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肖国珍(律师)关于王菁控诉吴宏达性侵一案之我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18日 转载)
    来源:肖国珍(律师)博客 作者:肖国珍(律师)
    关于王菁控诉吴宏达性侵一案之我见
    

    关于王菁女士(以下简称“王”)控诉吴宏达先生(以下简称“吴”)性侵一案,我的看法如次。欢迎转发。
    
     肖国珍(律师)2015年3月23日
    
    如王所诉事实为假
    
    吴有权起诉王诽谤,亦可在王起诉后提起反诉。到目前为止,未见此种迹象。将来如何,拭目以待。
    
    如王所诉事实为真
    
    一、吴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责任,亦可能承担刑事责任。
    
    相对而言,刑事责任对证据的要求更高。即使王在追究吴的刑事责任方面未能胜诉,亦不排除王民事胜诉之可能。辛普森杀妻案即为例证。因证据漏洞,辛普森被判无罪,却在同一案件之民事诉讼中支付民事赔偿共计三千余万美元。
    
    应当留意的是: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之间,是有分野的。法律事实旨在还原客观事实,而未必能完全还原客观事实。
    
    二、公益基金与个人财产,是两码事。个人行为与职务行为,也是两码事。
    
    吴在本案中被控之性侵,无疑系个人行为。个人行为,应当由个人承担责任,包括民事赔偿责任。
    
    基金会非性侵的主体。基金会也不可能代吴去坐牢。
    
    以公务、公职、公款之便性侵,比普通性侵情节更为恶劣,吴不得动用公款——更不用说是“善款”——聘请律师、承担赔偿及其他与诉讼相关的任何费用。
    
    如吴对王及三女孩赔偿,当以个人财产清偿。
    
    如吴性侵事实认定为真,则个人认为,即使章程未规定此种情节,其亦不宜负责劳改基金会、雅虎人权基金。毒树不结善果。
    
    吴被人称为“财大气粗的民运第一富翁”,似有人认为对吴诉讼是鸡蛋碰石头。个人认为,若吴败诉,极可能,于公于私,吴均以破产告终。到时候,吴极可能成为“财疏气短的民运第一负翁”。今日沉默的多数,到时候,可能成为深揭狠批吴的“群众”。此乃人之原罪使然,不足意外。
    
    三、吴可能以种种变通手法,凭借雄厚公款,收买相关利害关系人与非利害关系人,迫其封口,或违心为之“辩护”。
    
    有人说,吴做出过“贡献”、“公信力被賚疑是中共最希望看到”。好象吴一倒,基金会就倒了,地球就不转了。----如此说为真,是否吴成了另一个伟光正,不能对其提出质疑,连受害人也不能控诉?是否因吴的“贡献”就可将功折罪?吴、或其他人,是否有权为“公益”废私权?
    
    窃以为:
    
    任何个人,不得成为所谓“集体的牺牲品”——除非本人愿意或法律强制规定。任何贡献,不得成为作恶的资本。
    
    且,正因手握善款、身系重托,更当接受有权人士的质疑,对其道德标准要求当为更高。岂可因其职位、影响、“贡献”而姑息之?!众所周知,道德标准高于法律标准。如涉嫌故意犯罪,连法律也做出否定评价,又岂是道德所能容忍?
    
    试图性侵流亡民运人士妻女,无异落井下石;
    
    以提供善款相诱、断绝善款相挟,无异逼良为娼。
    
    假做真来真亦假。若奸诈之人掌控善款,徒使国内志士及其受牵连者投奔无着、流亡无着。皆因一人之恶,毁坏海外圈内人士名声,致使海内与海外,同气相求者产生隔膜。其恶之大,不容恕也。连神,也会进行最后的审判。施怜悯,须基于公义。岂可被收买?
    
    关注个体命运,方为捍卫人权之正道。女权即人权。以侵犯人权为代价的“公益”,不要也罢。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不能因为看到金子,就忘了为什么出发。
    
    犯我弟兄者,即犯我;犯我姐妹者,即犯我。
    
    众弟兄亦宜思考:淫人妻女者,亦是淫我妻女。凡血性男儿,岂可旁观之!?
    
