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行:黎小龙们为什么要出走?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10日 来稿)
    阿行:黎小龙们为什么要出走?
    阿行:黎小龙们为什么要出走?


    
    黎小龙等将被抓回中国的消息,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能被中共特务完成,原本就不奇怪。逃到泰国避难的中国政治落难的人士,事实上几乎都在中共特务的暗地掌控之中,别看一些在泰国假装十分活跃的人张着一副大义凛然的面孔,实际上,其中难免会是鬼影绰绰的中共特务或线人,因为中共特务为了中共主子,所采用的特工技法是超乎常人能看懂的,但别看能蒙蔽一些同仁,可这种人一旦粉墨登场,也是不免露出马脚。
    
    比如,现在泰国被中共抓捕姜等人的紧张,多人提醒那些申请难民的人低调,他或她却出来大张旗鼓地活动,中共特务为什么不抓?她在民主阵营里,今天挑拨这个,明天辱骂那个,为什么会这样做?或不顾前辈的存在,急于取代,真实意图是什么?难道她真的不知道直接与中共对抗很危险吗?其实,她一点危险也不会有,就像那个中共特务林大军,在泰国也积极活动了些年,结果最后还是暴露身份以后,悄没声响地溜回了中国。
    
    黎小龙受过质疑,被诽谤的时候有几回,直接使用人身攻击的就有一个河南籍、所谓的民主人士,确实有过钱在黎手里黎归还不了的事实,但是,既然是同仁,首先能换位思考和心胸宽广的话,就不会发生冲突。犹如管仲与鲍叔牙的故事,管仲在不得地时候,欠鲍叔牙的太多了,可人家鲍叔牙怎么做的?不妨有心人翻阅这段历史。
    
    原本,民主人士的桂冕不用花钱,也不用考试争取,更不需要谁来批准,就可以是了。至于什么水平,那就不重要了。更甚,一些比中共特务还垃圾的人也自认自己是民主人士,却没有谁能否定他是时,他虽然也能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一二,却改变不了他那自私贪婪无知愚蠢的本性。
    要说有人想用不合法的手段偷渡泰国,黎小龙人等收取一些勤苦费,我认为太正常。前些时候,有人想来欧洲打黑工,就有人打算做这样的事,因为在欧洲一些国家,每月随便一个最普通的工人都能赚取3000余欧元,也是脱贫致富的一个渠道,虽然不合法,可在欧洲打黑工一年就是在中共国的十年甚至百年的收入,这种不合法但没有触犯刑律的事,有些人还是愿意做的,而在想去欧洲工作的人们,在没有了解欧洲状况的时候,花些钱,能给予具体支助与安排的话,这个钱花了也是值得,只要不是碰上个骗子。也是说,具体操作的蛇头从中赚取一些费用,也是太稀松平常的事。
    
    作为民主人士,即使做这种蛇头,也没有什么可非议,谁让我们都是背井离乡的穷人?也是说,没有不盈利的经商,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已。
    
    黎小龙是否也是这样的做法,鄙人不能界定,但是,如果这样做,取一些消费或者是拿一些利润,同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别是流浪泰国几乎没有收入,全凭讨来的方能生存的一些同仁,赚取一些费用,有什么不可呢?
    
    关键是,经商虽是需要一些信誉,但更需要一些利润。因为能够得到一些利润以后才能生存下去。可是有些同仁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民主运动的事,就应该有人给他出钱养活他地对于所有帮助他的人收取一些费用就会公开骂娘。可见这种人也怎么都不配在民主圈子里求发展。
    
    记得九十年代末,我就遇到过一个自称是民主活动家,他在我们一起吃饭时我提醒他叫一个菜就可以了,因为我们所花费的是别人捐助的,但是他却要了三个菜,一个汤,两瓶啤酒对我说:“没有几个菜,没有啤酒,他就吃不下饭”。
    
    临分手时,他还了我的钱时,出于对他的信任,当时并没有分辨真伪,到了买车票时,被人家盖上了作废的章,我才知道是假钱。让我恶心的有些年不再理睬他。原本,百元并不算多,即使不归还也就罢了,可是弄个假钱来骗一个欲把生命交给他的同仁,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种人也配做民主活动家?
    
