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公刘独评徐水良近作三篇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25日 来稿)
    徐水良更多文章请看徐水良专栏
    
     【張英按注】

    
     最近三天,公劉老兄,在獨立評論網上,連發三篇,揭批眾矢之的老混混徐水良,口誅筆伐。這就是前天《賣國反共 精神錯亂》、昨日《徐水良永遠『老子天下第一』》、今見《徐水良潑污王炳章》,一併附發於下,以供大家知情分享。週末愉快!
    
     十八年來,徐水良攻訐王希哲、胡安寧,在『三叉口』混戰,延續至今。徐不良這個瘋子,還污蔑其他衆多民運人士,造謑噴糞,莫名其妙,中其槍彈傷害的更多了,不計其數。
    
     余一輩子嚴己寛人,即使被無端造謡污蔑,通常直到對方尋釁十次以上,才有所回應澄清,大多仍不點名的,以示善意,但願犯者小人悔過自新。古人曰『豎子不可教也』,而豎子的『徐前輩』胡閙,劣根惡性不改,更不指望我們多言,相勸有效了!
    
     中外一致公認,王炳章博士才是當代中國海外民運第一人,時稱『當代孫中山』,不爭之實。正當納粹中共東廠,2002年5月,非法越境越南,在深圳國安張琦和岳武,聯手引誘下,深圳國安匪警,把王炳章綁架到雲南昆明,後在深圳被非法判決無期徒刑,蒙難韶關監獄迄今,病魔緾身獄中。除了徐水良之流外,凡有良知的華人和國際友人,均對老共非法越境綁架、非法寃判王炳章事件,天怒人怨。
    
     十四年前,徐水良等落井下石,血口噴人,胡謅中共判王炳章無期徒刑,投置監獄,是『裁培王炳章坐牢的光榮歷史,以便放出來做中共海外別動隊頭子』,胡言亂語,荒唐之極。尤其到了2016今天,素以民運『第一人』自吹的徐水良,還在百般誣蔑正在身陷老共獄中囹圄,真正海外民運第一人的王炳章博士,竟誣說『王炳章已被中共放在監外』的禮遇,又把別人踩在腳下替中共塗脂抹粉,是可忍孰不可忍!
    
     仗義執言,聲援王炳章,張英當年網文,主要討伐的是臭婆娘張琦和特嫌犯岳武,並未公開點名抨擊徐水良的荒謬。因為妖姬張琦勾引王炳章被綁架坐牢有『功』,從中共深圳國安科長,提升處長嘉奬,仍然外放美國。為阻擊她再招摇撞騙,故而我點名了她。至於法國岳武,知他熟悉越南路線,譬如1991夏天,倪育賢從香港飛上海,老倪被捕,軀逐出境,岳武則在河內安等。1998十月,岳武把王策博士,陪伴到雲南昆明,分手當天,王策就在杭州被中共國安逮補了,被非法判刑四年定讞寃獄,押到衢州『勞改』;21世紀初期,楊建利博士,也是從越南,化名進入昆明,正好被老共國安部守株待兔,逮個正著,羊入虎口,押送北京,非法判刑,寃獄五年;王炳章博士更被東廠綁架,非法判了無期徒刑寃獄,岳武又是全身而退,安返巴黎。依稀記得,十多年前,有位獨評網友,曾在張英帖子後面,跟貼調侃:報告主席,岳武先後把王策、楊建利、王炳章三大博士送完了,現在是否輪到送碩士乎!?
    
     每當聯想到1979,我還在上海銀行工作,借用徐不良的歪話,在『體制內』。中共林彪副統帥,沉㦸蒙古九年了,中共四人幫張春橋等垮台,也三年多了,張英『評林反張(春橋)』的政治寃獄,遲遲未能平反昭雪,催問銀行黨委如何善後。當時銀行有位組織處處長,大言不慚,竟說『每人都要經得起組織審查。把你放到監獄裏審查,接受考驗。如今把問題弄清楚了,不是很好嘛,還要啥「平反昭雪」?』烏呼,我氣得回敬道:『監獄既然這麼好,如同幹校,甚至黨校,那就換上你去蹲下班房,在監獄進修吧!』所以,想不到新世紀,徐水良們荒唐,居然對中共判王炳章無期徒刑竟也歡呼雀躍,我只好曾撰文苦笑:中共判決王炳章無期徒刑坐牢,這是裁培他做黨的『好幹部』,倘若老共把王炳章槍斃掉,豈不是培養他成為『革命烈士』!?
    