    关于王吴公开信
    
    个人认为,吴当正面回答王之公开信。答案只有三个:是;否;一部分是,一部分否,哪些是,哪些否。
    
    以吾所观吴之回应,避实击虚,避重就轻,处处可见诱导王暴露全部证据之意图,却给自己留足了腾挪进退之空间。
    
    王固然因为经验不足,在第一封公开信中已将主要事实道出,致使其在法律上失去诸多退路;然其情词恳切、情景毕现,却比吴胜出无数。
    
    几点意见
    
    一、首要之务:无论王所述之真假,基金会所当为者乃是:在不违反美国法律与基金会章程禁止性规定之前提下,继续供应善款给三女孩。
    
    二、本人愿意相信美国的法律。孰是孰非,且听法庭分解。
    
    尽管如此,我们不能不注意到:除王可能未能获取和保留必要证据之原因外,司法亦有失误时,因为法官不是神,而是人。神定法高过人定法,应然法高于实然法。
    
    三、当今之世,虽无耻匪党,亦立法为弱者提供免费法律帮助。唯程序正义方有可能实现实体正义。当下,王势单力薄,吴对所在国语言、文化、法律之了解,加上其财力,远非王可比。在事实真相未明之前,所有正义之士,有道义责任,从程序上支持王的法律诉讼。
    
    四、赞同王的“所有受过吴弘达伤害的人和瞭解他恶行的人,都和我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指证他”,如有此种事实存在。
    
    不管是诽谤还是性侵,对罪恶的沉默,就是对罪恶的纵容。不要庆幸你没抽到这个恶签;你再装聋作哑,下一个就是你。
    
    Best,
    Guozhen
    
    国珍 敬上
    
    肖国珍律师博客http://faweitian.fyfz.cn/
    肖国珍律师推特https://twitter.com/xiaoguozhen
    
    在 2015年3月23日 上午2:50,肖国珍律师 写道:
    
     关于王菁控诉吴宏达性侵一案之我见
    
     关于王菁女士(以下简称“王”)控诉吴宏达先生(以下简称“吴”)性侵一案,我的看法如次。欢迎转发。
    
     肖国珍(律师)2015年3月23日
    
     如王所诉事实为假
    
     吴有权起诉王诽谤,亦可在王起诉后提起反诉。到目前为止,未见此种迹象。将来如何,拭目以待。
    
     如王所诉事实为真
    
     一、吴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包括民事责任,亦可能承担刑事责任。
    
     相对而言,刑事责任对证据的要求更高。即使王在追究吴的刑事责任方面未能胜诉,亦不排除王民事胜诉之可能。辛普森杀妻案即为例证。因证据漏洞,辛普森被判无罪,却在同一案件之民事诉讼中支付民事赔偿共计三千余万美元。
    
     应当留意的是: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之间,是有分野的。法律事实旨在还原客观事实,而未必能完全还原客观事实。
    
     二、公益基金与个人财产,是两码事。个人行为与职务行为,也是两码事。
    
     吴在本案中被控之性侵,无疑系个人行为。个人行为,应当由个人承担责任,包括民事赔偿责任。
    
     基金会非性侵的主体。基金会也不可能代吴去坐牢。
    
     以公务、公职、公款之便性侵,比普通性侵情节更为恶劣,吴不得动用公款——更不用说是“善款”——聘请律师、承担赔偿及其他与诉讼相关的任何费用。
    
     如吴对王及三女孩赔偿,当以个人财产清偿。
    
     如吴性侵事实认定为真,则个人认为,即使章程未规定此种情节,其亦不宜负责劳改基金会、雅虎人权基金。毒树不结善果。
    
     吴被人称为“财大气粗的民运第一富翁”,似有人认为对吴诉讼是鸡蛋碰石头。个人认为,若吴败诉,极可能,于公于私,吴均以破产告终。到时候,吴极可能成为“财疏气短的民运第一负翁”。今日沉默的多数,到时候,可能成为深揭狠批吴的“群众”。此乃人之原罪使然,不足意外。
    
     三、吴可能以种种变通手法,凭借雄厚公款,收买相关利害关系人与非利害关系人,迫其封口,或违心为之“辩护”。
    
     有人说,吴做出过“贡献”、“公信力被質疑是中共最希望看到”。好象吴一倒,基金会就倒了,地球就不转了。----如此说为真,是否吴成了另一个伟光正,不能对其提出质疑,连受害人也不能控诉?是否因吴的“贡献”就可将功折罪?吴、或其他人,是否有权为“公益”废私权?
    
     窃以为:
    
     任何个人,不得成为所谓“集体的牺牲品”——除非本人愿意或法律强制规定。任何贡献,不得成为作恶的资本。
    
     且,正因手握善款、身系重托,更当接受有权人士的质疑,对其道德标准要求当为更高。岂可因其职位、影响、“贡献”而姑息之?!众所周知,道德标准高于法律标准。如涉嫌故意犯罪,连法律也做出否定评价,又岂是道德所能容忍?
    
     试图性侵流亡民运人士妻女,无异落井下石;
    
     以提供善款相诱、断绝善款相挟,无异逼良为娼。
    
     假做真来真亦假。若奸诈之人掌控善款,徒使国内志士及其受牵连者投奔无着、流亡无着。皆因一人之恶,毁坏海外圈内人士名声,致使海内与海外,同气相求者产生隔膜。其恶之大,不容恕也。连神,也会进行最后的审判。施怜悯,须基于公义。岂可被收买?
    
