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谈谈美国的”聂树斌”案/叶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谈谈美国的”聂树斌”案
    榆树叶
    

    最近,坊间热议一九九一年依强奸杀人罪被冤杀的无辜青年聂树斌案件.一条年青鲜活的生命因为官府的疏忽草率,急功近利,草菅人命,加上办案人员滥施酷刑,强取口供,就惨遭官府公权力杀害,给死者父母,亲友留下永不磨灭的创伤. 同时也给司法审判制度留下了永久性耻辱标记。
    
    读者可能会有一种错觉,以为冤假错案,特别是存在在类似聂树斌案,乎格吉勒图案这样已决死刑案件这类极端事件中的冤假错案,只发生在极权主义统治下法治不彰,程序不全的中国大陆,在类似美国这样法治文化传统根深蒂固的国家,应该不存在这样的冤假错案.果真如此,就该谢天谢地了. 触目惊心的事实是:美国也有类似聂树斌案,而且还不是一起两起!
    
    今年六月二十三日,美国纽约市布朗斯区初审法院大门外挤满了来自各地的新闻媒体,电视直播车的天线鳞次节比。在法庭里面正在进行一场特殊的已决刑事案件听证会。被告是已经服刑20年的理查德·罗萨里奥。1996年6月,纽约州布朗斯非裔居民理查德·罗萨里奥因为同年6月19日17岁的乔治。科拉左在布朗斯街头遭到枪杀而被捕起诉。1998年11月23日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被陪审团一致裁定二级谋杀罪,被判决有期徒刑25年到终身监禁。枪杀发生地点是在纽约州的布朗斯地区。理查德·罗萨里奥被起诉是因为枪杀案件发生后有两个据说是目击证人的本地居民在警局提供的,显然有警局案底的可能嫌疑人相片上指人理查德·罗萨里奥是当时的杀人凶犯。该案件蹊跷之处在于:一共有多达十三个佛罗里达州的目击证人指证事发当天,即1996年6月19日,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身处佛罗里达州,离事发现场有接近一千英里的距离!后来成为佛罗里达州法警警官的约翰尼-托雷斯和他一望而知显得诚实严肃的父母双亲也在这十三个目击证人中。对着电视摄像头,身穿警服的警官托雷斯说:“事实是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根本不可能完成在纽约州枪杀乔治-可拉佐的事。六月十九日枪杀发生时他整天和我一起在佛罗里达州。”他父母也对NBC电视记者说:我们绝对没有记错,当天他确实在我们家。”这些美国三大全国性电视台录制播放的深度跟踪调查纪录片电视录像播出于2014年,而迟致2015年3月,在舆论汹汹的形势下,纽约州上诉法院还是顽固坚持早已变形了的“司法独立”立场,第二次驳回被告律师提请案件发回重审的请求。
    但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电视台专题报道产生的影响巨大,法庭和检控官办公室不断受到采访要求也一再以无可奉告挡驾。但NBC的深度调查不依不饶继续深挖,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新律师团队也动作不断。而法庭的老爷太太们依然故我,不见松动迹象。直到今年三月,布朗斯地区新检察官克拉克(非裔,女)接手,才重新打开案件,发现本案存在对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法律程序不正当问题。决定撤销对理查德·罗萨里奥的大陪审团指控。六月23日布朗斯法官罗伯特-托雷斯宣判:根据检方动议,对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的有罪判决撤销,恢复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的自由。判决宣读后,法庭上出现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震撼性尴尬局面:在检方抗议力阻下,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站起来发言:我不接受这一判决。我请求法庭保留对我的刑事控告,以便展开全面调查以证明我是无罪的。这个世界需要真相!”
    半天愣不过神来的托雷斯法官回答:“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请求。罗萨里奥先生,你可明白你是在向本庭要求继续身背一个谋杀的大陪审团刑事控告在身?”在得到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的肯定答复后,法官命令控辩双方在8月30日前递交支持和反对被告请求的法律意见书。尽管如此,被告,在蹲了二十年监狱后,还是被当庭释放。
    
    不要以为,只有在中国,平反昭雪冤假错案,甚至根本就是乌龙案件,是一个艰难困苦,旷日持久的历程,在以法治治国为标榜的美国却会很容易。让我们来看看理查德·罗萨里奥乌龙冤案寻求正义屡受挫败的时间表,就可以让人大开眼界:
    
