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行暴力元规则,中国处于最黑暗时期/叶东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06日 来稿)
    
    作者:叶东波
    

    2016年6月27日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在名为《最黑暗的时刻:2013-2016中国打压人权情况》的新人权报告中显示,报告称,中国存在一系列人权问题,包括强迫器官移植、西藏人权持续遭到打压、香港政治环境恶化等。中国处于最黑暗时期,是因为习近平实行的野蛮的暴力元规则。
    
一,“猴王” 翘尾吃“血酬” ,“猴奴”垂尾吃渣沫

    
    2013年7月30日,李长春以“永春”的笔名在河南省委的《大河报》发表了《观猴有感》的文章。李长春通过他人观察太行上3000多只猕猴群发现一个定律:必须让猴王吃饱后,才能轮上别的猴子进食。如果发现哪只猴子不懂“规矩”,猴王就会对它进行严惩,其“特权”意识非常明显。李的潜台词就是:人类社会根本不存在平等的分配,“猴王”就应该占有巨大的利益,吃“血酬”,“猴奴”就应该占有很少的、甚至不占有利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是很正常的事,是“宇宙真理”!李长春还写道,马克思说:“在蒙昧期,俘获的敌人是被吃掉的,在饥馑的时候连朋友和亲属也会被吃掉。”这表明,在原始社会食物短缺的情况下甚至会出现人吃人这种弱肉强食的现象,根本谈不上公平问题。
    
    原始社会被马克思称为原始共产主义,是因为人类原始时期时期的食物是平均分配的。但猴子是猴子,人是人,根本没有可比性。而中共却妄加比拟,以一个猴群观察来质疑原始社会,真可谓荒谬绝伦!作者赤裸裸地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为权贵利益集团吶喊张目,并警示世人说,从原始社会至今天都不可能有公平分配的。换言之,强权与“暴力最强者说了算”天然合理,今天的中国不可能有公平公正的分配,当下中国的贫富悬殊与两极分化,都是自然法则的体现。可见,中共高层也不信共产主义,共产主义不过是欺哄老百姓的。
    
    关于母系社会问题,文章认为“一个猴群要维持其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占有一定的资源和地盘,就必须在强有力的猴王带领下与其他种群进行争斗,与其他猴群争夺资源,野蛮时代,是靠野蛮拚杀产生领袖的”。李的潜台词是:任何社会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是靠暴力来维持的,稳定的最佳手段就是“暴力维稳”。文章继续说:过去人们以为公猴争夺王位与争夺交配权是一回儿事。但实际上,争夺交配权是在猴群发情期,一年一次,是生理行为,而争夺猴王四个寒暑为一个周期,属于“政治行为”,二者截然不同。在换届时,参与猴王竞争的公猴将尾巴翘起来,以此方式报名,表示向王权挑战,每次报名的有三四只强悍的公猴,经过激烈厮杀,胜者为王。挑战失败了的公猴,便垂下尾巴,表示臣服,而猴王则时刻翘着尾巴。如果猴王被打败,将被逐出猴群,猴王地位被新的胜利者占居。在猴群中,尾巴象征着“权杖”,翘起尾巴就是在宣示权威,这也是一种高级的行为。可见,毛泽东同志讲要夹着尾巴做人,其寓意是多么深刻。猴王地位确立之后,拥有无上的权威,猴群成员都要听从猴王的指挥。
    
    人们可以这样理解为:习近平胜了,翘起尾巴,而“挑战失败了的公猴”薄熙来就应该“垂下尾巴,表示臣服”。而社会稳定的最佳手段,就是要有猴王的强力教训与群猴的“垂尾臣服”。如网友所言,这说明共党集团还处于动物水平,离政治文明和文明政治有很长距离。这劝人“夹着尾巴做猴”的话,让众人甘心做“猴奴”了。否则,唐僧念“紧箍咒”,孙猴子只能在地上打滚作揖求饶!
    
