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的异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6日 来稿)
    
    作者:曹长青
    

    比较南韩光州事件和中国六四事件,可看出两国政治背景和发展趋势的异同。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至少有三点类似:
    
    一是性质相同,都是学生市民要求民主,都被政府定性为暴乱,都遭军队镇压。南韩军队当时曾直接向抗议人群开枪;解放军更是如此,竟向后撤的人群胡乱开枪,还向住宅楼或行人随意扫射,很多在街头看热闹的人,也被枪杀。光州事件发生在1980年,六四发生在1989年,这是20世纪晚期亚洲发生的两个最大的惨案。
    
    二是事后当局都清算镇压。光州事件后,南韩有几千人被逮捕,800多记者被惩罚。中国六四事件后,数千人被关押,仅《人民日报》就有132名编辑记者遭撤职或调出报社。据官方数字,六四事件之后四年中,200多家报纸被当局关闭。
    
    三是事件发生后,执政当局都很心虚,对事件的提法不断降级。南韩的全斗焕政府先是称“光州暴乱”,后来改口为“光州事件”,降低了调子。中共当局更是不断改口,先是把“六四”定性为“反革命暴乱”,随后降级称为“动乱”,后来改称“事件”,再后来又把它叫做“风波”,最后的提法是“那件事”。五次说法,一次比一次调子低,说明共产党也感到理屈,无法理直气壮。
    
    当然这两个事件的不同点也很多。首先是死亡人数不一样。光州事件有191人遇难。而中国六四屠杀,至今官方不公布死亡人数。当时《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在北京采访到的医生估计,死亡人数可能在四百到八百之间。纪思道说,即使是四百人这个保守的数字,也超过历届中国王朝杀害的学生总和。
    
    在六四事件时担任中共新华社总社国内新闻部主任的张万舒2015年在香港出版了《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实录》一书,该书引述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谭云鹤的数字为,六四事件死亡727人。即使七百人,也是光州事件的三倍以上。
    
    另一个不同是,光州事件时,市民和学生都拿起了武器反抗,直接和政府军队开枪对打,而且坚持了十天之久。他们还有一度迫使政府军退回到郊外。由于不满亲政府的报纸电台不报导真相,光州市民还烧了报社,然后自己办报,告诉世界真相。而在中国,六四事件时,很多知识分子喊的是“非暴力,我们没有敌人,和平是最高目标”等等。这和南韩人很不一样,光州人不唱高调,他们非常清醒,政府军来镇压,就是来杀人,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这不是暴力,这恰恰是对抗暴力,结束暴力的抗争,是维护人的尊严和生命的拼死一搏。
    
    今天,南韩没有人指责光州人民当时拿起武器反抗是暴力行为,反而认为它是一场民主抗暴运动。可在中国,包括不少民运人士,都高喊非暴力,就是不强调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这等于说,下次解放军来镇压,还是要等着被杀、被砍。人类近代历史有两个名人高喊非暴力,都获得成效。一个是印度的甘地,一个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但他们都是面对民主政府:甘地面对的是有选举制度的英国,金恩面对的是民主的美国,因而他们喊和平、非暴力是有用的。但像西藏人民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面对中共专制政府也喊非暴力,结果至今半个多世纪了,没有任何效果。面对专制,人们更应该强调的是权利,包括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而不是什么非暴力的高调。
    
    当然,两个事件的最大不同是,光州事件早就得到完全昭雪,遇难者获得赔偿,责任者受到审判。而中国的六四屠杀,至今还看不到昭雪的影子。为什么结局这样不同?它和两国知识分子、尤其民运领导者的思路不同,以及两国统治者的不同,有相当的关系。
    
    不少中国民运人士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六四”。但这个提法本身就等于承认那个政权的合法性、权威性。由六四杀人的政权来给六四平反,本身就逻辑不通、道德混乱,而且在操作上也做不到。南韩光州事件所以得到昭雪,它不是喊平反的结果,而是结束了独裁统治,建立了民主制度的结果。
    
    南韩人认为,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就根本不会有光州事件的真正昭雪。他们把重点放在了结束独裁专制上。例如八八年汉城奥运之前,南韩人民要求的不是光州事件平反,而是要求修改宪法,实行总统直选,新闻和言论自由,多党制,民主选举,当时有一千万人签署联名信(南韩当时人口四千万)。
    
    另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不同是,韩国人是“要求”政府怎么样,而不是“请求”政府。这两个“求”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人动不动就是请求政府,恳求政府。八九民运时,那个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前的举动,是最典型的“恳求、哀求”共产党开恩。而南韩人不是这样,他们是要求政府,是抗争、抗议、反抗。因为专制者从不会因为人们磕头就会开恩的,尤其共产党从来就没有被磕头感动过。南韩人不恳求独裁者开恩,而是逼迫独裁者改变。
    
    光州事件得到昭雪,不是原来那个制造了光州事件的独裁政府完成的,恰恰是那个独裁政府被结束,南韩有了真正的民选政府之后,通过立法方式完成的。而中国的六四事件,至今还看不到昭雪的可能,主要就因为,现在当权的还是那个当年杀人的共产党!
    
