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人权艺术宣言:作为反抗的当代艺术运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25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执笔人:王藏)

    
     “人权艺术”的崛起背景
    
     阳痿不举,举而不挺,挺而不坚,坚而不久,久而不射,射而不续——伴随着,继续在小圈子鸡贼混世撸管自娱自乐自负自欺。这就是当今中国普遍的艺术生态。
        
        “中国当代艺术”从上世纪80年代始,于毛氏极权意识形态样板化的文艺废墟中伤痕式走来,仍未清晰摆脱“集体化”、“学院语言”和“宏大叙事”的旧巢。准确说,前期的“中国当代艺术”仅是一种概念性的圈套,并不当代,甚至也不“现代”,更多只是一种脱离本土更脱离“当下感受”的对西方艺术手法、观念的模仿、嫁接、拼凑尝试,严重缺乏艺术本体的独立性和艺术的自由本质价值。
    
     八九枪响之后,基于邓氏极权的政治恐怖和投机主义利益引诱,当代艺术在“玩世主义”和“政治波普”等的小幅度叛逃中逐步进入到一种背离后现代精神的伪后现代主义喧嚣:琐屑无聊、庸俗现世、呓语艳俗、抹粉装饰、无关现实、物质炫耀、无病呻吟、苍白抽象、卖弄情调、撒娇卖萌、重复技巧、迷恋材料、私人梦境、把玩语言······等为艺术而“艺术”的貌似“多元化”语境。此种伪后现代艺场,恰恰是对“怎么都行”、“一切皆可”的为打破一元语境、校正现代主义创作唯有个人化、格式化的多元拓展精神的无耻反叛,来了个脑筋急转弯,且冒充民间,复陷入自以为在打破的元话语逻各斯,在自在(自我)消解的同时,耍花枪、玩投机、学鸵鸟,回避对他在(他者)——权力话语的解构,忽视当下性和人文精神,放弃了承载艺术家灵魂的艺术对现实问题、人生苦难的追究、批判、拷问、担当和主动干预,及对普世性价值维度的注血与丰满,对生命未知与自由精神的先锋性探索——走向投降主义和犬儒主义。
    
     “人权艺术”的“政治”
        
        极权政治如空气病毒般,就在我们内在与外在,就是我们生存的现实环境,对人生所有方面的压迫、渗透和戕害无处不在,当然包括对文化艺术。回避政治同样是一种政治态度,是因对极权政治的恐惧而人性阴暗、心理阳痿,进而蒙上黑头套说“政治与我无关”的自欺欺人。文革时期的所谓“艺术”,是服务于极权政治的政治工具与手段,与艺术的“装饰性”都无关,只是阶级斗争运动“为政治服务”的产物。而当政治压迫现实存在时,对其的揭示与反抗就是人自由属性和天赋人权的必然,也是艺术的自由本质和生命意义的彰显。人类的明亮史是为民众幸福、为人生价值意义而不断思想、抗争与创造的精神史,艺术同样深切载承着自由人性的前行足迹。而当代一些所谓“艺术家”“批评家”不分青红皂白强说此类作品没有或少“艺术性”而只是“为政治服务”、“政治化色彩”或“政治投机”,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对艺术、对文化、对历史和现实的扭曲——为政治服务成为宣传机器附庸和批判政治破解灵肉禁锢有着本质区别——一个被内外桎梏的人你期待他能创作出什么好作品呢。所有回避政治的托辞无非要么真正是政治投机迎合官方口味背弃艺术以为虚名浮利,要么是为掩盖自身的虚弱病态而太监责人责事——毋庸置疑,这就是精神阉割。
    
        《共产党宣言》自1848年发表以来的166年中,共产主义运动以前所未有的毁灭式进程成为远超纳粹主义的邪恶幽灵,不断制造着登峰造极的人类浩劫。据《共产主义黑皮书》的保守估计,死于共产政权迫害的人数约9400万,中国所占比例最大,约6500万。而据当代很多学者的研究,死亡数据尤其是中国的死亡人数大大超过此黑皮书的估计而绝不会低于。在马列斯毛主义物性视野的癫狂暴动下,人命和文化、精神、信仰等皆如垃圾,被持续进行的红色政治运动屠杀和清扫着。1949后共产党夺权建政的“新中国”,成为毛泽东“毛氏极权”的共产主义试验地,经过镇反、反右、文革等运动的反复摧残,彻底变成禽兽不如的旷世垃圾场。文革后的“邓氏极权”文革中,在经济口腹之名梳妆打扮的物质利益至上机会主义盛行的“现代化迷惑”下,在“改革开放”政治口号鼓吹的伪改革下,作为低级垃圾的人,似乎普遍成为高级垃圾。一些因恋父和人质情结而寄生极权的所谓“改良主义”者长年试图以“文革后”的概念造句来区别毛邓国家社会的不同,卖弄出改革的伪现实,将同一极权语境割裂划分,忽视民间从未间断的真实惨痛,继续耽搁于幻想,意淫出“粗暴式强奸”到“舒缓式或文明式强奸”的“转变”——然而,强暴终归是强暴。这正是当下我们讨论知识分子问题、现实处境问题、文学艺术文化等问题的大语境。
    
