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谢选骏:最高法院与伊斯兰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13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2000年,在把布什送到总统宝座的争议性裁决中,斯卡利亚大法官扮演了关键性角色。2013年6月,他在美国同性恋合法化辩论中与另外三名法官投下了反对票,因为他认为这是对“美国民主的威胁”,并表示如果他的名字跟同性恋合法化联系在一起,他会“把头藏在布袋里”。
    
    2016年2月,距那历史性的时刻三年还不到,他的头真被埋在枕头里面!神秘地死在了一个陌生而遥远的牧场!
    
    (一)
    
    2013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强制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2014年6月29日,“伊斯兰国”成立并大肆扩张——这两者之间有无关联?
    
    如果有,那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联?
    
    这种关联是否可以理解为: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2013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翻案”!裁定歧视同性婚姻违宪 !裁定一部歧视同性婚姻的法律违宪,使得“同性伴侣争取平等权益”的运动,赢得“历史性胜利”。
    
    当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票对4票的微弱优势,裁定1996年生效的《婚姻保护法》违宪。这部法律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的结合”,令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受到歧视,无法享受异性夫妻可以享受的1000多种权利和福利。
    
    最高法院在裁决书中批评《婚姻保护法》歧视同性婚姻,误导众人“同性婚姻比异性婚姻逊色”,违背了人人享有一切平等权益的美国宪法精神。
    
    《婚姻保护法》被推翻后,意味着在目前承认同性婚姻的12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首都华盛顿),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将与异性夫妻无异,可以在纳税、保险、配偶移民、遗产继承等诸多方面享受优惠和福利。
    
    将《婚姻保护法》告上法庭缘起一名83岁“老奶奶”的抗争。2009年,家住纽约的伊迪丝·温莎准备继承伴侣过世后留下的房产,却被告之尽管纽约承认同性婚姻,但按《婚姻保护法》规定,她无法享受异性夫妻的免税优惠,只有缴纳高达36万美元的税金才能继承房产。
    
    最终,伊迪丝·温莎发起诉讼,状告《婚姻保护法》违宪,并将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期间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奥巴马政府决定放弃辩护,1996年签署《婚姻保护法》的前总统克林顿也倒戈支持,亲自在最高法院作证力撑“翻案”。
    
    26日除推翻《婚姻保护法》,最高法院还推翻著名的加利福尼亚州“8号提案”。2008年,加利福尼亚州发起公投通过这一提案,决定修改本州宪法,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的结合”,拒绝承认同性婚姻。
    
    但最高法院同样以5票对4票的微弱优势,驳回“8号提案”支持者的上诉,为加州同性婚姻合法化再度打开大门。预计最快25天后加州同性伴侣就可登记结婚,使得加州成为美国承认同性婚姻的第13个州。
    
    (二)
    
    伊斯兰国(阿拉伯语转写:al-Dawlat al-Islamia;英语:The Islamic State,缩写:IS),是一个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政治实体,奉行极端恐怖主义。组织领袖巴格达迪自封为哈里发,宣称自身对于整个穆斯林世界(包括全中东、非洲东部、中部、北部、黑海东部、南部、西部,亚洲中部和西部、欧洲伊比利半岛、印度几乎全境、中国西部、北部地区)拥有统治地位。
    
    “伊斯兰国”并不谋求参与所占领国家的政治权力分配,其根本目的是要在中东地区建立政教合一的极端伊斯兰国。“伊斯兰国”实行严格的伊斯兰教法,实现“伊斯兰化”,要让受到统治的民众“成为真正服从的穆斯林”。而从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采取的武装行动性质可以看出该组织极权主义、军国主义、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倾向十分明显。
    
    2014年6月29日巴格达迪宣布将“伊拉克和沙姆”字样舍去,直称“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简称:IS),巴格达迪恢复本名“易卜拉欣”,自称哈里发。
    
    伊斯兰国控制地区下的人权由于“伊斯兰国”同时兼具宗教狂热与恐怖主义于一身。目前没有任何主权国家承认这个政治体或是公开与其联系。事实上“伊斯兰国”几乎与国际上所有主流国家处于战争状态。欧盟、英美、俄国、乃至周边约旦、黎巴嫩、伊拉克、伊朗都出动军事力量与其交战。此政治体更是受到联合国认证的恐怖组织,其处境非常孤立,甚至不如曾经在阿富汗掌权的塔利班政权。
    
    伊斯兰国占领大片土地后,把占领区划分为多个省管理。在哈里发之下,设有4个委员会:宗教、咨询、军事和保安,当中以军事和保安委员会的权力最大。省和次一级的区在地方长官之下亦设置同样的4个委员会。
    