     岳武當年,曾經瞎編幾章故事上網,胡說八道,其中包括王希哲到荷蘭,是要拜張英當『契爺』,亂侃一通。還造謡惑衆:張英『曾是上海七馬路糧店會計』!我當即駁斥他的謊言:上海沒有叫啥『七馬路』的。南京東路,俗稱『大馬路』;九江路,叫『二馬路』;漢口路,叫『三馬路』;福州路,叫『四馬路』。再往南是廣東路,未曾叫過『五馬路』,哪來『七馬路』?謠言一戳即破,唬弄鄉巴佬。但是,謠言千遍會成『真理』。我從未在上海糧食局工作過一天,當然也不是什麼『糧店會計』。可惜個別上海朋友竟對訛傳,信以為真,至今也把張英1966年6月給上海地方當局的大字報《公開信》,誤會寫給『糧食局黨委』的。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實事求是,這種岳武造的謡,與賽昆無關,不應混淆。
    
     徐水良『前輩』,倒也曉得,張英文革前就評論林彪,『那是殺頭的罪』。卻胡說『他連牢都沒坐。這種人都信口吹噓,你能信?』賽昆與徐水良唱和,對張英執筆的360位銀行同仁聯署的三封《公開信》大字報,文革伊始的1966年6月30日,貼在上海北站廣場天目路上首義,鐵的事實,硬拗『在1966年10月反對劉鄧的時候,有這可能。』徐水良還另補一槍,大字報上街是『造反派』!不知徐水良們看不𢤦,還是故意扭曲抹黑,張掦日前已經略作㸃明:『⋯⋯路易在《解讀張英》文中,提及1963年夏天,張英提出「人的積極因素第一」,抨擊中共中央副主席、軍頭林彪「四個第一」,〖當初主要針對林彪其中「抓活思想第一」,整人的消極因素〗遭到「體制內」整肅,連同1967年張英「三㳄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共中央文革」,多次蒙受政治寃獄。』徐水良們對五十三年前,張英被『整肅』,郤沒有被『殺頭』,耿耿於懷。所說『多次蒙受政治冤獄』(六十年代中期,至89六四前夕,二十多年,張英6次坐了中共炮製的政治寃獄),這樣獄煉,竟然是徐水良狗嘴中『連牢都沒坐過』,信口雌黃,你能信?至於對張英提前在1966年6月大字報上街,為民請命,不是等到大家10月份才敢貼大字報,大聲批判劉鄧的時候,而是張英之所以成為張英,徐水良之流心有不甘,總要歪曲史實。
    
     往事如煙,説來話長。這裡,簡說幾句。所謂『整肅』,當年初定『思想理論錯誤』,撒銷主持銀行團委日常工作,以下放幹部為名,發配長江口長興島前衛農塲,變相勞改。隨著階級鬥爭升級,才差點被假『殺頭』,那是後話了,不贅。(長興島前衛農塲,後來是孟建柱開拖拉機起歩的地方。小孟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
    
     1966年6月30日,張英萬言書大字報上街,矛頭雖然指向上海地方當局,批判《人民日報》6月1日《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黑社論。毋庸諱言,當初不知道也沒覺悟,要反黨中央劉鄧司令部。只是見了不到一月,上海銀行行長、處長、主任、科長,百分之百被行內貼了大字報;職工羣眾,54%被貼大字報,人心惶惶。加上五七反右,上海銀行21%幹部羣眾,被打成右派、內定右派和摘帽右派,怨聲載道。張英大字報,代表大家心聲,有強大民意基礎,才在半天光景,馬上有360位同仁聯署。第二天七月一日,中共上海市委,立即派石英副市長為首,工作隊進駐上海銀行。七月二日,張英、李良駒和程鏞祥等二十多位銀行職工,貼出第四份大字報,掛在外灘市分行營業大廳,主張召開『銀行職工代表大會,領導本單位文化大革命』,但尙未到正式提出『踢開黨委鬧革命』的火候。1966年7月3日起,全行停止當時二萬八千名幹部羣衆的運動,集中火力,圍剿一人一一『假左派、真右派』、『跳出來的現行反革命頭子』張英,一下子有組織的的漫駡圍攻的大字報,三千多份,蓋天舖地,『張英不投降,就叫他滅亡』,張英本人,即被打入『牛棚』。1966年九月初,張英鼓足勇氣,衝破牛棚禁地,上訪北京,⋯⋯。後來被叫『造反有理』。造中共的反,何罪之有!?
    
