在在大家幻想着推翻共产党的理论思考上,谈一谈我们为什么不具备一些能势在可行又所能必备的先天条件?和应当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达到在我们直接的影响下实现全面民主的目的?
    在这个问题上,鄙人也是在《博讯》网站里看到了一位陆肆先生的大论,认为其言论多少还有点靠谱,毕竟先生的理论,已能依据到了结合中共国内铲除独裁体制的起码的具体路数,也是鄙人一向倡导的具体行使之方法。
    陆肆道:“ 有人热衷于讨论如何能推翻中共统治,主流的观点就是非暴力和暴力的手段之争。实际上我想我们并没有到选择什么手段的时候,因为反对阵营太小了,准确说,不过是反对分子,连反对阵营的最小规模都不够。只有初步形成反对阵营了,而且有一定资源了,就是金钱与政治的支持了,然后才可以谈手段问题。但往往人一旦采取反对立场了,马上就想下一步怎么推翻,以为许多人都在反对阵营中。”
    在实际斗争中,绝大多数同仁,对于共产党的刻骨仇恨,是来至于共产党内部鬼魅魍魉的无辜迫害。但是,我们也能看到,共产党的独裁者没有我们的努力,来日一样的不多,不用我们去意淫,去推翻,乃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已能导致以杀戮、独裁的手段统治国家的共产党人,只有死路一条,无二可选了。
    历来,我作为一个在金三角地界定居有年的民主人士之一,并不认为金三角是个最不理想的民主基地,因为这里是土皇帝做主,不是什么有文化,或有前瞻意思的高智商的群体统领的地方。而且,这里的固有资源丰富,人员稀少,技术生产落后,文化底蕴几乎处在野蛮人时代。所以,取代金三角统治者的部分领导权,对于我们具备相当知识的民主人士来说,并不太难。
    换言之,一个小小的金三角都捭阖不到手,还企图把共产党的独裁者硬生拉下马,岂不是自欺欺人的事?陆肆先生的说法很值得我们反复思考,他告诉我们的就是我们连起码的反对阵营都形成不了,还暴力非暴力的争论,岂不是小孩子胡闹?
    那么,如何建立反对阵营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都在思考,可没有一个人能够切合实际地进行战略性地思考,仅仅是采用通常的行为以及泛泛的通俗见解,而不能认真地接受来之前沿同仁的一些起码的倡议。
    准确地说,一些所谓的民运大佬,不过就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庸人,根本没有什么政治智慧提供给同仁,不外就是人言而言地荒废时光。已间接地帮助了中共独裁者继续祸乱国家、残害人民而已。
    历来,鄙人都是这样认为,作为民主信仰者,如果就是为了个人升官发财的话,与共产党人没有什么区别!到不如说,在政治上,仅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思维相同的自然更替,并不是在理想政体上产生出质的演化。
    而不能产生质的变化的根本原因就是不具备最起码的政治智慧。这更是中共国治下的文人的通病。
    曾节明提出的实际问题,是根据有些同仁欲在老缅泰交界处建立民主基地,并指出不可行,这种明里批评暗里输送到是让我也有些怀疑曾先生的实际身份?尽管有人已经对曾先生有过怀疑。但是,鄙人也认同一些道理。只不过,这样的道理不外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地进行无聊的误导。
    但在我们民运圈子里的所谓的理论家太多,大多又都有特嫌?其实,我们都有特嫌的时候,不外就是因为中共特务的破坏最得逞的就是故意把水搅浑,让人们根本分不清谁是特务,谁不是特务。
    不过,有没有中共特务,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被我们一向蔑视的为中共间接服务的“自干五”身份的同仁。这种人的行为,多是盲头瞎马地为所欲为,没有个章法,也没有什么准确的主张,更没有什么底线,总是以多事闹局被公认为“搅屎棍”,此种君就是这样不知所以然地为己取乐,并不立足于群体利益。
    要说“自干五”身份,我们对于中国的民主事业所做的贡献,不管是大是小,都是“自干五”模式,那是因为在中国民主社会早起发展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我们这种群体,也是因为中共在中共国里的恶已经不能令中国正常地运营的缘故。
