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曾节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7日 来稿)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雍正暴亡,是清朝重大谜案之一,迄今未解;有意思的是,关于雍正死因,只有官史说是正常病死,其余野史,如《清宫秘史》、《清宫十三朝》、《满清外史》、《清宫遗闻》、《清代述异》、梵天庐丛录》等,皆言雍正遇刺身亡。
    

     更有意思的是,雍正暴亡后第一时间在场、知晓雍正死因真相的两个要人——鄂尔泰和张廷玉,都只字不提雍正死因,而都有惊恐慌乱的表现,此足以反证出:雍正死因有重大的难言之隐。
    
     中国社会官本位传统根深蒂固,因此华人一边倒地认为野史不可信,而必须以官史为据,官史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因此,野史中的“雍正被刺”说,不值一晒。
    
     事实上中国自唐以来,皇权对史官的干预逐渐加强,而满清因其少数民族殖民伪政权的属性,外加上满洲族自身的鄙劣、阴毒、精细的气质,对治史,尤其没有自信和器量,满清的官史,其作伪水分之多,在历朝历代中官史中是空前(虽然并不绝后)的。
    
     举例来说,明朝尽管对史官干预颇重,但朱元璋变态杀人、明世宗遭宫女群起攻击、几乎殒命。.都在《明实录》中有生动的记载,但清朝的皇太极遭毒杀疑云、顺治出家疑云、雍正夺嫡疑云、孝庄下嫁案、嘉庆雷毙案、光绪毒杀案。.都在《清实录》中找不到一丝痕迹,尤其是光绪被慈禧毒死的迹象非常明显,而且证据也很充分,《清实录》中却连个情节都没有;整个清朝官史,就象一部打理干干净净的、金灿灿的“伟光正”圣器。
    
     其实,外表光鲜的《清实录》,作伪处处,破绽百出;对雍正之死的记载,就是下三滥作伪的典型之一。
    
     《清实录》之《雍正朝起居注册》记载:
    
     “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二十一日,上不豫,仍办事如常。二十二日,上不豫,子宝亲王、和亲王朝夕侍侧。戌时,上疾大渐,召诸王、内大臣及大学士至寝宫,授受遗诏。二十三日子时龙驭上宾。大学士宣读朱笔谕旨,宝亲王(即乾隆)即位。二十三日晨奉大行皇帝黄舆返大内,申刻大殓。”
    
     《清实录》的记载,把雍正之死叙述为两天的过程,给人一种急病病死之象。
    
     但这个记载,与雍正之死的目击证人张廷玉的记载多处不符。张廷玉在其日记《年谱》里说:
    
     “八月二十日,圣躬偶尔违和,犹听政如常,廷玉每日进见,未尝有间。二十二日漏将二鼓,方就寝,忽闻宣诏甚急,疾起整衣趋至圆明园,内侍三四辈待于园之西南门,引至寝宫,始知上疾大渐,惊骇欲绝。庄亲王、果亲王、大学士鄂尔泰、公丰盛额、讷亲、内大臣海望先后至,同至御榻前请安,出,候于阶下。太医进药罔效。至二十三日子时龙驭上宾矣。”
    
     张廷玉见证:雍正死前根本没有官史所说的“不豫”的过程,直到八月二十二日白天,雍正帝还听政如常,而且和前几天一样,当天还见了张廷玉,这显示出雍正死前身体很好,他的死是突如其来的。
    
     但上面的《清实录》却记载:
    
     “二十二日,上不豫,宝亲王(即后来的乾隆帝)、和亲王朝夕侍侧”。
    
     就是说,八月二十二日白天雍正的身体已经不行了,需要宝亲王(乾隆)等人在旁侍候了。
     而张廷玉证实,雍正在二十二日还听政如常,怎么需要宝亲王等“朝夕侍侧”呢?可见在这里,满清官方对“实录”做手脚的痕迹,太过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张廷玉是雍正生前最信赖的汉族大臣。他在日记中记载的时间可靠性当无问题。
    
     雍正死亡当天(白天)身体好好的,明明可以办公,清廷官方却撒谎说雍正二十二日日间就不行了,需要人旦夕侍侧,这种“改写”,除了掩盖雍正离奇暴死的作用外,还能有什么作用呢?
    