     許多人只知道,上海灘曾有1967一二八、1968四一二,兩次『炮打張春橋』,張英怎麼又是與眾不同,多了一次,會是『三次炮打張春橋』,㸃解?那是指1967九一八,張英以上海市『六局一行』主席(六局指上海市財稅局、外貿局、商業一局、商業二局、糧食局、水產局,一行指人民銀行),借座上海體育館,召開大會,揭批張春橋反人民的惡劣言行。張春橋聞訊,鬧羞成怒,1967年12月27日晚上,上海工業展覧舘(中蘇友好大廈)西㕔,上海市革命委員會擴大會議,張春橋公然指責張英『搞多中心即無中心』云云(張英當塲退席,以示抗議)。翌日12月28日下午,上海文化廣場,財貿工代會上,張英拒上主席台,張春橋當着上海一千三百萬人民收視電視實況轉播,又是大駡:張英不顧上海特殊,主張『革命大聯合是革命三結合的基礎』,堅持要先搞『按系統、按行業大聯合』,那是垂直系統,行會主義。你張英要按系統大聯合,乾脆聯合到北京劉少奇、鄧小平系統去!⋯⋯張英當年政治上欠成熟,少不更事,持才傲物,從來看不起不懂理論的中共『首席理論家』張春橋,以及文痞姚文元,有些狂妄。有人現在問『有證據嗎』,至少當年上海電視台,實況錄影錄音,就是證據!
    
     1968四一二,我被張春橋同夥、林彪死黨王維國挷架後,坐了大牢,無限上綱,險被殺頭。曾有死亡威脅,是判死刑還是死緩,或者無期徒刑,不能放在華東六省一市,流放到黑龍江勞改,以防東山再起。之所以死𥚃逃生,主要原因有五:當時毛皇上對上海一月革命奪權,還是首肯。張英是上海百萬人民和平起義的發起人之一,是一月革命的『告上海人民書』《緊急通告》原作者,又是反對經濟主義的火線總指揮,一月七日率先奪取上海市金融大權,也是全國各地第一個奪取財權,所謂『功大於過』,就連張春橋本人也假惺惺地說,『張英是老造反犯錯誤』,這是一;其二,東海艦隊、上海警備區、空四軍,在人民銀行支『左』,三軍六派,各有三派,『堅決打倒壞頭張英』、『堅定保護好頭頭張英』,曠日持久,爭論不休,甚至空四軍公檢法軍管會,密謀策劃在勞動劇塲(天瞻舞台),在『公判張英大會』前一小時,被上海警備區的陸軍衝掉;其三,已三結合革委會,或黨的核心小組部分正派老幹部,秉公執言,暗中保護;第四,更主要的,銀行羣衆『刼法塲』(迄今為止,中共從此再也不敢開『批鬥張英大會』了)二年後,仍有銀行85%幹部羣眾聯署,其中包括百份血書,強烈要求上海新市委,『釋放張英,平反張英』;第五,張英本人,立塲態度,也是至關重要,只信『抗拒從寬,坦白從嚴』,拒不隻字『檢討』,並發動獄友絕食抗爭,⋯⋯。
    
     藉此稍作回應之際,👋塗寫些回憶片斷。從這個意義來說,還得感謝徐水良們!
    
     張 英 2016·七二三匆於荷蘭 🚏
    
    ---------------------------
    
    作者: 公刘 “卖国反共,精神错乱” 2016-07-21 04:47:06
    
    “卖国反共,精神错乱”
    
    张英给徐水良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张英转发的标题为“卖国反共,精神错乱”)。那封电子邮件说的是荷兰华人在和平宫抗议南海仲裁的事儿。由此徐水良得出“张英与亲共华侨合伙当中共海外别动队”的结论。这个结论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徐水良某方面的情况又向非正常的方向发展了。
    