    伊斯兰国采取恩威并用的手段,以获得占领区内逊尼派居民的顺从。经济方面,武装分子在占领的城市努力维持电力、自来水、食物和汽油的正常供应。负责市政、卫生的原有政府部门继续运作。治安方面,恐怖袭击停止,在严刑峻法的威吓下,刑事罪案很少。武装分子又“依法收税”,不少逊尼派居民认为在伊斯兰国占领下的生活,比起其它叙利亚反政府势力的占领区或伊拉克政府军撤出前更好。另一方面,伊斯兰国动辄处死异议份子与什叶派反抗分子,以恫吓百姓,并在占领区实施严厉的伊斯兰教法。
    
    伊斯兰国攻占伊拉克北部大城摩苏尔后,传闻他们发出自己的护照,不过外界认为即使真有其事,这些护照只不过是武装分子的宣传技俩,塑造伊斯兰国是合法政体的形象。
    
    自从多国联军开始空袭伊斯兰国目标后,加上地面的打击伊斯兰国军事行动及伊斯兰国向进入占领区的车辆征税等因素,占领区内的货物运输受阻,伊斯兰国也无力继续向居民提供廉价汽油和食物,占领区内居民的生活大幅恶化,食水和电力供应紧张,物价高涨。控制摩苏尔的武装分子为了防备政府军进攻,中断了当地的流动电话网络,防止当地居民向敌军通风报信,又限制居民不得随意离开摩苏尔。
    
    (三)
    
    “伊斯兰国”独尊伊斯兰教逊尼派,不仅迫害非穆斯林,也迫害其它宗派的穆斯林,强迫他们改信逊尼派,如不信者视同叛教,可向他们征收重税甚至处死。此外,就算是逊尼派部族,如不愿宣示效忠,也会被视为叛徒而被屠杀。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向伊拉克北部占领区内的基督徒颁布命令,要求他们改信伊斯兰教或缴交吉兹亚税成为被保护民,或在限期前离开伊斯兰国土地,否则就要处死。
    
    另一方面,武装分子在占领区屠杀异教徒,包括把儿童斩首,又强行拆除基督教教堂的十字架和烧毁《圣经》。有基督教徒遵照命令缴交吉兹亚税,可是妻子和女儿仍被武装分子抢走。
    
    2014年8月,“伊斯兰国”攻占辛贾尔后,处决了至少500名雅兹迪教徒,杀人方式有枪杀、斩首,或斩断手脚钉在十字架上,或以绳索缢死,另有许多人被活埋,或者负伤再活埋。许多妇女被奸杀,超过300名妇女与女童被掳走,可能被转卖,或成为军妓、性奴隶。另外还有数万雅兹迪教徒被围困在辛贾尔山,至少56名儿童脱水而死。美国总统巴拉克·欧巴马授权美军展开救援行动,空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及向难民空投粮食与饮用水,掩护了大批雅兹迪信徒逃到叙利亚。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批评其前总统大选对手欧巴马对于救援与战斗不够积极。欧巴马表示将会“持续作战,努力不懈”。但事实上,欧巴马仍不愿意针对伊斯兰国投入过多的资源,也不考虑投入地面部队,以避免重蹈前美总统小布什在处理海珊问题上的覆辙。
    
    异教徒即使同意改信伊斯兰教,也不一定可以保命。2014年8月中,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伊拉克北部雅兹迪人的Kocho村强迫村民改信伊斯兰教,全村所有人都同意了,只有族长一个人不肯,武装分子于是屠杀了80名男村民,并掳走400至600名村民,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
    
    至于同为伊斯兰教的什叶派则被视为异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曾在尼尼微省炸毁多间什叶派清真寺。武装分子又以反对偶像崇拜为理由,不分宗教大肆破坏占领区内的圣坛。
    
    除了异教徒和什叶派之外,“伊斯兰国”对待不愿归顺的逊尼派穆斯林也绝不手软。2014年11月,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伊拉克安巴尔省屠杀322名不愿归顺伊斯兰国的逊尼派阿布尼姆部族人,其中包括在一口井里发现50名妇女和小孩的尸体。武装分子让这些包括妇女和小孩在内的部族人站成一排然后公开枪决,以强迫其它的部族人归顺。
    
    “伊斯兰国”的“研究与教令部”据报在2014年12月出版了一本关于处置女奴的小册子,指出穆斯林可以把战斗中俘获的敌方女性非穆斯林收归为奴隶!
    
