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外部剪羊毛还是内部漏洞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10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香港“凤凰网”抱怨说:“中国搞贸易挣的钱 在金融渠道上亏光了”:
    
      我过去一直是中国金融开放的支持者,这个方向没有问题。但是我在过去几年更多地关注和呼吁一点,就是我们开放的路径可能是错的,如果在这样一个错误的路径下,中国可能无法避免其他国家所面临的遭遇,就是开放带来的危机。中国进入十三五,加入SDR以后,在新的全球视角下怎么重新设计自己的开放?对外金融政策如何进行调整?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很复杂,汇率出现贬值,资本外流,外汇储备减少。特别是外汇储备, 2014年6月份中国外汇储备接近4万亿,我们的外汇储备是全球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到今年1月份我们的外汇储备还有3.2万亿,超过全球的四分之一。就这样一个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在中国外部形势逆转过程中,大家都在担心中国外汇储备够不够的问题。那就意味着如果中国不够,其他国家会不会够?这里面可能有短期投机的炒作,还有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为了经济发展需要,为了避免进口受到冲击,一个国家需要外汇储备。2011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新的研究报告,这个报告也是讨论在进入21世纪以后,外汇储备充足率怎么衡量。这个报告里面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变化。一个研究发现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是否充足和进口没关系,和什么关联性更大呢?出口。出口就是外需,就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越来越多的反映的是应对外部的冲击,而不是你内生的需求。过去和短期外债也有比较,我们发现在新的指标体系里面,除了进出口贸易以外,我们还引入了短期外债,但是发现短期外债和外汇储备充足率关系不大。而是其他的债务发展,就是中国发展债券市场,保持对外部资本吸引力。另外还有一个就是M2。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国际货币基金这个政策报告,和M2有关。这个调整就意味着在新形势下,外汇储备面临的总需求主要是外生的,而不是内生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个变化?21世纪和20世纪有什么区别?那就在于,可能在包括中国这些国家融入到全球化过程中,出于全球治理的要求。这个报告也有些测算,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家来说,一年外汇储备成本相当于GDP的0.5%,我们的前校长,现在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教授曾经算过国际铸币税,我最近也在算。作为我个人敢确定说的就是中国外汇储备成本是超过1%的,甚至有可能在GDP的3%左右。这是一个巨大的成本。外汇储备的成本来源于什么呢?资本项目的开放,就是资本自由流动成为一项政策。最近我们的研究发现资本的流动,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就是后发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你要融入全球化的时候的一个入门费。可能我们看到新兴市场国家在目前的国际环境面临着被“剪羊毛”,这个对中国其实也是有非常深刻的教训。我只举一个数据就非常触目惊心,2008年年底,中国对外净债权是1.5万亿,到去年9月末中国对外净债权依然是1.5万亿。中国这么多年经常帐户,特别是贸易市场是庞大的顺差,我们去年贸易顺差是6000亿,按理说我们对外净债权是急剧增加的,但是这么多年我们净债权没有增加。就意味着我们通过经常帐户,通过贸易赚到的美元这个毛收入,通过金融渠道的亏损全部白送出去了,这是非常可怕的。而且我们算了以后,发觉从2009年到现在中国对外输出了超过10万亿美元的储蓄,我们的收益是多少呢?负的1.3万亿。也就是说你给了10万亿美元给别人使用,你还附给人家、倒贴1.3万亿利息。这就是现有的体系和我们开放的路径选择出现了一些问题。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知道中国也在反思,也正在做出一些调整,这个调整由于时间关系,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第一,就是中国资本项目的可兑换的路径,过去我们讲资本帐户可兑换,特别是资本项目开放,资本自由流动,在经济学里面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后来我们发觉一个国家如果说对资本流动不能进行有效管理的话,这个国家必然会时时面临冲击,被剪羊毛。大家知道最近对“中等收入陷阱”存不存在是有争议的。但是我们会看到有一点,为什么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到所谓高收入阶段就会停滞?最重要的一点,一方面是内部结构调整跟不上,还有一点就是国际环境的遏制,就是这些国家是发达国家剪羊毛来源,一方面你不断长,另一方面他不断剪,你发现你永远落后,永远进入不到所谓高收入国家的俱乐部。
    
      第二点,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我说我们的学术界没有很好的发挥我们对政策纠偏的作用,我们更多的学术研究是“拿来主义”。现在很多时候我们被所谓的主流理论误导,特别是我们讲资本自由流动,其实资本和劳动力是两种生产要素,从理论上它的效应都是一致的。但是,我们知道发达国家的移民政策千变万化,每年移民指标都不一样,如果一个发展中国家想移民,或者说发展中国家说全球应该统一移民政策,你会感觉这是一个笑话。但是,你会发现发达国家要求所有发展中国家一律开放资本帐户,实行资本自由流动,你觉得是天经地义的。没有合理性。
    