    李长春曾于1990年-1998年主政河南,他以发展“血浆经济”为借口,让无数河南人罹患上致命的艾滋病。曝光艾滋病惨状的医生高耀洁,却横遭迫害,竟不得不亡命海外。省卫生厅的一个科级干部,因为涉嫌披露河南艾滋病患者的真实数字,竟被判处4年徒刑。害死了无数人的李长春却成了河南鲁山县开建208米高、号称世界第一的中原大佛像的原本。足见,共产党所持的无神论的虚伪!
    
二,弱肉强食的暴力元规则不适应人类

    
    2007年5月吴思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说道:“比如说我们是一个部落,有很肥沃的土地,采集、狩猎、捕鱼,活得很好,这时候叫猴子也行,叫人类也好······在农业意义上,人类那时候的行为与牛羊是没有差别,那时候牛羊的采集叫不叫劳动、生产,人类的采集也不算,那时候人类与牛羊一起享受着自然的价值。后来人口慢慢扩张了,地方不够,养不活我们了。这时候就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我们向外扩张,把另外一个部落打倒,抢劫。这时第一反应,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如果我抢劫的成本很低,我抢遍全世界,我干嘛生产。”
    
    2015年 4月吴思对BBC说:“在人类历史上,暴力行为比生产行为更早出现,要早的多。为什么人会生产?如果那些猴子猩猩能以很低的成本去抢劫,收益很高、成本很低,为什么不继续抢?”
    
    吴思在《三种大国崛起》里说:“我把暴力集团和生产集团看作···类似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之间的关系”即“弱肉强食”的关系,因此,统治集团天经地义享有“合法伤害权”,他劝导生产者“忍”,做奴隶,像乌龟、狗一样地活下去。吴思与其意识形态沙皇李长春一个调。
    
    中国的传统文化《西游记》把人、猴、猪混同,人与动物区别都没有弄清楚。马克思唯物主义进化论更是把猴子当人类的祖宗。鲁迅就经常鼓吹人是猴子变来的。所以,人们说,吴思是活鲁迅。吴思说:“比如说我们是一个部落,有很肥沃的土地,采集、狩猎、捕鱼,活得很好,这时候叫猴子也行,叫人类也好······”也就是说,猴子=人。既然人是野兽,弱肉强食的野兽规律就适应人类,“暴力最强者说了算”的元规则就通过猴王争霸赛被吴思彻底证明了。
    
    首先,马克思主义的“人是由猿进化来的”是错的。
    
    达尔文信仰的是获得性遗传,也就是“老子聪明儿聪明”之类,这在中国叫血统论,在西方就是种族主义。恩格斯的“劳动使猿变为人”的后天“获得性遗传”被科学证明是错误的,遗传学家认为:突变基因往往是病态,很难遗传,生物具有不变性,而不是进化。猿猴就是猿猴,人就是人,猿猴即使通过劳动也绝不会变异为人。
    
    共党认为这些遗传学理论违反了“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不变”的教旨。因此,共党就要迫害遗传学科学家。1930年代,以李森科为首的“米丘林学派”在斯大林的支持下,完全否定孟德尔摩尔根的染色体-基因理论,把遗传学打成了“资产阶级伪科学”。苏联、中国等共产党国家的遗传学者都惨遭迫害。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下台。李森科主义在苏维埃科学院被投票否决。
    
    法国共产党人莫诺通过李森科事件指出:马克思的辩证法对于现代生物学认识是不适用的,马克思主义是反科学的。莫诺断言,历史唯物主义所揭示的社会规律除了让人服从之外,不可能再有别的选择,从而向人们昭示出历史唯物主义的实质就是奴隶专制主义。
    
    其次,吴思说“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都像猴子抢劫同类,在同类中搞“弱肉强食”;是以偏概全。
    
    食草动物牛羊就不大会抢同类,虽然它们会为交配权而打斗,但那不应解读为“弱肉强食”。鸟类也不会抢同类。雁型生态是一种均权与平等的生态。雁群中的领头雁不是靠武力产生的。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大雁被推举为领头雁,有些类似于人类社会的民主选举。领头雁病倒或死去后,雁群中会根据经验与见识选举出新的领头雁,不会出现争夺领头雁地位的暴力冲突。领头雁虽然领导整个雁群,它的待遇却与其它大雁一律平等,没有任何特权。
    