    打了几个电话,大概知道了和平宫前发生的事情。荷兰华人申请在海牙和平宫前集会抗议南海仲裁,得到了当局的批准。一千人的集会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毛小敏,女的,是荷兰民运分子的公共XX,或者可以称之为大家乐,这符合海外民运的文化。集会来了许多中外记者,毛小敏对其中一个记者说,我是中华民国沦陷区政府总统,这次集会是中华民国沦陷区政府组织的······旁边的人听不下去,于是起了争执,于是动了手,于是警察来了,于是警察给毛小敏一上了手铐,于是毛小敏被关进了铁笼。事情就是如此,与张英没有屁的关系。
    
    《中华民国沦陷区政府》是在荷兰北部一个小镇一家咖啡馆街边的桌子成立的,除了毛小敏外,还有四个人,全部是部长,一个部长是福建国安线人,一个是中国大使馆线人。这并不出奇,这也符合海外民运的文化。政府成立以后,毛小敏任总统兼国务卿,毛总统任命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执行主席陈忠和为总统卫队的卫队长,大概因为陈忠和曾经是中国连续三届太极拳推手冠军。事后有人很猥琐地问陈忠和:难道你也想睡毛小敏?陈冠军非常认真的回答:不!陈冠军经常被别的组织任命为常委、委员等等,他一概不承认不否定。这一次他却非常认真地声明:我与什么沦陷区政府没有任何关系。这是题外话。
    
    回到主题,说卖国反共,那是讽刺。海外民运,没有什么本钱卖国,这个国家不在他们的手里,反共或者卖国,只是喷喷口水而已。说“精神错乱”有点道理,南海问题上海峡两岸政府的立场是正确的。希望外国政府把中国打个落花流水,让中国人民生灵涂炭,把中国的领土领海拱手让人,不是精神错乱是什么?再说,外国军队能打出一个民主的中国来吗?看看伊拉克,出现一个民主的伊拉克吗?我只看到打出了ISIS。
    
    --------------------------------
    
    作者: 公刘 ZT張揚:徐水良永遠『老子天下第一』 2016-07-22 01:05:55
    
    徐水良經常自我鼓吹『天下第一』,老子就是『天下第一』,勝過東方不敗,永遠不朽!
    
    徐水良孤家寡人,胡謅其是『第一個發起當代中國民運』,揚言你張英『那時大概還在體制內,至少沒有搞民運』,竟然叫囂『那你就好好學習民運歷史,我(徐水良)至少是你的前輩』。狂妄之極,似乎要大家對『徐前輩』頂禮膜拜了!自吹自擂,恬不知耻。當然,他是不知人間有『羞耻』兩字,死不改悔的,看官一笑了之。
    
    張英在發送博訉等網,著名學者嚴家祺教授的《仲裁庭無權仲裁南海問題》、《仲裁庭裁定南海的兩個根本法律錯誤》、《關於主權、主權權利和南海裁决》等檄文,他推薦按語中多次重申:海洋經濟法院常識仲裁庭,並非等同聯合國海牙國際法院。認定『各個國家,國家利益至上』,不爭之實。持續主張『我們民主愛國,不是所謂「民主」賣國,必須堅守住這條起碼的基本底線』。自由民主法治愛國,應與民粹狂熱作性質上的切割。廣大華人對非聯合國國際法院的仲裁庭,強權政治審判,不顧歷史事實,破壞現狀,所謂不涉及南海主權而實際介入了,明目張膽法律錯誤的裁決,華人是盲目支持還是杯葛反對,這是真假民運的試金石,分水嶺。中共不等於中國,它真賣國在前,假愛國在後,但目前老共對外仍竊居政府名號,尚且否認不了。何況台海兩岸的綠藍紅,不分黨派,維護南海主權和治權,難得一致。危機處理得當會是轉機。或許同守南海家園祖業,可能是兩岸關係從冷和升温改善的契機。大家民主愛國,固然必須反共,然以賣國『反共』,緣木求魚,就是『精神錯亂』,神經病!張英抱著病殘,再三表示,有話直說,不在乎這般公開發聲,竟被網上一小撮漢奷團伙,污蔑攻訐是啥『中共海外華人別動隊』,愛吾中華故國初衷不變,身正不怕影子斜!
    
