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6日 来稿)
    
     今天,四月四日,丙申猴年清明節。古人云,『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果真如此!不論上午,還是下午,陽光燦爛,唯獨我在與舍弟張俊、暨小雯姪,中午到父母墳前掃墓祭拜,大雨如注,應了『清明下雨,老天哭泣』老話。
    

     今年327復活節,余在《張英:嚴家祺談𡿨感覺的『死而復生』生活的『極簡主義』〉》推薦中(博訊北京時間2016年3月28日首發),說及『四月四日,丙申清明時節。老人在世孝順,才是真孝,但春明節掃墓祭祖,或者其他形式,追思彌撒,緬懷先人, 也很必要。』不久BB外孫張凱滿月,我在朋友圈子,戱稱為是我們做長輩的『復活』,告别而不再受納粹中共的『愚民政策』胡弄了!
    
     另在《張英:321,春天來了!》中(博訊北京時間2016年3月22日),奉告『高堂在上,做兒子切忌替自己「祝壽」,那更是逆天命的,萬萬不可!2002年321,我59歲,聽朋友言,俗話「做九不做十」,提前慶祝「六十大壽」,長命百歳。邀請「羣英會」帖,發了出去,外甥女紅京勸阻不及,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早晨,92歳高齢的家母,無疾而終,一命烏乎,駕鶴上天,飲恨終生。每當掃墓祭奠,想到母愛偉大,淚如雨下,悔恨交加。』難怪每年清明,或春節前掃墓,總是下雨,老天哭泣。
    
     家母俞氏,出生江蘇海門,俞家莊望族,上有兩個哥哥,六個姊姊,她年紀最小的,故稱『九妹』。我是張家長房長孫,也是俞家九妹的最長外甥,自小受到各方竉愛,記憶猶新。我在《張英:給澳洲親属信談話史料摘要》(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4日)中,談及三姨夫『仇恒中,黄埔四期,與林彪、粟裕等同學。1927後,曾在中共上海臨時中央、江蘇省委工作,擔任中共南通中心縣委書記。成員後來有中共1949建政後,擔任高官,如馬文瑞,曾任中共西北局第二書記、陜西省委第一書記;劉瑞龍,曾任華杔局農業書記、中央農業部副部長;梁靈光,曾接習近平老爸習仲勲,出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我的小娘舅俞海澄,當年也是中共南通中心縣委會常委,八十年代「平反」,上了海門烈士紀念舘花名册。』
    
     扯出了我的小娘舅,自然聯想到大娘舅。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國共第一次內戰期間,俞家『國共合作』,相安無事,有段趣話。中共海門農民暴動,時稱『紅黨』,攻打俞家莊東南的首富湯家莊大宅,那裡有護城大河,稠堡林立。(我大姨媽早年嫁在那裡時,連我的母親還冇出生)紅黨武裝隊伍,路過俞家,領頭的說:『這是我們縣委書記的家,不能打』;大娘舅病故前,是國民黨的縣黨部主委,時稱『白黨』。當白黨反攻還鄉,也有領頭的說:『這是我們主委長官的家,不能打』!看來,人各有志,家裡一個是國民黨,一個是共產黨,相得益彰,如同陳毅昆仲,或同粟裕兄弟,及周恩來家,不失自我保護之道。當然,那時我冇出生,五十年代初尙小,到舅家玩,只見俞家房屋完整呈現,連護家河仍然環繞,感到好奇而問,母親生前告知。
    
     悼念先母,回憶片斷,當然也會悼念先父,張公沛成。今天清明節,恰恰又是先父冥壽生日(農曆二月廿七日),雙重紀念,格外具有意義。父親張沛成年青時,當過上海天馬電影廠編導,中學校長,抗日投筆從戎,曾任黃海支隊司令,保家衛國,並以『開明紳士』,當過縣參議員,他的故事,說來話長,在此不贅。我只講有關看手背相和靈異怪象的二三事,信與不信,悉聽尊便,如實道來,知情分享。
    
