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严家棋谈《感觉的“死而复生”生活的“极简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8日 来稿)
    
    【張英推介】
    

    昨天子夜,收悉著名政治學家嚴家祺教授兩篇惠件,一是談《什麼是感覺的『死而復生』?什麼是生活的『極簡主義』?》,一是講《世界真其妙,現在才知道》。回憶片斷,言簡意賅,短小精悍,真實寫照。推介博訊,大家分享。
    
    是的,回憶,回憶,『再回憶四十年前的情況時,有一種「死而復生」的感覺』。大凡存在,都會合理。逝去歲月,大多好的。人,最珍貴的是生命。在生命共同體中,親朋好友,皆有真情,活著想起,格外美好。人到壯年,尤其老人,回憶過往,無論愉悅,還是艱辛,苦難歷程,仿佛回到青少年時代,也是一種安度晚年生活方式,可謂感覺上的『死而復生』!
    
    嚴家祺高皋賢伉儷,為人豁達。並不計較別人冒其大名而出了嚴家祺著作的書,他對於這種明目張膽侵犯知識產權的劣行,一笑了之,正是生活上的一種『極簡主義』!
    
    至於家祺引述于光遠說『世界真其妙,現在才知道』,現身說法,娓娓道來,啓迪我們,很有意思。
    
    嚴家祺在美國,幾次搬家。通常,每次都要丟掉一些杔西和一些書。想不到6年之後,有人卻為他很好地保存着,最近已『完璧歸趙』。他見到這些東西時,雖『談不上「死而復生」,但有見到「老熟人」的感覺』。
    
    家祺文中,還提及著《明清七十年》的歷史學家唐德剛。他生前從美東搬遷美西,把一生最重要的文字資料,放進一個大口袋,而其不識中文的女兒,把它當作垃圾丟掉了。烏乎!『經過大地震的一位日本人,提倡生活的「極簡主義」,她的「原則」就是,不斷丟棄不要的東西,看來還是有道理的』。
    
    聯想自己。我們來到地球,人生苦短,最多百年,煙飛灰滅。我從小被3次抄家,侵門踏戶,包括照片,所有東西,蕩然無存。流亡荷蘭,搜集一些資料,奈何中風癱瘓,除了殘腦,回憶片斷,翻動不了。四大皆空,聽天由命,身外之物,毋庸管它!
    
    四月四日,丙申清明時節。老人在世孝順,才是真孝,但春明節掃墓祭祖,或者其他形式,追思彌撒,緬懷先人, 也很必要。附發家祺仁兄,約半年前,發來《臨終是怎樣的一個過程?》,有感性又有理性分析,還有實例,感同身受,一併分享。
    
    健康是福,順祝各位
    
    平安大吉
    
    張 英
    
    2016三廿七 匆匆塗寫 👋
    
    ----------------------------------------------------------------------------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
    
     严家祺
    
     最近,北京的同事把近四十年前在一起聚会的照片发给我,照片上有许多同事的儿子女儿,除了几个人外,大多数都想不起是谁,特别是孩子们。
    
     27年前,我们离开北京时,没有带上照片。当我在2016年的今天看到过去的照片时,感到很陌生。当同事指出照片上『谁是谁』时,再回忆近40年前的情况时,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我与高皋在1969年结婚,当时还在『文革』中,1966年,她家住在北京府学胡同,红卫兵把他家全部抄光。高皋父亲高植是托尔斯泰著作的最早译者,就是抄家的原因。1989年,我的上千张照片和上万册书也不知去向。我在离开北京时,只带了5本经济学和1本政治学方面的书,我自己写的书,全部散失,多年前看到中国『孔夫子书店』在拍卖。现在,除了在纽约的中文书店买到一本我过去的书外,其他6、7本著作没有了。最近在网上,发现了一本1980年由福建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漫游历史与未来》,是我写的『政治学幻想小说』。(见插图)我还买到一本书,居然许多内容与我1982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书相同,不过作者并不是我。
    
     世界真奇妙,现在才知道
    
     在美国几次搬家,每次都要丢掉一些家具和一些书。于光远经常说:『世界真奇妙,现在才知道』。我在6年多前从纽约搬家到佛罗里达时不要的许多东西,有人为我很好地保存着,『世界真奇妙』,这些东西最近已『完璧归赵』。我收到这些东西时,谈不上『死而复生』,但有见到『老熟人』的感觉。
    