    要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背井离乡公开的与中共独裁者为敌?在这里,我们就用一件小事来分析下吧。前一阵,路过昆明,凌晨三点时,在火车站的附近,所有的酒店、宾馆皆已客满,而火车站的前门,已经停留着几千人在候车,当时我用手机拍下了照片,那个时候,看不到一个执勤人员,安保措施一点也没有,达从昆明火车站因为中共内部的恶斗,跳出来一伙真正的恐怖分子、无辜砍死了在火车站等候乘车的几十位旅客,制造了世界级的惨案,世人都对昆明火车站非常敏感。
    
    所以,火车站已经全封闭,夜里是不准任何候车的旅客到火车站候车室内候车,有图为证。那是元旦节刚过(鄙人上传的照片是后来同仁补拍),据同仁说,依然不准旅客进站候车,就是那种情况,外边的天气也就是零度左右,穿得非常少的个别女士,有的在不停地跑动,争取多增加一些体温,多数人也就只有苦熬了。
    
    如果再出现恐怖分子,怕是又得无辜死亡几十人不多,因为当时没有一个公职人员守候,早晨6点左右,才陆续来了几个特警,铁路派出所人员是关在门里睡觉呢!也是6点左右才开门,估计他们都知道,恐怖分子6点之前是不会来的,来时肯定会给他们打招呼。
    
    一个人民的昆明火车站巨大候车室,结果是不准允人民中的旅客利用取暖,这真是习近平们那些所谓的“人民公仆”是否在为民执政的最大说明,也是习近平的党内人最伟大最高明之处——恐怖分子不能在火车站里行凶杀人,毋庸质疑。至于站外行凶,与铁路部门没有多少关系。精明的昆明铁路部门的相关规定,令我们不得不叹为观止。
    
    其实,有几个恐怖分子,原本制造不了那么大的恐怖事件,只因相关人员的不作为才导致了那么多的无辜旅客的死亡,要说,真有几个恐怖分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在不停恶斗的政府的冷漠。即使在今天,绝大多数人民不需要什么官权,仅需要最起码的服务,但是,在昆明火车站,就基本丧失了中共权威的存在。那些不作为的拿着民脂民膏,随便占有公益的官僚老爷们,他们很清楚,恐怖分子无处不在,受害的绝不是官僚,而是无辜的民众。
    
    倒是具有着:火车车厢里,任何时候,都少不了穿着铁路职工服装的货物推销员,这种推销员拿着自己的正统来证明他的货物是货真价实,其实都是山盟海誓的骗子,如果谁质疑鄙人的看法,可以在任何一列客运火车箱里做实地调查与了解与印证。那么,他们为什么能公然欺骗旅客呢?难道他们没有道德底线了就没有法律的基线吗?其实,中共国的法律原本就是任由中共骗子以及中共体制内的骗子横行的法律,铁路部门拥有的是没有违反中共法的推销货物的骗子而已。
    啰嗦这些,是想告诉国人,从一件小事,就足以说明如今的中共完全与国人对立,那些居住在中共国的急于改变的民主信仰者,也需言辞过多,要么逃离海外,要么都被关进了监狱,像黎小龙这样的民主人士并每月什么背景仅凭个人聪慧才逃到泰国去了,谁知道,还欲驾驶游艇到澳洲,用覃先生的话说,如果不被“坏了轮舵”,也有可能葬身洋中,因为海洋里风大浪急是大家都清楚的,黎小龙先生带着一家老小,以及其他人员,甘愿冒这样的死亡风险,也在说明了一个问题,国际难民营的长官们其实也都是不作为,真正受到政治迫害的黎小龙们,逃出国境,还不能及时被安置,可见我们的世界尚存在着令我们非常悲观的事态。
    
    那么,黎小龙们为什么选择出逃呢?可以这么说,在中共独裁统治下,凡是有信仰、有良知的中共治下的良民,都会受到相应的迫害或挫折,恶民反能被中共保护起来,中共权力者并与其合“法”地狼狈为奸着,所以大多数良民欲逃离中共国就是不想被迫害,可是,真正能帮助受害者的难民公署,虽然在国际上享有极高的声誉,但是解决或帮助那些被独裁制度戕害的具体人的实际问题,只能等到那些受害者自动找上门的给予一些必要的支助,而面对制造难民的中共国,以及其它流氓独裁国家与地区,难民署的能力的确是杯水车薪、爱莫能助了。
    