    理查德·罗萨里奥乌龙案件中,正义遭到挫败的大事件时间表:
    
    1996年6月19日,乔治·科拉佐被谋杀
    1998年11月23日: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在2级,被判谋杀罪之后陪审团审判定罪;
    2001年11月21日:上诉庭一致肯定谋杀罪,支持初审法庭判决,驳回上诉;
    2002年3月26日,再次上诉后,纽约上诉法院否认应用程序不正当,(保留上诉)
    2003年6月11日:被告人提出纠错复查动议(“纽约州刑事诉讼法440条动议”)
    2004年8月3日至2004年9月30日:440动议听证会在纽约最高法院法官大卫德维茨之前举行
    2005年4月4日:大卫德维茨法官驳回被告的440动议
    2005年9月1日:上诉庭拒绝批准对大卫德维茨'法官决定提出的上诉
    2008年10月22日:美国联邦地方法院法官卡斯特否决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提出的人身保护令状申请
    2010年4月12日: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支持联邦初审法官卡斯特的决定,驳回上诉;
    2010年8月10日:上诉美国第二巡回法院拒绝被告提出的提请全体法官复审的请求;
    5月23日,2011: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拒绝接受理查德·罗萨里奥司法审查申请,向联邦最高法院的上诉被驳回;至此;宪法/联邦法司法审查程序已告用罄。
    2014年3月24日: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向原审法院提出第二次纽约州刑事诉讼法440条审议请求;
    2015年3月19日:纽约初审法院法官萨基特驳回被告理查德·罗萨里奥的第二个向原审法院提出第二次纽约州刑事诉讼法440条审议请求;
    2016年3月;经纽约州检察官办公室动议,纽约初审法院重新开案审理理查德·罗萨里奥一案。
    2016年6月;纽约初审法院以程序不当撤销1998年对理查德·罗萨里奥的谋杀罪判决。并下令释放被告。被告不服,要求法庭保留1996年大陪审团起诉状。全案重审,还他清白。法庭定于8月再开庭。
    美国主流媒体对此评论说:美国司法机关对一个被冰冻了长达二十年的冤案的真相,似乎并不感兴趣。为什么一个有多达十三个证人证明被告远在案发现场一千英里以外的明显冤假错案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內得不到纠错,昭雪?对此,这位比较主持正义的新任检控官克拉克女士认为:初审期间被告的辩护律师疏于充分利用被告不在现场的证据。庭审记录显示,十三位记录在案的不在现场证人中至少有两人到庭支持审判。从原审法院倒各级上诉法院全部了解本案有多达十三个证人证明被告当天远在案发现场一千英里以外的证词的存在。从州初审法院,上诉法院,联邦上诉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一级又一级的公文周转,一次又一次的驳回上诉,申诉,没有一家出来向公众显示敢于担当,主持公道正义的司法良知。即使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广播公司(NBC)播出名为“定罪”新闻纪录片后,州上诉法院照样我行我素,维持原判。 最后因为媒体咬住不放,律师努力不懈,原检控机关主动出来解围,才让一座官僚主义死灵魂们堆积起来的巨大的冰山轰然倒塌。
    问题是,所有冤假错案的苦主都有理查德·罗萨里奥那么幸运吗?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有能力,有资源为每一个遭受不白之冤的罗萨里奥们制作并在黄金时段播放一个申冤纪录片吗?
    美国的理查德·罗萨里奥显然要比中国的聂树斌,乎格吉呐图们幸运,没有被判死刑,执行死刑,也没有遭受尸体遭到凌辱,器官遭到盗窃的厄运,还有亲自等到云开日出的那一天。美国毕竟是美国。但美国有没有已经被执行的死刑冤案呢?回答是有。还不止一件,还不是个位数!
    从1977年到1997年,由于DNA技术用于刑事案件的司法鉴定,一共有70名死刑犯得到了纠正。(1)根据雨果-贝度教授和和迈克尔-拉德莱特教授的联合调查报告披露:从1900年到1987年,美国共有23例死刑犯被执行死刑后得到纠正和昭雪(2)。乌龙搞笑的是,很多案件事后发现,在审判过程中死刑案件被告的辩护律师一个个呼呼大睡。这种情况发展到让陪审团成员都觉得扎心,恶心。(3)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美国,特别是判决和执行死刑的大洲德州,打瞌睡辩护律师和死刑冤假错案相映成趣的现象依然层出不穷(4)。
    