    但是,有理想、又有事业心、真正的为国为民的“自干五”与没有理想、没有事业心、仅是为自己获取利益的“自干五”已经是有不同性质的区别。
    而推翻共产党,表面上的任务是十分重大,其实,鄙人觉得不尽然,因为我们没有能力也不具备条件去推翻中共的流氓政权,只能是客居海外,仅尽一些原本起不到关键作用的义务。这是因为我们首先没有做到“打铁还需自身硬”的能度,不少文人并错误地认为中国人皆是犬儒缺少傲骨才纵容了共产党人祸害国家还需要被唤醒。却没有直奔主题的能见度。鄙人到是觉得这种人首先自己该是醒醒再说。
    而具体想推翻共产党的人们,总是要找到一个基地,事实上,基地在东南亚任何一个地方,都不难找到,关键是输入革命的手段,是否可行?或者是说,采用什么方式,才切合东南亚地区的实际;看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在现实中共国内部,能够动摇共产党根基的并不是我们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网络文人,乃是那些已经在中共国内握着枪杆子、并没有政治目标的只用屁股思考的武夫。不外就是被用大脑思考的将校军官带领着破局而已。
    如今的中共,对于自己把控的军警,也没有完全相信过,甚至更不会相信他们是他们的铁杆护卫,甭看他们表面上对他们加薪提拔地很好,其实骨子里的不信任早已昭然若揭。事实上,中共独裁者很清楚,真正能动摇共产党根基的就是他们利用的军警这个武装群体,因为,他们才是有能力令共产党丧失权利的实际敌对力量。
    不过,这样的将官还需要民主进步思想的培养;需要一些被共产党迫害的过程;需要更多的追随者,更需要一些干一番大事业的欲望逐渐形成。
    而作为我们这种网络文人,是否能起到关键上的作用呢?答案虽是不可否定的,但是,文人只不过在狡黠或智慧上高于武夫,却在实际革命中,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文人说说可以,绝大多数,真正做起来,无非就是仅有跺脚骂娘的本事,却没有上阵杀敌的胆略和能力。最多也就是会有那么几个人物,为武将设局捭阖。
    面对这样的现实,还在奢望在我们的群体中,有股黑马洪流,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因此,鄙人认为,我们的当前任务,应该有所转变,能够在给中国开疆扩土上动点脑筋,想些实际的利益,特别是,疆土的扩展模式也要有所转变,到是民主思想的实际影响和利用、应该在开疆扩土的同时、能拿到我们的桌面上来。
    也是说,建立民主基地对于我们来说,不论在东南亚任何地方,都是有可能的,也十分可行,关键是如何建立?政治主张是什么?用什么模式建立?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而过去的革命手段,已经过时,也不切合东南亚的实际,更不利于孤立中共独裁者的大氛围形成,或者说不利于形成我们的大民主阵营,且不要说铲除独裁专制了。
    (同时,也不否认在其他地域形成一定的基础)
    曾节明先生虽然批评同仁的萌动表面上没有大错,但在说理上自己也误入了五十步笑百步的俗套中,他的思维就是如何与共产党对立,而不是如何“帮助”共产党铲除独裁制度。在这里,鄙人是想告诉大家,直截了当地铲除共产党固然不错,但是不切合中共国的实际,还在前面已说过的,在推动民主进程中,如果共产党仍然不识时务,不用我们铲除它自己也会灭亡,无非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
    那么我们还急躁什么呢?共产党所给予我们的无非就是按部就班地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帮助他们不得不进入民主社会的隧道里的事业罢了。
    所以,鄙人不认同过去我们所产生的革命思想,那是因为武装到牙齿的共产党不是我们依靠拳脚功夫就能战胜的,而且共产党本身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根本就不用我们去革命,他们自己也会不得不转变,或者不得不死亡。而我们却没有任何势力可以依托,所以,能形成我们的民主大势力才是我们当前首要任务,也是对付独裁者的至上法宝。
    当然,虽然我不赞成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网络书生采用暴力手段,但我更不反对来至于共产党内部的武装分子们采用暴力革命的手段。而且是,我即使反对,也无极于改变事态发展的自然规律。说白了,暴力革命出自武装分子的内部那是很合理的事情,我们只能欢迎但不该自己去心力前行。
