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诺奖得主斯宾塞:中国经济放缓正常 汇率改革应谨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22日 转载)
    
    诺奖得主斯宾塞:中国经济放缓正常 汇率改革应谨慎

(斯宾塞教授在2015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发言。)
    
    美国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Andrew Michael Spence)日前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中国经济在当前发展阶段出现放缓是“正常的”,增速放缓本身并不是令人担忧的问题。
    
    年近73岁的斯宾塞教授长期以来关心着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问题,并与中国学术界保持着较为密切的交流。今年3月,他曾出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为中国经济改革发展建言献策。
    
    在8月19日回复界面新闻的邮件中,斯宾塞表达了对于中国目前宏观经济形势的最新见解。他认为,若是全球经济增速更快一些,中国目前的增长率会更高。但全球经济的现实情况并非如此,因此创造国内需求就显得十分重要。
    
    当前,中国正在积极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试图解决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库存过大、杠杆过高的问题,进而推进经济转型并确保经济长期稳定增长。斯宾塞认为,实现持续增长需要在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都采取措施,供给侧措施包括两个要素:一是促进或确保生产率增长和结构性转变的措施;二是处理过剩产能和坏账,并改革相关体制。
    
    中国也在积极推动包括利率和汇率市场化在内的资本市场改革,其中的最新举措是准备于年内开通“深港通”股市交易机制。斯宾塞认为此类改革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但他提醒说,有两点因素可能使得这些改革需要谨慎推进:一是需要协调资本市场监管和改革的步调,二是要考虑外部失调和外部非常规货币政策所带来的潜在风险。
    
    针对外界目前比较关心的中国债务水平快速增长问题,斯宾塞认为,中国债务风险目前不大,但如果当前趋势继续下去,风险可能将会迅速上升。具体而言,他认为中国政府债务水平不高(取决于如何计算国有企业债务),但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和企业负债率较高。
    
    中国社科院今年6月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债务总额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这项研究还显示,以国际通用的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指标衡量,去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低于国际通行警戒值。
    
    斯宾塞在邮件中说,虽然中国金融债务水平并不是很高,但不良贷款水平较高。连同与不良投资相关的部分,企业债务水平较高“是一个切实的薄弱环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8月12日发布的报告称,中国企业债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5%左右。
    
    斯宾塞特别提到,在创造国内需求过程中过度使用杠杆可能带来风险。他说,过度杠杆无论如何都不是创造需求的可持续之道,因为“这通常仅仅是将未来需求转移至当前,使得未来的需求缺口更大。”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转型进程,关于中国能否跨越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也持续激烈。大体上,“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人均收入达到世界中等水平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不及时导致的增长动力不足,经济停滞不前。对此,斯宾塞认为中国总体上的政策和战略方向是正确的。他说:“如果继续实施持续的、务实的、逐步的改革和结构性转变,中国将会取得不错进展。”他同时告诫需要对此保持耐心,尤其是当前面临着全球不利因素。
    
    斯宾塞1972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为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和商学院研究生院荣誉院长。他还担任增长与发展委员会(Comissionon Growth and Development)主席一职,这个创办于2006年的独立委员会专注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和消除贫困等议题。
    
    由于在不对称信息市场分析方面做出开创性研究,迈克尔·斯宾塞和乔治·阿克尔洛夫(George Akerlof)、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共同获得了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的研究为现代信息经济学奠定了基础。
    
    以下是采访内容全文:
    
    界面新闻: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从10.6%逐步放缓至目前的6.7%,您认为这种程度的放缓是健康的还是令人担忧的?为什么会在近几年发生?
    
    斯宾塞:当前这个发展阶段出现增速放缓是正常的,这本身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如果全球经济增长更快一些,中国的增速可能会更高。但全球经济的现实情况并非如此。这意味着,持续增长和需求侧的全部压力需要借由创造国内需求来解决。创造需求的过程中过度使用杠杆会面临显而易见的危险。过度杠杆导致的风险很大,无论如何都不是创造需求的可持续之道。因为这通常仅仅是将未来的需求转移至当前,使得未来的需求缺口更大。
    
    界面新闻:经济增速放缓是不是经济转型的必然代价?您会用哪几个指标来评价中国经济转型的进程?
    
    斯宾塞:评估转型进程需要多个指标。生产率、朝着服务业的结构转型、公共及私人投资的回报,以及将储蓄分配至投资的系统,这些都是关键指标。
    
    界面新闻: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总债务/GDP之比大幅攀升。在经济增速趋缓的背景下,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的债务风险?中国的政府、家庭和企业债务风险,您最担忧或最不担忧哪一个?为什么?
    