      简单说,“政治禁区”在极权社会是国家政治必然设置的源头封闭阀门,将人与人正常的性与爱摧毁,并强制扭向对裆中之裆和裆体制的性爱服从,人们成为“政治性奴”之后,才能使独裁奴隶体制保持稳固。这在列宁斯大林的极权国际和毛泽东的极权天朝及朝鲜金家王朝是显而易见的,性与政治的压抑如空气无处不在。然而,当代极权中国是目前世界剩余不多的极权国中的老大,当代中国极权主义社会(后极权或准确说是“邓氏极权”)的问题情况本质属性没变,可产生的诸多问题包括性与政治关键问题却比任何极权社会还要复杂。此种复杂可说是“极权主义的变种”导致,对世界来说具有前所未有的迷惑性,可榨取性,甚至还有“可塑性”(西方绥靖主义即是以此为论据支撑),对中国内部来说亦然。但关键一点是:邓氏极权在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民主化的围困围剿中,假以“改革开放”之名机会主义式的“摸着石头过河”误打误撞,毫无节制的攫取滥用全民资源,以践踏人权为代价打造出“权贵官僚体系经济”的鸡的屁,且从文革禁欲中吸取经验教训,控制人的民主欲望和言行时,却刻意放纵人性的各种欲望,打造红歌的同时也在打造伪流行伪时尚,善于引导物欲和肉欲的糜烂——以此消解政治对抗,这就是邓氏极权以残酷为内狡诈为表的阴谋所在,也是其得以存续的基础之石。到如今,可以说“性禁区”意识形态已经被冲破或说玩弄得体无完肤了。可我们注意到,很多从事所谓“身体创作”的当代文艺者,他们的艺语笔锋也仅止步于“身体”,在生殖器处把玩不休,少量的也在“身体”中附带“政治影像”但基本是简单组合放置。有意识或无意识冲击“性禁区”(有的没有“禁区”概念思索,只是为了标新立异成就名利获得消费)的大多数文艺者,打开了“性”,却没有超越“性符号”打开“禁区”,没有解构“性禁区”和反思造成“性惩罚”社会现状的政治禁锢问题,更不用说主动去冲击造成社会各种弊病和危机的最根本的根据地——政治禁区——以为自由人性的需求了。
        
        在由极权怪胎式中国型知识分子营造的暧昧语境中,中国当代艺术似乎也进入并印证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文艺方针,在回避政治的耻辱或傲慢中结构着花样繁多的所谓“艺术本体论”,以各种技法手段极力放大着私人化、私语化或“个性化”的艺术成果。此“成果”中或许有扭曲、呆滞、嘲弄,有混沌混乱或肉欲挑逗,有小讽刺或一些表层的现实映照,但不会有真正符合批判现实、彻底的怀疑论和后现代解构革命的价值建树,即便矮子里拔高,从样板戏画中低幅度叛离并标榜“先锋”或“当代”——生存手段、艺术技法的多元化并非社会现实和精神话语的多元化。如先锋诗人、先锋诗学理论家杨春光所言:“如果反体系而不反对这个体系的政治这个中心,反体系就是一句空话;如果破坏传统而不破坏这个传统的形而上学元结构,反传统即是一纸空文;如果反权力话语而不反这个权力话语的最问鼎的政治话语,反权力话语即是无稽之谈;如果就轻渐重,是可以的,但就轻即释而又不再去解其重,怕是就轻也会最后无释;这就同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一样能彻底吗?”
    
     “人权艺术”的“当代价值”
    
     “自由——权利”与“独立——创造”,是艺术生命的根本生存依据。我们每个人都处在连基本的言论自由权,出版、结社、游行、示威权,信仰自由权,土地所有权,私有财产权······甚至连生命权生存权都无法保障的境地,女性和男性的身份及其特质、主义在整体的人权侵害和迫害下全部丧失、失效。连人之为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或者说连人都不成为人了,刻意强调性别和艺术家身份标签并不会产生有利于“女性”和“男性”的权益保障的争取和文化独立特质。 走出“艺术自足”,走向“艺术”之外,直指“人权”的焦点,才能更好反观艺术存在的问题——极权暴政下,人权才是所有问题中的问题。从“人权”(其本身具有政治、文化、哲学、道德的多向度多维度指涉)的文明脉络去梳理考察,就可真切发现当代艺术、当代社会的真正问题所在,也能明显区分民间和伪民间、当代与伪当代、先锋和伪先锋的差异。
        