    为了人类正常地繁衍生息,难民公署诞生了,拯救了不少的生灵,但是,作特别是奥巴马做了美国总统以后,世界级的大国美国,却不能做好世界警察的工作——听信仰法轮功的某个人士说,美国是李洪志先生委派的世界警察,专门维护世界秩序的,那么美国给予中共国的难民多少帮助呢?不外就是把一些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加以保护而已,真正受害的亿万民众,他们所给予的支持或援助,几乎是零。
    
    人若是到了绝境,求生的本能促使他们选择自己走的路是常人不会选择的道路,年逾花甲的黎小龙先生就是绝境中的一员。所以,他们来到了泰国以后,就想走出绝境。而中共这个超级邪恶体系,虽然即将败落,却自然尚在做垂死挣扎,也是说,一时半会它灭亡不了。
    
    几十年的等待,已经失去耐心的黎小龙辈,还是选择了出逃这条路,但到了泰国,依然受到歧视的时候,对自由国家的向往激发了他们投奔热情,于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实施了,结果还是以失败而告终。试想,由于黎小龙是什么自封的主席, 中共特务早就钉着他了,抓回大陆也是中共特务的一个基本步骤。
    
    原本,一个正常国家的公民,不会无故放弃自己的家园,最多的是走出去,然后回报给自己的家乡,可是,达从中共无耻的抓捕与迫害越演越烈的时候,具有民主信仰的外逃人员也愈来愈多了,这总比那些杨佳胡文海似的走以暴易暴的道路强多了吧?为什么就不可以放其一码呢?广西爆炸案让人感叹未尽,又有了最近《财经》记者透露,3月6日下午,吉林省辽源市政协副主席孙庆安在自家小区电梯内又遇刺身亡。
    
    广西爆炸案的发生,孙庆安的被杀,这样的事例在中共国境内虽然不少了,但还没有形成规模,所以根本就震慑不了为非作歹的权力者,但是,一旦矛盾继续激化,以暴易暴的人也就会越来越多,特别是那些把生死度外、或丧失希望的人们,自然是越来越愿意选择走捷径——以暴易暴的方式。
    
    原本,中共的歹毒历来就是扼杀人性的,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带来更多的无辜死亡。在他们的意思形态里,不存在妥协、和解的最基本基因,而用暴力的手段不会因为反暴的手段而减弱。然能逃离中共魔爪的人们,确实是万幸中的万幸。
    
    走出去,离开这个邪恶当值的国家,是每一个欲获取自由人们的最基本诉求,关键是,怎么走出去?走出去能做什么?很多的同仁,就是不得不滞留在海外,若不能走出去,在国内备受骚扰与侵犯,而且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关键是,我们要做的还是如何地团结起来?怎样团结起来?过去的事例告诉我们,中共特务的破坏最有效,首先,我们自身上的政治觉悟非常低,首先最大的毛病就是以自我为中心,都想做领袖,做长官,可谁来做战士?做壮士?也就是说,能真正为了国家民族奉献自己一切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而真正能做民主运动舵手的也只能是把个人得失置之度外的人才能笼络更多的人来到他的旗下。
    
    一说团结组合,大家都怕,最怕的应该是组合,大家鸟还没有打下来,就开始分吃了,可笑的就在这里,这是做什么事也不会成功的根本所在,更无法达成共识,走向正确的道路。也是中国民主运动没有进展的根本原因。
    
    当黎小龙被泰国警方关押以后,有些同仁慌慌张张地急于对黎小龙同仁进行救援,也许这种心情掺杂着个人的情感,要说个人的情感,对于黎小龙同仁的感情,鄙人依然存在,可是我们究竟有什么能力帮助黎小龙们?记得2003年,在北京接触黎小龙等同仁,那个时候是一心找反对党,因为个人被迫害以及各种失败导致了自己明白了,在独裁制度下的任何有个性的人,都会成为失败者,甚至是无故受害者。那个时候,也就遇到了黎小龙君。
    