    斯宾塞:债务风险不算大,但如果当前趋势持续下去,风险将会快速上升。
    
    在中国,家庭债务水平一点也不高。政府债务水平(取决于你们如何计算国有企业债务)不算高,但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较高。整个财政体制需要改革,并且也正在改革当中。金融债务水平并不高,但不良贷款占比较高,因为这些贷款在过去资助了低回报或负回报的投资,这意味着贷款不会得到清偿。企业债务水平较高,再加上不良投资相关因素,这是一个切实的薄弱环节。
    
    界面新闻:中国目前正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这一改革,政府试图解决产能过剩、库存过大和杠杆过高的问题。但也有人认为问题出在需求侧。您认为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管理该如何平衡?在您看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核心任务应是什么?
    
    斯宾塞:要使经济增长得以持续,需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都采取措施。供给侧措施有两个要素:一是促进或确保生产率增长和结构性转变的一整套措施,二是要处理过剩产能和坏账,并改革相关体制,从而让这种模式无以为继。
    
    界面新闻:过去几年,中国央行在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方面实施了一系列重要改革,您如何评估这一改革的时机和进程?您如何评估目前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和资本外流现象?
    
    斯宾塞:这些是如何做出判断的问题。汇率市场化的大体方向是正确的。但从两件事来看,改革最好谨慎推进。一是等待或协同资本市场监管和改革的步伐,以及资本市场的深化;另一个是外部失调和外部非常规货币政策带来的潜在风险。
    
    界面新闻:2012年您曾在中国出版了《下一次大趋同:多速世界经济增长的未来》(The Next Convergence:The Future of Economic Growth in a Multispeed World)。您认为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经济体在完成赶超后,应该如何避免陷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为了继续保证长期稳定增长,还有那些优势可以开发和利用?
    
    斯宾塞:大体上政策和战略方向是正确的。其他国家并不都是如此,这些国家曾犯下了明显的错误。如果以持续、务实、逐步的方式继续实施改革和结构性转变,中国将会做得不错。耐心是好事,尤其是目前全球存在不利因素。第二,重要的是关注就业,以及从多个不同方面去关注增长质量。过于追求达成过去设定的某些增长目标不是一个好的想法。第三,我们在很多国家看到,意识形态之争不利于保持政策稳健和连贯。这些纷争确实会出现,但需要得到解决以向前迈进。
    
    界面新闻:在国际政经舞台上似乎也存在“信息不对称”,比如许多人对中国崛起有敌意、担忧和误解。在9月初的杭州G20领导人峰会上,您认为中国应该向世界传达怎样的“信号”以消除分歧和冲突,从而更好地参与未来的全球治理?
    
    斯宾塞:全球经济目前面临着一些艰难挑战。对此没有谁有完整的解决方案。但杭州峰会上可以出现的最好的“信号”是,G20做出令人信服的承诺,协同一致解决问题,并在增速、包容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方面提高全球经济表现。朝着这个方面切实采取一点措施、而不是说的更多,有助于使“信号”可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321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信息鸿沟:金融信息不可靠困扰中国经济 (图)
·伍俊飞:以县乡民主激发中国经济改革动力
·春秋戈:四家外企撤离大陆 中国经济寒冬来临
·中国经济下行不止的根源
·冼岩:下行不止是因为中国经济患上房地产依赖症
·蒋祖权:历史上中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一有多少次了?
·纽时访谈:中国经济还有多少创新余地? (图)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下)
·郑义: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上)
·邓新华:破坏孝道将严重损害中国经济
·德语媒体:中国经济神话之真实的谎言 (图)
·人大校长刘伟:中国经济改革的特殊成效及其逻辑
·叶檀:从中国经济与人口角度分析文革
·易富贤:计生政策让中国经济无法超越美国 (图)
·李俊慧: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BBC:中国经济下行将导致的三种政治后果 (图)
·日经:中国经济达成区间目标并不容易 (图)
·报告:中国经济问题会导致民族主义的外交政策 (图)
·卢峰:中国经济弱外交更弱,在南海问题上被孤立
·新华网泄露“天机”:习近平已经统管中国经济 (图)
·紫禁城来鸿:北戴河会议习近平接掌中国经济 李克强退当配角 (图)
·房地产崩盘会引发中国经济崩?杨建利博士夏明教授如是说
·李克强继续唱好中国经济:不会硬着陆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 前5月国企利润总额同比下降9.6% (图)
·中国经济将很快变得更可怕 (图)
·马云:中国经济将面对3-5年的困难期
·紫禁城来鸿:朱镕基见美驻华官员 料中国经济难起色 (图)
·李克强:一旦中国经济失速会采取果断措施 (图)
·从太空俯瞰:为中国经济把脉的最新方式 (图)
·中国官员驳斥唱衰中国经济者
·中国经济坏消息不断 货币政策陷三元悖论 (图)
·中国经济改革进程出现的问题引发进一步担忧 (图)
·习近平振兴中国经济的战略和战术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图)
·中国经济放缓导致公务机需求下滑
·春运消费能体现中国经济再平衡进度吗? (图)
·王毅回应"中国经济放缓影响非洲发展"
·2016中国经济开局不利:读懂政治才能理解经济 (图)
·通缩阴影笼罩中国经济 (图)
·新中国经济第一战惊心动魄:意义不下于淮海战役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