    美国统治集团对于死刑案件中存在冤假错案的情况并非视而不见,而是知而不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威廉-布伦南在1994年时指出:“也许所有案件中最为凄凉的事实是,死刑往往以歧视性的和畸形的方式施加在被告身上,而且在某些情况下,真正无辜的人被判以死刑。“(5) 这里,大法官老爷用词十分精致考究,把以歧视和畸形的方式施加于无辜者死刑的这种情事形容为”凄凉“(freak),这显然是一种很圆通的说法。实际上把无辜的人处死是一种挑衅性的offensive),可耻的(shameful),犯罪性(criminal)的现象。而大法官小威廉-布伦南是联邦最高法院里供认最具人情味的自由派旗手。
    
    至此,人们可能认为,是不是死刑重刑案件是法律的死角,暴露了美国司法最多的阴暗面呢?恰恰相反,美国死刑重刑案件属于最不可能发生问题的领域。美国宪法规定的正当法律程序在这类案件中算是贯彻得最为充分,防御发生冤假错案和司法玩忽舞弊的工作是做得最为仔细的。因为这类案件往往成为全国或本地抓人眼球的头条头版,从新闻媒体到各种民权组织可能都盯着他们的进程。以死刑案例为例,法院调理死刑案十分谨慎,判决以后也会三番四次地复查。不管被告本人是否愿意,上诉是强制性的,属于多头管控,以确保不至于杀错人,判错人。死刑案件,重刑案件都会发生层出不穷的乌龙事件,只能说明其他司法审判,从民事案件到刑事案件,从州法院到联邦法院的情形,则更加惨不忍睹了。深层的问题揭示出某些权力通天的法官,特别是本地州法官和地方豪强既得利益集团互相勾结,把剥夺诉讼当事人的巨额财产,变成一个非常简单的转账过程。把得不到保护的当事人一夜间从千万富豪变成一文莫名的穷光蛋,而并非因为有理而在无良法官帮忙下一夜暴富的胜诉方获得不义之财的方便快捷,实在要比连抢十几个银行还要轻省。且为零风险。而且无良法官还可以以强行托管的方式,把别人的财产巧立名目转移给自己高尔夫球场上的球友。美国的司法产业,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为一个自成一体,行使集体霸权,也对外强行展示集体霸权的一个利益共同体。例如我们在一个错到不能再错的“植物人“Terri Chivas”案件所看到的那种蛮横的司法霸道中的集体表态。
    
    美国司法实践的实际情形,绝对不是旅游指南或者大学教课书所渲染的那么艳如桃花。不是局中之人,怎么也没法理解怎么如此注重法治精神,如此注重程序正义,如此保护被告诉讼权利的美国,竟会出现种种司法乌龙搞笑剧目?
    
    其实美国司法制度,从设计到沿革过程中,都是存在着严重的制度性问题的。在美国分立的三权中,司法权的问题最大,也是构成对市民社会威胁最大的一块飞地。特别是二战以后,美国司法制度的蜕变堕落,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美国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司法制度也面临着重大改革的课题。否则,由于题目太大,笔者只能零敲碎打地提示一下:
    
    独立战争以后,按照美国的建国先贤们的理想主义设计,美国的司法权应该是一个从基层社会拔高出来,高高在上的衙门,由一小群俯瞰群氓的半人半神的专业知识精英构成的特殊人群来执掌权柄。为了保证这些特殊精英不受到熙熙攘攘的市民社会的污染干扰,美国宪法制定者们设计出了联邦法官不能由大选产生,任职终身制等等。但这些立国先贤忘了:法官也是人,也要吃人间烟火。当他们为法官搭起一个高高在上的权力高台时,他们忘记了制定相应的隔离措施:例如:法官不可加入政党以避免意识形态偏见介入司法考量,影响自由心证;法官绝对不能从声名狼藉的执业律师群体中产生。从声名狼藉的执业律师群体中直接提拔法官还不如从退伍军人中任命法官来得更加干净。州法官也不能通过大选产生。法官必须从专门培养后补法官的专门法学院中直接择优任命为见习法官。通过数年考察期后再予以补正。法庭判案,应该允许媒体全程采访录像。法官的操守品行,必需终身置于一个个由学者,记者,人权团体,神职人员组成的立场超然的品质考评委员会的监督之下。从英国贵族精神,绅士文明积淀中发展起来的判例法,似乎也不太适合司法权已经过度扩张的美国司法体系。因为任何一个性质同样的案件,都可以找到解释空间过大的绝然不同的两种解释,两种结果。有的法学家建议中国为了接轨英美体系,也应该搞判例法,这更要不得。
    