    “ 媒体姓党而不是人民,人民利益就被漠视。由于信息堵塞和扭曲,公共政策会失灵,党和人民的利益矛盾会越来越大,最后必导致经济政治灾难。中国从合作化、反右,最后到大跃进大饥荒,就是历史印鉴。中国如此,其它国家也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媒体姓党,百姓遭殃,民族灾难”。
    
    这就是中共国的现实写照。
    
    要说中共特务的卑鄙无耻程度,怕是比起人类历史以来他们的同行任何时候都卑鄙下流,所以很多同仁都提醒我安装电报软件,我作为一个并没有什么秘密的人而言,懒得去用那东东,党我来到国外,才明白电报确实有用,它不仅能隐藏自己的秘密,也能隐藏与其联系的秘密。可是,我个人认为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偏偏无辜的被他们劳教过,纯粹是是种陷害,并导致我到今天,家人被骚扰,教师工作被开除,老婆被逼着离婚。
    
    也就是说,在中共国里,一个人即使没有违反法律——即使这个法律很流氓,不见得就是安全的,在流氓特务的策划下,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地就是罪犯了,好在当今信仰者太多,特务们抓不过来了,许多同仁暂时还有些安全。再说,一相不想铲除共产党的我,仅仅是反对他们的独裁统治而已。何况,反对不过就是不同意见,就是最多不愿意接受流氓管理,可是现在不同了,多次被骚扰被坐牢被影响正常的生活以后,我又想到了我们一向反对的态度是错误的,应该是怎么铲除或能真正地铲除独裁统治才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客观现实问题。
    
    而思考这个问题,不是我们欲中共灭亡,而是中共逼迫我们去认真思考让他们怎么灭亡,因为他们已经不代表中华民族利益,所代表的是共产党人利益,早在上个世纪初期就有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出世,告诉我们独裁统治的赵家人连老百姓最起码的姓氏都要与其回避,何况骨子里他们的血统是蔑视弱势群体的?而不会做弱势群体的公仆。
    
    既然不是弱势群体的公仆,只能是弱势群体的主子的话,那么弱势群体就有权利不要这个主子地把其推翻。因此令我想起来,为什么他们诬陷我是煽颠分子,今天才明白我为什么是煽颠分子?那是因为他们需要我做煽颠分子的实际工作,而不是真正的我愿意做煽颠分子,那么在今天,也只能无奈接受中共流氓特务的恩赐了?
    
    黎小龙的游船走到海里,不久就方向盘失灵,不得不自己求救,有同仁说那肯定是中共特务做了手脚,导致了黎小龙们的计划失败。作为黎小龙们,由于安全起见,他们并没有公开他们的行动,这原本是一种防患措施,而能知道黎小龙行动的似乎没有几个人。其实,只要被狗类的盯住,“这”方面他控制不了你,“那”方面就能盯住你。也是说,黎小龙不可能不接触游船,狗子们看到黎小龙接触就会想到逃离泰国的手段,那么他们做点手脚确实又太容易。他们哪里是仅仅的阻止?最多因素可以说是谋杀。相比之下,也是黎小龙们运气好一些而已。中共特工做这样事情,原本驾轻就熟。
    
    当然,这只能是猜测,没有证据,如果能拿到证据更好,关键是我们所拥有的现实条件,根本就不具备取证的功能,所以中共特务有没有动手脚,我们只能猜测,在今后的做事上,广大同仁就是要多注意一些。因为原本像黎小龙们、也包括我们大家的所为,并不影响中共的存在,可是他们骚扰与破坏会依然要做,又是十分地卑鄙,其做的目的不是维护共产党的独裁利益存在,而是最多维护他们那个智能部门的利益存在,说到底,也就是为他们个人的好处而已。
    
    现在中共国内部分崩离析,上下都心怀鬼胎,其实太不足怪了。也就是那些在台上今天也许人五人六的,怕是等不到今天过去,就有可能被抓起来了。不论什么环境,什么地方,都难估算自己的结局,因为他们的命运在王岐山习近平手里,习王想砍谁,不是出自共产党的利益,而是巩固自己政权的需要。
    