    即使食肉动物,也有“虎毒不食子”之说;狮子会杀死非己的幼狮,有同类相残的基因。但这并非所有动物都同类相残,都抢同类。食肉动物如果以抢同类、吃同类动物的肉为生的话,那么,自己吃自己同类,该食肉动物肯定灭绝了。“弱肉强食”只是异种动物间的弱肉强食,不是同类动物的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虽然都叫鱼,但它们是不同类的动物,不是同类之间的弱肉强食。所以,把异种动物间的“弱肉强食”规律引入人类社会内部,是极端错误的
    
    第三,人类与动物不同,暴力元规则根本不适应人类
    
    动物怕火,人类会玩火。共党夺权时期杀人放火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动物能干得出来?人类的核武器可摧毁地球,动物是望尘莫及。1957年毛泽东说,不惜打一场核战争消灭资本主义,就算死2/3即4亿国人也无所谓。食肉动物的暴力往往单打独斗和不同动物间的小规模的群斗,基本是出于吃饱的本能;规模很小;人类暴力规模是成万上亿的军队、警察,维持这些暴力机器的费用就是天文数字。
    
    “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意味着“暴力抢劫”是动物的本质,是人类本质。这显然是胡扯。人类本质有许多说法,但从来没有人类本质是暴力的说法。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有语言、有理性,能相互理解,人学习语言文化的时间远远大于学习武斗技术的时间,说明暴力不是人的本质;人类有正义感——反对对人类自己搞“弱肉强食”,这是人类制止暴力元规则的思想基础。正是人类的正义思想,世界大多数地区最终废止了共党奴役世界的“三垄断”暴政。
    
三,共党制度比猴王社会还落后

    
    共党分子常以猴子自诩。就猴王来说,绝不会像唐僧念“紧箍咒”,统治猴子们的思想。共党却要统治人们的大脑。习猴王登场,不但让猴子们大气都不敢喘,连海外看客都两股战战被它赶走。这习猴王刁钻古怪,只要它叫一声,所有党猴子答“姓党”,谁敢发异声,它就咬谁。不服习猴王的大V们都被整得很惨。共产党统治绝对不允许有第二个核心,新老猴王较量的结果只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猴王的特权是有限的。它不像共党。它没有储藏室来储藏物资,也没有卫队来维护特权。今天的红朝占有中国的2/3的国民收入,每个中国人交给政府的钱达到自己工资收入的66.3%!
    
    猴王无称霸地球的野心,不会搞无用的军备竞赛,更不会搞“宁赠外人,不予家奴”的外交。中共有称霸地球的野心,大搞劳民伤财的军备竞赛,更搞“宁赠外人,不予家奴”的“大撒币”外交。
    
    猴王不搞阴谋诡计,不指定接班人。要当王,擂台赛见高低。猴王不自相矛盾。猴王确认“打天下坐江山”是真理,所以,猴王容许其他猴子“打天下”而公开竞争,因此,每隔几年就有一场猴王争霸赛。而中共一面高唱“打天下坐江山”的歌曲,同时却严厉禁止他人仿效自己“打天下坐江山”,这就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中共却搞党权世袭制,指定接班人。中共的“党魁”是不容许公开竞争和觊觎的,全是阴谋诡计、暗箱操作而上位的。党权世袭制的领袖不会指定比自己高明的接班人,所以总是武大郎开店,一代不如一代,逐级矮化。
    
    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执政必须经过人民的授权。这是现代民主的普世公理。对于第一句话,中共党内在表面上是有共识的,谁也不敢说不是。对于第二句话,党内相当多的人不接受,抗拒。他们的理论是“打天下者坐江山”或“血酬”。在猴群社会,每隔几年就要发生一场“打天下坐江山”猴王争霸赛。年青公猴之所以要造反,并不是猴王已年迈失德,而是利益分配制度不合理,但它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结果唯有通过武打产生猴王。这说明:“打天下坐江山”是一些野兽群体的客观规律。如果说“打天下者来坐江山”,那是部分野蛮动物们的天然真理,有某些合理性;那么红后代习近平没有参与过“打天下”,凭什么“坐江山”?凭什么还想指定接班人搞世袭制???
    