     对于雍正之死,《清实录》的记载,与另一个顾命满洲大臣鄂尔泰的记载也多处不符,如:《清实录》称二十二日(雍正死亡当天)宝亲王(乾隆)在侧,并说二十三日晨(即雍正死亡当日)就奉大行皇帝黄舆返大内,申刻大殓(即运送雍正尸体返京)。这与袁枚根据鄂尔泰叙述撰写的《鄂尔泰行略》(受托所写的个人传记)完全不符合,《鄂尔泰行略》载:
    
     “(鄂尔泰)捧遗诏从圆明园人禁城,深夜无马,骑煤骡而奔,拥今上(即乾隆)登极,宿禁中七昼夜始出。”
    
     就是说:
    
     一,雍正死时,宝亲王(乾隆)根本不在身边,而在北京皇宫(雍正暴亡于北京城外圆明园)!官史却说宝亲王(乾隆)二十二日就已“朝夕侍侧”。
    
     二,官史中所谓二十三日(即官方所谓雍正死亡当天)就举行返京入殓仪式——即运送雍正尸体回京,举行大丧典礼,完全子虚乌有。雍正大殓的举行,是“七日后”鄂尔泰从皇宫出来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鄂尔泰是雍正最为信任的满洲大臣,没有撒谎的理由;而且从常理看,在雍正死亡的当天,就风急火燎地运送雍正尸体回京,举行大丧典礼,既困难,也没有必要,《清实录》等官史在此问题上的作伪,一目了然。(且留下大疑问,官方如此大漏洞地谎称雍正死后,尸体在圆明园内未作停留,到底是想掩盖什么呢?)
    
     其实,就连雍正死亡的时间,《清实录》都做了大手脚。《雍正朝起居注册》载:
    
     “戌时,上疾大渐,召诸王、内大臣及大学士至寝宫,授受遗诏。二十三日子时龙驭上宾。大学士宣读朱笔谕旨,宝亲王(即乾隆)即位。”
    
     就是说,二十二日晚,雍正还没死,鄂尔泰、张廷玉等人入内,是雍正召来的,召来之后还从雍正那里接受了遗诏。
    
     这与张廷玉《年谱》中的记载大相径庭,《年谱》中说:入内后,诸王大臣们让总管太监赶紧请出密旨(即雍正秘密立储的密旨——雍正生前创立秘密立储制度),而总管太监却慌忙跪下说,雍正未曾提及,他不知密旨所在何处。还是张廷玉描述密旨的外观“外用黄纸固封,背后写一‘封’字者即是此旨”,总管太监才找寻取出。
    
     多个迹象表明:雍正突然死于八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戌时),官方却伪称死于二十三日子时。也就是说,张廷玉等人觐见前,雍正就已经死了,所谓病重召见、传授遗诏的情节,根本子虚乌有,纯属官方伪造。因为如果在张廷玉等人觐见时,雍正还活着,能够传授遗诏的话,是根本不会出现这一幕慌乱情节的。
    
     如“魔鬼在细节中”一样,真相也在细节中,张廷玉《年谱》中有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这个细节虽然只有四个字,却隐含着太多的信息,那就是张廷玉八月二十二晚见到雍正时的感受——“惊骇欲绝”!
    
     雍正死时,张廷玉已是六十三岁的老臣,什么场面没见过?从常理上看:
    
     一,如果当晚雍正真如官史所说的,只是病重的话,张廷玉是不可能有“惊骇欲绝”的感受的;
    
     二,如果当晚雍正是病死的话,不管是现今盛传的所谓中风而死、丹药中毒而死、“过劳死”,张廷玉也是不可能有“惊骇欲绝”的感受的。
    
     久经世故的张廷玉如此惊恐意外,只能反映出:觐见时雍正不仅已死,而且死得很惨!只有被杀惨死,才能有这般强烈的震恐。
    
     显然,张廷玉有重大的难言之隐!
    