    小册子指示伊斯兰国成员不论是否已婚都可以与自己拥有的女奴性交,这是《古兰经》第23章5-6节允许的!因为穆罕默德这样干过。
    
    小册子又指示成员可以与未到青春期的女奴性交!因为穆罕默德这样干过。
    
    女奴是主人的财产,可以买卖、转让(怀有主人孽种的女奴除外),主人可以殴打不听话的女奴。
    
    2014年有估计指伊斯兰国已掳走多达5000名女子作为性奴,大部分是雅兹迪人。
    
    “伊斯兰国”正在培训儿童成为“哈里发国的新世代”,设立训练营向15岁或以下儿童灌输极端伊斯兰圣战思想,教导他们以消灭异教徒为人生目标,满16岁则接受军训。
    
    在叙利亚,有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绑架大批库尔德族儿童,对他们进行洗脑,强迫学习极端宗教思想及观看杀人和自杀攻击影片,培育他们成为自杀式袭击者。
    
    在拉卡,伊斯兰国禁止学校教授音乐、美术、体育、哲学、社会科和基督宗教。数学科不可提及利息计算,自然科学必须合乎神创论,不可教授关于进化论的内容。伊斯兰国命令学校不可提及叙利亚国歌、民族主义思想,以及停止使用“祖国”或“叙利亚”词汇,要用“伊斯兰国”、“穆斯林的土地”或“沙姆省”词汇代替。此外,伊斯兰国强制学校实施性别隔离。伊斯兰国对伊拉克占领区内学校也实施了类似政策。
    
    伊斯兰国禁止平民观看足球比赛。2015年1月,伊拉克摩苏尔有13名年轻人因为收看2015年亚洲杯足球赛伊拉克对约旦的比赛,被伊斯兰国逮捕处死。
    
    伊斯兰国禁止平民养鸽,认为是违反伊斯兰教教义,已有伊拉克养鸽者被武装分子杀害。
    
    2015年1月,伊斯兰国烧毁摩苏尔中央图书馆收藏的大约2000本被指不符伊斯兰教教义的书籍,内容涵盖教育、科学、诗集、哲学、运动等。
    
    2015年2月,伊斯兰国发布影片,显示武装分子大肆破坏摩苏尔博物馆内的古代雕像和文物,包括超过2000年历史的古代亚述和阿卡德文物。武装分子在视频中谴责亚述人和阿卡德人是多神教徒,并认为这些文物是偶像,所以要摧毁它们。
    
    (四)
    
    2016年2月13日,被誉为保守派旗手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在德州一处偏远的牧场打猎期间“心脏病发猝死”,牧场主人14日表示,他是13日上午8时30分敲大法官卧室的门,但没有响应,不到两小时后再敲,发现斯卡利亚已没有脉搏。斯卡利亚的死讯最终由郡检察官宣布。
    
    他生前反对同性恋立法特反对控枪。他的意外离世——过去60多年间他是任上去世的第二位法官——改变了最高法院保守派长年占主导优势的格局,构成了保守派和自由派4:4势均力敌的局面。
    
    问题来了:保守派长年占主导了最高法院,斯卡利亚这一死才构成了保守派和自由派4:4势均力敌的局面——那么,2013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强制推行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是怎么通过的?
    
    ······
    
    斯卡利亚是在12日到德州西部3万多英亩的“Cibolo Creek”牧场,参加牧场主人庞德斯特(John Poindexter)主办的周末狩猎。庞德斯特说,他第一次敲门后没有答应,他也没有多想,以为79岁的斯卡利亚是在处理公务,或是不想被人打扰。。。。庞德斯特是休斯敦一家制造企业的主管,他与斯卡利亚前在华府只见过一面,他指出是“友人建议邀请”大法官参加狩猎,斯卡利亚才来到德州。
    
    大法官在猝死前一天还很愉快,庞德斯特回忆说,一行人在牧场打猎,部分人打到鹌鹑,但斯卡利亚没有实际参与打猎,而只在旁观摩。当晚9时,在鸡尾酒会和晚宴结束后,斯卡利亚告诉庞德斯特,他要在牧场下榻,住进牧场的总统套房。但大法官次日没起来用早餐,庞德斯特便来敲门。
    
    他说:“我敲得很响,但没有回应。我安排他住很大的套间里,以为他可能在卫生间。”11时后,庞德斯特和大法官的助手又来到套房,敲门仍没有动静,推门进去后发现斯卡利亚已死。
    
    庞德斯特给医院打电话,报告有人在牧场逝世,但没说是大法官。接下来数小时,当地和联邦官员开始对斯卡利亚的死因进行调查。牧场所在郡的两个法医也开始忙碌,一位法医表示,调查后是郡检察官宣布斯卡利亚的死亡,认为根据可信的证据,分析并无他杀嫌疑,而是自然死亡。一辆灵车已在13日凌晨匆匆忙忙载着大法官的遗体,驶向200哩外艾尔巴索市的日落殡仪馆。
    
    这位生前曾影响美国司法乃至政治长达几十年的大法官意外离世后,正在美国政坛卷起猛烈的风暴。这不仅仅是因为最高法院支撑了作为美国立国之本的三权分立的一个支点,还因为大法官的遴选和继任过程早已被过度政治化,尤其是在大选年。
    
