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迷信”官员究竟迷什么信什么?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褚朝新、张笛扬
    
    摘要:讲迷信、信风水,在中国官员群体中已不再是个别人的问题。
      
    “说官员迷信,不如说他们迷恋权力,与正统的宗教信仰无关。”(东方IC/图)
    “迷信”官员究竟迷什么信什么?
  
    “谢清纯每到所谓的观音生日,他必一天吃斋。到后来,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么方向走吉利。”
      
    有学者调查显示,“76.53%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23.47%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模糊认识或迷信行为。”
      
    “说官员迷信,不如说他们迷恋权力,与正统的宗教信仰无关。”
      
    2016年1月以来,中纪委通报多名官员组织或参加迷信活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近期一个调查报告显示,“本次调查中有76.53%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23.47%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模糊认识或迷信行为。”
      
    讲迷信、信风水,在中国官员群体中已不再是个别人的问题。
      
    官员迷信将以违纪论处
      
    “自从信佛后,只看佛书,每年必到四大佛教名山拜一遍,每到所谓的观音‘生日’,他必一天吃斋,甚至到后来,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么方向走‘吉利’。”2016年4月2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已落马的湖南省株洲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时称。
      
    谢清纯的这种迷信程度,被纪检监察部门认为是“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与谢清纯有相同“爱好”的官员,还大有人在。4月21日,中纪委通报,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原副主任、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原副主任龚清概被“双开”,中间就提到龚清概“搞迷信活动”。4月18日落马的广东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刘志庚被通报,同样存在“长期搞迷信活动”。
      
    南方周末记者统计发现,2016年以来中纪委通报的存在参与迷信活动的落马官员还有太原市阳曲县委原书记吕荣、辽宁省营口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思福、厦门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栋梁、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邓崎琳等人。
      
    新修改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规定:组织迷信活动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参加迷信活动,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过去,“组织、参加迷信活动”并未被列入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之中,但这类官员并不少。
      
    2013年,纪委调查组对江西省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采取强制措施后,依程序检查其随身物品时,竟发现其身上“求神避邪”的符、钱类东西有六七样之多。
      
    2013年7月8日,原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刘志军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根据检方的起诉书,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来选择黄道吉日。
      
    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2014年4月29日被“双开”。在中纪委的通报中,就有“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造成国家财政资金巨额损失”的表述。
      
    南方周末2014年5月曾报道,李春城落马之后,青城山一位姓高的风水师因牵涉李案,也被调查。李春城还与一位名叫曹永正的“大师”交往密切。
      
    2014年5月被纪委立案调查的广东河源市原科技局局长黄翀胤迷信风水,分别在河源市连平县陂头镇、惠州市博罗县大坝镇建造风水屋以及河源市区长鸿花园的居所专门设一间风水室,以求官运亨通。
      
    2015年11月落马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白雪山主政吴中市期间,担心影响风水,在吴中市政府大楼及其配套工程建设中,经常检查工地、改动图纸。其中,广场的喷泉至少改建过3次。每次喷泉刚刚建成喷水,他都说很好。而后没过几天,他就要求拆了重建。
      
    部分官员“基本科学素质” 偏低
      
    各种关于官员迷信的信息,在官员们落马前一般在坊间流传。
      
    湖北省一位厅级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就他观察,“官员迷信现象似乎并不普遍,都是经过媒体报道才知道一些官员信迷信。迷信是比较隐私的一件事,一般情况下彼此不会讲。”
      
    山西一名地级市市委书记曾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因交通需要,该市市委门前的路由过去的双向行驶改为了单向行驶。有官员私下向他建议,其前两任市委书记都当了省委常委,他接任后改路破坏了风水,最好把路改回双向。
      
    他说,他并不信,但有些官员信。那么,到底有多少官员迷信呢?
      