     人类历来被称之为重要或需要的文艺作品,无不是与自由人性相关的“反抗奴役压迫——争取自由天地”的作品。我2004年提出“反抗权力话语——争取话语权力”的创作主张及多年的创作实践,就是要将“解构权力话语暴政”的“解构革命”进行到底,以永恒的民间立场,决不妥协的民间态度,重建诗人艺术家(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将自由精神作为最高原则和终极指引,随心所欲(本体)、为所欲为(方法、实践)地去创作表达,关注人生苦难和现实危机,不断颠覆一切对自由人性的禁锢。在此过程中,积极推动社会各界对话语权力的争取,促进民主转型。
    
     “人权艺术”对“伪当代艺术”的反动和解放
    
     鉴此,我重申我对“当代艺术”的价值评判:当下,只有“人权艺术”,尤其属人权艺术范畴的的“解构政治禁区”的反极权作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当代艺术”。只有针对人权问题的艺术创作(无论“女性艺术”还是“男性艺术”)才是更有人文价值的,更能与艺术存续的依据 “自由精神”相关,这真正关乎艺术家的人格和作品品质。“艺术”之皮长期成为“非人艺术家”失去人性失去良知失去挑战各种牢狱之能力的遮羞布,如今,我们要将那些腐臭虚弱的底裤掩饰撕开扯破,无论什么“流派”,什么“门类”,什么“主义”,是人是奴才拉出来遛遛,独立不独立当代不当代是否真为了自由那就出来走两步看看。
    
        在极权社会,真正的艺术家会用艺术语言突破政治禁区,再结合艺术行为突破,促进维权运动,也同时是当代艺术运动。只要介入社会、挑战极权、争取人权,在此维权运动过程中每一个人权律师、维权人士都是正宗的人权艺术家——在与裆国正腐打交道过程中的各种事件化及社会效应,就是行为艺术的本质。人人艺术,或走出艺术谈人活,是艺术从“艺术”和“艺术家”身上解放获得的更多可能性。
        
        “人权艺术”的使命
    
     反抗权力话语,争取话语权力。即是确立言行的主体性,关注人权,捣破极权意识形态禁区,解构权力话语枷锁。就是为诗人艺术家的真正独立性借助网络空间再度审视和呼吁,以介入、干预现实的本分和承担性,利用文化艺术话语革命引向对言论自由的争取,对极权体制的抗击,横扫伟光正假大空的乌烟瘴气。如先锋诗人、先锋诗学理论家杨春光所说,冲刷“那种不痛不痒的空洞形式写作、无病呻吟的风花雪月写作、无视残酷现实直相的逃避写作、蔑视人间苦难的张扬自我写作和日常无聊的个性化写作”,“反人民、反良知、反文人担当社会道义、反知识分子批判精神和民本写作立场的反人性反人类的反动写作。”
        
        艺术话语面貌即是思想面貌,话语的一元性、单调性、阳痿性即是社会的一元单调阳痿性。诗性艺术历来是精神、社会变革晴雨表,话语革命是社会革命的前奏——解构权力话语中,争取并充分行使话语权力,开创多元化语境和精神生态,与民主相关。在民主后,持续解开政治对于自由的枷锁,张扬生命的各种“天赋人权”,突破人世间对艺术的一切禁锢(包括艺术对艺术的禁锢),放任生命的自由创造力,永不止息,让生命不断呈现锋刃上的裸舞,使艺术成为生命本能的极致体验,起点即终点,终点即起点,在永恒的过程中创造过程。
    
     “人权艺术”的立场
    
     当代艺术批评家普遍存在的主要拿“艺术本体论”(及本体论的开放性解放进行时)或“艺术范畴”来全套盖帽式解说当代艺术特别是“女性艺术”和“女权”话题,总是从似乎高于现实的“艺术”身份、定位来将政治社会和艺术单纯作“艺术化”解说。从“艺术”中研究“艺术问题”,或是从“社会科学”角度阐释“艺术问题”、“社会生活问题”,无论对“艺术问题”研究得如何精细或复杂,并不能很好映照出对一直有大问题的当代艺术和社会人生的更为确切理解。无论是艺术家或是艺评家,若是将不同艺术形式、或是将艺术(及艺术理论和批评)当作独立完整自足意义上的系统(也没有哪一门文化种类/人文社会学科是独立完整自足的,或许除了宗教),并只以此系统来讨论艺术(艺术谈艺术),并不能给艺术和现实社会带来更多突破和拓展的可能性。
    
