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封锁“巴拿马文件”背后的政治危机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7日 转载)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反腐的王莽化或者马科斯化

    
    来源:参与 作者:綦彦臣
    
    从北京时间2016年4月5日晚七点到次日早八点,百度严格禁止搜索“巴拿马文件”、微信对所有涉及该词及密切相关信息都屏蔽、自由门上不去。到我写这篇日记式短文时,情况仍在继续。不过,百度变了策略,可以搜“索巴拿马泄密”一词。尽管百度在商业与政治之间做了微妙平衡,但是,也有它疏忽或有意的作为:4月5日晚,在“莫萨克冯赛卡”词条下,仍然能搜到一项“巴拿马文件”涉及中共政要的内容——在泰华网(似乎是个论坛,bbsthaicn.com)上,有文章与博讯网<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版块报道内容完全一致。博讯热点的该报道(4月5日,转自BBC)题目是《巴拿马文件披露中国三常委家族利用“避税天堂”》。
    
    观察百度封锁、微信屏蔽、防火墙强化之三大措施,不难推断出这背后已经发生了一场政治危机。既不如此,道德危机也明显化了。一个旁证是,一家擅长反西方、骂美国的纸面党媒发了“善人评论”,说“巴拿马文件”内容真假相掺。不言而喻,涉及到中国的部分是瞎编的。党媒的不言而喻(之暗示),肯定是又一个“探索性错误”!党媒的这个策略远没有反腐机构的“适时消息”更具策略性——在“巴拿马文件”封不住的情况下,军方巨贪郭伯雄被宣布结束审查,进入提起公诉阶段。不过,这些都没了实质意义,因为中国的腐败问题是:政治腐败远远比经济腐败祸害要严重,或者说经济腐败不过是政治腐败的衍生物。
    
    我在刚刚完稿的一篇经济评论文章(解析公建腐败与中等收入陷阱的关系)中提到这样一个问题:刘源绝对是反腐英雄,谷俊山绝对是巨腐分子,但是,二人都有不止一次的不次升迁经历。前者依靠家庭背景,后者依靠金钱势力。后者对前者“不份儿”,才想邪法而奋起直追。简单而言,刘源是政治腐败的受益者,谷俊山是经济腐败的受益者。中国广义政治最大痼疾是政治腐败,政治腐败表面上“不要钱”,但是:第一,它不解决社会不公,当然也没这个能力;第二,它固守封建社会主义政治规矩,那种非常丑陋的江山主义。这两种东西也即两种特征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完全可以在中国历史上找到范本。你看,王莽改革很全面,几乎涉及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它不解决土地占有不公之根本痼疾。当然,他也没此能力。而王莽获取社会信任即制造个人崇拜的很重要手段就是反腐,反腐最大对象还是自己的亲姑妈家的表哥(淳于长,中央九卿之一,相当于现在的现任政治局常委)。还有,王莽也刻意以简朴示人,比如正妻穿仆役般的衣服。但是,王莽不要钱(相反,还把朝廷赏赐分发给手下),但他是最大的腐败分子,他要的是全新的个人崇拜,是天下国家。
    
    有了天下国家,王莽什么都能做,其全面改革乃至于要改汉朝给周边少数民族政权的印信,由玺降为章。但是,他不改土地不公平问题。有了天下国家,王莽什么都能做,他唆使亲信伪造符瑞,以便标明他受命于天。但是,他不改土地不公平问题。史书尤其《汉书》把王莽骂了个狗头淋血,但是,却没能揭示政治腐败的祸烈至深。当然,那时(东汉,《汉书》书写时代)没有政治腐败的概念。然而,王莽的兴起之根基就是他家是贵戚家族,他的仕途起点恐怕是和他一样有才干的人奋斗一辈子的仕途终点,后者还是小概率。所以,在刚才提到的经济评论中我说“刘源与谷俊山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绝不是诋毁刘源,而是可从历史上给他们那些被称为太子党的高级政治人士找到范本。刘源们是红色勋贵后人,王莽出身于权重外戚家族。
    
