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要把习近平想得太复杂/胡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28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来源:纵览中国 
    

    不要把习近平想得太复杂。比如说他是不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等等。他没那麽复杂,他做的就是他想做的,不是什么“假动作”。他做的很多事归结起来,轨迹还是很清楚的。
    
    习近平两年来权力变得那麽大,并不是突如其来,事先无法预见。其实早在2011年我就断言未来十八大赢家通吃,习近平权势会远超江、胡。道理很简单,习近平背后没人监军,下面没人扣底,那权力可不就更大了?不像江胡,江泽民权力大,但邓小平留下一张抠底的牌,邓小平指定隔代接班人胡锦涛,江泽民不敢动,他的权力就给限制了。胡锦涛更不用说,胡锦涛背后始终站着个江泽民,权力从来就没大过。习近平就不同了,习一上来江胡两派元老的实力互相抵消,其余的高官一看这架势,知道以后这天下就是习近平的了,于是西瓜偎大边,提前投靠到他那边去,势头一下就出来了。
    
    在外交上,本来二十几年中国实力在增长,说来也不是习近平的功劳,习近平接手的时候就是个崛起的中国。“韬光养晦”这词儿用得很对,暂时不出头不是说永远不出头,实力强了自然就要出头。现在中国的实力比以前强了,不管是不是习近平,换任何一个人上来外交方面都会比原来强硬。
    
    习近平的反腐来势凶猛,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但实际上这场反腐也有很多偶然性,是王立军夜投美领馆,推到了第一张骨牌。没有王立军跑进美领馆就不会引爆薄熙来,没有薄熙来出事就不会扯出周永康,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也就会很不一样了。这些都是十八大前发生的事,如果这些事都没发生,习近平敢不敢搞这些人,搞不搞得动,真的很难说。
    
    中共官场的全面腐败自然是从江泽民时代开始的。当时流行两个为腐败辩护的理论:一个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一个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这两个理论固然可恶至极,但却道出了实情。
    
    本来,大部分中共官员对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是很抵触、很不满的,因为改革要求他们把原来无所不包的权力让出一部分给社会、给市场。可是现在他们发现,他们可以在改革的名义下化公为私,把公产变成自己的私产,于是一个个都成了改革派。这就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另外,正因为现政权给了大小官员贪污腐败、大发不义之财的大好机会,于是就赢得了他们对现政权的支持维护。这就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
    
    江泽民当然得鼓励官员们闷声发大财。如果他在那时就象习近平现在这样反腐败,官员们不好借改革发财,那谁还会积极改革呢?改革怎么深入得下去年呢?另外,如果江泽民那个时候就反腐败,官员们凭什么要维护你,凭什么还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呢?1989年以後党内空前人心浮动军心动摇,当时那些官员,倾向民运同情民运,认为共产党没前途的为数不少,和毛邓两代强人相比,江泽民只能是个弱主,他凭什么能把大家都拢住?那时候可不就是拿钱来收买么?让你当官,有大好的发财机会,大家闷声发大财,降低了各种理想主义和政治野心的冲动,才让江坐下来了。胡锦涛呢,不管他能力有限也好,权力有限也好,这个局面势必会一直延续下来。
    
    等把这段时间过去之後,共产党当然会想到对过分的腐败要加以一定的遏制,对利益分配格局要加以一定的调整,对贫富差距要加以一定的缓和--不是说前几任没做好,实际是前几任在给习近平积累,不靠那种办法根本积累不起来,如果没有一个长时间让官员尽量利用权势发大财,在经济上共产党的改革走不了那么远;在政治上,共产党的统治恐怕过不了1989之後那道关。现在情况变了,那个阶段过去了,做某种整顿变得有可能了。
    
    习近平现在还面临一个确定接班人的问题。这个问题八年前就提出来了。胡锦涛是邓小平指定的接班人,胡之后谁来接班呢?胡不会让江指定,江不会让胡指定,于是就僵持在那里。这就有了那场摸底投票,习近平就是凭着得票比李克强多,名列前茅,江、曾力推上位,胡不好阻拦,只好接受。但对这个投票结果也要分析。就像从十三大开始的差额选举,那是一种没有竞选的选举,虽然有差额但差额很少很少,这时候人们选举投票划鈎,不是选上自己喜欢的人,而是选下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在十三大的选举中,朱厚泽和邓力群两个代表人物都被选下去了,因为左派讨厌朱厚泽,就把他名字划掉了;右派讨厌邓力群,就把他名字划掉了,别的人他懒得划,也不认识谁是谁,于是就都留下来了。李克强大家都知道是胡锦涛属意的接班人,树大招风,因此有不少人会投他的反对票,把他的票拉低。当时习近平不是处在这种树大招风的地位,敌人少,所以得票会比较多。
    
    过去国人就爱说选举不好,选举容易选出老好人,有个性有棱角的选不出来。这是因为那种选举没有竞选过程,和真正的选举是完全不一样的。十八大之前的令计划他们也搞了一次投票,他要不是后来翻船了,那次选举结果就成为下一届提拔上位的参考依据。我相信令计划不是自己想搞就搞得起来的,他没有那麽大权力。这种摸底投票是有先例的,过去的那个先例也是仅做参考。那次令计划张罗的投票,令计划自己得票很高,把自己选上去了。这其实一点不奇怪。因为投票的人都看到你权力那么大,离最高层又那么近,很得信任的样子,在台上也很活跃,还年轻有为,一般人就顺水推舟把你写上去了。
    