      第三点,我们一直在强调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其实货币的可兑换就是赋予本国货币的持有者自由兑换的权利。我们要问谁是本国货币的最初持有者?其实是本国的机构、企业和个人,是我们。当然,我们看到无论在理论上还是政策上,我们讲的资本项目可兑换,比如在座学经济的都知道想到对外国资本和外国投资者的开放。其实对本国的投资者、机构、企业和个人实现货币可兑换,这是国家的责任和义务。但是,没有一个国家有责任和义务允许外国资本和投资者自由进出,反而应该是根据自己的发展的需要。所以小川行长2015年4月份在国际货币基金年会上提出来,中国外来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有管理的兑换,我今年也写了一个研究来证明这一点。
    
      第二,人民币国际化,为什么这些国家融入到全球化之后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危机?我觉得中国已经在危机的路上了,关键是我们如何把这种危机成本减小。一个就是说这些国家的货币会是国际货币,美国的外汇储备不足千亿美元,所有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外汇储备加起来就是中国外汇储备的规模,为什么他不出危机?货币是国际货币。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向要坚持,但是过去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错了,我们过去说使得中国人把人民币资产置换成在国外的外汇资产,人民币资产收益率在9-10%左右,而我们持有海外资产收益只有3%左右,这个置换得不偿失。所以未来国际化的方向就是使得人民币被接受,使得中国可以对外输出储备和投资。
    
      最后,我们不仅是短期的国际政策协调,还要推动全球治理的变革,这种变革就是要把有管理纳入到目前没有体系的牙买加体系中去,这个里面可能SDR会发挥重要作用。因为SDR,中国人欢欣鼓舞,说有标志性作用。但是我告诉大家,据我的研究,SDR基本上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和价值,为什么呢?各国分配的SDR,作为一种国际储备资产。其实不是,为什么不是?它其实就是国际多边组织实行的一种多边的信贷额度,就是你拿到SDR以后,在你需要的时候,你可以用它做抵押,跟其他国家换多少所谓可自由使用的货币,美元、日元、人民币,它是个信贷安排。而且美国一直在遏制SDR作用的发挥。所以,我想发挥SDR的作用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扩大SDR在全球的融资安排和援助中的作用。第二,也建立以SDR为基础的全球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体系。我想目前正在召开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我们也非常期待9月份的首脑峰会。如果在这个领域,中国是有义务和有责任推进有关改革的。
    
    ······
    
    这篇言论的基调,就是把中国的困难推给外部世界,责怪别人剪了羊毛。
    
    其实呢,就算是“剪毛说”有理,那么,中国为什么被人剪了羊毛而没有能够剪掉别人的羊毛?还不是因为内部的漏洞太大?
    
    何况,“剪毛说”忽略了一个基本的道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大凡过不了中等收入陷阱的社会,无一不是内部管理混乱的、贪污盗窃当权的。
    
    内部漏洞大了,怎能做到“肥水不流外人田”?
    
    内部漏洞大了,其表现是遭到“剪毛”,其实质是主动转移资金、投怀送抱给发达国家了。
    
    越是穷国,就越是在富国存有大量来源不明的款,它又怎么可能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呢。
    
    财富和人才的争夺战,本质上是一场制度争夺战。
    
    只有那些能够给予财富和人才以安全保障的制度,才有可能胜出。
    
    这么一点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或懂了却故意不讲,“凤凰网”怎么称职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02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俄国人不知道美国早已禁烟
·谢选骏:“中央军委”不懂“笑里藏刀”
·谢选骏:列宁主义是一个野蛮化的符号
·谢选骏: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谢选骏:六四感言 两个三十年都要否定
·谢选骏:六四27年的反思
·谢选骏:孙中山是祸乱中国的“共工”
·谢选骏:《圣经》进中国语文教材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谢选骏:日本帝国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谢选骏:解放军没有子弹
·谢选骏:他者与外人
·谢选骏:良心与恐惧
·谢选骏:毛泽东读不懂孔门的《论语》
·谢选骏:共产党是类似“旗人”的特殊民族
·谢选骏:犹太人的复杂来源
·谢选骏:俄罗斯是东正教国家还是野蛮国家
·谢选骏:缠足是汉人的救命稻草
·谢选骏:文革是马列主义的“猎巫运动” (图)
·谢选骏:最高法院与伊斯兰国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