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华颇:习李为何不相容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十八大”上正式确立习、李搭班的执政模式,这认为是“红二代”与“团派”联合的标志。上任之初两人的合作还算顺利的,习近平担任了十几个领导小组的组长而李克强担任了这些小组的副组长,那时候他们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对手——“江系”。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首先在经济领域的政策发生了分歧,这种分歧在急剧的扩大,在执政不到4年的时间里就产生如此大的“君权”与“相权”之争是非常异常的事情。那么二人为何如此的不相容呢?笔者看来应该从二人的出身、性格与其所学方面来解释。
    

    一、二人出身不同
    
    习近平是响当当的“红二代”,其父是中共元勋之一的习仲勋,而习仲勋出身于社会的底层所以追根溯源习近平出身于草根阶层。可以说习近平的血管里流淌着是中国底层民众的血液,所以当初习近平落魄时到陕西农村插队就很容易同当地基层百姓打成一片,融合在一起。再者中共是依靠领导底层民众造反起家的,所以对底层民众是非常关注的,中共高层一般更加要倾听、了解底层民众的所思所想以及好恶,对精英阶层则实行限制的原则(这只是在“毛时代”),所以习近平虽然身份地位改变了但他还是具有“草根基因”,他的执政的关注点在社会底层。
    
    而李克强则不同,网传李克强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他家学渊源属于精英阶层。从他经历上看除了74年——78年在农村插队外其余的时光不是在大学读书就是进入官僚系统做官,再就是担任封疆大吏直至当朝首辅,所以李克强骨子里是属于精英阶层他和草根阶层是格格不入的,虽然他到基层考察时为了拉近与底层民众的距离曾说:“我原来也是一个农民”这个话,但这个并非是“投名状”而是一种作秀,他真实的意图是忽悠底层民众信任他拿出自己的房屋土地以便他“提振经济”。其实李克强在底层的经历不过是区区4年农村生涯(其中有2年还担任了村官),这个短暂的人生经历对李克强来说是个噩梦,这一阶段的生活并没有留给李克强什么美好的印象反而增加了他对底层社会及民众的负面观感。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出身决定了立场,习近平执政后的注意力在于基层,他把大部分的精力也放在了基层,而对精英阶层是相当冷淡的,习近平谈到党政干部与企业家的关系曾说:“要和企业家成为坦诚相见的朋友,但不要勾肩搭背”!这句话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各级党政干部要利用资本家而不能被资本家所利用”,“和资本家当然要搞好关系但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习近平此话说明了他对于精英阶层的态度,那就是:“对他们要提防”!
    
    而李克强则不同,出身于精英阶层的李克强是把精英阶层当做自己执政基础的,无论是他的会议讲话和所出台的政策都是围绕这一点进行的,“简政放权”也好,“市场准入”也罢无不是要确立、加强精英阶层的主导地位。
    
    而李克强对广大草根阶层是相当鄙视的,2013年“厦门公交纵火案”发生之后李克强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要建立社会民生兜底保障建设,要防止底层民众因为生活所迫做出一些突破人伦底线的事情”!这句高高在上的讲话非常刺耳让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当时就有人对他这句话提出质疑,认为李克强作为国务院的总理不应该以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讲话,而且这句话显得太冰冷。
    
    可以说习、李二人出身不同就决定了他们的价值观取向不同,所以决定他们的决策不同
    
    二、二人性格不合
    
    习近平1953年出生属蛇原籍陕西,蛇又称“小龙”、“旱龙”,蛇生性冷酷阴毒,能伸能缩,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捕杀猎物一击即中。再者陕西人的性格生来好勇斗狠俗称为“西北狼”,陕西人对待敌人向来是不留情面非要置于死地不可,陕西人血液里充满了血腥、残暴的因子,历史上陕西出现了许多这样的人物如:董卓、吕布、马超、李自成、张献忠等,这些人无不是凶狠残暴,杀人如麻的狠角色,习近平的血液里也不可能没有这样的基因存在。
    
