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严家祺《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20日 来稿)
    严家祺更多文章请看严家祺专栏
    【張英按】
    

     今天(七月十八日),著名學者嚴家祺教授,從美國華盛頓DC賜來《關於主權、主權權利和南海裁决》惠札,並附嚴家祺君昨天(七月十七日),發表在紐約世界日報的大作《海牙仲裁庭在法律問題上根本錯誤有两個》,這是其繼七月十四日在世界日報上名家觀㸃《仲裁庭無權仲裁南海問題》的姊妹篇。
     余對嚴家祺新作來不及㸃評贊許,發送博訊及時刊登,以飱讀者,分享硏判。
    
    【又及】
     另附一篇,美國伊利諾州蔡錚先生《英文媒體混淆仲裁庭和國際法庭》,佐證了張英前說所謂仲裁庭,和海牙國際法院,兩者之間性賚不同的兩碼事,仲裁南海是政治審判,外媒故意混淆視聽,也是給硬拗的賽某們當頭棒喝。
     張英重申:『每個國家,國家利益利益至上』,不爭之實。在非國際法院的仲裁庭在南海問題上根本錯誤,是盲目支持還是杯葛反對,這是真假民運的試金石,分水嶺。持續主張『我們民主愛國,反對「民主」賣國』!中共真賣國在前,假愛國在後,民主愛國固然必須反共,但以賣國『反共』,就是『精神錯亂』,神經病!我不乎這樣說,已被一小撮團伙,在獨評網上污蔑攻訐張某,是啥『中共在海外的別動隊』,身正不怕影子斜,哈哈。😄
    
    ----------------------------------------------------------------------------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严家祺(华盛顿DC)
    
     国际法上“主权”与“主权权利”之间有明显区别,但中国大陆的媒体和许多领导人,不了解这一区别。谈及南海问题,会简单地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南海是“南中国海”的简称,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就像说“日本海主权属于日本”、“印度洋主权属于印度”一样荒唐。
    
     中华民国政府在地图上表明11段线,是为了表明,11段线内的四个群岛属于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用9段线,是为了表明,9段线内的四个群岛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都宣称南海诸岛是本国领土。
     中国大陆的媒体经常说,“中国南海”与“南中国海”有不同,“中国南海”是指“9段线内的南中国海”。正这是这一说法,成了海牙仲裁庭7月12日裁决的“理由”,裁决说“九段线”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主权(sovereignty)是一個國家對其管轄區域所擁有的至高無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權力。一个国家对领土、大陆架 (陆地)、领海(12海里)、领空(领土与领海的上空)享有主权。
     主權權利是近代從國際海洋法所發展出之概念。其最早可追溯至《大陆架公約》(1958)第2條第1、2、3款規定。“沿海國為探測大陆架及開發其天然資源之目的,對大陆架行使主權權利。”对领海以外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不享有主权,而只是对200海里海域内的资源等享有“主权权利”。
    
     海牙仲裁庭在法律问题上的根本错误有两个(以下内容见纽约《世界日报》2016年7月17日严家祺文章,全文附后):
    
    (1)海牙仲裁庭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未加规定的“地图示意图标”既没有裁决的必要,也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权力借裁决而对南海230个岛礁的主权归属作出决定。其理由如下: 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既不是“国界线”,也不是“一国的海域分界线”。尽管中国有些领导人和媒体有时把它说成是“国界线”,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从来没有宣布11段线和9段线是“国界线”或“中国与邻国的海域分界线”。原因是11段线或9段线,没有像“国界线”或“专属经济区界线”那样有经度纬度的精确坐标,实际上只是地图的示意图标,只是用来表明U形线内的岛屿属于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而且,1953年地图制图者还自作主张地、些微改变了九段线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斜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竟然不知道U形线在1953年“位置”和“斜率”作了些微改变,不知道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怎么有法律效力呢?
     (2)海牙仲裁庭在南海周边国家还没有划定专属经济区的情况下,竟然得出结论说,“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还没有解决诸如黄岩岛的领土争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 海牙仲裁庭无权对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划界进行裁决。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远离法国本土,处在加拿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水域内,如同黄岩岛处在菲律宾近海。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属于法国,只有当法国和加拿大对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附近海域划界发生纠纷时,如果法国加拿大一方或双方要求海牙仲裁庭裁决,海牙仲裁庭才有裁决的权力。
    (2016-7-18 写于华盛顿DC 郊区)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纽约《世界日报》2016-7-17
     严家祺
    