四,共产党比狮虎猛蛇还凶残

    
    共党特权阶级是人类史上最为反动的阶级。因为任何权力都有越界犯规的倾向;权力越集中,野蛮的成分就越多。权力一旦失去控制,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远非普通人的野性发作所能比拟。不论是什么人,不管声称代表谁的利益,一旦掌握了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吃民无数;掌握了至高权力的共党特权阶级必然堕落为吃人阶级。老虎吃人,可“苛政”比老虎吃的人更多;蛇咬死人,可赋税咬死的人比蛇咬死的人更多。即使在废除了“王候将相”、贵族等级的法国大革命时代,不受制约的“人民权力”依然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可见,不受制约的公共权力险过洪水猛兽,比狮虎蛇豹更凶残。
    
    李洪林说:中共的党性排斥人性。打从《共产党宣言》问世,这个党就崇拜极端,崇尚暴力,它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强制消灭一切阶级,实际上是消灭一切异己,必然产生比秦始皇更可怕的现代暴君。毛泽东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真是一点也不假,他所培养的“党性”乃是和人性绝不相容的兽性,在党内斗争的残酷性中表现得淋漓尽致。1934年共党的红军逃离江西,杀自己队伍的老弱病残,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万人坑,那是直接杀自己人滔天罪恶,比野兽还坏。
    
    在许许多多苦难之中,最大的苦难,莫过于人食人。在所有食人者中,都比不上以黄巢为首的农民义军。黄巢所过之地,百姓净尽、赤地千里。883年,黄巢在包围陈州300天的时间里;采用过机械化方式,数百(一说3千)巨碓,同时开工,日夜不辍,将大批乡民、俘虏,无论男女老幼,悉数纳入巨舂,顷刻磨成肉糜,供应他的围城部队。最保守的估计,吃掉了30万人。中共国的历史教科书热烈歌颂黄巢为首的农民起义军。1948年林彪围困行长春城,中共造成很多人饿死街头,65万长春人相互吃得只剩下17万了。到了大跃进年代,饿死农民5千万,到处人吃人。文化大革命,共党干部率领贫下中农吃地富反坏右分子······兽类之生存斗争,不懂得将活人磨成肉糜;不会盐尸······人类之阶级斗争却以呼啸的子弹,连天的炮火,墙倒屋塌,老幼妇孺一齐毙命于血泊之中(以及大搞株连)······谁不承认阶级斗争比野兽更野蛮?所有鼓吹阶级斗争的人都人性泯灭,反动秃顶!
    
    中共把阶级斗争引入中国社会,在国内推行“弱肉强食,以恶欺善”的暴力元规则。中共占领大陆后,要杀人立威,就搞暴力土改,下放杀人权,鼓励杀人。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奶子和肚皮往下滴油。民兵强迫未婚女子脱裤分开两腿被人摸下身,将木块、铁条和脱粒後的玉米棒插进女人下体反复朝里捅。土改时忠县有个未婚女子梁文华还未结婚,本身不是地主,因为是全县著名美女,就被十多个土改民兵抓去轮奸致死。
    
    中共杀善,其法律亦杀善。因搀扶跌倒老人吃官司的彭宇、因反抗暴力强奸致使歹徒死亡不仅不被奖励反被判刑的弱女子······中共的的流氓暴政使中国陷入了无德的深渊。德国记者批评中国:“一个敢卖给自己同胞有毒食品的民族,一个不惜以残害自己同胞追逐金钱的民族,一个不懂得爱自己同胞的国家,底线在哪里?什么事不敢做?”
    