        在极权政治的特定语境下,各类艺术创作回到“人权艺术”的聚光灯下,才能更好确立艺术家——人的主体性,而不会被动和主动地沦落为极权政治的附庸和牺牲品。为此,为了更为先锋、更为民间、更为良知、更为自由的艺术生态,我们非常有必要将“人权艺术”与“当代艺术”区别开来,在当代政治和当代艺术的迷雾泥潭中,找回艺术的担当本色,对当下产生更有效的介入和干预——为了人本应具有的涵义、尊严和光亮。
        
        人权艺术只为不甘为奴的自由人创作,人权艺术家只与民间社会站在一起,共同承受人世间的各种压迫和非议。可以自豪地说:“人权艺术”不需要在极权体制下没有断狼奶的任何艺术家、批评家、理论家认可,更不需要官方任何机构认可,不需要早就被边缘化的“官方主流”认可——只需正争取做人不愿再做奴隶的众多民众认可,良心和太阳认可足矣。
        
     “人权艺术”和“人权艺术家”的定义
    
     “人权艺术家”和“人权律师”有着相同的身份前缀。律师本就是捍卫人权的,艺术家本就是张扬人权的。可就是这真实本色,极权中国无数有着“艺术家”和“律师”身份标签的“非人”,背弃了“人的身份”和“职业身份”,成为了极权机器的零部件。“艺术家”加上“人权”的特定前缀,就是为重拾艺术家的“人性”、“社会性”、“时代性”、“先锋性”,不仅是与各类“极权机器零件”做个坚决的切割,更是一种价值伸张——作为一个时代有历史使命、有现实担当、有创造未来可能的耀眼身份符号。
    
     人权艺术:关注人权灾难、冲击政治禁锢和表述苦难现实,为民生见证、呼吁和民声代言、声援,反抗权力压迫争取自由天地的艺术作品。
    
     人权艺术家:所有从事过或从事着人权艺术创作的艺术家。
    
     2012年初稿,2014年1月二稿修订
    
     (签名的部分人权艺术家: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30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艺术家不好色,怎么画?
·“文革艺术”的前世:乌托邦思潮引领世界潮流 (图)
·法媒:文革的一个侧面是“毛夫人对艺术家的复仇” (图)
·何庆基:反《十年》岂是反艺术谈政治
·如何判断一个伪艺术批评家
·茉莉:艾未未蹩脚的行为艺术 (图)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被监禁生活纪实调查:艺术家吴玉仁(下) (图)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被监禁生活纪实调查:艺术家 吴玉仁(上) (图)
·马云,艺术殿堂不是你的阿里巴巴
·马萧:大陆政治犯被囚禁生涯纪实调查之:艺术家 追魂(刘进兴)(下) (图)
·马萧:大陆政治犯被囚禁生涯纪实调查--艺术家追魂(刘进兴)(上) (图)
·刘水:一位被轻视的真正的当代艺术家
·谢选骏:毛泽东像章窃取北魏佛教艺术
·柳丝暴徒艺术家武文建口述被约谈经过
·章小舟:八九民运艺术之光永远熠熠闪射 (图)
·许骥:和反对者说话之艺术 (图)
·何庆基:艺术除了卖钱之外 (图)
·李平:表扬与批评的语言艺术 (图)
·吕缘生:大眼睛奇缘:艺术家的真谛 (图)
·周文庆:《施政报告》对艺术空间的错误理解 (图)
·《炎黄春秋》原编委起诉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侵权 (图)
·网曝大理洱海女子拍裸照 当事人:系个人艺术创作 (图)
·出版人邵忠偷情艺术名媛王凯丽 捉奸过程被直播 (图)
·国家航天局长评“航天日海报”:艺术感染力应更强
·吴苦禅:著名行为艺术家严正学病重台州
·吴苦禅:著名行为艺术家严正学病重台州
·艾未未用行为艺术演绎欧洲难民潮引关注 (图)
·大陆良心人士举办第二届『铁玫瑰行为艺术奖』
·全球志士行为艺术祝贺刘晓波六十寿辰 (图)
·福建一艺术中心主任爆粗口辱骂应聘者 已被停职 (图)
·民国派李配在广东搞行为艺术:火烧改革派 (图)
·中国雾霾下的行为艺术
·纽约时报:行为艺术家吸尘百日制“北京雾霾砖” (图)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18:我的“行为艺术”
·视频:北京取缔艺术展,疑与女权主题有关
·北京女权运动艺术展被指敏感遭封杀 (图)
·消除对妇女暴力日前夕 相关艺术展被叫停 (图)
·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工作室被装“奸听器” (图)
·宁波现"活体树雕"被批残忍 当事人:个人艺术行为
·《南都》周三“全版黑” 网民称民主日“行为艺术”
·星星美展十年:中国现代艺术告别毛时代的工具主义
·当艺术向政权宣战:纳粹电影业下的《铁达尼号》 (图)
·钱学森与夫人蒋英:科学和艺术的完美联姻(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