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追问“雷洋之死”,你为谁“站队”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3日 转载)
    
    ——一位检察官眼中的“雷洋事件”
    

    来源:共识网
    
    摘要:为了日后的和解与共识,为了未来的安全与信赖,对于“雷洋事件”,除了真相和正义,愿我们不为任何一方而“站队”!
    
    不知从何时起,一旦社会上发生涉及公、检、法人员与当事人(以及律师)的冲突事件,我的“朋友圈”、微信群里就会相当自然地发生“选边站队”的奇特现象:凡是公检法系统的同行、朋友及其亲属,基本持“司法(执法)人员太辛苦、很委屈、无过错,网民及部分媒体歪曲事实、混淆视听、无理取闹”的观点;而律师和其他非体制内的朋友,则通常认为,“司法、执法机关权力大、约束小、问题多,肯定存在滥权失职、执法犯法并掩饰过错、隐瞒真相的情形”。因为双方观点迥异,在微信群中常用“直接交锋”,争论极其激烈,甚至不乏因此发生冲突而彼此决裂的;而在“朋友圈”,大概是因为相互过于熟络的缘故,直接的辩论很少发生,一般是各说各话、各转各文,然后在评论区各自为认同的观点、文章握手、点赞,以表明立场。然而,无论是微信群还是“朋友圈”,上述争论的最终结果,基本都是更决绝地坚持本方观点、反对对方观点;公开的和解与共识,几乎从未见过。
    
    这次“人大硕士”雷洋因“涉嫖”而在警方执法过程中因故死亡的事件(简称“雷洋事件”)发生之后,我的“朋友圈”、微信群再次毫无意外地出现了明显的“选边站队”情形:公检法系统的朋友(特别是警察),要么对该事件保持沉默,要么坚决支持昌平警方,认为警方对雷洋的执法行为合理、合法,正当、无过,雷洋的死亡纯属意外,甚至是“咎由自取”;网友和媒体的所谓“关注”、“质疑”,纯属无端揣测、恶意误导,或无聊围观、蓄意滋事,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以律师为主力的“体制外”朋友,则比较一致地认为:“雷洋事件”疑点多多,内幕重重,警方解释前后矛盾、极不可信,雷洋极有可能是死于警方的滥用职权或执法过失;媒体、网民质疑“雷洋事件”,是为了监督公权,捍卫私权,避免任何一个人成为下一个“雷洋”,争取“免于恐惧的自由”。与以往一样,上述两方在微信群里短兵相接、唇枪舌战;在“朋友圈”则各执己见、针锋相对;迄今为止,亦不见两大阵营有任何的和解或共识,分歧与裂痕倒是越来越深。
    
    作为一名检察官,面对社交媒体公共讨论中,如此对立甚至撕裂的“站队”现象,真是左右为难。一方面,作为司法工作者,我长期与警方接触、合作,深知警察职业的艰辛与不易,因此也能理解,为何公检法系统的朋友在“雷洋事件”中,立场一致、“抱团取暖”,极力为警方叫屈、说理、申辩,以洗清警方嫌疑,捍卫执法权威,保护同行战友;因为他们认为,唯有如此,才能降低自己日后陷入相同困境的概率,或避免将来在面对类似困境时,处于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另一方面,同样基于职业经历等方面的原因,我深知在当前某些领域,以警察权为代表的司法、执法权力,还或多或少地存在被滥用或误用的情形;而上述权力一旦被滥用、误用,必对公民的正当权利构成侵害或威胁,甚至直接危及公民的生命、自由、财产安全,并因此导致公民对公权力的普遍排斥与恐慌。而根据当前已经公开的信息,“雷洋事件”中,确实有材料指向警方存在对事件的部分重要细节解释不清、说法矛盾以及证据的莫名缺失等问题,足以使公众对其执法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产生合理怀疑,且依据相关法律与法理,警方确有义务证明其执法行为具有充分的合法性,以及对雷洋实施强制抓捕具有合理性与必要性。因此,公众对雷洋案充分关注与质疑,既有必要,也有依据。
    
    左右为难之间,我亦曾在沉默抑或“站队”之间徘徊。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雷洋事件”确实存在诸多的疑点,以至于我内心几乎确信,警方在该事件极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当执法情形时,我决定,不再保持沉默。首先,作为一名公民,具有监督公权力、维护私权利的义务和责任;其次,作为一名法律人,关注公共权力的监督和公民权利的保护,探求案件的事实和真相,追求公平和正义,是应有的素质和良知;最后,作为一名检察官,加强法律监督,捍卫公平正义,是崇高的使命和本分的职责。所以,我必须站出来,而且希望所有的有识之士,都能超越身份、职业和感情的立场,只为公平和正义“选边”,只为事实和真相“站队”,共同为“雷洋事件”的公开调查、公正处理发声助力。
    
