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27653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法律意见之二及快报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3日 转载)
    来源:脸书 及朋友圈信息 【“巴黎动态”综合推荐】
    

追寻真相,改变中国。以雷洋一人一家之不幸,换万民之大幸。遏制公权滥用,还民免于恐惧的自由,从雷洋之死开始!
    
    公安部已经关注到杨金柱律师对雷洋案的讲课 杨金柱律师刚刚获知,公安部已经发文,关于杨金柱在微信群开展的关于雷洋案件的讲课以及宣传呼吁,任何新闻和宣传机构不得报道、引述。关于本案的一切报道必须一律来自官方。这说明公安部已经关注到杨金柱律师的讲课了!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法律意见之二及快报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法律意见之二及快报


    

图片:杨金柱律师近照 杨金柱律师的电话:13908460728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法律意见之二及快报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法律意见之二及快报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法律意见之二及快报


    
    公安部发文禁止国内媒体发表采访杨金柱律师关于雷洋死亡一案的原因是:国内某正部级通讯社5月15日下午向海外发表了一篇视频稿件:《记者跟拍雷洋尸检日,亲属赴现场希望还原真相》,该节目除了采访了雷洋家人之外,最后采访了杨金柱律师,有二分多钟的语音(配上文字),杨金柱谈了三点意见。我在国外的朋友已经看到这个节目。该节目什么时候会在国内播出,现在不知道。所以,公安部才紧急发文,禁止国内媒体发表采访杨金柱律师关于雷洋死亡一案的任何报道。
    
    《杨金柱律师对公安网监5月17日晚上8点以后封杀杨金柱担任群主的10个微信群的说明》之 四
    
    杨金柱律师今天上午将向长沙市司法局、长沙市律师协会、湖南省司法厅、湖南省律师协会主要领导汇报此事。杨金柱将向长沙市司法局、长沙市律师协会、湖南省司法厅、湖南省律师协会主要领导提出以下几点:1、杨金柱的微信群是透明的,均有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主管领导在杨金柱的微信群里面进行监督。杨金柱在微信群里面从来没有发表过反党反社会主义和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论。杨金柱在微信群里面的所有言论均没有超出现行法律框架,即没有发表过任何违法言论。
    2、公安部在没有通过中宣部的情况下,直接向媒体发文,禁止国内媒体发表采访杨金柱关于对雷洋案件的讲课内容和对雷洋案件的观点。这是公安部的越权行为,也是违反宪法的违法行为。
    3、中国新闻社作为中宣部直管的正部级通讯社,和公安部同级。中国新闻社5月15日下午向海外发表了一篇视频稿件:《记者跟拍雷洋尸检日,亲属赴现场希望还原真相》,该节目除了采访了雷洋家人之外,最后采访了杨金柱律师,有二分多钟的语音(配上文字),杨金柱谈了谈了三点对雷洋案件的意见,完全在法律框架之内。杨金柱的国外朋友在faceb00kk看到了该节目。中国新闻社是否在国内发表该视频稿件《记者跟拍雷洋尸检日,亲属赴现场希望还原真相》,杨金柱现在不知道。
    4、杨金柱建议湖南省司法厅和湖南省律师协会主要领导今天下午和杨金柱一起去湖南省公安厅,和湖南省公安厅主要领导进行沟通。杨金柱要求湖南省公安厅网监尽快对杨金柱被封杀的11个担任群主的微信群予以解封。
    5、如果公安网监在星期日(22日)之前不解封被封杀的杨金柱律师的11个微信群,杨金柱律师将于下周一去公安部门口静坐绝食,依法维护自己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
    

【杨金柱律师12日发表的对雷洋尸体进行法医鉴定,查清雷洋死亡原因的法律意见】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之死的法律意见之二
    
    杨金柱律师对雷洋尸体进行法医鉴定查清雷洋死亡原因的法律意见
    
    杨金柱律师目前正在办理两件与警察职务犯罪相关的案件,均担任被警察伤害致死的受害人家属的代理人。
    
    第一个案件是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太原警察王文军故意伤害致死周秀云案件中担任死者周秀云近亲属的诉讼代理人。该案于2015年5月18日至23日在太原中院开庭五天,公诉人以故意伤害致死起诉王文军;王文军及其辩护人均作无罪辩护;杨金柱律师和北京李劲松律师、河南孟猛律师出庭代理,作为受害人周秀云近亲属的代理人均发表了王文军构成故意杀人罪的代理意见。太原中院至今未判,延期至2016年7月15日。杨金柱律师在等待该案一审判决。如果有二审,将继续担任周秀云家属的代理人,继续代理。
    