    太远的可能有嫌玄乎,也颇有影射史学意味。但是,看看菲律宾的马科斯,作为臭名昭著的腐败政客,最初他博取社会信任的重要手段(权术)之一是反腐。比如说,在打击走私的时候不避军方人士,在约一千九百个嫌犯里面,有政府官员和军人二百人。这个力度不得了!还有,在廉政方面做得也不错,不仅大幅度裁员,还取消政府暑期半日办公惯例。马科斯在反对政治腐败方面也有所动作,把卸任总统突击提拔的一千多名官员全部撤职。这恐怕是中国目前反腐新政一百年也做不到的事情,假定反腐新政还能持续的话。马科斯如此广泛而强烈的反腐,最后落入了政治腐败的窠臼。还好的是,菲律宾民主虽不完美,总还是将他赶下台,结束他的丑恶政治。
    
    而今,中国反腐的王莽化与马科斯化越来越明显,以政治腐败为导向,反腐的政治受益集团不仅绝不解决社会公平难题(如国企资产量化给全民),而且,还全面压制言论,尤其封锁网络消息。看起来,全面深化改革已经沦为全面深化言论压制!网络封锁越来越成为政治腐败的典型特征。不过,就算自由门上不去,百度禁止搜索“巴拿马文件”,还是有短波播音能够披露消息。比如,我关注“巴拿马文件”确实是从网络(博讯热点)开始的,而在自由门受阻后,我用手机收听了法国国际(IFR)的广播,它在4月5日的节目里重点报道了“巴拿马文件”涉及中共政要的部分。
    
    还有,电子邮件还是较为固定的有价值信息的小众传播途径,我印证看博讯与听法广的邮件来自一个名为《文立通讯》的电邮群组(groups)。而知道“善人评论”在瞎编“巴拿马文件”的瞎编,则是同在这个群组的一位写手(也是重量级的异议人士,居京)发来邮件的缘故。
    
    二〇一六年四月六日上午,十点,完稿于绵逸书房,小城泊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107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兆富:「巴拿马文件」摘下政客面具
·查建国:国人对“巴拿马文件” 涉中内容应有知情权(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15)
·巴拿马文件让中共汗颜 (图)
·何清涟: 巴拿马文件与《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之异同 (图)
·巴拿马文件:中国资金是如何逃到海外? (图)
·紫禁来鸿:巴拿马文件束手无策 习近平最新“批示”
·“巴拿马文件”持续发酵 环时“护主”被指反效果
·中共官媒环时顶风曝巴拿马文件,洗地还是高级黑? (图)
·网络屏蔽:中国封锁 “巴拿马文件”相关报道
·紫禁来鸿:巴拿马文件炸开锅 中南海紧急开会忙灭火
·巴拿马文件炸开了锅 中南海紧急开会忙灭火 (图)
·巴拿马文件涉中共高层 微博讨论似被禁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Panoptic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緊急呼籲全世界大學生,共同抗議香港警察圍攻大學暴
  • 李芳敏14400016耶和華的臉敵對作惡的人,要把他們的名從世上除掉。
  • 谢选骏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 李芳敏144000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 胡志伟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六)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九所大学校长发表联合声明
  • 中国泳星孙杨当庭质疑突击药检合法性 并指翻译不正确
  • 黄背心社会运动一岁了
  • 费加罗报:香港因争议瘫痪
  • 香港律政司长在伦敦遭抗议者围攻 北京谴责伦敦火上浇油
  • 法国遭北极冷气横扫 罕见大雪33万家庭停电1人死亡
  • 香港律政司长郑若骅伦敦遭围攻跌倒 林正谴责“野蛮袭击”
  • 台版陈同佳在台被捕跨 境犯罪竟涉香港东南亚大陆
  • 被中国拘留的北海道大学教授回到日本
  • 青天白日旗和蒋家后代撑港 北京抓狂?
  • 香港二把手:港处完全无政府状态 环时踩多一脚
  • 台生逾半离港台宣布比照311震灾额外容纳各大学展开抢人行
  • 堵路第五天:交通续半瘫痪 警不积极清路障 市民质疑积民怨
  • 中国两大经济数据露疲态
  • 从香港撤回后有大陆学生吐槽环时报道不实
  • 美国佛州柑橘九成染中国“柑橘艾滋黄龙病”
  • 中国解除美国禽肉进口限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