    按理说,在刑事案件中,美国为刑事被告给出了太大的辩护或脱罪空间。检控官需要证明犯罪要件的每一个方面,不存合理怀疑。而这是一件几乎很难完成的任务。因为刑事辩护律师
    
    只要抓到控方一个致命错误,无论是程序方面,还是证据方面,有时候只要是一个关键副词的笔误,就可以致全部控案流产。如此严密的被告权利保护,怎么还会出现冤假错案?甚至还会出现重大案件,死刑案件的假案冤案?甚至出现杀错人的事?实际的刑事司法实践完全不是书本上的那一套。实际生活中检控官在刑事案件中,特别是冤假错案中,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土皇上。一套套的潜规则畅行无阻,一代又一代地堆积如山。那些被检控官们吹捧出来的当地,乃至全国,世界知名刑事辩护律师一辈子就没有打过几个完整的庭审。你把成箱的证据堆在他们哪儿,他们连正眼都不看,更别说仔细研究,写出扎实的辩护意见。他们的口头禅是:我们不靠那个打官司。很多这类律师简直就是检控官们长期包养的宠物。虽然他们明白向谁讨要律师费,但对于为谁辩护这一点往往搞不清楚。这些检控官们交口称赞的好律师们,到了死刑案件那儿,自然也成为检控官们热捧的角儿。但毕竟事关人命关天,这些天良未灭的法界混混,长期跪惯了,早就没了站起来为当事人激辩的胆气,又不敢明着帮检控官落井下石,所以这能以装打瞌睡来消极应付乃至抗议。君不见,事关死刑激辩,作为刑事辩护律师哪有可能睡得着?分明是在装睡以此应付差事,推卸责任。因此,美国死刑案件中出现打瞌睡辩护律师的事例越来越多。而德州上诉法院公然宣告,辩护律师在案件进行中打瞌睡,不影响审判质量。无需发回重审(6)。人们不知道的事实是,假装打瞌睡的辩护律师绝对不是最坏的辩护律师。主动帮着控方擦屁股洗地的才是最坏的一类。
    
    少数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刑事辩护律师,凭着本本主义的态度去卖力为当事人辩护的,必定能洗清冤假错案。绝不会让冤假错案得逞。在控方眼里,这样的律师一定是“坏律师“。他们会在审理过程中节外生枝,制造种种和案件无关的状况,把你赶出去。甚至可以违反法庭禁令把被告转移到辩护律师不方便进入的外州法院。最常用的方法是通过各种渠道把“好律师“一个接一个向被告推荐,直到把你顶出去为止。权力是一种使人腐败的催化剂。权力人物一旦进入制造冤假错案的死胡同,一般是不打U Turn的。他们在制造和强化一个明知错误的假案上投入的精力和资源,释放的热情,比起维护正义的本分,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尽管美国全美律师公会职业道德准则,和大量的联邦上诉法院,最高法院判例也时不时敲打检控官们一下:检控官的最高职责并不是一定要赢得诉讼,而是要确保正义得到实施(7)。但真正按照这种精神去做的,实在不是太多。而急功近利之徒却不是太少。而这参杂在司法体制中的坏人或者蠢货,真在败坏美国的国本。当然,他们也有犯错的理由:办案压力太重,而刑事犯们一个个总会辩称自己是“无辜“的。因此他们的话不足采信。
    
    不管怎么说,美国的政治法律制度还是为许多严重问题的解决预留了空间。因为虽然困难重重,宪政民主的基本框架还是允许各种社会力量去公开讨论这些问题并且寻求在现行体制内的解决之道。问题只在于课题的提出并且盯紧这类课题去寻求社会援助。至少,这样做不会有受到政府迫害的困扰。此外,以笔者的经验,在美国一旦出现冤假错案,只要当事人自己不犯浑再加上得到一个正派的,择善固执辩护律师,一般冤假错案制造者还是没法得逞的。问题是如此好律师实在太少。
    