     (《世界日报》原题是《仲裁庭無權裁判南海島礁歸屬》) 对海牙仲裁庭7月12日的裁决,纽约《世界日报》论坛版7月14日刊登了我写的《海牙仲裁庭的两个法律错误》一文,为了更明晰地阐明本人对海牙仲裁庭裁决的观点,现在补充于下:
    1. 海牙仲裁庭7月12日作出裁决,当天,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康達(Daniel Kritenbrink)在华盛顿DC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說時说,汶萊、中國、菲律賓、台灣和越南間,在南海岛屿问题上,存在领土争端,但对这些国家和地区在領土與領海的爭端上,美國對此不採取立場,對於結果也沒有偏好;美方準備好接受任何結果,只要聲索方是以和平、符合國際法方式解決爭端。
    事实上,美国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和冲突,集中在南海国际航道问题上。在这一问题上,中国的政策,多年来违反联合国海洋法的规定。对中国(不是指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那一届政府)来说,关心的是“南海中岛礁的主权归属”,而美国“對競爭領土與領海的爭端,美國對此不採取立場,對於結果也沒有偏好”,所以,美国与中国不会在南海岛礁主权归属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大规模冲突和战争。
    2.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长期以来没有区分“南海的四种海域”——领海、专属经济区、公海、国际航道。全世界许多“海峡”,是国际航道,如马六甲海峡,不是公海,而是“领海”,这些海峡,世界各国,包括军舰在内,都有“无害通过权”,无须“打招呼”就可以通过。中国在参加“联合会海洋法公约”时,有一个“政策性声明”,是违反“联合会海洋法公约”规定的。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有保留,中国说,我没有保留,但有一个政策性声明。这个“政策性声明”说:“外国军用船舶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须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批准”“我国政府有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防止对领海的非无害通过”,这一政策性声明,是明显不符合《联合会海洋法公约》的。中国国际法专家非常清楚这一点,但当外国军舰未经中国政府批准无害通过时,中国军方就会按照中国的“政策性声明”,在航道问题上坚持违反联合国海洋法的规定的做法,造成摩擦,小摩擦就会变成大冲突,甚至发生战争。中国对此有两个选择:一是退出《联合会海洋法公约》,一是废除政策性声明。美国至今没有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认定专属经济区是公海的一部分,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认为国际公海不包括专属经济区。
    3.海牙仲裁庭在法律问题上的根本错误有两个:
    (1)海牙仲裁庭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未加规定的“地图示意图标”既没有裁决的必要,也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权力借裁决而对南海230个岛礁的主权归属作出决定。其理由如下: 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既不是“国界线”,也不是“一国的海域分界线”。尽管中国有些领导人和媒体有时把它说成是“国界线”,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从来没有宣布11段线和9段线是“国界线”或“中国与邻国的海域分界线”。原因是11段线或9段线,没有像“国界线”或“专属经济区界线”那样有经度纬度的精确坐标,实际上只是地图的示意图标,只是用来表明U形线内的岛屿属于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而且,1953年地图制图者还自作主张地、些微改变了九段线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斜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竟然不知道U形线在1953年“位置”和“斜率”作了些微改变,不知道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怎么有法律效力呢?
     (2)海牙仲裁庭在南海周边国家还没有划定专属经济区的情况下,竟然得出结论说,“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还没有解决诸如黄岩岛的领土争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 海牙仲裁庭无权对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划界进行裁决。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远离法国本土,处在加拿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水域内,如同黄岩岛处在菲律宾近海。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属于法国,只有当法国和加拿大对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附近海域划界发生纠纷时,如果法国加拿大一方或双方要求海牙仲裁庭裁决,海牙仲裁庭才有裁决的权力。
    (写于华盛顿DC 2016-7-15)
    (《世界日报》原题是《仲裁庭無權裁判南海島礁歸屬》)
    
    ----------------------------------------------------------------------------
    
    英文媒體混淆仲裁庭和國際法庭
    
    蔡錚(伊利諾州)
    
