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的实质是拒斥人类文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7日 来稿)
    
    二○○二年中共十六大会议结束不久,我前往万寿路拜访“三宽部长”朱老厚泽先生,当谈到时局时,朱老说:“时下中国的问题就是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的问题”。当时我有点诧异,觉得“超越邓小平”当然是中国历史性大局的必然,但“回到毛泽东”在中国难道还有可能?还有这么强大的势力存在?还有人真敢开这种历史倒车?然而,十几年后的今天,再回想朱老这句断言,不禁让人惊歎其睿智与洞见!
    

    回到毛泽东的逆流
    
    应该说中国最近二十几年来是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改革的,只有民生口号下权贵的掠夺与分利。然而,在这股劫掠狂潮中,中国还涌动着一股回归毛泽东的暗流。这股暗流涌至明面的标志就是重庆“唱红打黑”。
    
    二○○七年后的重庆,在薄熙来主导下,在周永康及其后台之流支持下,在王立军一干酷吏的助推下,重庆以“打黑”对一批民企进行抢掠,对一批敢言者禁声,与此相伴的就是鼓动成千上万的民众参与唱红歌。一时间,精神上的红歌麻醉,与现实上的严酷黑打,合奏成重庆的交响乐。而这与当年毛泽东时代的文革有着惊人的相似。
    
    其实重庆是将中国几十年一直潜藏的一股文革暗流聚集汇合。虽然后来薄熙来倒掉,但文革逆流反而在全国漫延。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数万人前往韶山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二十二周年,二○一六年元月初河南修造四十米高毛泽东铜像,以及今年二月七日央视春晚充斥文革代表性的样板戏,等等,都在显示着中国大地正涌动着回返毛时代的浪潮。
    
    中国走到今天,稍有正常识别能力者都会看出,中国社会的确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助着文革的波浪奔涌。中国回到毛泽东已经不是个需要警惕的可能的问题,而是个必需面对的已经成为事实的现实问题。
    
    究竟是谁要回到毛泽东?
    
    在中国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文革名义上结束已经四十年,改革开放也近四十年后,中国社会居然还会涌起回到毛泽东的狂潮,那么究竟是些什么人在推拥起这股逆流?
    
    我曾经跟数百名接触到的亲朋乡邻新识故旧聊起对毛泽东的看法,发现农村那些超过六十岁的老人几乎都很反感毛泽东,一提起那个时代,骂娘的很多,因为他们尝尽了担惊受怕与忍饥挨饿;农村中四五十岁的人,对毛泽东基本是麻木的,没有刻骨铭心的恨,也谈不上爱,现在他们关心的是挣钱生活,毛泽东这个概念很模糊;至于三十岁以下的青少年,更是觉得那个毛泽东就是个书本或历史上的名字,与自己毫不相干。
    
    在接触瞭解的数百人中,我只听到过两个人说过崇拜或者感恩毛泽东的话。一个是到我们四百来口人村中招亲上门的湖南人,他从到村那时就以是“毛主席的老乡”而自称,在那个文革年代,这个称谓的确唬到过不少村民,毛也就成了他的保护神,所以他至今听不得有人说毛泽东的不是;另一个是县高中的历史老师,他是外县人,大学毕业分配来我们县教书,因为常感自己受到些地域歧视,于是向往毛泽东那种造反英雄,进而生出崇拜之情。在我接触到的成百上千人中,也就这么两个是真正崇拜毛泽东的,但当我问起他们对毛泽东时代有什么好感时,他们都说那时官僚没有腐败,当官的不象现在这样欺压老百姓,社会风气没有这样腐化堕落。但当我问起他们是否愿意再回到毛泽东那个时代,他们都说无法回去了,不可能回得去。
    