     关注个体命运,方为捍卫人权之正道。女权即人权。以侵犯人权为代价的“公益”,不要也罢。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不能因为看到金子,就忘了为什么出发。
    
     犯我弟兄者,即犯我;犯我姐妹者,即犯我。
    
     众弟兄亦宜思考:淫我妻女者,亦是淫我妻女。凡血性男儿,岂可旁观之!?
    
     关于王吴公开信
    
     个人认为,吴当正面回答王之公开信。答案只有三个:是;否;一部分是,一部分否,哪些是,哪些否。
    
     以吾所观吴之回应,避实击虚,避重就轻,处处可见诱导王暴露全部证据之意图,却给自己留足了腾挪进退之空间。
    
     王固然因为经验不足,在第一封公开信中已将主要事实道出,致使其在法律上失去诸多退路;然其情词恳切、情景毕现,却比吴胜出无数。
    
     几点意见
    
     一、首要之务:无论王所述之真假,基金会所当为者乃是:在不违反美国法律与基金会章程禁止性规定之前提下,继续供应善款给三女孩。
    
     二、本人愿意相信美国的法律。孰是孰非,且听法庭分解。
    
     尽管如此,我们不能不注意到:除王可能未能获取和保留必要证据之原因外,司法亦有失误时,因为法官不是神,而是人。神定法高过人定法,应然法高于实然法。
    
     三、当今之世,虽无耻匪党,亦立法为弱者提供免费法律帮助。唯程序正义方有可能实现实体正义。当下,王势单力薄,吴对所在国语言、文化、法律之了解,加上其财力,远非王可比。在事实真相未明之前,所有正义之士,有道义责任,从程序上支持王的法律诉讼。
    
     四、赞同王的“所有受过吴弘达伤害的人和瞭解他恶行的人,都和我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指证他”,如有此种事实存在。
    
     不管是诽谤还是性侵,对罪恶的沉默,就是对罪恶的纵容。不要庆幸你没抽到这个恶签;你再装聋作哑,下一个就是你。
    
     Best,
     Guozhen
    
     国珍 敬上
    
     肖国珍律师博客http://faweitian.fyfz.cn/
     肖国珍律师推特https://twitter.com/xiaoguozhen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71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肖国珍:打压维权律师对中国有害无利
·肖国珍: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
·关于王菁控诉吴宏达性侵一案之我见/肖国珍
·痛悼陈子明先生/肖国珍
·肖国珍:让作恶者无处可逃!
·肖国珍:支持把中国驻美使馆前一段路改名刘晓波路 (图)
·肖国珍:如果我失去自由——记忆中的李化平(下) (图)
·肖国珍:支持维族男士蓄须、女士蒙面
·肖国珍:如果我失去自由——记忆中的李化平(上) (图)
·肖国珍:八九六四我上街了 (图)
·肖国珍给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我的绝食感言 /肖国珍
·肖国珍:中共当局起诉许志永,中国回到了道路以目的周厉王时代 (图)
·就秦永敏“失踪”,北京肖国珍律师: 控告书
·《论新“黑五类”》/肖国珍
·北京肖国珍律师对什邡事件的呼吁
·肖国珍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被捕律师王宇的儿子包蒙蒙
·肖国珍:中国维权律师被“强迫失踪”违反国际条约 (图)
·张小玉一案肖国珍律师发推汇总
·肖国珍:中共应对设立“国安委”做出法律解释
·夏俊峰死了,城管门可以松一口气了/肖国珍
·肖国珍:侠女侯欣 (图)
·肖国珍律师等关于秦永敏被强迫失踪的控告
·肖国珍、郭莲辉律师关于秦永敏被非法拘禁致最高检的控告书
·宪法日,肖国珍律师等就秦永敏被强迫失踪提控告
·公民论坛对肖国珍律师的一个采访
论坛最新文章:
  • 寒冬或临 华为有可能在海外市场暂时消失
  • 属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三名法国人在伊拉克被判死刑
  • 印尼印度大选落定 泰国稍待时日
  • 台湾反同婚势力反击,同婚法通过冲击2020选情
  • 挪威调停委内瑞拉危机 委反对派不抱希望
  • 疑欧笼罩 欧洲议会选举反建制集团或大联合
  • 特朗普访日受令和时代首位国宾待遇:打球 赴宴 看相扑
  • 伊拉克:夹在美国和伊朗之间 担心爆发地区战争
  • 特朗普:对金正恩还有信心
  • 法国今投票欧盟选举 马克龙政绩遭受考验
  • 山东威海货轮二氧化碳泄漏 已致10人死亡
  • 欧盟议会选举: 呼吁民众周日前去投票
  • 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中国不要期盼友善的白宫
  • 特朗普在日批判日美贸易不均衡 称谈判取得进展
  • 欧洲议会选举 舆论关注民粹势力消长
  • 修例各方上街动员 民意战显社会分裂较占领运动更严重
  •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