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7日 来稿)
    
     【续前】父亲张沛成20年寃假错案,尙且改正『平反』,我只是『右二代』,13年政治冤案,郤反而不能『平反昭雪』,咄咄怪事。理解家父历史冤曲,对照现实,我终于醒悟了,父子连心。血脉相承,亲情终究割不断的。悉知父亲患上气喘病,1979十月,我请他回到上海,看病就医。那时需拍摄x光片,虽只4元,但要排队,等三个月。只好拜托造反派战友,仍当医院专业负责人的医师卓君,拍摄片子,并送到上海市第一结核病防治院复诊,结论也是以前患肺结核,早已钙化痊愈,现只有轻微的气喘病,并无大碍。父亲急于返乡过年,我知他的气喘病,常到冬天才发,请他第二年仍提前到十月来沪复诊。当然不会说出手相显示『明年要走』的不吉利话,但想不到那时竟然诀别,果真『留不住的』,最后一面。
    

     1980『早春二月』,家父感冒,有点气喘,二弟张俊,把他送到当地乡镇卫生院。父亲说备有治疗气喘的药,服2粒会好的,赤脚医生不准服药,胡说『吃了会生抗药性』,但他不会医治感冒,第二天就把老人家活活气死。这叫什么?庸医杀人!
    
     等我赶到,为时晚矣。在家堂屋内守灵,天亮之前,见他尸身微动,告知大家,众说我的悲伤欲绝,『眼花了乱』,或者老人『显灵』,各种说法,莫衷一是。翌日骑了脚踏车,赶到海门报丧,除了大姑妈家、舅家表兄之外,老宅堂叔、及祖母姜家的表叔,一干长辈,首次相识。启东路远,改发了电报讣告,二姑妈家,各位表姐表哥,闻讯赶至,也是首次相见。三天之后大殓。乡下老家,门前大河,南通县与如东县的界河。说来奇怪,那天西北风劲吹,按理乘风南下便捷,但偏偏到了『通如桥』堍,灵车上不了桥,不是后退,就是歇火。有人提醒,那是守桥野鬼,在索讨『买路钱』,只有长子张英付款,才能通过。无奈之下,只好下车,㸃燃香烛,焚烧冥纸,念念有词:拜托守桥大神老爷,多多行好,赶快放行!云云。于是上车,整个车队,呼的一声,全都过桥,顺利南下,直奔三余镇火化塲。哦,中国地下的鬼居然如同地上人间的『鬼』,都是要『买路钱』的!
    
     亲朋近邻,皆说傍晚,尤其夜间,切不可单独上坟,否则天谴,会有意外。返沪前夕,傍晚光景,我独自蹓到坟塲,除向先父祭拜告别外,还给旁边小时相识的邻居叔伯坟墓,也化洒了冥纸。其中一位姓王的老伯,五十年代初期,在通如桥未建成之前,正是在那里撑船摆渡的。踱回母亲的家,一路安然无恙。人们称奇,纷纷戯说,『张英有金钢不坏之身』,唏唏。其实不然,只要对地下前辈,敬到礼数,自会安全。当然我并非知晓,那天竟是永远告别母国故乡!
    
     先母生前遗愿,子孙大多定居荷兰,她百年之后,当然也要葬在荷兰。但是,又要与先父合葬一起。这是『熊掌与鱼翅』兼得的两难问题,责成做长子的我来完成。余也自知,责无旁贷。2003,家母仙逝近年,我叫在日本大坂大学进修的侄女张雯,回国顺路,去趟乡下,把爷爷的骨灰盒,请到荷兰,与祖母合葬;同时,我责成正在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院交流的儿子张骅,也去乡下(还是爷爷故世那年,去过如东,那时他才一岁多的婴儿),协助小雯。谁知乡长说,搬迁张英先父的骨灰龛,要先逐级请示上级『同意』。阿骅正重感冒,回上海等下文。后来,王姓乡长告知,要等到江苏省国家安全㕔,南京来人会谈,才能决定。小雯他们,听到东厂要来,吓得溜之大吉,远走安𡽪。事后闻知,我剖析道:江苏国安,那是宴请你们,针对张英来的,搞『统战』政绩需要。大凡我的亲友,各省市的国安,或者公安,只要闻讯,都会被他们请『喝茶吃饭』的。何况1989六四,您小雯才7岁,如今是荷兰公民,共产党再荒唐,也不会倒算小孩旧账,瞎拘捕的。统战游说,未恐不及。以阿骅为例,上海国安张英专案小组组长小陈(小陈是江泽民姘妇陈至立的侄子,已升任上海市国安局副局长了)他们,侦知张英儿子正在交大,逮住机会。当阿骅回荷兰前一天晚上,小陈他们设宴『送行』。席间除问张英近况外,还问上海有啥事需要帮忙?阿骅回说,冇啥大事,只是已考出了上海的国际驾照,但没有一年的上海『居住证』,领不出来。小陈说『那好办』,明天叫公安局补发一个『暂居证』,叫交通局发『驾驶执照』。但上海一年『居住证』,只能一天有效,后天一早,浦东机场,在航空柜台领登记牌时,所谓『居住证』,只能看它三分钟,缴柜台转还!猜想江苏省国安厅,也是类似套路。
    