    第二个案件是2015年12月7日晚上在湖南益阳沅江市琼湖派出所农民张健上厕所“摔跤死”案件,杨金柱律师担任死者张健近亲属的非诉讼代理人,于2015年12月9日接受委托介入该案。沅江市公安局于12月9日发布《我市发生一起嫌疑人死亡事件》(见附件),说张健是当晚1时许上厕所“摔跤死”。杨金柱律师于2015年12月14日向益阳市检察院出具《关于对沅江市琼湖派出所上厕所“摔跤死”的非正常死亡者张健进行尸体解剖的法律意见书》(见附件),并发表《奇!35岁农民张健在琼湖派出所“摔跤死”杨金柱律师在沅江市检察院怒拍桌子》一文(见附件)。该案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沅江市检察院在五一节之前正式逮捕了沅江市琼湖派出所四名涉案警察和辅警(琼湖派出所原副所长贾胜、民警许磊、辅警黄强、李炳)。张健的近亲属于5月6日正式向沅江市检察院送达了《重新鉴定申请书》(见附件),要求重新鉴定。杨金柱律师目前正在和沅江市检察院、益阳市检察院就重新鉴定事项进行沟通,本周或下周就会有正式结论。
    
    杨金柱律师根据办理张健上厕所“摔跤死”一案的经验,对雷洋尸体进行法医鉴定查清雷洋死亡原因提出以下法律意见:
    
    一、建议雷该机构洋家属选择司法部唯一直属管理的“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作为鉴定机构,在上海执业,而不是在北京执业。
    二、建议雷洋的近亲属聘请熊平(法医学教、病理学教授、主任法医师、博士)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专家证人参加雷洋的尸体解剖(熊平教授与杨金柱相交相知多年,为人正派,专业知识精湛,在张健尸体解剖法医学鉴定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建议雷洋的近亲属代表和代理律师参加尸体解剖。
    最后,杨金柱律师还有以下两点计划:
    第一,如果需要重新鉴定,将选择最高检察院主管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作为鉴定机构。
    第二,杨金柱律师拟在香港选择一家在国际上有重大影响和公信力的司法鉴定机构对雷洋的法医鉴定结论进行法医学文证审查,出具独立的法医学文证审查意见。‘
    以上法律意见供雷洋的近亲属参考,也希望他们予以采纳。
    