    2007年,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曾发布“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报告”,称“过半县处级官员都相信迷信”,曾引发社会强烈反响。
      
    程萍当时以东中西部地区的1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副省级城市的900名县处级官员为样本,得出结论:52.4%的县处级官员相信求签、相面、星座预测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的做法。
      
    2014年10至11月,长期关注官员迷信现象的程萍重新做了一次针对官员科学素养问题的调查研究,发现官员迷信的现象比前几年“有一些好转”。
      
    在这个题为《“十三五”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科学素质发展规划研究》的调研报告中,程萍透露这次调查的样本是300名厅处级官员,调查方式是问卷调查,最后288人提交了调查问卷,277份问卷有效,其中厅级公务员占73.29%;县处级占20.94%。
      
    “结果显示,76.53%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23.47%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模糊认识或迷信行为。”程萍在调查报告中称,2006年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的只有47.6%,这一次比例提高了28.93个百分点。
      
    那么,迷信的官员信的是哪些呢?
      
    程萍的调查发现,“我国领导干部和公务员自称相信‘相面’的人数比例为第一,占12.63%;相信‘求签’的人数比例居第二,为7.58%;相信‘星座预测’的人数比例第三,为6.14%;相信‘周公解梦’的人数比例为第四,占5.05%;相信‘电脑算命’的为1.80%。”
      
    报告中的另一项数据显示,“我国领导干部和公务员‘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人数比例仅为16.97%”。值得注意的是,这份研究报告的300名样本官员中,95.3%的人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具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的就占到了40.07%。
      
    程萍和官员打交道的机会不少。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时候和官员们一起开会,期间会组织一些考察,有些官员知道我是做这个研究的,会避开我,要到寺庙里去拜上几拜。”
      
    贪污腐败和迷信有因果关系
      
    迷信,在每个官员那里都有不同的诉求。
      
    2014年11月,福建省龙岩市旅游局原副局长范甲荣因涉嫌贪污受贿几百万元,刚被组织调查时却大声叹息:“在寺庙求签说我有一个坎,果不其然!”
      
    临汾市纪委处级官员汪俊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临汾市原文物局局长常引根在“双规”期间还要算日子、讲风水,在特殊的日子拒绝接受纪委谈话,“他信风水,阴历初一、十五就不配合问话。他说,‘这几天我什么都不会说,过了这几天我什么都说。”
      
    一位长期在中部某省会城市活动的“风水大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官员向他讨求风水的现象非常普遍,他的客户中有20%左右是各色官员。
      
    “大师”介绍,曾有一位官员因挑选别墅房有求于他,“大师”在实地“勘测”时,发现官员挑选的别墅门前,一个尚未安装的指示牌横放在地上。“大师”认为这是不好的兆头,劝这位官员不要购买这套别墅。于是,这位官员购买了另一套本来没看中的别墅。
      
    采访时,“大师”反复强调,“我认为风水并不是迷信。”这位“大师”还自称他是众多政府、企业的风水、用人甄别、事件决策顾问。
      
    南京玄奘寺方丈释传真曾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他与多名已经落马的南京官员都打过交道。南京一名副市长的女儿结婚,就是找他选的日子。
      
    “大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官员相信风水由来已久,只不过“这几年多了些”,需求也有所变化,“前些年是求升迁,近年是求稳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认为,“高压反腐让腐败官员有种恐惧感,不知道纪委掌不掌握他的材料。”
      
    在程萍看来,贪污腐败和迷信有因果关系。“对腐败官员来说,由于国家打击力度不断加大,安全就成了他们在获得非法物质利益时的另一个主要诉求。腐败官员有很强的侥幸心理,也就有很强的迷信动机,希望神秘力量能为自己所用,使自己逃脱惩处。”
      
    “说官员迷信, 不如说他们迷恋权力”
      
    2015年9月接受调查的辽宁省抚顺市原市长栾庆伟,曾写自悔书对迷信“大师”进行自我反省。
      
    辽宁省纪委向媒体透露,2007年开始,栾庆伟见过的几个“大师”都说他的命很好,一生官运亨通。2015年开始,栾庆伟听到调查他的传言,在接受调查前几天还和一个著名的“大师”见面。“大师”告诉他:“有惊无险,没有任何问题。”分手后,“大师”还发信息告诉他:“确实没有问题,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么说的。”
      
    落马后,栾庆伟在悔过书中写道:“难道这叫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吗?这叫真的有惊无险吗?现在看来,搞封建迷信,相信大师是何等愚蠢!”
      