    不久之前,張英公布致嚴家祺兄信中,提及『縱然「大字報」,也有長的。譬如五十年前,1966年6月30日,張英給中共當局三封《公開信》,指斥「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文革整廣大人民群眾,犯了方向性路線錯誤,等等,當塲有360位同仁聯署,貼在全國熱㸃上海北火車站廣場天目路上,這當然也是全國第一張大字報上街。記得用120張舊〈人民日報〉紙粘住一起寫的,大約萬把字,不算「短」吧』!?路易二十年前,在《解讀張英》(收錄于《中國當代民主運動——理論和實踐》)文中,提及1963年夏天,張英提出『人的積極因素第一』,抨擊中共中央副主席、軍頭林彪的『四個第一』,遭到『體制內』整肅,連同張英1967『三次「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共中央文革』,多次蒙受政治寃獄。張英早已告別『體制』,走上民主抗共不歸路,為自由民主鼓與呼。試問『中國當代民運第一人』的徐水良老前輩,我們沒有學好民運歷史,孤聞陋見,不知你搞民運比我們早,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還是四十年代,或者在娘胎𥚃!?
    
    常見網上,許多朋友揭批徐水良先生,可見他的人緣,人品之壞。我們寧近君子,遠離小人,只看不議,暫作『壁上觀』。誰知徐水良『老前輩』,把民運人士93%誣陷為中共『特務線人』,還不過癮,還不解氣,找上張英嘔氣,非要紅暴般『打倒一切』,百分之百,好使他這個『中國民運第一人』,做『中國民運』的最後一人,壯矣悲哉!
    
    張英對徐水良尋釁打架,一直遠離三舍,即使回應,並不㸃名,等他捫心自問,悔過自新。例如,曾見2016年3月13日博訊新聞網,有一篇《張英:去「國父」化兼談〈孫文的遺產和時代精神〉》,其中扯到他依稀記得,『1992年夏天,在中國青年團結會,主辦的海外學人旅台科研大會,演講中提及中華民國之名的由來典故,······』。【附注:是次臺灣論壇,與會者近百人,海外的有張伯笠、封從德、王超華、吳仁華、貝嶺、相林、黃靖和王維洛博士等等,歐美亞澳四大洲民學界代表,五十多位。張英演講的重點,首個公開揭批李登輝總統正在『去中國化』,是個明統暗獨的『台獨教父』,石破天驚。張英當年八月,在《香港時報》上,連載撰文,有史可考】但張英對十一年後,『第一個提出國父問題』的徐水良,回應他莫名奇妙攻擊,並未公開點名批評,僅以『有人』兩字,㸃到為止,尚待『徐老前輩』,有所收殮:
    
    『有人看了《走向共和》影評,自詡抨擊「國父」、「國母」的封建名號,曾在2003,早於張英,果真如此,很好的事。我認為算誰是「第一」,無謂之爭,冇意思的,不敢恭維。去孫文「國父」化,大家的份内事,亟需羣策羣力,長期的浩大系統工程。各位要化大力氣的,持之以恒,並非一人所能,一言九鼎,亦非口舌逞能。與其爭做誰是「第一」,還不如就位共嗚,一鼓足氣,後來居上,多寫些去孫文「國父」化的文章!殘腦殘手,自甘「退避三舎」,落在百名之外,做101名吧,但愿能者多勞,趕快上陣,再接再厲,做前百名,第99名、98名······,何樂而不為?樂觀其成,恭候佳音!』徐水良永遠要做『第一』,張英表示,拱手謙讓:就『做101名吧』!
    
    還有一件事,也值得玩味。日前,徐不良邪心大發,就中國民主黨北美臨委會的事,又在辱駡胡安寧(余大郎)等老兄了,到處亂咬人。中國民主黨臨時中央,是1995年五月起籌備,1998年一月,中國民主聯合陣線歐亞17國特別代表巴黎大會,張英促民聯陣主體轉型組黨,草創當代海外首個中國民主黨。1999年2月4日,美國胡安寧,在張英家通宵開會議定,把中國民主黨臨時中央委員會(臨時中央),對外改稱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臨委會),以待更多志士仁人加盟,擴大海內外的組黨運動。如今有十多個民主黨番號組織,互不否認,那是後話,姑且不論。張英在千禧年第一個工作日(2000年元月三日),正式召開中國民主黨臨時世界代表大會,暨歐洲第一次正式代表大會,法國、比利時、西班牙、挪威、荷蘭代表,集中在阿姆斯特丹主會塲,德國、紐約和港澳地區,設分會塲連線。所有這些,與徐水良何干?徐水良把黨員遍佈歐洲、東南亞、日本、台港澳和大陸的中國民主黨臨委會,詭稱曾是他領導的『歐洲分部』,笑了大牙。顛倒事實,信口雌黃,歪曲歷史,這就是徐水良的『第一』,可憐亦可復悲!
    