     与张廷玉目击后惊恐相一致的是:另一个目击者鄂尔泰,目睹雍正之死后,出现了相似的惊恐和慌乱。《鄂尔泰行略》中载,雍正死后,鄂尔泰慌乱得连夜骑骡赶回北京城——之所以骑骡,据说是因为紧急之下找不到马(这亦反映雍正之死非常突然),结果跑到北京城后,被人发现裤子上有血迹:
    
     “人惊公左裤红湿,就视之,髀血涔涔下,方知仓卒时为骡伤,虹溃未已,公竟不知也(真的是骡子所伤吗?——曾节明)。”
    
     由此也足见鄂尔泰当时的慌乱,当时正是太平盛世,如果雍正是病死的话,这么慌乱为哪般?
    
     而且,如果雍正是病死,鄂尔泰只要宣读遗诏拥立弘历(即乾隆)就可以了,为何要“宿禁中七昼夜始出”?显然这是在与乾隆密商什么、秘密准备什么。
    
     (由此见,所谓雍正被人取了头颅,以金头下葬说恐非空穴来风,乾隆与鄂尔泰在长达“七昼夜”的时间里,躲在皇宫中不是在叫人秘密制作金头,又是在做什么呢?——筹备大丧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显然,这反映出雍正之死,有着重大的隐情,这么大的隐情,恐怕不是“丹药中毒说”能解释的。
    
     除了张廷玉的“惊骇欲绝”之外,还有一个细节强烈地反映出,雍正之死与行刺有关:
    
     众所周知的是,清宫有一个历朝历代宫廷都没有的规矩,就是后、妃以外的女人入内侍寝,必须事先脱光衣裙鞋袜,裸体由太监背入供兴,而且太监需要在外面守候;历史学家黎东方考证说:乾隆之前,清宫根本没有这个奇怪的规矩,这个规矩是乾隆订立的;据清宫人传说:之所以定这个规矩,不是为了图色欲(其实这个规矩反失去了宽衣解带的房事乐趣),而是为了预防行刺——预防女人在衣裙鞋袜中藏带利器。
    
     这就怪了,康熙、顺治和明朝、宋朝、唐朝、汉朝。.的皇帝们为什么从未定出出这样的规矩来呢?如果不是因为雍正出了什么事,乾隆为什么要定出这个奇怪的规矩呢?
    
     清宫的这个奇怪的规矩,不仅反映出雍正死于刺杀,更反映出雍正被女人利用侍寝的机会刺杀。
    
     因此,笔者坚信:雍正死于刺杀,今后对雍正地宫的开棺验尸,必证明我的观点。
    
     其实,雍正遇刺而亡说,从古至今,从来就不是无稽之谈:国学大家胡适、历史学家黎东方都认为民间盛传的雍正遇刺说,并非无稽之谈,不能排除;《清代通史》的作者、历史学家萧一山更认为雍正帝很可能死于刺杀,而且广为流传吕留良孙女吕四娘刺死雍正一说,有可能是真的,萧一山先生考证说:
    
     吕四娘的传说并非始自后人,当日连雍正本人都听说了。雍正八年他曾经询问负责曾、吕案的浙督李卫说:“外边传有吕氏孤儿之说,当密加访察根究,倘或吕留良之孙有隐匿以致漏网者,在卿干系匪轻。”(《朱批谕旨》)可见传说之盛,也未必全无根据。
    
     而且,雍正时期的“江南北八侠”中,甘凤池于《清史稿》有传,路民瞻、周(王寻)、曹仁父等都实有其人,吕四娘既在其中,当属实不虚。
    
     至于野史中吕四娘刺杀雍正一说,为何多不被现代人采信?笔者认为,因为野史中许多版本,所谓吕四娘飞檐走壁杀死雍正的夸张杜撰,败坏了可信度。但是,不能因为野史中的某些夸张,就认为野史的可信度一定不如正史,我以为,水份多多的清朝官史,未必比野史可信。
    