     反思我青少年時期,過於天真,也是極左,聽毛主席邪話,跟共產黨歪走的,所謂與家庭『劃清界線』。偏信中共的『有成份論,不唯成份論,重在表現』詭計,鬼話連篇。父親1959被中共『反右』補課,誣陷為『富農、右派、反革命分子』,勒令回鄉,接受『管制』。自此之後,我竟有長達20年之久,從不與親生父母,見面往來。你看,那時張英何等『左』呵!可笑亦可復悲。即使那般,共產黨也不會放過。譬如,1968年6月30日,我給銀行黨委,用120張舊人民日報紙,連寫了三封《公開信》大字報,指出整廣大人民群眾是犯了方向性、路綫性錯誤,趕快改邪歸正,當天就有350位同事聯署,貼在閘北銀行天目路操塲上,直通對面是上海也是全國往返人羣最多的北站廣場熱㸃地方。中共上海市委、銀行黨委和閘北區委,氣急敗壞,認為這是全國變相上街的第一張大字報,武斷張英是『假左派真右派』、『跳出來的現行反革命頭子』,組織全市圍攻。
    
     中共當局,囿於形勢,不敢就文革大方向和路綫問題,與張英作理論上的辯論,使出渾身迫害人的慣伎,扣了兩頂莫須有『罪名』帽子,一是『替反動老子翻案』,指控我不承認老子真的『反動』;另一是『蘇修特務』,駭人聳聽。僅就後者,略作剖析:五十年代,中蘇友好。1956,我是所謂培養『神童作家』,中國福利會(宋慶齡會長創辦)少年宮文學創作組的,正是上面的共產黨、青年團組織,鼓勵我們與蘇聯小朋友,通信友好。想不到其中一位小朋友媽媽,正是蘇中友恊會長,直接與我互通訊息,後來她任蘇共莫斯科市委書記,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1962,中蘇尚未公開決裂,但我已先預感,主動中止,並把先前信件,繳給師院校方,這就是我後來成了『蘇修特務』的由來!1966八月,我被迫衝出『牛棚』造反,真的大造中共反了,義無反顧,走上『不歸路』,至今半世紀,整整五十年。
    
     1979,父親張沛成的20年寃假錯案,改正平反,但我12年前的『三次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共中央文革』政治寃案,還冇形式上的『平反昭雪』。因為華國鋒在汪東興、葉劍英等鼓惑下,中共五人幫幫主毛澤東『屍骨未寒』,發動宮廷政變,『粉綷』中共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四人幫』後的1979,正是中共12年文革浩劫末期,仍在搞所謂清查『三種人』運動。銀行新的黨委書記,姓唐傢伙,大會掦言:張英『炮打』張春橋,張春橋那時是中共中央的領導人,張英反對張春橋就是『反共』,至少要公開檢討自己中了張春橋『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流毒,才去『打倒張春橋』,等張英檢討了反對張春橋的『錯誤』後,方有可能『平反』!試想,1968『秋決』,我被綁架在上海提藍橋監獄,曾被假🔫『槍斃』恐嚇,尚且堅貞不屈,始終堅持到底,認定反對毛身邊紅人張春橋是正確的,頑固不化,哪有張春橋也進了秦城監獄快3年了,反而還要我向張春橋同志『認錯』,乞求『平反昭雪』?豈有此理!
    
     1979,早春二月某夜,我去閘北區委張英案復查領導小組材料組組長、法院院長王豐勲家,詢問年前上海新市委下令『平反昭雪張英』的執行情況。午夜下雨,出來見他近鄰樓上銀行同仁王守堯,燈還亮著,新婚密月,十多年冇見,上去賀禧。忽見弄堂口一位陌生小青年,跟我上樓。甫坐下來,小王笑說:這位遠從楊樹浦來的朋友小陳,會看手相,請他看看如何?我㸃下頭,半信半疑。小陳說:不要講名字年紀,自己是只看手背相的,不是算命先生,看完了再說話。邊看邊説:你從小離家出走,做過學生領袖,出道做過大官,但23歲起,坐過2年牢,31歲結婚,育有一女兒、一兒子,目前正在為平反的事煩惱。問我說得咋樣?我說真神,打一百分!
    