    ----------------------------
    
    喊话陈有西,请让老杨和你站在一起!
    2016-05-17 林义律师 独狼
    
    追寻真相,改变中国
    (副题:兼致雷洋家人与我的同行)
    文/林义律师
    
    自雷洋案发,一个湖南的杨金柱、一个上海的陈有西,这两个大牌律师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前者,以“打酱油”的身份高调呐喊;后者以“主厨”的架势低调运作,同为雷洋,似是同一战壕的战友,其实却剑拔驽张。陈律师是雷洋家属聘请的代理律师,打理势在难免;而对于杨律师,以观战之身行冲锋之态,致我律师界反对者中两种意见甚嚣其上,一者曰之“死难家属爱请谁请谁,代理律师爱怎干怎干,轮不到旁人说三道四”;一者曰“案件正在侦查鉴定中,一切未尘埃落定之时,现在多说无益”。老实说,对于这样的说法,笔者虽不敢苟同,但针对杨律师自雷洋案发以来主动联系雷洋家属出谋划策推荐尸检鉴定单位专家证人联系媒体采访、高调挑战陈有西作第三次对决、大张旗鼓地成立雷案刑事辩护律师群、在几十个律师微信群同步直播“雷案真相在客观证据”的讲课、似鸡蛋挑骨头京衡律所填写的律师授权委托书,以及在其微信朋友圈、所在微信群反复强调其过往办理警察滥权执法伤害平民案的业绩,直至不厌其烦地预告其即将推出的各类与雷案有关的动作,等等,等等,在昨夜听到杨律师五点质疑陈律师的演讲之前,由于杨金柱的太过高调,笔者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相信了他是在炒作,其终极目的就是意欲喧宾夺主抢下雷洋案代理。
    老杨,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的杨金柱律师,前自称中国死磕派律师创始人,后退出死磕改创较真派,人称“律坛怪侠”。应该承认,从小河案的慷慨激昂拍桌子到致信最高司法长官的大义凛然写遗书,其以其标榜的“杨氏刀法”和“湘蛮子”气势,解剖焦点案件、直击司法腐败,对当今中国法治的推进无人能出其右,他确实是一位值得敬重的律界勇者、智者。笔者不才,自入行以来一直以“人请,必先叩实情。理屈,即为和解之;若理直,虽上官不能抑也”为座佑铭,也常以“律师当说普通人不敢说,律师当做普通人不敢做”自许,“死磕”虽不敢配,但对于老杨这号人物还是心念神往欲奔驰而去。所以,当笔者2015年7月援藏归来打算离开福建另寻它处执业时,便寻着他的微信加了好友,进了一些他在的微信群。近距离的接触了解中,让笔者看到了生活工作中真实的老杨,其身上的缺点如霸道、好表现,特别是其做事总是先打雷再下雨,有时甚至雷声大雨点少,或干打雷不下雨,让笔者实在不愿恭维。所以,为不致因个人好恶与老杨不愉快,笔者很快便主动删了好友,退出了所有已知和他在一起的微信群。这之后发生的他与上海翟律师的诽谤案,又让他在笔者的心目中减了分,笔者没去想像,这辈子的律师生涯会与老杨再发生交集。
    雷洋案发前,在论证会律师群,笔者无意中又看到了老杨熟悉的身影,不知是他任“道长”修身养性的见长,还是笔者容人雅量的进步,反正这次的相遇让笔者看到了一个比较能接受的老杨。为了探知其代理的王文军致死周秀云一案的进展,笔者第二次主动加了他。随后不久,雷洋案发,在私信、在朋友圈、在微信群,经常都能收到和看到他发的与雷案有关的信息。这期间,笔者获知老杨要跟陈有西第三次对决的消息。前面说了,站在共促案件圆满结局的角度,笔者相当意义上也赞成老杨在雷案中积极“打酱油”,至于“玩残他、玩他半死半活”的态度笔者却很担心会事与愿违,于是笔者连夜写了《雷洋之死,我们能够做些什么?》一文发布到独狼微信公众号。该文以笔者援藏期间亲历的攘助援友因援助工作被殴打住院的维权故事,来规劝老杨认真而不较真,努力也避免为别人作嫁衣。文章发布后,笔者同时直接私信给了老杨。嗣后,在朋友圈、在多个微信群,笔者看到了老杨对这篇文章的转发,体味了老杨的冷静与收纳。笔者更因这篇文章,被老杨特邀进了他的“雷洋案刑辩律师研讨群”。
    硝烟并未散去,战火重新点燃。第二天,14日晨,也许是陈有西终于按捺不住多日被杨金柱挑衅的怒火,在微薄发出了“一路狗叫猿啼,人还不走路了?”的咒语。作为律师,除了学识,素养最为重要,何况雷洋案为公共事件,公众岂有不评之理,怎么可以说这些点评议论是“狗叫猿啼”呢?为了表达自己的这一观点,更为了能够为阻止杨陈之争白热化出点微薄之力,笔者当天又起草了《雷洋之死,我们可以说些什么?》一文,嗣后也发布到独狼微信公众号上。该文以2014年援助时在援友间因讨论毕福剑视频事件引发的“国骂”故事为引子,来说明律师团结虽难,但团结却极为必要的道理。这前后两文,各自出发,各有侧重,主旨都是不希望兄弟祸起萧墙,白白耽误了大事,生生便宜了别人。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不要说陈律师,就是笔者这个完全置身事外的人,对老杨在雷案中的所作所为还是有一些不理解。
    然,这种不理解,在昨天晚上听了老杨对陈有西律师代理雷洋案的五点质疑,全部、顿时都化为了乌有,笔者发现自己第一次被老杨深深地震撼到了。昨晚的老杨与其说是在讲课,不如说是在演讲,在长达近一个半小时声情并茂的激情演讲中,老杨讲事明理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其阐明心迹痛陈所见所闻所感,却是情真意切,这哪里是在质疑同行,分明就是不忍同行被人牵了鼻子,而白白致一次促进中国法治进步制度变革机会流失的焦虑与抓狂。一个人,为私利高调那是作,如老杨这般为公义高调,那无疑就是鲁迅先生笔下的《呐喊》。突然之间,笔者好像看懂了老杨,领会了他所谓的“杨氏刀法”。老杨,他确实如懂他的人所评:性子急、脾气不好、人霸道,但人好、心善、勇敢、嫉恶如仇。