    李克强1955年出生属羊原籍安徽,羊给人是非常温柔胆小、任人宰割的印象,殊不知羊的性格也有另外的一面。羊的性格当中也有固执顽强、锲而不舍的一面,羊是轻易不争斗的,但一旦争斗起来就不会退缩,不会相让,争斗的失败者往往羞于苟活于世,常常选择跳崖自杀来了结自己。安徽人表面给人的印象是柔弱但另一面安徽人却是具有倔强、不服输、特立独行、独树一帜、固执己见、敢于担当的性格特点。安徽人认准的事情一定要干到底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而且安徽人也颇具胆气,有敢为天下先的气魄。安徽历史上出现的杰出人物无不具有这样的特点如:包拯、朱元璋、李鸿章等,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全国率先实现“包产到户”的小岗村也在安徽。李克强不但具有安徽人的性格特点而且还具有精英阶层特有的清高,这就注定了他在习近平这位强势君王面前不会俯首贴耳。
    
    习、李二人在性格上是严重冲突的,习近平想集权他希望李克强只是一个执行者而非决策者。而李克强却是“我的江湖我做主”不愿意习近平插手他的权力范围,前不久,李克强召开了“国务院党组联席会议”,当时这个消息没有引起世人的注意,但这个事情很能说明问题。国务院的各种会议是很多但就是党组联席会议却非同寻常,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时任总理周恩来因召开这样的会议就遭到毛泽东的斥责,因为毛泽东担心周恩来要在国务院系统建立“独立王国”,所以现在在习近平加强集权的大背景下李克强召开这样的会议明摆的是要封住习近平伸向国务院的手。
    
    三、二人所学不同
    
    习、李二人都进入了中国顶尖大学进行深造,但他二人所进入的学校不同,学科不同,导师也不同,所以学识的差异也是导致二人政策、观点不同的原因之一。
    
    习近平进入的是清华大学主攻人文社会科学,他的导师是著名教授孙立平先生(孙先生后来已与了否认),但从导师所持有的立场、观点就可以推断学生的价值趋向,因为学生不可能不受老师的影响。
    
    孙立平先生是位社会学教授,研究社会学就离不开研究社会的大多数,而中国社会的大多数当然是社会底层的广大民众,所以孙立平先生所探讨、研究的问题无不是底层民众所面临的问题,他的研究成果主要是抑制权贵阶层,公平对待底层民众。习近平对他的观点是能够接受的,习近平治国理政的政策也会吸纳他的观点。
    
    而李克强进入的是北京大学主攻经济与法律专业,他的导师是北大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厉以宁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但他的观点是趋向于权贵阶层的,如他就说过:“农民工阶层的存在是可以使另一部分人享受到优越的生活,农民工阶层的存在是合理必要的”,所以厉以宁的观点又被称作是“权贵经济学”。从李克强所推行的经济政策来看来是全盘接受了厉以宁学说,他的经济政策无不是围绕精英阶层所开展的。
    
    所以,从习、李二人所受到的教育来讲习近平偏“左”而李克强偏“右”,习近平注重草根而李克强注重权贵。
    
    综上所述,习、李二人从出身、性格、所学来看他们的结合注定命运多舛,他们的“婚姻”很难白头到老。
    
    作者:华颇 2016-5-18于北京 电话:13521189377 E-mail:[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400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华颇:“权威人士”的讲话说明了什么
·华颇:习近平为何会放软身段
·华颇:“既得利益”任志强为何要“反党”
·华颇:中共会出兵攻打“ISIS”吗
·华颇:2016“习式反腐”为何不停步
·华颇:说说“赵家人”
·华颇:刘源为何退役
·华颇:中共为何不出兵攻打ISIS
·华颇:习近平会实行“宪政民主”吗
·华颇:金融街曾经“绑架”过习近平
·华颇:王岐山下届会留任吗
·华颇:胡锦涛游武夷山之猜测
·华颇:中美网络安全协议中共不可能落实
·华颇:“台海演习”为哪般
·华颇:习•奥峰会将有何结果
·华颇:“8•12爆炸”是想暗杀习近平吗
·华颇:北戴河会议真的不开了吗
·华颇:韩正、郭金龙会调往何处
·华颇:中共为何打压维权律师
·华颇:李小琳的事情还没完
·华颇:习近平宽恕了“建制派”
·华颇:“克强经济学”能否成功
·华颇:习近平遇到了最强对手的挑战
·华颇:薄熙来倒 习近平输
·华颇:范承秀的两封信有何目的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