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01日 来稿)
    国共对峙时,据说蒋介石有一命令,对于共产党员,“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此命令真伪如何,不得而知。但国共为了江山,水火不容,则是事实。可蒋介石想过没有,本来只有一个共产党员在反对他,由于抓不到他,便杀掉一千人,那便变成一千人反对他。反对的人没有减少,反而增加,这是不是不合算的买卖?有人说,这一千人杀都杀掉了,如何反对他?岂不知人都有口,转展相传,那些本不想反对他的人,个个自危,焉能不进入反对阵营?蒋丢掉大陆,或与此相关。
    
     如果你以为蒋很笨,那你就错了。凡无人权、无法度的国家,管理者个个如此。中国要开奥运会,运动会,人代会,党代会,安全第一。既然安全第一,那就要把潜在的,可能的破坏者抓起来。但潜在的可能的破坏者有没有?是谁?没人知道。于是负责安全的官员一纸命令——清场。会址附近打工的,摆摊的,拾荒的,上访的,走亲戚的,游玩的,统统赶走。这其中有没有可能的破坏者?或许有。为了这想象中的,可能有的破坏者,则不顾人权,驱逐成千上万的人,与“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有什么区别?这样一大批的人,本与政府的“会”“井水不犯河水”,却被当作罪犯驱逐,如何不会成为政府敌人?

    
    民主国家的官员,靠的是人气,所以要多多接触民众。但官员可能有政敌,有仇家,也许就藏匿在民众中,安全危险可能存在。如果他害怕,要防“万一”,不到民众中去,如何获得选票?所以民主国家的官员一方面不能欺负老百姓,少结仇家。另一方面也要不怕“万一”,到民众中去。由此得到的选票却可能是一千、一万。不怕“万一”,得到一万,既光明磊落,也勇气可嘉。所以美国历史上出现过总统在参加群众集会时被剌杀的事,却没有那一位总统不去参加群众集会。
    
    反观专制国家的官员,平时欺压百姓,仇家颇多,自我感觉有人要害他,于是住的地方,办公的地方,都用武警保护起来,与普通民众如何有联系?而且一旦出行,为防“万一”,还要警车开道,民众回避,出一次行,便要害一次民。如此作派,多一次便增加一批反对他的民众。所以专制国家的官员,越怕小概率的“万一”,越是增加他的反对力量。因为为了防止可能的想象中的“伤害”,他把所有民众当作敌人。他如何能获得民众拥护?
    
    美国人可以有枪,中国却“菜刀实名制”。因为美国有人权,中国无人权。民间有武器会不会增加犯罪,这个并无定论。中国菜刀实名制了,火车站砍人难道用的不是刀?但菜刀实名制却给千千万万的家庭带来不便,显然会带来怨怼。菜刀实名制并未带来犯罪的减少,怨怼的人却增加千千万万。这样的制度毫无作用增加政府成本不去说它,给政府增加怨言却是必然结果。因为曾经有人用刀犯过罪,就要控制千千万万的人用刀,何偿不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制订这样制度的人想过没有,他是在把政府摆在人民的对立面。
    
    自由组建的社会组织是不是政府的对头?如果是反政府组织,比如反对党之类,当然是。但大部分的社会组织,比如慈善组织,工会组织,宗教组织,并不是反政府组织。反政府组织在民主国家是合法存在,在专制国家则是剿灭对象。为了剿灭反政府组织,波及其它社会组织,对所有的社会组织进行控制或消灭,如同为了杀一共产党员,把一千民众杀掉一样。带来的效应,不是减少对抗政府的力量,而是增加反对政府的力量。有没有反政府的人利用社会组织从事反政府活动,可能有,历史上也有这样的事实。为了这可能有的反政府活动,把所有社会组织当作敌人,政府如何不会越来越孤立?
    
    所谓“1”与“1000”定律,是指为了消灭千分之一可能性,采用复盖面为千分之一千的手段,其带来的效应,必定使原本极低概率出现的可能,会慢慢呈现高出现概率。由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一百,千分之五百,以至千分之一千。大凡专制者或专制政权,为了维护专制,必然不惜一切手段。正是这不惜一切,最终导致其跨台。手段极致带来的效应,与行动的原本目的背道而驰。
    
    毛泽东似乎懂一些这方面的道理,他搞政治运动,有一策略,就是划比例,打击的人一定要是少数。比如土改划地主富农,反右划右派,大致都是按人数的百分之五。也就是说,需要打击的人,并没有什么衡量的具体标准,人数大少则要增加,人数大多则要“掌握政策”,不能搞“扩大化”。这一策略,确实使他的政治打击运动得心应手。以至于中国建国以来,政治运动不断,却没有引起大规模的对抗。说明毛泽东还是懂得“1”与“1000”关系的。
    
    但毛泽东在微观上懂这一道理,宏观上就不一定懂了。当一个人把个人地位看得特别重要,并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时,最终还是会把“1”与“1000”的关系忘掉。他打地主富农是一小撮,打右派是一小撮,打“走资派”是一小撮。好象是团结“大多数”,但他死命要维护自身地位的本性,决定他必然把整个社会当作敌人,于是四处出击,全面专政。具体战役中的“一小撮”,最终变成宏观上的一大片。那些被他打击的“地富反坏右”,“阶级敌人”,“走资派”,“投机倒把分子”,“社会盲流”等等,加起来数量达到以亿计算,那个不对他恨之入骨?所以到文革结束时,他已是四面楚歌。即便他不逝世,也很难长期保住他的地位。
    
    中国现在的“维稳”,是不是有“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的味道?为什么中国维稳越维越不稳?“1”与“1000”定律在发挥作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81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广义民主是社会均衡机制
·胥志义:西方的“危机”是制度危机吗?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便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 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中国模式”的内在悖论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的前夜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苹果公司的“盾”与美国政府的“矛”
论坛最新文章:
  • 台湾拟包机接回滞留武汉台商大陆尚未同意
  • 德第一例真躺枪 中国同行到访传染得病确证人传人
  • 法国亚裔抗议新冠病毒引发的歧视
  • 英国决定不排除华为 华为高兴 美国失望
  • 武汉肺炎 武汉任职一前市长重症病毒死亡
  • 欧美都显松口 华为可能有戏了
  • 巴黎拆除大型露天难民营 近1500人被转移
  • 8人最早勇报武汉肺炎遭拘罚 律师促公布依据
  • 法国面临移民持续增长压力
  • 丹麦报纸漫画 北京盛怒哥本哈根大胆拒绝道歉
  • 法国国防部长呼吁美国维持在非洲的军事部署
  • 港将关闭体育场等公共场所以控制武汉疫情传播
  • 解放军谴责美国海军侵入南沙挑衅
  • 日本将新型肺炎定为“指定感染症”
  • 武汉肺炎疫情官方新报: 已4515例106死
  • 武汉悲情爆发 微信狂赞遭封城人齐唱国歌爱国 专家斥唾沫横
  • 大批湖北居民抵港机场被拒入境人数众多遣返缓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