    (1)Richard C. Dieter:“Innocence and the Death Penalty: The Increasing Danger of Executing the Innocent”1987
    (2)See, e.g., H. Bedau & M. Radelet, Miscarriages of Justice in Potentially Capital Cases, 40 Stanford L. Rev. 21 (1987).
    (3)S. Bright: “Even sleeping lawyers allowed by courts in Texas capital cases”10、26、2010
    (4)HENRY WEINSTEIN:“A Sleeping Lawyer and a Ticket to Death Row”“Los Angeles Times” 07、15、2000
    (5)*W. Brennan, Jr., Neither Victims nor Executioners, 8 Notre Dame J. of Law, Ethics & Public Policy 1, 4 (1994).
    (6)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Texas Court Rules That Half of the Defense Team Can Be Asleep, 06/2015
     (7)Rule (c): “The duty of the prosecutor is to seek justice, not merely to convict.” ABA Criminal Justice Section: “Criminal Justice Standards.” See also: Freeport-McMoran Oil & Gas Company,et al v. Federal Energy Regulatory Commission, 962 F.2d 45 (D.C.Cir.1992)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511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聂树斌不是张越批示杀掉的,他为什么玩命阻挠?
·邓学平:如何避免下一个聂树斌案的出现?
·郭起真:呼格、聂树斌案为什么会层出不穷?
·断言聂树斌案非冤案:法学教授洪道德其人/独光达
·聂树斌案:看看洪道德是如何弘扬道德的/独光达
·刘青:中共想将聂树斌案件导向何方?
·王才亮律师:聂树斌案代理律师为何感到恐惧? (图)
·边界: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换肾 (图)
·东步亮:从聂树斌到呼格吉勒图 (图)
·东步亮:不应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寄过高期望 (图)
·河北访民邯郸围观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被拦截无功而返 (图)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内蒙古“聂树斌案”不能老这么“晾”着
·沉寂两年之久的河北“聂树斌案”真相逼近
·抓捕聂树斌案真凶警察遭非议十年 49岁停职 (图)
·聂树斌案翻案难 传陈云秘书许永跃曾批示“快杀” (图)
·聂树斌之母:儿子被抓前鸡都不敢杀 怎会敢杀人 (图)
·聂树斌母亲:跟这个案子十几年 我们还有证据
·山东高院:聂树斌案复查期间不存在干扰和阻力 (图)
·聂树斌母亲:跟这个案子十几年 我们还有证据
·最高法决定重审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 (图)
·聂树斌案决定再审 聂母三天前获悉今接书面通知
·清明当局禁为李旺阳扫墓 访民呼吁重审聂树斌案 (图)
·当局禁清明为李旺阳扫墓 在京访民呼吁重审聂树斌案 (图)
·聂树斌案律师陈光武被解除委托 因受洪道德案影响 (图)
·聂树斌案律师团队再起风波 聂母呼吁继续关注聂案 (图)
·聂树斌案律师向洪道德致歉 双方达成和解
·山东高院约见聂树斌案申诉律师 复查工作3次延期 (图)
·陈满再审案今日宣判 被称"活着的聂树斌" (图)
·最高法罕见谈聂树斌案:要舆论监督 勿舆论审判 (图)
·聂树斌案复查第3次延期 延长复查期限三个月
·山东高院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审期限三个月
·山东高院再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 因案情复杂
·聂树斌案复查延期将满 母亲律师赴高院询问进展 (图)
·聂树斌冤案是如何大白于天下?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康正果悼念高教授
  • 苏明张健评论香港人不仅为自己抗争,而且是为所有的中国人
  • 台湾小小妮BBC記者實地走訪新疆「再教育營」
  • 谢选骏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 毕汝谐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
  • 独往独来全世界都在看他笑话有人劝习:再不回头万事休
  • 璋㈤夐獜鏂囬泦瑗垮煙鍖呭惈浜嗚タ鏂逛笌涓滄柟
  • 邱国权博讯网站不该把辱骂网友的东西放入“博客精选”
  • 谢选骏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 邱国权希望博讯博客恢复对以前文章修改的功能
  • 谢选骏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 魏紫丹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评毛泽东的”啥三论“4
  • 谢选骏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 陈奎德六四30年:建立“天安门六四学”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35期)
  • 台湾小小妮政治作秀
  • 魏紫丹《实践论》是愚民政策的哲学根源评毛泽东的“三论”3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