    为正义与真相“站队”,我们应当支持媒体、公众对“雷洋事件”的充分关注和合理质疑,支持各方(特别是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正常发出自己的声音、提出自己的诉求;支持当地政法机关成立相对独立、超然的调查机构,以规范、公开的调查过程,确实、全面的调查材料(证据),公正、客观的调查结果,最大程度地实现对事件真相的认定与再现。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地消除公众对警方“执法犯法”的合理怀疑,进一步提升公众对公权力的信任和对法治的信心。为正义与真相“站队”,我们应当反对任何当事方(包括警方)以及媒体、公众,提供虚假证据,捏造、掩盖或歪曲事实;反对任何一方利用强制力或影响力,擅定真相、误导公众、“抹黑”他人,以此对抗调查或混淆视听,恶意制造或加剧社会的对立与撕裂。
    
    为此,我们希望每一个曾经无条件支持警方的人都能有这样的认识:尊重一个职业,并不意味者必须承认,这个职业每一个从业者都能够遵纪守法、尽职尽责、清白高尚;对该职业群体中违法乱纪、滥权失职者依法进行必要的追责、处罚,不但无损于职业的尊严与权威,反而有助于捍卫职业的公信与声誉;相反,一味拒绝他人的正当监督与合理质疑,默许或纵容同行、“战友”掩饰问题、对抗调查,守得住一时的“胜利”与“安定”,却失去了长久的信任与支持;毕竟,无数的实践证明,没有任何的权威和尊严,能够永久地建立在强硬和谎言之上。同时我们也希望,那些始终坚持不惮以最大的恶意猜测、推定警方滥用职权、违法执法的媒体、公众(特别是颇有民意影响力的学者、“意见领袖”),能够清醒认识到:质疑与推定,虽然是法定的权利和自由,但同样要受良善和理性的指引和约束;一切的关注与呼吁、猜测与质疑,推断与结论,都应以一定的事实(或值得信赖的材料)与逻辑为基础,结合正常的生活经验,并经过审慎的分析与思考而作出。毕竟,“雷洋事件”的事真相认定,既关系一个公民的生命尊严和广大公众的权利保障,也关系一个职业的公信权威和数名警察(或协警)的职业前程;我们必须保持必要的谨慎和尊重。倘若我们不惜一切手段,只为吸引眼球或发泄情绪,甚至只为摧毁警察职业的声誉与权威,不但会让司法、执法队伍因此寒心,同时也将加剧社会的对立与撕裂。无论如何,在一个仇恨肆虐、撕裂至极的社会,都不可能给予我们想要的幸福和安宁。
    
    所以,为了日后的和解与共识,为了未来的安全与信赖,对于“雷洋事件”,除了真相和正义,愿我们不为任何一方而“站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403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洪明:从雷洋之死看中国警方任性执法及其症结
·平论:雷洋之后 谁是下一个嫖客?
·雷洋案,不会有例外 /石扉客
·时事大家谈:雷洋之死,真相在哪里?
·为什么我们应该感谢雷洋的妻子
·读者来稿质疑:雷洋到底穿黑衣还是白衣?
·廖祖笙: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恐怖:雷洋案所有证据都是事后补的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曾节明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汤桂仁:从常外到雷洋,中产们该醒醒了
·王振华:中国中产阶级患了“雷洋之死”焦虑症
·谁是杀害雷洋的真正凶手?/秦伟平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曾节明
·秦伟平:谁是杀害雷洋的真正凶手?
·对不起,我不想知道雷洋如何嫖娼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曾节明
·朱人奉:“雷洋之死”需要的是死亡真相,而不是嫖没嫖娼 (图)
·魏则西、陈仲伟、雷洋:警惕社会达尔文主义撕裂中国 /何云峰
·雷洋之死,走不进现实的“真相”
·彻查雷洋案 谁是真正独立的“第三方”? (图)
·雷洋案律师:案子要回到本来面目 死因必须查清 (图)
·雷洋事件报案书曝光!嫖娼是栽赃,雷洋被打死! (图)
·雷洋尸检结论获一致认可前 遗体将不被火化 (图)
·雷洋案新进展,家属有新证据警方央视说谎? (图)
·完成解剖 家属告别雷洋遗体落泪
·陈有西免费代理雷洋案 澄清3点事实
·对雷洋之死 习近平有4个字“批示”
·“雷洋案”专家证人:不能冤枉好人 也不放过坏人 (图)
·北京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是雷洋事件带队民警 (图)
·警察与央视联手 雷洋之死说不清楚
·雷洋尸检进入病理检验阶段 大约半个月后出结果
·在京访民举牌声援郭飞雄、范华培、丁汉忠、雷洋等 (图)
·雷洋案尸检专家证人:预计14日凌晨完成初步尸检
·消息人士:人大研究生雷洋被打视频就是他(附视频)
·陈有西代理雷洋案 澄清雷洋调查常州毒地等传言 (图)
·雷洋案尸检启动 公安大学教授担任专家证人
·下一个“雷洋”不会太远,或是你我,或在身边
·西安交大88级部分校友关于雷洋事件的声明 (图)
·家属澄清雷洋调查常州毒地等三传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