    如果这次投票没当成搞政变给否定掉,再加上上次那次摸底投票就两次了,就变成传统变成先例变成惯例了。以後遇到要换届,就先搞一次摸底投票,搞一次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是有参考意义的选举,按说这对以後确立接班人是有好处的,总算立个规矩嘛。可共产党就是害怕搞成一套规矩或惯例。它担心,一旦搞成规矩搞成惯例,会下的各种拉票就会出现--因为会上没有拉票的机会。以前的摸底投票是突然袭击,事先谁都不知道,没机会彼此通气串联,但如果大家都知道,就像美国每四年选一次总统,那么大家在底下一定会施展各种手段,拉帮结派,请客送礼的、攀儿女亲家,各种拉票手段都上来了。当局既害怕公开的竞选,又害怕底下的串联拉票,不敢把这种办法当成规矩当成惯例。
    
    习近平自己是靠着那次摸底投票上位,但是他不愿意在他上位之后继续这种办法,因为这种办法的结果在他控制之外。他想自己确定接班人。现在习近平一定在考虑确定接班人的问题,他肯定是共产党里话语权最大的,比较说了算的,但这就像香港人选特首似的,习近平只能在给定的那几个人中间选,因为要能成爲下一届的接班人总要一定的资历,而够资历的人都不是他的亲信,他的亲信又个个都不够资历。习近平现在的权力还比不上毛邓,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破格提拔。他还不能把自己喜欢的人一下子提得那麽高,而现在有资格在下一届做王储的人他又没有一个喜欢。这是他的一个大麻烦。
    
    有人说,习近平大权独揽,又不想受任期限制任满退位,最好的出路是在第二任期间开放民主,这样,他就能接着当总统了。其实,这种观点在江泽民时代就有人提出,平心而论,那时候江泽民的机会还更好些。
    
    我对习政权的前景是很不看好的,从我们的价值观来说,我很不看好。我看不到任何朝我们希望它发展的可能性,相反,他沿着坏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比很多人想像的更大。习近平现在的很多做法,倒不是要真正的回到那个红色的时代,我把它叫做染红。他是在把中国再染上一层红色。比如说,他可能通过税收办法让穷人多点福利,现在穷人的福利太少了。另外让各级人大多几个工人农民的代表,现在太少了,都是官员和老板,和多年宣传的工农当家作主那一套相差太远了。
    
    虽然工人农民也让他不太放心,但他还是可以在这方面做些调整,增加几个席位,让你看起来和毛时代稍微像一点了,不像现在全是官员和老板。习近平不会回到毛泽东时代,他回不去也不想回,但是他会试图把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的共产党再染一层红色--不是真的红,这可能是他这些年要做的,这可能就是他心目中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很明显,它和我们追求的宪政民主根本是两回事。(作者胡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11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平:文化大革命与当代中国自由主义
·胡平:美国人更习惯独处吗?
·胡平:如山罪行中的一小抔土
·胡平:大陆与台湾:快与慢 (图)
·胡平: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胡平:习近平凶多吉少
·习近平凶多吉少/胡平
·胡平:比较北京的卞仲耘事件和南京的王金事件
·胡平:顾约瑟被捕说明了什么
·胡平:悼袁庚,六四以来壮志未酬 (图)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胡平:造反派为何闹分裂、打内战——写在文革50周年(下)
·胡平:写于刘晓波六十华诞——《刘晓波文集》(第一卷)《黑暗中的呐喊》序言
·胡平:蔡咏梅《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评介 (图)
·胡平:小英不是空心菜——在1月17日纽约中国研究院台湾大选研讨会上的发言
·胡平:中南海认领跨境绑架案
·胡平:造反派为何闹分裂、打内战(中)——写在文革50周年
·胡平:与其问蔡英文,不如问习近平——九二共识之我见
·胡平:比较北京的卞仲耘事件和南京的王金事件 (图)
·胡平:造反派为何闹分裂、打内战(上)
·视频:胡平论习近平视察小岗村释放的信号
·夏业良、胡平、杨建利回顾2015,幽默调侃习近平
·环球时报胡锡进用“胡平”名笔评佔中?
·胡平:从两份内参看89年的政治氛围
·胡平:四中全会若提前召开 表明习近平处境不妙
·广西平南民警胡平因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死刑 (图)
·纪念胡赵基金会"中国宪政改革"研讨会:胡平、洪朝晖的讲话/视频
·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胡平:往事不堪回首--《20世紀后半葉歷史解密》評介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陈泱潮11.1.中共正在步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的後塵,勢必危害亞太地
  • 胡志伟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少不丁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胡志伟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胡志伟《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三鞠请安说说广州塌陷处安装钢烟囱的秘密
  • 陈泱潮10.重要的是改變人心:中國人應當認真借鋻日本明治維新的
  • 谢选骏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生命禅院仙性/雪峰
  • 严家祺《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谢选骏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世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失去了爱,因为他们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