     看来,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记忆中的人和事,和记忆中的亲情、爱情、友情同样宝贵。在回忆往事时,我依然没有忘却当时的想法。就是对人的旧印象,我也不愿丢掉。我在网路上把几十年前的旧文章一篇一篇找出来,也是为了重见『老朋友』。
    
     不过,把这些文章收集起来,也是枉费心机,迟早将烟消云散。写《晚清七十年》的唐德刚,在去世前几年为了搬家到美国西岸,把他一生最重要的一些文字资料找出来,放进一个大塑料口袋,他的女儿不认识中文,把它当垃圾丢掉了。他的一张可以用一千年的极硬的『硬木桌子』,我用了20多年,前年我搬家时也丢掉了。经过大地震的一位日本人,提倡生活的『极简主义』,她的『原则』就是,不断丢弃不要的物品,看来是有道理的。
    
     (写于2016-3-26)
    
     嚴家祺:临终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一个遭遇车祸的22岁男性被送进了监护室,此时的他生命垂危,几乎不能说话。然后,在长达3个小时的时间里,医院不允许家人进入病房看望这个随时会告别人生的亲人,在随后的时间里,也只允许一个亲人每隔2小时进去看望5分钟。在漫长的等待中,沮丧的女友只好回家了,父母也抵不住身心疲惫睡着了,直到护士通知他们病人已身亡时才惊醒过来。由于痛惜没能在最后时刻与亲人见上一面,说上几句告别的话,家属的悲痛骤然升温······
    
     这还算不上残忍。在最后的日子里,病人常常得被动地接受这样的“待遇”:一是过度治疗。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另一个极端是治疗不足,也就是说,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适直到死亡也没有得到充分的解脱。
    
     那么,生命在最后的几周、几天、几小时里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一个人在临近死亡时,体内出现了什么变化?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样做才能给生命以舒适、宁静甚至美丽的终结?
    
     临终期一般为10-14天(有时候可以短到24小时)。在这一阶段,医生的工作应该从“帮助病人恢复健康”转向“减轻痛苦”。
    
     临终病人常处于脱水状态,吞咽出现困难,周围循环的血液量锐减,所以病人的皮肤又湿又冷,摸上去凉凉的。你不要以为病人是因为冷,需要加盖被褥以保温。相反,即使只给他们的手脚加盖一点点重量的被褥,绝大多数临终病人都会觉得太重,觉得无法忍受。
    
     呼吸衰竭使临终病人喘气困难,给予氧气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他们已失去了利用氧气的能力,此时给他们供氧无法减轻这种“呼吸饥饿”。正确的做法是:打开窗户和风扇,给病床周围留出足够的空间。另外,最好的办法,使用吗啡或其他有类似鸦片制剂的合成麻醉剂是减轻病人喘气困难和焦虑。
    
     当吞咽困难使病人无法进食和饮水时,有些家属会想到用胃管喂食物和水,但濒死的人常常不会感到饥饿。相反,脱水的缺乏营养的状态造成血液内的酮体积聚,从而产生一种止痛药的效应,使病人有一种异常欢欣感。这时即使给病人灌输一点点葡萄糖,都会抵消这种异常的欣快感。
    
     而且,此时给病人喂食还会造成呕吐、食物进入气管造成窒息、病人不配合而痛苦挣扎等后果,使病人无法安静地走向死亡。静脉输液虽然能解决陷入谵妄状态病人的脱水问题,但同时带给病人的是水肿、恶心和疼痛。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甚至在死前三个月之久,不少病人与别人的交流减少了,心灵深处的活动增多了。不要以为这是拒绝亲人的关爱,这是濒死的人的一种需要:离开外在世界,与心灵对话。
    
     一项对100个晚期癌症病人的调查显示:死前一周,有56%的病人是清醒的,44%嗜睡,但没有一个处于无法交流的昏迷状态。但当进入死前最后6小时,清醒者仅占8%,42%处于嗜睡状态,一般人昏迷。所以,家属应抓紧与病人交流的合适时刻,不要等到最后而措手不及。
    
     随着死亡的临近,病人的口腔肌肉变得松弛,呼吸时,积聚在喉部或肺部的分泌物会发出咯咯的响声,医学上称为“死亡咆哮声”,使人听了很不舒服。但此时用吸引器吸痰常常会失败,并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痛苦。应将病人的身体翻向一侧,头枕的高一些,或用药物减少呼吸道分泌。
    