    可见,回到毛泽东并没有深厚的民众基础。但是中国近年为什么又会掀起回毛潮呢?只要稍作探究,就会发现:其一、官僚权贵中的抢夺江山辈后裔,也就是红二代、红三代中一批人,他们为确立权力传承的正宗,为寻求自身权贵的合法依托,而向往回到毛泽东那个权力主导一切的时代,通过推崇毛来夯实自身权贵的基础;其二、一批依托注释讲解马列毛书本而谋食谋权之辈,他们深切感到普世价值与现代文明理念对自身稳固寄食于马列毛上的威胁,于是崇毛就是捍卫自己的饭碗,就是保护自身权利进阶的工具,所以他们需要回到毛泽东;其三、底层如前面碰到的那两个特殊的崇毛者,他们也只是找到反对腐败堕落的口实来表达对毛时代的认同与向往,其实在底层民众中还有着人的怀旧情愫,毕竟他们的青春抛洒在了那个毛的岁月,所以他们的怀旧不是怀毛,回忆甚至向往过去,是一种很复杂的人的感情,并非真的想回到毛泽东,但是,底层民众这种朴素的怀旧感情,在今天显然有被回毛潮所利用。由此看来,推动中国回毛潮的主力应该是那些权贵与寄食马列毛书本的御用文士,而底层民众只是被裹挟利用而已。
    
    回到毛泽东的本质
    
    中国一批权贵与御用文士裹挟民众掀起回毛潮是基于中国当下历史走向的抉择。中共自一九四九鼎革以来,经历了毛泽东与邓小平两个时代。毛泽东时代就是阶级专政下抛开一切法制无视一切人权的无法无天时代,而邓小平时代就是“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即闷声发大财的时代,这两个时代都被美称为“革命与改革时代”,或叫专政与民生时代。
    
    以邓小平改革开放为手段的民生时代,随着与世界交流,各种文明的法治、人权、民主理念也不可避免地传入,并且伴随与世界经济往来,不得不形式上也模仿作出一些法律、公约的制订、签署。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不可扼阻之势推动中国融入世界现代文明。中国走向民主、法治、人权,日益成为社会的共识,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面对这种大势,那些借改革凭权力而获利得权的权贵集团,面临一个权力合法性与利益合法化的拷问,同时面临维持权贵永续的难题,而那些寄食马列毛文字的文士也面临独尊地位在普世价值前被否定的危险,因此,反法治、民主、人权,就成为权贵与文士的不谋而合。而回到毛泽东正是最佳藉口与最强动员。因为毛时代正是一个权力至尊、无法无天、对抗人类普世文明──民主法治人权的时代,只要回到那个时代,权贵可以稳保自己地位利益,马列文士可以独享“学术”至尊。所以,今日中国回到毛时代的逆流的本质就是扼阻中华民族融入人类文明主流,抛开民主、法治、人权正道。
    
    对于“回到毛泽东”狂潮,必须采取及时有效的措施来予以消解止息,从人类历史扼阻时代倒退经验来看,需要从三方面作出努力:
    
    其一,必须认清回毛潮反人类文明,叛人间正道,逆历史潮流的本质,对其坚决揭露批判,让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充分认识其危害。
    
    其二,努力推进民主、法治、人权进步,使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出版、结社等等权利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从根本上破除马列毛真理独尊的幻像。
    
    其三,还原历史真相,广泛挖掘过往毛时代中华民族的灾难史实,建立各种形式的纪念馆,以历史教训警醒当下与后人,让人们在血泪事实前认清历史的方向。
    
    文章来源:动向2016年4月号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216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极权体制性的毒瘤——评山东疫苗事件
·王德邦:习近平真话、任志强假话与民间蠢话
·王德邦:中国困境症结是民权缺失
·王德邦:极权之下文艺的媚权与媚俗
·王德邦:中国反腐终于迈入决战性的第三步
·王德邦:国保私下“交流”,国保将加强而不是削弱
·王德邦:重判郭飞雄显明了权力集团的“投名状”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王德邦:权贵思念江泽民
·王德邦:要么做线人,要么做敌人,但不许做公民
·王德邦:社会灾难频发的根源在于权力不受制约的制度 (图)
·王德邦: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王德邦:相信拯救的力量就在我们身上——记四川人权捍卫者陈卫 (图)
·王德邦:“八九精神”的守望与献祭
·王德邦:试论中国民主转型中的民间自我建设
·王德邦:中国公权力的堕落与救赎 (图)
·王德邦:争取实现自由民主何罪之有——记胡石根先生 (图)
·王德邦:狂奔在“邪路”上的中国——权力资本化与资本权力化
·王德邦:通过制度变革使权力得以正本清源
·王德邦:“敌我”意识是“阶级先进说”与“民族优秀论”的祸端 (图)
·秋雨之福教会多人六四被传唤 王德邦遭骚扰 (图)
·自由亚洲电台访89学运领袖,时评家王德邦 (图)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