    一直以為南海仲裁是由聯合國國際法庭審判裁決。裁決出來後中文媒體說那個裁決與聯合國國際法庭或聯合國毫不相干,而是與國際法庭同租一棟樓的常設仲裁庭(Permanent Court of Abitration)搞的,說是聯合國發聲明宣稱與該裁判無關。我不信,想中文媒體是在製造假新聞自欺欺人。我一直讀英文媒體關於此事的報導,幾乎所有美英主要媒體如:時代雜誌、美國之音、BBC、路透社、金融時報、衛報等權威媒體,都異口同聲說南海裁決是「聯合國的海事判決」(UN sea ruling),或是「聯合國支持的判決」(UN-backed sea ruling),稱審判單位為聯合國法院(UN International Court, UN court,UN Tribunal),或稱它為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 International Tribunal。這樣稱要模糊些,但同樣使人相信它是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或說那仲裁單位是「聯合國國際法庭下的常設仲裁庭」(International Courts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in Hague)。許多媒體也把南海仲裁與尼加拉瓜控訴美國的案子相提並論(尼加拉瓜訴美國是在聯合國國際法庭)。如:VOA、Time、Finnacial Times、Reuters、BBC、Wall Street Journal、Guardian、Deutsche Welle、Economic Time、South Morning Post等,前後都有前述類似的錯誤報導。一查才知南海仲裁確是海牙的常設仲裁庭(可查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manent_ Court_of_Arbitration)即知。這個仲裁庭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政府間協調仲裁機構,有百多名會員。它不是一個法庭,與聯合國毫無關係。
    100多年來它所仲裁的案子就那麼幾件,它所做的“award”充其量只是個「議決」,而非判決(judgment,verdict, ruling),是否有約束力,看看它判的案子就知道了。常設仲裁庭誰也沒聽說過,而聯合國國際法庭卻是人盡皆知。常設仲裁庭的權威性跟聯合國國際法庭不可同日而語。它的議決(award)與聯合國國際法庭的裁決(judgment)相比,充其量也是一個國際邀請賽獎牌與國際奧林匹克正式比賽獎牌的關係。
    原來主要英文媒體把由常設仲裁庭(PCA)所作的仲裁,一直說成是聯合國國際法庭作的,集體犯了謬之千里的低級錯誤。我震驚不已。相信諸多權威英文媒體都把真實當生命,追求真實是他們的基本職業道德,絕不會故意製造謊言欺騙公眾。我馬上給個別媒體寫信叫他們糾錯(大家也可試試在網上找“UNsea ruling, southt china sea”或”UN tribunal, south china sea”,如媒體把仲裁搞成聯合國法庭的判案,或暗示是聯合國支持的判案,就要求其糾錯。
    
    報紙都有個糾錯郵箱:[email protected]為媒體名)。我搞了半天,只有富比世(福布斯)悄悄把一篇文章裡「聯合國國際法庭」(UNinternational court)前那個「聯合國」(UN)去掉,別的媒體未予理睬。讓我難以置信的是,很多媒體不發正式聲明更正所有相關錯誤,連悄悄更正都不幹。好像他們堅信一切都是他們說了算,只要他們眾多權威媒體一齊宣稱南海仲裁是聯合國法庭作出,世人都因此信了。他們一齊說鹿是馬,公眾信了鹿是馬,鹿就是馬!主要英文媒體完全是張冠李戴,指鹿為馬,自欺欺人,世界各國小媒體不究其實,隨聲附和,本身就是一個大新聞。另外,中國政府應對言之鑿鑿宣稱南海裁決為聯合國法庭做的英語媒體提抗議,對旨在誤導世人且拒不發表更正聲明的權威媒體提訴訟,這將有助把這個新聞做響做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211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严家祺《为什么仲裁庭无权仲裁南海问题》
·张英:严家祺《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图)
·张英:太极门寃案 台湾法学界称像税法228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二)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
·张英:祝贺世维大会主席多力坤荣获杜鲁门里根自由奖
·张英:严家棋谈《感觉的“死而复生”生活的“极简主义”》
·张英:仲维光谈《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张英:321,春天来了!
·张英:向林大军致敬 问候大军兄弟
·张英:致林大军援救黎小龙的几个参考建议
·张英:蒋学鸣对“中华民国”的国名和“国父”说起源争鸣
·张英:去“国父”化兼谈《孙文的时代精神和历史遗产》
·公刘:张英去孙文“国父”化相关文章的按语
·张英:读张伟林编《歴史轶闻》上中下三集随感
·张英:给澳洲亲属信谈史料摘要
·张英:与陶静谈欧导及目前香港问题两大焦㸃
·张英:全民公审马英九祸国殃民与平反昭雪陈水扁世纪寃案
·张英:统合汉字是「读汉写简」,还是「读汉写正」?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运动式抗疫
  • 韩疫情吃紧:1天新增229例 累计433例 其中两死
  • 日感染者735人 外国乘客回国后陆续发现感染者
  • 日本考虑用抗流感药对付新冠病毒
  • 法国大幅丢失文化影响力了吗?
  • 疫情影响消费港逾千餐厅关门失业率或升至5%
  • 新冠疫情倍受关注 世卫组织专家小组前往武汉
  • 港媒指林郑想靠疫情政治翻本是“终极人血馒头”
  • 第一名欧洲人死于新冠病毒 韩国确诊的人数暴增
  • 最早认定华南海鲜市场是疫源地是否产生误导
  • 伊朗议会选举 投票率似乎会很低的原因
  • 意北新增16宗确诊病例 9城下令关闭公共场所
  • 世卫国际专家组22日前往武汉了解疫情
  • 世卫警告 遏止新冠肺炎疫情机会之窗正在缩小
  • 武汉悲情:同是有情人 生死两重天
  • 方方: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 穿山甲走私猖獗 20年近90万只受害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