     中国人间,人民公社,早在上世纪初,取消了。但是,隂间『公社』,直到本世纪2003年,仍然按照公社各小队墓地,集体安葬。中共当局,拖宕到了2004,才许在隂间也去『公社化』。责令各家,另购地皮,限期迁墓,如不遵从,作为『无主』处理,夷为平地。瞄准这个机会,张雯冒险,再去中国,到了如东,经乡下亲友相助,她把爷爷骨灰盒揹着,转辗万里,偷渡到了荷兰。中国大陆,活人偷渡海外,用脚投票,司空见惯;但是,把死者骨灰盒也『偷渡』出来,宝属罕见。朋友笑说:这种事,世上只有张英才能干成!
    
     2004年3月23日,小雯平安归来,到了本埠中央火车站,电话通报我去请取先人骨灰盒。我就把先父沛公骨灰盒,安置在后花园储藏室🏡,事先清洁的香案桌上。自以为这是尊重祭拜,殊不知犯了大不敬的大忌!我原本要在翌日午前,必须赶到巴黎,已预购了便宜的阿姆斯特丹欧洲旅游大巴🚌车票,代表《欧洲导报》社,应邀出席香港无线电视台法国办事处成立仪式,致辞祝贺。欧导阿姆斯特丹办公室排版编辑小胡来电:老张怎么还在家里,没有上车?我说勿急,还有一个多小时,来得及!她讲车已开走了,来不及啦!这时抬头,看了挂钟,以及手表,统统停摆,全都慢了。纳闷:还冇到调整夏令时间,㸃解!?欧巴车票,过期作废,只好改卖贵3倍的子弹列车🚄,如期赶到巴黎。说起原委,有人提醒:怎么能把取之已葬地下的骨灰坛,反而放在桌子上面, 不能『落地为安』,难怪发生灵异事件。原来如此!所以,到了2004清明节,荷兰家族,男女老少,三十多人,集会陵园,敬把先父骨灰盒子,与先母的陵寝,合葬一起。实现家母遗愿,熊掌鱼翅兼得!
    
     大多华人,并不知道:西方人,比东方人,更敬鬼神!荷兰陵园管理处,遵从法定,每天上午八时,日出之前,直到下午五时,太阳落山之后,不许扫墓,否则徒使隂间,各位逝者灵魂,晚上和夜里,无法安静。但也有例外的。2012清明,我与胞弟张俊,明明午后,才去扫墓,祭拜父母;按照惯例,傍晚在他家里,烧经祭祖,从未越轨。当天夜晚,喝酒吃饭,拖到半夜,回家抄了近路。老二家在14区,我住13区,两区之间,一片绿地,草坪相隔,午夜未见行人,空荡荡的。当我转入一排树林旁小道,忽见眼前两个披长髪的高个子女人。我正要吐痰,想熬到她俩走远了再吐,以免老外嫌华人『随地吐痰』的不文明。奈何我停步不走,前面的也停止不动。憋不住了才吐毕,我慢慢走,前面的也慢慢走。急于回家,加快脚步,前面的也走快了,若即若离。我下意识想到,前面的可能是鬼,仗着酒胆,跑歩般冲,想从她俩身旁抄过去,是人是鬼,看个究竟。我跑得快,前面更快,如同百米赛跑,总是追不上。追到前面路口,路灯之下,前面两『人』,忽然消失了。我还在几家花园门口,抛圈子寻觅,各家毫无动静,这才确认遇上的是鬼。本来我只是好奇善念,并无恶意打架,但两个月后,惨遭报应,从不生病,又有长寿基因,好端端的,突然中风瘫痪,寸步难行,遑论跑步,更追不上鬼了!
    