     濒死的人在呼吸时还常常发出呜咽声或喉鸣声,不过病人并不一定有痛苦,此时可用一些止痛剂,使他能继续与家属交谈或安安静静地走向死亡。记住,没有证据表明缓解疼痛的药物会促使死亡。
    
     听觉是最后消失的感觉,所以,不想让病人听到的话即便在最后也不该随便说出口。
    
     这几天,我一再地说,我一再地想----为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才读到了这篇文章。现在是什么意思?现在是,我的父母已先后去世,而一直到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我没有和这篇文章相遇,所以在无知中铸成大错。
    
     所有的误解都基于一个前提,我们和临终者已经无法沟通,我们至亲的亲人已经无法讲出他们的心愿和需求,我们只好一意孤行。而本来只需要一点点起码的医学常识,事情并不复杂。
    
     我想起我抓着父亲的手,他像山泉一样凉。我命令弟弟说:爸爸冷,快拿毯子!现在才知道,他其实并不冷,只是因为循环的血液量锐减,皮肤才变得又湿又冷。而此时在他的感觉中,他的身体正在变轻,渐渐地漂浮、飞升······这时哪怕是一条丝巾,都会让他感觉到无法忍受的重压,更何况一条毯子!
    
     我想起直到父亲咽气,医生才拔下了连接在他身体上的所有的管子,输气管、输液管、心电图仪······同时我们觉得他几天几夜没进水进食,总是试图做些哪怕是完全徒劳的尝试。母亲清早送来现榨的西瓜汁,装在有刻度的婴儿奶瓶里,我们姐弟每天都在交流着爸爸今天到底喝了多少水。
    
     现在才知道,他其实并不饿。那时候,他已从病痛中解脱出来,天很蓝风很轻,树很绿花很艳,鸟在鸣水在流,就像艺术、宗教中描述的那样······这时,哪怕给病人输注一点点葡萄糖,都会抵消那种异常的欣快感,都会在他美丽的归途上,横出刀枪棍棒。
    
     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最后谵妄状态中,却忽然变得喋喋不休,而且是满口的家乡话。我担心他离我而去,我想喊住他,他毫不理会。现在才知道,那个时辰,他与外界的交流少了,心灵深处的活动却异常活跃,也许青春,也许童趣,好戏正在一幕幕地上演。我怎可无端打断他,将他拖回惨痛现实?
    
     我应该做的,只是静静地守着他,千万千万不要走开。临终者昏迷再深,也会有片刻的清醒,大概就是民间传说的回光返照吧,这时候,他必要找他最牵肠挂肚的人,不能让他失望而去。
    
     我还记得父亲此生表达的最后愿望,是要拔去他鼻子上的氧气管。可是我们两个不孝子女是怎样地违拗了他的意愿啊,我和弟弟一人一边强按住他的手,直到他的手彻底绵软。
    
     现在才知道,对于临终者,最大的仁慈和人道是避免不适当的、创伤性的治疗。不分青红皂白地“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是多么的愚蠢和残忍!
    
     父亲走了。医生下了定论,护士过来作了最后的处理。一旁看热闹的病人和家属说:儿子、女儿都在,快哭,快喊几声嘛。可不知为什么,我竟然一点也哭喊不出来,弟弟也执拗地沉默着。现在才知道,听觉是人最后消失的感觉,爸爸没有听到我们的哭泣,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难过?
    
     生和死都是自然现象,这我明白。只是现在才知道,自然竟然把生命的最后时光安排得这样有人情味,这样合理,这样好,这样的----自然而然,是人自作聪明的横加干涉,死亡的过程才变得痛苦而又漫长。
    
     一天上午。我突然发现我对面的同事泪流满面,一个50多岁的男人的失态让我诧异。忙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看了上面的文章想起了他母亲临终前情形,他说就像上文描述的那样,觉得母亲冷了给她穿保暖的衣服,盖厚厚的被子,觉得母亲几天没有进食,不停给她输液,他母亲想回家,可他坚持让她住在医院。他自认为尽了孝心,可是没想到给她带来莫大的痛苦。
    
    ------------------------------------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仲维光谈《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6日 来稿)
    