    作者: 公刘 徐水良为什么泼污王炳章? 2016-07-22 23:41:34
    
    徐水良最近在独立评论上伤心病狂地连续向狱中的王炳章喷粪,说什么无期徒刑是镀金。高玉秋先生忍无可忍,说王炳章在黑狱,你说这种话,是什么人啊!徐水良根本不是人,居然说谁知道他在不在监狱中。
    
    王炳章1982年获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医学哲学博士学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
    
    同年,王炳章创办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是发起中国之春运动第一人;
    
    1983年,王炳章创建海外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担任第一、二届主席,是创建中国海外民运组织的第一人;
    
    1998年,他潜入中国大陆推动组党活动,是海内外结合、不说空话的第一个实践者;······
    
    徐水良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也是第一人,是海外中共特线第一人!拿着公安特批的护照,拿着大笔活动经费由警方礼送出境的中共线人。他把所有的海外民运人士统统污蔑为特线:提出民主和法治第一人的王希哲成了特线;与执政党良性互动第一人的胡安宁成了特线;在本土建立中国民主党的第一批人的徐文立成了特线;批判中共林彪第一人的张英成了特线······
    
    徐水良确实坐过牢,但绝不是他是民主人士,他是紧跟毛泽东进行文革的一条狗一个牺牲品,是兔死狗烹的结果,多少多少次坐牢,有多少次是因为刑事犯罪,徐水良心中有数。
    
    王炳章被攻击,徐水良不是第一人,当年胡平、薛伟、汪珉、丁楚组成倒王派;法国岳武将王炳章、杨建利、王策等三博士送进中共监狱,均历历在目。
    
    王炳章的家属定期到广东监狱探视他,王炳章身体和精神的情况都已近崩溃。有良心的都同情他、呼吁释放他,唯独徐水良这个狗日的仍然不遗余力地向他泼污,实在令人齿寒!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701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水良:我对特朗普问题的看法
·陈泱潮:对徐水良《澄清早期民运历史》的有力驳斥
·徐水良: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春节上街闹革命 /徐水良
·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荒谬 /徐水良
·徐水良:除胡平,有哪一个国家的反对派拼命强调退场机制?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徐水良 (图)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徐水良
·纠正思想陈旧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徐水良 (图)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徐水良执笔
·徐水良:习近平政改上瞻前顾后 自相矛盾
·徐水良:吹捧新贵族就是吹捧官僚权贵家族
·徐水良:可能习氏王朝被仇恨习氏反腐败的政敌政变推翻
·批判邓式改革/徐水良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徐水良
·到处都是吹嘘习近平的特务/徐水良 (图)
·马列教一神教的专制主义及其造成的恐怖主义/徐水良
·诬蔑六四平反就是做中共帮凶/徐水良
·徐水良:再驳伪公知伪自由派茅于轼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曝反ABC海外抗议是中共领馆组织/徐水良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庭降低警方查阅市民手机门坎 民权组织忧滥用 损私隐
  • 特鲁多担心美抢加拿大已向华订好的口罩 美官员强调没抢任
  • 法总理称防疫大坝暂时能抗住 首次系统计算新冠养老院死亡
  • 马克龙致电塞总统:欧盟援助也很多 比中国给的多
  • 英国每日死亡人数可达千人
  • 美国检测医务人员 冰岛大规模测试显示50%阳性者毫无症状
  • 法兰西岛大区主席:美国的确抢购中国口罩 但我们选的货到付
  • 欧委会主席致意大利公开信:对不起 欧盟现在与你并肩
  • 巴黎征用大型市场暂存新冠死者尸体
  • 不再是遭训诫案底 李文亮评为烈士了
  • 记者无疆界敦促中国大使们停止攻击媒体报道新冠病毒
  • 新冠病毒零号病人传是她?
  • 多国领袖称现在不是争夺地缘政治地盘的时候
  • 病毒致市场消费乱局 中国眼光抢购美国原油
  • 遏制新冠病毒措施震动全球乳制品产业
  • 新冠病毒 拉美疫情翻升
  • 德国病毒检测新法 日均20万人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