     说到『长寿基因』,回忆不仅我的外婆、母亲,活到九十多岁,而且我的祖母、姑妈,亦是九十开外,有的96岁。提及祖母,也有个千真万确的灵异故事。1967夏秋,乡下有个东邻姓徐的坏蛋,共产党员,贫下中农红卫兵队长,拿着挖掘土地的泥刀,带头把张家祖坟,铲夷平地。竟把故世三年的张英祖母尸骨,尤其头芦,敲碎踩踏,恶行满贯。是可忍孰不可忍?然父母是『五类分子』,敢怒不敢言。好在老天有眼,第二天起,他就发头疯狂了,大喊『饶命』,不到一月,一命乌乎!后来,他十多岁的儿子,也莫名其妙发病,死掉了。苍天在上,这叫:恶有恶报,绝子绝孙!
    
     有的朋友,唯物论者,不信鬼神,这我尊重。我以前研究哲学,也是唯物论者,只是身临其境,不仅多㳄梦见上帝对话,而且碰到灵异现象太多,不得不信,正是『活到老,学到老』,修身养性,苦中作乐。如实抖出,识者分享。
    
     张 英
    
     2016四五哀悼 匆匆续完 🚏
    
    ----------------------------------------------------------------------
    
     【顺附博讯《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于下,一并参考】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6日 来稿)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
    
     今天,四月四日,丙申猴年清明节。古人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果真如此!不论上午,还是下午,阳光灿烂,唯独我在与舍弟张俊、暨小雯侄,中午到父母坟前扫墓祭拜,大雨如注,应了『清明下雨,老天哭泣』老话。
    
     今年327复活节,余在《张英:严家祺谈𡿨感觉的『死而复生』生活的『极简主义』〉》推荐中(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8日首发),说及『四月四日,丙申清明时节。老人在世孝顺,才是真孝,但春明节扫墓祭祖,或者其他形式,追思弥撒,缅怀先人, 也很必要。』不久BB外孙张凯满月,我在朋友圈子,戯称为是我们做长辈的『复活』,告别而不再受纳粹中共的『愚民政策』胡弄了!
    
     另在《张英:321,春天来了!》中(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2日),奉告『高堂在上,做儿子切忌替自己“祝寿”,那更是逆天命的,万万不可!2002年321,我59岁,听朋友言,俗话“做九不做十”,提前庆祝“六十大寿”,长命百歳。邀请“群英会”帖,发了出去,外甥女红京劝阻不及,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早晨,92歳高齢的家母,无疾而终,一命乌乎,驾鹤上天,饮恨终生。每当扫墓祭奠,想到母爱伟大,泪如雨下,悔恨交加。』难怪每年清明,或春节前扫墓,总是下雨,老天哭泣。
    
     家母俞氏,出生江苏海门,俞家庄望族,上有两个哥哥,六个姐姐,她年纪最小的,故称『九妹』。我是张家长房长孙,也是俞家九妹的最长外甥,自小受到各方竉爱,记忆犹新。我在《张英:给澳洲亲属信谈话史料摘要》(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4日)中,谈及三姨夫『仇恒中,黄埔四期,与林彪、粟裕等同学。1927后,曾在中共上海临时中央、江苏省委工作,担任中共南通中心县委书记。成员后来有中共1949建政后,担任高官,如马文瑞,曾任中共西北局第二书记、陜西省委第一书记;刘瑞龙,曾任华东局农业书记、中央农业部副部长;梁灵光,曾接习近平老爸习仲勲,出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我的小娘舅俞海澄,当年也是中共南通中心县委会常委,八十年代“平反”,上了海门烈士纪念舘花名册。』
    
     扯出了我的小娘舅,自然联想到大娘舅。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国共第一次内战期间,俞家『国共合作』,相安无事,有段趣话。中共海门农民暴动,时称『红党』,攻打俞家庄东南的首富汤家庄大宅,那里有护城大河,稠堡林立。(我大姨妈早年嫁在那里时,连我的母亲还冇出生)红党武装队伍,路过俞家,领头的说:『这是我们县委书记的家,不能打』;大娘舅病故前,是国民党的县党部主委,时称『白党』。当白党反攻还乡,也有领头的说:『这是我们主委长官的家,不能打』!看来,人各有志,家里一个是国民党,一个是共产党,相得益彰,如同陈毅昆仲,或同粟裕兄弟,及周恩来家,不失自我保护之道。当然,那时我冇出生,五十年代初尙小,到舅家玩,只见俞家房屋完整呈现,连护家河仍然环绕,感到好奇而问,母亲生前告知。
    