    斯卡利亚是美国最高法院在位时间最久的一位法官,其忠于宪法的坚定立场,加上极富感染力的语言和火爆的性情,在最近30年间的美国司法史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自1986年被共和党总统里根任命上任以来,斯卡利亚一直是最高法院声音最大、脾气最大的一个大法官,也是九位大法官中最幽默的一位。他坚持“原旨主义”宪法观,支持死刑、反对堕胎和同性恋,在反控抢问题上持强硬立场,深得保守党人士的信任和尊重。
    
    2000年,在把布什送到总统宝座的争议性裁决中,斯卡利亚扮演了关键性角色。2013 年6月,他在美国同性恋合法化辩论中与另外三名法官投下了反对票,因为他认为这是对“美国民主的威胁”,并表示如果他的名字跟同性恋合法化联系在一起,他会“把头藏在布袋里”。同一个月,他对奥巴马医改法案中一项得到多数通过的条款表示了鄙夷,称这种观点是“骗术”(jiggery-pokery),纯属“一派胡言”(pure sauce)。
    
    三年还不到,他真的头被埋在枕头里面,神秘地死在了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地方!
    
    (五)
    
    斯卡利亚这位立场保守的大法官,在德州偏远牧场去世的死因引来许多质疑,甚至有他杀的阴谋论传出。
    
    惹出阴谋论的显然是牧场主人的一席谈话。福斯新闻网报导,牧场主人指出,他和斯卡利亚友人发现斯卡利亚死在床上时,他的头部上方有个枕头。即使撇开此说不谈,法官裁定他是“自然死亡”的做法,以及决定不验尸确定死因,都令一些刑案专家不以为然。
    
    曾任华府犯罪调查处主任的瑞奇说:“基于过去我指挥凶杀调查的经验,未下令对斯卡利亚验尸,让我极感詑异。”他质疑,有关当局何以未能在发现斯卡利亚陈尸时立即做检验,以确定他是否被注射药物导致心脏病发,就裁定他的死因。
    
    著名鉴识病理专家贝登表示,死因若无争议,或死者家属要求下,不解剖验尸是标准程序。他说,斯卡利亚的家人有绝对权利要求不要验尸,因为他们清楚他的健康状况,但是由于斯卡利亚的身分地位,他认为仍然应该进行验尸,以遏阻阴谋论的孳生。
    
    纽约邮报也报导退休的纽约市凶杀侦探多弗(Patricia Tufo)说法:“在这种情况下要求验尸并非不合理,尤其是(死者的)身分特殊。”
    
    此外,未亲自看到尸体,透过电话即裁决斯卡利亚死因的法官辛德瑞拉·奎瓦拉(Cinderela Guevara),也因此饱受质疑。
    
    奎瓦拉说,她虽然经由电话做结论,但她已先咨询过斯卡利亚的医生和当地、联邦调查人员,这些调查人员告诉她,“并无他杀迹象”。同时,德州法律也准许透过电话审理死因。奎瓦拉说, 因为当地治安法官正好不在,而且她离该牧场有65哩,因此采取电话审理程序。
    
    奎瓦拉于13日下午1时52分左右确定斯卡利亚的死因,她告诉华盛顿邮报,达拉斯电视台之前引述她的话报导斯卡利亚死于“心肌梗塞”并不正确,她告诉媒体的是:斯卡利亚是心跳停止。
    
    然而这些说词并不能平息阴谋论的传言,尤其是斯卡利亚陈尸现场有些古怪之处,例如牧场主人庞德斯特声称,他发现斯卡利亚的尸体时,他的头部上方有个枕头,而且他的衣服被整平过。
    
    不过庞德斯特之后向有线电视新闻网澄清表示,斯卡利亚头部上方的枕头靠着床头板,只遮盖住斯卡利亚的头部,而不是他的脸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502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思想的胜利
·谢选骏:联邦主义者正在“弄死美国”
·谢选骏: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谢选骏: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谢选骏:弗洛伊德的本能学说偷窃了耶稣基督的生死观
·谢选骏:加尔文神学与堕落的成功神学
·谢选骏:吴思的无思
·谢选骏:王弼如何改造《老子》
·谢选骏: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谢选骏: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谢选骏:“莫言”与“吃饭”
·谢选骏:Ian
·谢选骏:“特朗普”与满洲人
·谢选骏:从主权到思想主权
·谢选骏︰孟轲是罪魁祸首——中国人是怎样忘记十伦的?
·谢选骏:肉刑、基因工程、耶稣的外科手术
·谢选骏:永恒轮回与末日审判
·谢选骏:尼采没有提供任何新的思想
·谢选骏:一神论何以优越于多神教
·谢选骏:任志强毕竟火候不足 还有更可怕的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