     看相事畢,互道姓名。我問小陳,年紀輕輕,哪裡學到這身本領,如何認識小王?小陳告知,1961,11歲讀小五,在里弄説『共產黨壞,叫人吃不飽餓肚子』,街道幹説是『現行小反革命』,就被公安押去,少兒勞動教養所。少年兒教,沒有年限,長大了還得坐牢,快廿年了。曾經同『右派份子』關在一起,他們有的大學教授,有的作家記者,很有學問。勞改管理人員,説我年紀小,同他們反黨反共產主義老傢伙不一樣,叫其監視密報。下雨天不種地,規定在室內讀《毛選》,他站在門口望風,見到共幹來了,打下手勢,大家放下專業書,假裝看毛選和毛《語錄》了。有位右派,歷史學家,會看手相,認為他是『豎子可教』,傳教一套。而且教了古文,如今才能出口成章。上海灘有十多人會看手背相的,都是同門。
    
     至於小王,小陳獄友。王守堯小兄弟,1966春,才16歲,頂替其爸,到銀行做工人。曾跟著我造反,閙着玩的。銀行黨委,三番五次,打不倒頭頭張英,而他小王仗義,又『不懂事』,揭發不出啥東西,鳮毛蒜皮,乾脆把他抓起來,送去勞改。這樣,小陳小王,都在一起,患難相交。
    
     我問小陳,如何能從手背看相?他說,這是高級科學,每個人過往的事,都會留在手背上印記。關鍵在於,要學會『識譜』,好比『掃瞄』,這是一門高深技術。有人說是『迷信』,其實是他們根本不懂科學!
    
     接著又問:能看到今後嗎?他説,其功力只能瞧見今後三年的趨向:第一年,你父親要走的,即使你努力挽留,留不住的,老人家還是要離世的;第二年,幾十年未見的親屬長輩,會到上海,接你出國,越遠越好;第三年,按説能夠出國,萬一出不了國,對不起,還得蹲監獄大牢!奈何小陳預估的三年,防不勝防,不幸言中,先後順序,一一應驗,烏呼哀哉。什麼叫做『科學』?這就是科學!
    
     【未完待續】
    
     張 英
    
     2016清明節寫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07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祝贺世维大会主席多力坤荣获杜鲁门里根自由奖
·张英:严家棋谈《感觉的“死而复生”生活的“极简主义”》
·张英:仲维光谈《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张英:321,春天来了!
·张英:向林大军致敬 问候大军兄弟
·张英:致林大军援救黎小龙的几个参考建议
·张英:蒋学鸣对“中华民国”的国名和“国父”说起源争鸣
·张英:去“国父”化兼谈《孙文的时代精神和历史遗产》
·公刘:张英去孙文“国父”化相关文章的按语
·张英:读张伟林编《歴史轶闻》上中下三集随感
·张英:给澳洲亲属信谈史料摘要
·张英:与陶静谈欧导及目前香港问题两大焦㸃
·张英:全民公审马英九祸国殃民与平反昭雪陈水扁世纪寃案
·张英:统合汉字是「读汉写简」,还是「读汉写正」?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张英:㸃评彭小明《文革余孽朱永嘉现象》
·张英:高铁大帝国的诞生将改变全世界?
·张英:从《2014强国排名》说及感谢多位朋友惠件
·张英:台湾总统立委大选前后五天的几封电邮㸃评
·张英:于浩成先生千古不朽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余文生家属呼吁世界律师大会关注 欧盟律师协会回应徐艳
  •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 法国深受罢工风潮困扰
  • 约翰逊露自拍华为手机疑示微妙信号?
  • 传丈夫遭调查京剧名角政协常委姜亦珊自缢
  • 中国没有政治犯?胡佳批刘晓明无耻
  • 尴尬了 虽高调爱国网警仍催明星大腕护照选边站
  • 北京限制美国外交官在华活动:提前5天报批
  • 高层接受?李克强"高参"高善文保四争五说或没那么敏感
  • 韩国再向朝鲜提供巨额人道经济援助
  • 美海军高官口吻有变:中短期不排除中美一战
  • 总统投票渐近 蔡韩距离再拉大
  • 北京力挺何君尧 政法大学急颁名誉博士头衔
  • 孟如明星康明凯密拘一年无曝光 国际预防危机促放人
  • 251: 华为解套启用杀手锏 美国的阴谋
  • 中国很有钱? 美国反对世行低息借钱给北京
  • 华为:步履维艰的法律战和难以服众的公关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