     悼念先母,回忆片断,当然也会悼念先父,张公沛成。今天清明节,恰恰又是先父冥寿生日(农历二月廿七日),双重纪念,格外具有意义。父亲张沛成年青时,当过上海天马电影厂编导,中学校长,抗日投笔从戎,曾任黄海支队司令,保家卫国,并以『开明绅士』,当过县参议员,他的故事,说来话长,在此不赘。我只讲有关看手背相和灵异怪象的二三事,信与不信,悉听尊便,如实道来,知情分享。
    
     反思我青少年时期,过于天真,也是极左,听毛主席邪话,跟共产党歪走的,所谓与家庭『划清界线』。偏信中共的『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表现』诡计,鬼话连篇。父亲1959被中共『反右』补课,诬陷为『富农、右派、反革命分子』,勒令回乡,接受『管制』。自此之后,我竟有长达20年之久,从不与亲生父母,见面往来。你看,那时张英何等『左』呵!可笑亦可复悲。即使那般,共产党也不会放过。譬如,1966年6月30日,我给银行党委,用120张旧人民日报纸,连写了三封《公开信》大字报,指出整广大人民群众是犯了方向性、路线性错误,赶快改邪归正,当天就有350位同事联署,贴在闸北银行天目路操塲上,直通对面是上海也是全国往返人群最多的北站广场热㸃地方。中共上海市委、银行党委和闸北区委,气急败坏,认为这是全国变相上街的第一张大字报,武断张英是『假左派真右派』、『跳出来的现行反革命头子』,组织全市围攻。
    
     中共当局,囿于形势,不敢就文革大方向和路线问题,与张英作理论上的辩论,使出浑身迫害人的惯伎,扣了两顶莫须有『罪名』帽子,一是『替反动老子翻案』,指控我不承认老子真的『反动』;另一是『苏修特务』,骇人耸听。仅就后者,略作剖析:五十年代,中苏友好。1956,我是所谓培养『神童作家』,中国福利会(宋庆龄会长创办)少年宫文学创作组的,正是上面的共产党、青年团组织,鼓励我们与苏联小朋友,通信友好。想不到其中一位小朋友妈妈,正是苏中友恊会长,直接与我互通讯息,后来她任苏共莫斯科市委书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1962,中苏尚未公开决裂,但我已先预感,主动中止,并把先前信件,缴给师院校方,这就是我后来成了『苏修特务』的由来!1966八月,我被迫冲出『牛棚』造反,真的大造中共反了,义无反顾,走上『不归路』,至今半世纪,整整五十年。
    
     1979,父亲张沛成的20年寃假错案,改正平反,但我12年前的『三次炮打张春桥、反对中共中央文革』政治寃案,还冇形式上的『平反昭雪』。因为华国锋在汪东兴、叶剑英等鼓惑下,中共五人帮帮主毛泽东『尸骨未寒』,发动宫廷政变,『粉綷』中共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四人帮』后的1979,正是中共12年文革浩劫末期,仍在搞所谓清查『三种人』运动。银行新的党委书记,姓唐家伙,大会掦言:张英『炮打』张春桥,张春桥那时是中共中央的领导人,张英反对张春桥就是『反共』,至少要公开检讨自己中了张春桥『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流毒,才去『打倒张春桥』,等张英检讨了反对张春桥的『错误』后,方有可能『平反』!试想,1968『秋决』,我被绑架在上海提蓝桥监狱,曾被假🔫『枪毙』恐吓,尚且坚贞不屈,始终坚持到底,认定反对毛身边红人张春桥是正确的,顽固不化,哪有张春桥也进了秦城监狱快3年了,反而还要我向张春桥同志『认错』,乞求『平反昭雪』?岂有此理!
    
     1979,早春二月某夜,我去闸北区委张英案复查领导小组材料组组长、法院院长王丰勲家,询问年前上海新市委下令『平反昭雪张英』的执行情况。午夜下雨,出来见他近邻楼上银行同仁王守尧,灯还亮着,新婚密月,十多年冇见,上去贺禧。忽见弄堂口一位陌生小青年,跟我上楼。甫坐下来,小王笑说:这位远从杨树浦来的朋友小陈,会看手相,请他看看如何?我㸃下头,半信半疑。小陈说:不要讲名字年纪,自己是只看手背相的,不是算命先生,看完了再说话。边看边说:你从小离家出走,做过学生领袖,出道做过大官,但23岁起,坐过2年牢,31岁结婚,育有一女儿、一儿子,目前正在为平反的事烦恼。问我说得咋样?我说真神,打一百分!
    