    仲维光更多文章请看仲维光专栏
    
    【張英推薦】
    
     今年325,大紀元時報首發, 記者易如、陳漢專訪著名政治學家仲維光:《東歐清除共產標誌意義深遠》。
    
     仲維光君,今天談的問題:「共產黨特點:毀滅一切正常社會秩序」;「黨文化使人喪失自由思維能力」;「不識廬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共產黨必須被清除 」;「在共產黨國家在過去的共產黨國家」;「希特勒讓德國付出慘重代價」;「共產黨和希特勒一樣是集權犯罪集團」。史為今用,導向性的,結合現實,深遠意義。附發於下,供努力去中共化的志士仁人分享。
    
     說㸃題外話,其實長遠地與清除造神標誌也有關。據報道悉,習近平總書記月前下令,悄悄推倒河南新建的34米高毛澤東銅像,但愿有所自省,順應歷史潮流,符合主流民意,這是開始去個人迷信的共產標誌成真。
    
     轉到民主台灣,中華民國現狀。正當我們倡議去孫文「國父」化之際,媚共的中國國民黨馬英九郤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加碼造神,連對蔣經國總統生前遺愿,竟然公開背叛。經國先生晚年,反對樹他的銅像、設「經國路」、慶祝生日、遊行紀念之類,但馬英九偏在下台一個多月前,利用剩餘權力,異想天開,要在總統府大廰,改名「經國廳」,而非「民主廳」,並且趕在330與蔡英文總統見面,所謂「雙英會」前夕的329,揭牌匾額「經國廳」,妄圖劃下紅線,框住小英總統,「馬規蔡随」,挑起藍綠新一輪的互鬥,討好對岸。
    
     所以,我們非但要努力清除共產黨標誌,而且還要努力清除國民黨標誌,任重道遠!
    
     今天325,歴史上的今日:1968上海「三二五事件」,張英因「三次炮打張春橋 反對中共中央文革」,蒙難48週年。加發推介仲維光《東歐清除共產標誌意義深遠》,權代紀念。🚏
    
     --------------------------------
    
     附呈【專訪】
    
     仲維光:東歐清除共產標誌意義深遠
    
     ⋯⋯ 〖以下省略 全文詳見博訊新聞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91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仲维光谈《东欧清除共产标志意义深远》
·张英:321,春天来了!
·张英:向林大军致敬 问候大军兄弟
·张英:致林大军援救黎小龙的几个参考建议
·张英:蒋学鸣对“中华民国”的国名和“国父”说起源争鸣
·张英:去“国父”化兼谈《孙文的时代精神和历史遗产》
·公刘:张英去孙文“国父”化相关文章的按语
·张英:读张伟林编《歴史轶闻》上中下三集随感
·张英:给澳洲亲属信谈史料摘要
·张英:与陶静谈欧导及目前香港问题两大焦㸃
·张英:全民公审马英九祸国殃民与平反昭雪陈水扁世纪寃案
·张英:统合汉字是「读汉写简」,还是「读汉写正」?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张英:㸃评彭小明《文革余孽朱永嘉现象》
·张英:高铁大帝国的诞生将改变全世界?
·张英:从《2014强国排名》说及感谢多位朋友惠件
·张英:台湾总统立委大选前后五天的几封电邮㸃评
·张英:于浩成先生千古不朽
·张英:“马习会”习近平主动且有所得,马英九被动而失态
·张英:从15年前蔡英文与习近平互动『小三通』谈起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南非矿业在疫情中艰难生存
  • 武汉疾控中心《自然》子刊发文:1月初就出现新冠“人传人
  • 巴黎警察路检追获上万只口罩 2名中国在法侨团负责人遭拘后
  • 论坛中被问中国疫情数字是否可靠 张文宏:问题太敏感
  • 安倍晋三转发蔡英文推文:感谢鼓励支持 日本台湾一起加油
  • 封城76日后武汉终“解封” 广交会将首次以网络形式举办
  • 世卫组织前官员:萨斯教训被遗忘
  • 武汉解封 肺炎“卷土重来”的阴影却挥之不去
  • 疫情影响法国生蚝供应香港老饕大减口福
  • 日本一些城市从4月8日起进入紧急状态
  • 武汉解封滞汉台胞注记不予解除无法自行搭机返台包机亦无下
  • 日本防治新冠的模式能否成功?
  • 冠状病毒诡异难测 学会共存等待疫苗问世
  • 法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破万”政府收紧“禁足令”
  • 康复者血浆治疗新冠 韩国两年长病患康复 法国开始临床实
  • 甩不掉的锅:友邦也怀疑北京隐瞒疫情
  • 武汉解封日香港实施对入境者深喉唾液检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