    我们知道,阿拉伯之春就是突尼斯街头地摊小贩穆罕默德.布瓦集集(Mohamed Bouazizi)之死而引发的。布瓦集集被城管暴力执法,百般欺侮而又投诉无门,绝望之中在政府大楼前自焚死亡,引发众怒,促成突尼斯人民推翻独裁政权,并引爆席卷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
    
    中共的恶城管多年来欺压底层劳动人民不遗余力,他们像土匪和黑社会一样,动辄对街头商贩处以罚款、没收物品、打砸摊位、甚至暴打致死摊贩,成为最不受欢迎的公务员。臭名昭著的有陕西延安城管“踩头”事件,湖南临武城管打死瓜贩事件,苏州城管暴打孕妇导致流产事件,小贩夏俊峰被殴杀人事件等。今年又有打死雷洋等一系列警察杀人事件。但从曝光的中共《城管执法操作实务》来看,暴力执法的城管都是严格按上级要求培训出来的,更是深受从上到下弥漫全国暴戾之气的影响。不给底层老百姓留生路,用恶城管施暴打压他们,迟早要犯众怒,引发更大规模的群体事件而掀翻中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602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智晟:ABA偃仆于《黎明前的黑暗》里的人权困境
·在《环球时报》眼里,世界是一片互相残杀的黑暗森林
·易大旗:抹去梦魇的人民对黑暗更不宽容——台湾的后国民党时代(三)
·孔飞力《叫魂》:“无厘头”中察见盛世黑暗 (图)
·胡平:写于刘晓波六十华诞——《刘晓波文集》(第一卷)《黑暗中的呐喊》序言
·余杰:你在黑暗中可以明亮如星——唐香燕《长歌行过美丽岛》 (图)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陈维健
·刘瑜:在黑暗中消失之前
·杜阳明:体制反动:符合优胜劣汰规律,公鸡不叫黑暗也会消失
·杜阳明:抓捕完所有的异议人士,也不能阻止黎明前的黑暗消失
·林育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我们活在黑暗时代
·戴耀廷:香港要走出黑暗的隧道 (图)
·何小莲:黑暗弥漫开来,让人恐惧 (图)
·何小莲:黑暗弥漫开来,让人恐惧——8月9日,为李化平出狱而记
·钱志健:黎明前的黑暗 (图)
·轩辕雨笠:与黑暗立约,和魔鬼结盟
·歪脖子树:黎明之前是黑暗——评周永康案判决
·贾葭:人类数学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监控录像倒逼中国的时代黑暗/刘红霞
·周舆:中共之政集人性黑暗之大成
·英执政党人权报告:这3年是中国六四后最黑暗期
·20亿元亏损黑暗笼罩 平煤集团希望太阳能带来光明 (图)
·大陆法治日渐黑暗 天理、张淑芝情况堪虞 (图)
·张磊律师:黑暗的一天:郭飞雄、孙德胜案宣判记
·中国抗生素滥用或使人类重返无药的黑暗时代
·中国当局重判郭飞雄六年刑期 律师称黑暗的一天
·法新社: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国际民主日讽中国黑暗? 《南都》底版全黑 (图)
·国际民主日《南都》底版全黑 网民:黑暗中国 (图)
·詹淑媛声明无论社会多黑暗都要抗争绝不自杀
·黑暗和肆虐阻擋不了黎明的曙光/徐秦
·黑暗和肆虐阻挡不了黎明的曙光
·你越光明,中国就越黑暗
·看看吉林多么黑暗:警员24小时陪同监控下的“寻衅滋事罪”
·观察人士: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最黑暗时期
·郑州法院的黑暗:程序瑕疵不影响实体正确
·中国黑暗政权-土皇帝(篇3) (图)
·问题堆积如山 外媒:“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曝光:江苏灌云县空前黑暗的根源
·监狱心理医生,照亮黑暗之心
·文革:现代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高宜:最黑暗的夜晚:红卫兵斗“资本家”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黑暗篇章 (图)
·大潮河:人类音乐史上最黑暗的音符
·毛泽东谈斯大林独裁:黑暗堪比最专制暴虐的统治 (图)
·1999年朱镕基访美“最黑暗的一天”发生了什么 (图)
·文革枪毙“反革命” 死者叹“世道太黑暗” (图)
·毛泽东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1935年9月9日两军分裂
·1921年的黑暗岁月——塔琅施塔得的悲剧与党禁/Kevinyang
·外蒙独立始末----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