     看相事毕,互道姓名。我问小陈,年纪轻轻,哪里学到这身本领,如何认识小王?小陈告知,1961,11岁读小五,在里弄说『共产党坏,叫人吃不饱饿肚子』,街道干部说是『现行小反革命』,就被公安押去,送少儿劳动教养所。少年儿教,没有年限,反正没有法律,长官随意,等长大了还得坐牢,快廿年了。曾经同『右派分子』关在一起,他们有的大学教授,有的作家记者,很有学问。劳改管理人员,说我年纪小,同他们反党反共产主义老家伙不一样,叫其监视密报。下雨天不种地,规定在室内读《毛选》,他站在门口望风,见到共干来了,打下手势,大家放下专业书,假装看毛选和毛《语录》了。有位右派,历史学家,会看手相,认为他是『竖子可教』,传教一套。而且教了许多古文,如今才能出口成章。监狱,社会大学。上海滩有十多人会看手背相的,都是同门。
    
     至于小王,小陈狱友。王守尧小兄弟,1966春,才16岁,顶替其爸,到银行做工人。曾跟着我造反,閙着玩的。银行新旧党委,周而复始,三番五次,打不倒头头张英,而他小王仗义,又『不懂事』,揭发不出啥东西,鳮毛蒜皮,干脆把他抓起来,送去劳改。这样,小陈小王,都在一起,患难相交。
    
     我问小陈,如何能从手背看相?他说,这是高级科学,每个人过往的事,都会留在手背上印记。关键在于,要学会『识谱』,好比『扫瞄』,这是一门高深技术。有人说它是『迷信』,其实是他们根本不懂科学!
    
     接着又问:能看到今后吗?他说,其功力只能瞧见今后三年的趋向:第一年,你父亲要走的,即使你努力挽留,留不住的,老人家还是要离世的;第二年,几十年未见的海外亲属长辈,会到上海,接你出国,越远越好;第三年,按说能够出国,万一出不了国,对不起,还得蹲监狱大牢!奈何小陈预估的三年,防不胜防,不幸言中,先后顺序,一一应验,乌呼哀哉。什么叫做『科学』?这就是科学!
    
     【未完待续】
    
     张 英
     2016清明节写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910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
·张英:祝贺世维大会主席多力坤荣获杜鲁门里根自由奖
·张英:严家棋谈《感觉的“死而复生”生活的“极简主义”》
·张英:仲维光谈《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张英:321,春天来了!
·张英:向林大军致敬 问候大军兄弟
·张英:致林大军援救黎小龙的几个参考建议
·张英:蒋学鸣对“中华民国”的国名和“国父”说起源争鸣
·张英:去“国父”化兼谈《孙文的时代精神和历史遗产》
·公刘:张英去孙文“国父”化相关文章的按语
·张英:读张伟林编《歴史轶闻》上中下三集随感
·张英:给澳洲亲属信谈史料摘要
·张英:与陶静谈欧导及目前香港问题两大焦㸃
·张英:全民公审马英九祸国殃民与平反昭雪陈水扁世纪寃案
·张英:统合汉字是「读汉写简」,还是「读汉写正」?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张英:㸃评彭小明《文革余孽朱永嘉现象》
·张英:高铁大帝国的诞生将改变全世界?
·张英:从《2014强国排名》说及感谢多位朋友惠件
·张英:台湾总统立委大选前后五天的几封电邮㸃评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瑞典前驻华大使也涉勾结外国势力遭诉
  • 日学者警告台大选或有暗杀总统候选人阴谋 蔡诺安保
  • 大悲剧了 俄罗斯遭判完全逐出奥运会
  • 反退休改革罢工第五天巴黎陷黑色星期一 欧盟消息看好马克
  • 新一波加征关税措施日期逼近加剧中美压力
  • 探索女性之谜的先驱西蒙娜·波伏娃之四 两性关系中的他者
  • 去休斯敦太空城寻找德州牛仔
  • 岁末年初欣赏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
  • 国民党指控立法院长苏嘉全是「卡神的门神」协调各政府部门
  • 日本密切关注朝鲜“重大试验成功”
  • 游行和平举行 学者促特首月内回应市民要求 否则严重冲突重
  • 号召大三罢成效不彰 多处有堵路 交通未严重受阻
  • 美媒指新疆秘密文件透露人现身 中国官方指新疆反恐与欧美
  • 澳门新安排:新班子到京受任前培训 港料须跟随
  • 中美贸易 欧盟在华企业暂扛压力
  • 英国大选在即 各政党竭力造势拉票
  • 退休改革僵持不下 法国大罢工进入第五天 交通继续严重受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