    到了这种程度,共产党的独裁政权还没有倒掉,真乃是个奇迹,不过,倒掉也是不会长久事。
    民主人士之一的魏京生先生说过,自由是人人都需要的必需品,给别人自由并不能减少你的自由。但是在垄断了自由的体制下,需要用剥夺别人自由的方式来维护垄断的权利。这种剥夺别人自由的行为,就是一种犯罪。不但法制国家里这是一种犯罪,中国的法律也明文规定不得剥夺人们的自由,除非针对犯罪。
    
    但是,中共国里,根本就不存在相对自由的事,才导致了更多的黎小龙们铤而走险,才是黎小龙们不得不与中共为敌的悲哀。如果大家都在公平自由的法制下生活工作,还会有那么多的悲剧吗?可达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是根据国情,为国为民做出重大正确的英明决策,而是更加打压正义人士,继续着危害人民的根本利益,制造着更多的来至公权力的旷世悲剧。黎小龙就是受害者之一。
    
    试想,这样的中共党魁,我们还能抱什么良好的希望吗?特别是,又想做小毛泽东,不做华盛顿的习近平,不是愚蠢至极是什么呢?而黎小龙们,如果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再次坐牢,只能说明,中共国来至中共内部的希望,十分渺茫。但最多,也不都是悲剧的构成成分。南非有一个曼德拉,中共国会有更多的曼德拉,按照自己的形式诞生着。
    
    2016年3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16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阿行:亲手制造罪恶的人都应该被清除
·阿行:彭家军最大的内伤是不敢任用外人
·阿行:高智晟是人民的功臣却是中共的罪犯
·阿行:南宁以及整个中国都在海骗之中
·阿行:恐怖事件在中国会越来越猛烈
·阿行:中国要有个国家的样子吗?
·阿行:为何中国不会发生乌克兰、泰国似的民变?
·阿行:军事政变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
·阿行:与人民为敌什么实力都是最后灭亡
·利益集团的内部必然会分离出来敌对势力/阿行
·薄熙来为什么能否认自己的罪行?/阿行
·阿行:为什么薄熙来能翻供?
·大家应该向新疆武装斗争勇士们致敬/阿行
·阿行:对天安门的自杀式攻击是国内引爆内乱的一个跃升点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 不暴乱能行吗
  •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 保障港人依法自由,支持港府依法修法
  •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毕汝谐(作家纽约)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 RememberingTiananmen/StraitsTimes
  •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 《香港雜事》12.娼的辛酸
  • 港人的最后一搏国际社会救香港的最后一刻
  •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 悠悠南山下俄羅斯學者:河內多次對赤柬誤判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13.林鄭媽媽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 刘蔚嫁美国国籍才是对的,嫁别的
  • 谢选骏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 李芳敏14400017我心中的愁苦增多,求你使我從痛苦中得釋放。
  • 台湾小小妮243離別之花🌹
  • 谢选骏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 台湾小小妮1450
  • 谢选骏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 陈奎德六四人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對香港「反送中」的朋友們的建議
  • 台湾小小妮242極限逼迫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论坛最新文章:
  • 阿国前总理等贪腐入狱仍不够 民众剑指前总统
  • 中菲渔船撞沉事件没完 菲人不接受北京说法
  • 香港特首紧急会议后宣布搁置送中法修例
  • 送中:林郑暂缓后仍然显尖锐对立
  • 守住自由火种
  • 美民主党初选20人名单确定 华人名列其中
  • 对3千亿中国产品再上税 美举7天听证开道
  • 拜登挺港反送中并警告中国说全世界都在看
  • 贸易战艰 陆经济上半年不尽人意官方有信心
  • 美再举人权案制裁港官大棒 网传港官外国籍
  • 彭斯对华严批讲话何时发引关注
  • 承认咨询不足林郑搁置修例 拒谈有否会韩正
  • 无端为中美添乱兼助蔡英文 港被逼搁置修例
  • 电影"八佰"技术原因禁放 网民调侃请华为解围
  • 王岐山视察东北提对俄重点 微妙显对俄倾斜
  • 传言撤林郑 港澳办罕指中央肯定并挺港警
  • 港各界反“送中” 林郑初步妥协但抗议将继续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