     除了飞檐走壁的夸张外,关于雍正之死,野史中亦有比较踏实的版本,我记得有一个版本是:吕四娘打入北京城的一个戏班(杂技团)做演员,先被果亲王的福晋看中,戏班入王府表演,后又受果亲王允礼推荐,入圆明园表演,颇有姿色的吕女,在表演中被雍正看中。。。
    
     真正通历史的胡适、黎东方和萧一山都认为不能排除野史的雍正遇刺说,黎东方先生说:雍正遇刺是有可能的,要排除雍正遇刺说,需要开棺验尸才能排除(但1981年发掘雍正地宫前夕,考古队却被当时文化部中的满族领导制止)。
    
     可叹今天大批对历史似懂非懂的人,包括学者文人在内,都在跟着四平八稳的大路货“主旋律”拖腔拉调,既无灵气也不做调研的他们,对雍正遇刺的各种说法,不由分说嗤之以鼻,这个“不可信”、那个“不可能”。.对待野史,无不鼻子里哼一声,统统打倒、横扫,而后道貌岸然地说:此问题中央(《清实录》)早有定论。.你们竟把野史当信史,真什么玩意儿?”
    
     更有昏头了头的大陆媒体人,竟把雍正七代孙金恒源对雍正死因的个人(主观色彩强烈的)解读,当作揭秘雍正死因的权威说法,向冠冕堂皇地名之曰《爱新觉罗氏后人揭秘:雍正皇帝死于乱服春药》,堂皇地登在人民网上,同时痛否遇刺说什么“不可信”云云。.笔者想问:
    
     金恒源是281年前雍正死亡的目击证人吗?金恒源是对雍正开棺验尸的验尸专家吗?金恒源是考古专家吗?这些都不是,金文算什么“揭秘”呢?
    
     众所周知,在法庭上,直系亲属是不能作证的,因为其“证词”不可避免带有强烈感情偏向,人民网等媒体把不可避免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雍正直系亲属的看法,当作雍正之死的权威结论——上升到“揭秘”的高度!可见有关方面脑残到何种程度?
    
    曾节明 著于2016年五月二十六日初夏微热纽约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09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曾节明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曾节明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曾节明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曾节明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曾节明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曾节明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曾节明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曾节明
·曾节明:秦永敏姜野飞“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鲜明印记
·秦永敏姜野飞“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鲜明印记/曾节明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曾节明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曾节明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曾节明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曾节明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曾节明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曾节明
·曾节明:吴宏达死因蹊跷 疑遭人掩盖
·共和党“换特”料难成,特疯子将成总统候选人/曾节明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曾节明
·谁会暗杀李克强?/曾节明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曾节明
·曾节明: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曾节明:诸葛亮选择老板的智慧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曾节明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曾节明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百万人示威反送中法案 亲民主派复活!
  • 百万人再上街反送中 小白花黑衣哀悼黄衣人
  • 林郑道歉了但未提撤送中案及辞职 过关否未知
  • 千万人冲高考窄门 中国人才选拔严酷格局曝光
  • 中海警船今未绕钓鱼岛 有关习将访日否待观察
  • 美国敦促军售 南海硝烟风险乍生
  • 广东与山东傲拥常住人口过亿
  • 再挺反送中香港学生号召17日发动“三罢”
  • 高科技时代绝对封锁? 大陆人撕缝暗挺香港
  • 香港民众汇成"黑色海洋"再次上街要“林郑下台”
  • 华为全球56000专利报复整收美国企业高额版费
  • 香港或两百万人大示威 也拷问习近平治港
  • 台港团体集会吁撤例与总统参选人承诺拒和平协议
  • 北京高层或质疑林郑能力但撤她职港特无先例
  • 中国官场异象受关注扫黑官员或更黑
  • 纽时:林郑暂缓修例是习近平的一大政治挫败
  • 路透纽时均报道北京官员质疑林郑能力和判断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