    除了韩国人和中国人的思路不同,另外一个重要不同是,两国的统治者也不一样。造成光州惨案的全斗焕总统被判死刑,后改为无期;在服刑期间,被后来的金大中总统赦免。
    
    全斗焕所以被赦免,是有一定道理的。首先,他虽然是在民主力量的压力下,被迫接受修改宪法,但毕竟接受了人民的改革要求。而像中国的邓小平等独裁者,到死,都是用镇压来维持统治。据说邓小平对六四的经验总结是,要把任何不满和反抗消灭在萌芽状态,还是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全斗焕说到做到,到了五年总统任期,他就离职,把权力和平转交给了新总统,然后就到一个深山寺庙中,不见任何人,过了两年闭门思过的生活。最后还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光州事件是他一生中铸成的大错。
    
    原来全斗焕是不认错的,他认为参加光州事件的很多学生思想左倾,要求和北韩统一,相信共产党的宣传;甚至还拿起武器和政府军对打,因此他觉得为了国家稳定和社会秩序不得不动用军队平乱。后来他想清楚了,动用政府军队镇压,造成那么多生命损失,就是一场屠杀,是大错特错。全斗焕的认错、忏悔,也是他后来得到赦免的原因之一。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韩国和中国的不同。全斗焕不管怎么军事统治,毕竟他不是共产党,因此就没有共产党那套严酷的统治。他个人也不像邓小平、江泽民等,为了个人权力,不惜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幸福。他毕竟还有一定的人性,人的理性。因此八八年汉城奥运时,虽然南韩是独裁统治,但社会仍有相当的自由空间。当时南韩就有了全国知名的反对派领袖金大中、金泳三等,还有各种民间组织,可以举行全国规模的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这一切都需要有相当程度的民间社会和自由空间。
    
    而在中国,不要说当年的八九民运,就是今天,共产党还是靠暴力严酷统治,不仅不允许政治反对派组织存在,即使连基督教徒、法轮功学员等,都要被严厉镇压,共产党的暴力和邪恶实在超出任何其它独裁政府。
    
    这种种不同,都意味着当今中国难以出现当年南韩那样的政治变化,当然六四事件也不会像光州事件那样得到昭雪,中国人的民主之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载《长青论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01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
·曹长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国?
·曹长青:为什么女性多数反对川普
·曹长青:杜文正“装饰”人文空间 (图)
·曹长青:巴拿马文件的真实性
·巴拿马文件的真实性/曹长青 (图)
·曹长青:从女童割喉案看死刑存废
·曹长青:环球时报胡报 中共成笑料
·曹长青:比利时被恐袭的必然性
·曹长青:谁在帮助川普毁掉共和党?
·曹长青:华人为何要拒绝川普
·特朗普和希特勒可以相比吗?/曹长青 (图)
·曹长青:里根总统伟大人生的另一半
·曹长青:为什么特朗普会输给希拉里
·曹长青:美国共和党正经历泰坦尼克危机
·曹长青:蔡英文的真正难题
·曹长青:对梁彼得案最有说服力的两篇文章
·曹长青:美国新州的旧思维
·曹长青:社会主义者在美国当不上总统
·曹长青:今天爱荷华投票
·曹长青:关于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到各国日本使馆示威抗议活动的倡议书
·曹长青: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图)
·曹长青接受《时报周刊》专访谈王丹
·曹长青: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
·曹长青:习近平“造假”有众多新发现
·曹长青:陈光诚是怎么逃的呢?
·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毁掉《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曹长青:张学良胡涂死了
·曹长青:胡适为何痛恨联合国
·西安事变真相:张学良胡涂死了——假英雄、假将军、假基督徒/曹长青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9-13
  • 少不丁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五)
  • 陈泱潮4、《特權論》從政治經濟學角度,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 曾节明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台湾小小妮233
  •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起源
  • 谢选骏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张杰博闻香港首富成了教唆犯为什么中共要拿李嘉诚开刀?
  • 谢选骏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高洪明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曾节明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
  • 谢选骏“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陈泱潮3、《特權論》對“修正主義國家”的定義
  • 谢选骏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