    “迷信,就是傻子遇到骗子的结果。”栾庆伟说。
      
    2013年10月底,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被调查。清点随身物品时,3个小红布包引起了审查人员的注意。拆开红布包,里面是画着符咒的黄纸,仔细辨认,依稀认出“蒲志安永久绝败”“保佑边飞化恶呈祥”等字句。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报道,蒲志安曾任永年县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曾4次送给边飞4张银行卡,共计45万元。2011年底,蒲志安因其他违纪问题被调查。边飞担心被牵连出来,便找“高人”给他念咒画符保佑。
      
    任建明认为,很多官员迷信的动机是预测升迁,由于人事信息敏感,组织纪律要求又很高,这些官员求助于八卦、鬼神的动机就很大。
      
    任建明的判断,与太原龙泉寺住持恒峰接近。恒峰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一些官员迷信,反映了官场上的不确定性。”
      
    程萍在与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也发现,“在有些地方和部门,权钱交易使得正气受到压抑,一些官员痛感不能把握自己的前途。‘干得好,不如吹得好’等官场潜规则暗地起作用。一些官员产生沉重的迷茫感,把升迁希望寄托在鬼神身上。”
      
    “说官员迷信,不如说他们迷恋权力,与正统的宗教信仰无关。”恒峰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02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官乱:那不是“迷信”,那是市民社会自主的力量
·刘逸明: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图)
·清流浦:登临大典、颠覆共和制及习近平的迷信
·辛树言:大阅兵的“迷信”和“禁忌”
·郭永丰:雇黑反占中凸显中共政权迷信暴力的本性
·杨彼得:不要迷信什么“党性担保” (图)
·守鱼:廉价改变的迷信是随手公益行骗之基础 (图)
·从三江强拆看基督得胜和破除迷信/刘进成
·迷信风水的谷俊山 为啥也倒了
·西诺新唱:换汤不换药,习哥迷信《整风洗澡歌》/视频
·鲍彤 :自我迷信,不如自我批评 与李长春商榷
·中国迷信市场经济令百姓深受其害/郎咸平
·宋正海:警惕科学迷信现象
·祛除民族问题上文化多样性的迷信/张健
·当“天下为公”成为迷信
·驳北大教授潘维的不要迷信民主论
·刘逸明:对“迷信”官员落马的另类解读
·张红珍:中国建筑风水之科学与迷信争议
·相对论与科学迷信/李长征
·时评:谁给“迷信”穿上“国学”马甲?
·迷信官员众生相:佛龛下私藏近百张淫秽光盘 (图)
·湖南落马厅官迷信到令人发指:每天出行必算卦
·中共新党纪严处迷信风水干部指性质等同叛党
·新修订的中共产党纪对组织参与封建迷信活动者的处罚 (图)
·中纪委通报官员问题首现“长期搞迷信活动”表述 (图)
·盘点迷信风水部级高官:李春城曾花千万做道场
·中共党报警示王林现象意味深长:迷信亡党
·广东纪委书记批判政治"两面人":背后迷信"大师" (图)
·山西整治封建迷信 记者实地探访农村“神婆”
·贪官联手农民贪污公款造阴宅 迷信风水葬送仕途
·新疆问题:过于迷信国家暴力 以暴制暴陷入暴力循环 (图)
·媒体“封建迷信”官员盘点:政府院内挖坑埋灵符
·李春城被双开 涉滥用职权腐化堕落进行迷信活动 (图)
·李春城罪行公布:收巨额贿赂 搞封建迷信活动 (图)
·官方:个别领导干部热衷风水迷信 修建大墓豪华墓
·黑龙江女婴被扎4根钢针续:生父自首 迷信扎针生男孩
·多官员迷信鬼神风水 红宝书欲挽信仰迷失
·多地政府大楼流行摆风水阵 专家官员迷信风水是种倒退
·教授分析部分官员迷信:因担心失去既得利益 (图)
·山西一中学校长供奉神像 被指搞迷信被免职 (图)
·陈毅演讲曝光:不迷信毛 拼老命斗争 (图)
·焦国标:疯狂的塑像(二)——文革期间毛泽东塑像迷信故事集
·焦国标:疯狂的塑像(一)——文革期间毛泽东塑像迷信故事集
·1967年陈毅愤怒的演讲:我不迷信毛主席 (图)
·林彪笔记中的毛泽东:自我崇拜 自我迷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