    问题的关键,我们再用“胶柱鼓瑟”地思维法则真的不行,应该能够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的前提下,首先我们自己亦能制造出属于民主社会的一个个的小圈子——这个小圈子,也许就是几个人,或者是几十个人地自然演化,随着社会的进步,必然会逐渐演变成大圈子。
    我们在中共国内,已经完全丧失了引领社会进步的权益,甚至我们成了共产党的敌人,我们的每种活动,无论再合情合理合法合乎民族利益,也会受到共产党人的打击,所以在东南亚发展,应该是我们的政治转移战略的正确体现,而且,只要民主社会不断地融入,那么共产党邪恶统治就会受到根本性的影响。
    我们不要刻意追求铲除共产党,应该极力追求的是如何消灭独裁的统治制度,并能为之形成利于民主事业的大氛围。
    在民主社会里,共产党也是可以存在的,只是任其自生自灭而已,如果执意铲除共产党,其本身就是共产党独裁者的思维,早已要不得。
    再者,一个根本就没有来过金三角就妄谈金三角的网络文人,在不具体了解金三角实际状况的前提下,不过就是瞎子摸象地妄议,鄙人与缅北军方以及当地人生活在一起,知道了他们需要什么?想得到什么?想改变什么?已经十分清楚,与他们共同开发与共同发展,符合民主社会的扩展。而作为无用武之地的民主人士,无非就是需要用武之地,只不过,一些赤裸裸的想革命造反的“李逵”并不懂得,他们在做什么?能改变什么?只不过随着一知半解的人们瞎忽悠,决不会有什么进展或成功。
    更可恶的是,利用民主人士的衣钵,招摇撞骗的不乏其人,这种人,嫖娼的、酗酒的,赌博的,吸毒的,有之,嘴里呱啦呱啦可以,真正让他拥有大能耐,或者是冲锋陷阵地为民族做奉献,他会躲得飞快,不然就漏出马脚了。
    其次,在实际行动中,不管是谁,没有具体地做过,到是背后指手画脚地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似乎有多高的预见,都很令人讨厌。所以,在这里,提醒那些喜欢指手画脚的同仁,不管你是出自什么目的,首先要搞清楚,哪些对国家和人民有利,哪些不利于国家和人民地放在思维的主题上,应能把自己的得失放在身后。
    退一步说,能否利于大家多一个用武之地?才是最明智的思考。
    
    2016年10月3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223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牟传珩:权力的由来与变革——走向“三元金三角”的法权时代
·蒙晋冀长城金三角合作区建设启动 或融入首都圈
·国务院批复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合作规划
·中国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遇袭
·金三角还有6万蒋残军的后代 那是我们的同胞 (图)
·除夕夜,金三角却在期待战争(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世界律师大会”:对法律与人权的嘲讽
  • 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博客最新文章: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胡志伟周佛海介紹毛澤東入黨胡適覲見溥儀稱皇上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论坛最新文章:
  • 德国5G:执政大联盟打算阻止华为
  • 法国西南暴风洪灾釀1死5伤 6万家庭断电
  • 香港5青少年被拘捕 涉环卫员工被砖砸死案
  •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有待正式批准签署
  • 朝鲜声称再次进行了“重大试验”
  • 厦门豆腐渣工程引关注
  • 香港未来:近半在职青年穷 忧反修例运动后加剧
  • 陆商贸分析平台封四成反修例消息 难达兼听则明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