    罗罗嗦嗦地讲了这么多,来作为笔者对老杨最后定义的铺垫,用意就是不想让人以为笔者是在“拍杨金柱的马屁”。其实,就是在昨天的这个时候,我还在酝酿着一篇题为《末日狂欢,我跟老杨说“再见”!》的文章。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差,完全是因为15日晚老杨毫无征兆地取消前一天预告的对陈有西代理雷案五点质疑的讲课,代之而起在“雷洋案刑辩律师研讨群”搞红包接龙游戏与才艺表演。一者,这样的活动与其宣布的建群主旨只讨论与雷洋案相关严重不符;二者,这样的活动极坏地冲击了其聚著名专家学者、司法界名人与律师同行在一起的学术与法律氛围;三者,最可恨是原定的众人欢娱竟然演变为一家新律师事务所的砸红包打广告表演,而且还捧者众。所以,当笔者三更半夜爬楼梯看到了这一幕幕场景之后,第一感觉就是这主旨不过是个由头,这氛围无非是个幌子,这根本就是一个舞台。于是,笔者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决定第二天起床后要写前述的那么一篇文章,再一次与老杨说“再见”,永不归来。现在想来,真是庆幸了自己昨天白天忙得不亦乐乎,否则岂不是与老杨从此失之交臂?
    陈律师,笔者对你知之不多,了解更少,只晓得你来自体制内,并是因李庄案声名鹊起的上海同行。尽管你接手雷案后,坊间有担心因你办案风格而致案件最终真相被搁起而民事和解,但个人却是看到了你代理所取得的一些突破性证据;特别是今天传来,你代理当事人向北京检察院递交了追究涉案民警刑事责任的报告,更是令人欣慰叫好。笔者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不具备劝和你与杨金柱之争的资格,更不具有说服你让你相信老杨确实是个好人的能力。笔者不过就是想通过这篇文章让你看到笔者对老杨的认可也是一个波折的过程。记得笔者在援藏期间,曾经就援友们讨论的一个话题“我们(中国人)为什么像一盘散沙”撰写过一篇相同题目的作文(这篇作文将与本文同步发表在笔者“寡人”微信公众号上),该文避大及小,从我们仅200多号的援助律师队伍尚不能团结为切入,阐述中国律师的悲哀,你若赏脸,不妨一看。
    从庆安案件以来,警察或滥用公权、或过度执法致民死伤屡屡案发,但没有任何一个案件能与今天的雷洋案比,我们所以为律师,根本就是求一个法治进步权力入笼。雷洋之死,既然给了我们这么一次机会,又有全国人民的关注,我们没有理由不让它成为一个社会进步的里程碑。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背靠大树好乘凉,作为这样一起公共焦点案件,万众瞩目,万律牵心,个人认为每个律师同行,只要他不是仅仅把律师作为吃饭的饭碗,并且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他都不可能因为你代理了这个案件而对案件闭嘴;你更没必要排斥同行的点评关注与议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集大家之力,成一已之功,无论是为社会名垂青史,还是为锦铂功成财收,与你都无害处。
    千斤重担你一人挑,冲锋陷阵舍你其谁!但请记住在你的身后,有如老杨者有胆有识之士在为你出谋划策;有我等有心无力之辈在为你发声加油;有全国有良心的民众在为你注目助威,为社会、为雷家人,我们没有理由不站在一起。
    最后,考虑到雷洋案最终能否达到应有的社会效益,雷洋家属的作用举足轻重,笔者在这里也想借这篇文章跟雷家人说一句:雷洋已经不幸故去,再多的钱财也不能抚平这永远的痛;惟有让雷洋死得值得,才是对雷洋在天之灵最好的安慰和悼念!中国人不会忘记你们家的雷洋!
    追寻真相,改变中国。以雷洋一人一家之不幸,换万民之大幸。遏制公权滥用,还民免于恐惧的自由,从雷洋之死开始!
    
    2016年5月17日于福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510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金柱:中国式命案冤案产生的四大原因
·杨金柱倡议为王全平律师组成千人律师辩护团
·杨金柱向全国律师同仁和网友们紧急求助
·杨金柱:干大事不拘小节,活人岂能被尿憋死
·杨金柱:伍雷将带领13名山东好汉和第二梯队律师大战娄底
·长沙中院不应该这样杀掉民营企业家曾成杰/杨金柱
·重庆五毛还要查我祖宗十八代/杨金柱(图)
·“死磕律师”杨金柱被立案调查 网民“屠夫”被行拘
·杨金柱律师因公布“聂树斌案”材料 被律协立案调查
·杨金柱律师在营口中院静坐上班,敦促法院上班履职 (图)
·杨金柱为自己博客和微博保护向“两高”备案
·渝法院让杨金柱补充起诉龚刚华的证据 (图)
·律师杨金柱、伍雷明天赴福州和福建高院“死磕”到底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