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聂树斌不是张越批示杀掉的,他为什么玩命阻挠?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26日 转载)
    
    来源:团结湖参考 作者:蔡方华
    

    我一直不太喜欢“铁案”这个说法。每当在新闻中看到“铁案”这个字眼,心里总是一紧,就像听到“命案必破”时的第一反应那样。一桩刑事案子一旦被侦查机关办成了“铁案”,后面的司法程序往往容易走过场,这对防范冤假错案是极其不利的。
    
    聂树斌案也曾经被看作“铁案”,所以他很快就被杀掉了。但时隔十多年之后,经过人们的持续关注和广泛呼吁,聂树斌案几经波折,终于迎来了光亮,最高法决定对该案启动再审。很意外吗?好像有点。但内心有个声音告诉我,这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先简要梳理一下两条相关新闻的时间线。4月中旬,中央纪委宣布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6月上旬,最高法院的法官把再审决定书送到了聂树斌母亲的手里。两件事之间有关系吗?不是那么明显,但答案几乎是肯定的。
    
    四中全会之后,最高法决定复查聂树斌案,但没有让河北省高院自己查,而是指定山东省高院复查。当时我写文章分析说,这样做的目的,不光是要取信于民,更是要排除阻力(《越是丑陋的伤疤,越不能用鲜花来掩盖》)。最高法在措辞中虽然给足了河北面子,但潜台词却是不言而喻的。后来的进展说明,阻力确实很大,大到了什么程度呢?很多原本乐观的人开始绝望,好像这件案子再也翻不过来一样。
    
    山东省高院的复查延期了四次。明面上看,这是因为聂案时间久远、案情重大复杂,但实际情形究竟如何,恐怕只有少数人知道。第四次延期眼看就要读秒了,中央纪委终于出手,拿下了“河北王”张越,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张越插手聂树斌案,在司法界好像早就不是秘密。疑似真凶王书金冒出来之后,据说张越亲自坐镇、指导突审,目的是要把王书金的口供改成他希望的样子。但饶是他气焰滔天,终究敌不过悠悠之口。那些看似弱势的人不停地唠叨着,最终让“铁案”露出了疑案的原形。四中全会开完之后,因为要依法治国嘛,一些影响太大的案子当然要再审。内蒙古那边比较干脆,三下五除二就给性质相似的呼格案平了反。那时我写了一篇叫做《望蒙兴叹》的文章,对河北方面发出了几声抱怨。在分割线里我说,“羞愧是一种伟大的力量,但它偏偏最容易失落”。这样的片儿汤话或许可以打动读者,但对卡夫卡式的城堡却是不起作用的。如果不是体制最高层的坚定干预,张越或许就真的得逞了。
    
    聂树斌并不是张越批示杀掉的,他为什么要那么玩命地阻挠呢?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原因,我也只能呵呵一笑。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答案迟早会露出水面。真正值得思考的不是张越的动机,而是他得到的结果。尽管位高权重的“河北王”全力设置障碍,他也没能阻挡正义的脚步,因为时代真的在改变。他没有领会到中央推动全面依法治国的坚定决心,也没有意识到公众追求公平正义的强烈渴望,他试图逆潮流而动,最终当然只能在秦城思考人生。
    
    时代的律动,身处其中的人往往并不特别容易感受到。有的改变分明像地震一样强烈,但就有人偏偏在颠簸之处酣睡。那份淡定和麻木,也是相当的令人钦佩。聂树斌案从复查到启动再审,都是司法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去办理的,所以,把这个过程看作法治的胜利并无不妥。聂案的最终结果出来之后,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对司法机关产生更大的信心。但思考并不能止步于此。聂案的重新启动,并非来自司法体制固有的纠错机制,也就是说,不是司法体制发现了问题、然后“自动”启动再审。事实上,恐怕他们早就知道案子有问题,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政治资源去纠正,说得俗一点就是“推不动”。体制内也有很多有良知的人,他们也听得到民意的呼声,他们的法律素养更是不容质疑,但为什么他们在聂案的问题上只能演绎“平庸之恶”呢?因为没有赋能者,没有第一推动力。
    
    所以,聂树斌案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实际上是推进依法治国这一政治进程带来的必然结果。阻挡这一进程的人,会被挑落马下。通过个案的再审,依法治国的方略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向着民心的方向推进了一大步,所以它也是显而易见的政治进步。
    
    而这个注定会被载入史册的奇案,将会最好不过地诠释,我们这个时代对于公平正义的追求是多么艰难、又是多么急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05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邓学平:如何避免下一个聂树斌案的出现?
·郭起真:呼格、聂树斌案为什么会层出不穷?
·断言聂树斌案非冤案:法学教授洪道德其人/独光达
·聂树斌案:看看洪道德是如何弘扬道德的/独光达
·刘青:中共想将聂树斌案件导向何方?
·王才亮律师:聂树斌案代理律师为何感到恐惧? (图)
·边界:聂树斌冤案与章含之换肾 (图)
·东步亮:从聂树斌到呼格吉勒图 (图)
·东步亮:不应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寄过高期望 (图)
·河北访民邯郸围观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被拦截无功而返 (图)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内蒙古“聂树斌案”不能老这么“晾”着
·沉寂两年之久的河北“聂树斌案”真相逼近
·抓捕聂树斌案真凶警察遭非议十年 49岁停职 (图)
·聂树斌案翻案难 传陈云秘书许永跃曾批示“快杀” (图)
·聂树斌之母:儿子被抓前鸡都不敢杀 怎会敢杀人 (图)
·聂树斌母亲:跟这个案子十几年 我们还有证据
·山东高院:聂树斌案复查期间不存在干扰和阻力 (图)
·聂树斌母亲:跟这个案子十几年 我们还有证据
·最高法决定重审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 (图)
·聂树斌案决定再审 聂母三天前获悉今接书面通知
·清明当局禁为李旺阳扫墓 访民呼吁重审聂树斌案 (图)
·当局禁清明为李旺阳扫墓 在京访民呼吁重审聂树斌案 (图)
·聂树斌案律师陈光武被解除委托 因受洪道德案影响 (图)
·聂树斌案律师团队再起风波 聂母呼吁继续关注聂案 (图)
·聂树斌案律师向洪道德致歉 双方达成和解
·山东高院约见聂树斌案申诉律师 复查工作3次延期 (图)
·陈满再审案今日宣判 被称"活着的聂树斌" (图)
·最高法罕见谈聂树斌案:要舆论监督 勿舆论审判 (图)
·聂树斌案复查第3次延期 延长复查期限三个月
·山东高院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审期限三个月
·山东高院再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 因案情复杂
·聂树斌案复查延期将满 母亲律师赴高院询问进展 (图)
·聂树斌冤案是如何大白于天下?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范似栋我勸中國重抖擻
  • 谢选骏与时代脱节的川普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30期)
  • 谢选骏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晓凤凰美国发起“贸易战”的三个误判
  • 邱国权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 张成觉田家英的婚外情
  • 陈泱潮【特權資本化】黨國體制的結構性癥結問題
  • 金镳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罗勇泉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张春桥这就是对民主最大的嘲讽
  • 自由天空美国发起“贸易战”的三个误判
  • 在基督里重生霸凌主义,不得人心
  • 王一梁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