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 2016两会是一地鸡毛下的国家账本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9日 转载)
    何清涟: 2016两会是一地鸡毛下的国家账本

(在主席台就坐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政协主席俞正声。李克强向到场代表鞠躬致谢。VOA)
    
    2016年的北京两会,议题可谓一地鸡毛,代表们谁也不敢触及这个国家的深层问题,各种琐事被做成一道道两会大菜端上桌来,以表示“国家承平,我们也在思考过国家大事”。朝野共忧的财政赤字,在两会上也是化忧虑为信心,扩大赤字不仅有理有利,还预估了迅速上涨的空间。

中国财政赤字坐三望四奔五
    
    两会上,财政盘子尺寸是重中之重,财长楼继伟透露了三个要点,一是国家财政赤字从去年占GDP的2.3%上升到今年的3%,理由是 “适当提高赤字率,支撑经济,还能实现一个中高速的增长,防止经济出现一个大的下滑”。二是债务。中国政府的债务目前占GDP的40%左右,其中中央政府的债务大约11万亿元人民币,仍有举债空间;但地方政府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16万亿债务,需要控制。三是个税改革方案即将出台,新体系下房贷利息、教育和抚养子女费用将可抵税。
    
    三项都与财政有关,中国财政赤字主要来源于借债,而且主要是国内债务;个税改革当然不是为了减轻中国人的个人税负,而是扩大“新税基”。楼财长为了安抚人心,当然要说“中国债务保持黄金原则,用于资产而非吃饭”,仿佛前不久他在G20峰会上说的面临财政悬崖全是他国的事情,与中国无关。
    
    关于财政赤字破三,除了财长安抚之外,还有不少专家论证必要性与合理性,认为“改革开放以来,虽然中国基本上是财政‘连年赤字’,但在总结调控经验之中,赤字安排掌握已比较成熟,2015年度的赤字率(赤字规模与年度GDP之比)在2.3%-2.7%,明显处于安全区”。2016年虽然可能会高出3%,但也也不必担心,早在今年2月,中国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曾发表一份题为《可较大幅度提高我国财政赤字率》的研究报告,称“经对中国政府负债率测算研究,未来一段时期,可将中国财政赤字率提高到4%,甚至更高水平”。
    
    由于党媒姓党,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噪音,因此,今年两会内外,一众金融界人士财政破三望四表示相当程度的认同。一个说法是,根据中国2015年的GDP测算,中国的财政赤字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意味着政府可支配6700多亿元的财力,三个点意味着增加2万多亿可支配财力。少数人则为公众打预防针:根据此前公开的数据,2015年中国的财政赤字率高于预测,上调为2.3%,一些研究机构测算,认为已达到3.5%。据此,2016年财政赤字目标上调为3%至3.5%,实际破5也有可能。

中国与美、欧财政收入及税收原则有何不同?
    
    楼财长说中国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只有30%左右,低于一般国家的比重。这话不算是真话,因为他用来比较的财政收入占GDP比例,是以宏观税负的窄口径(只计税收)计算,没将政府的全部收入计算在内,而国际社会通常使用的是“宽口径”,即政府的全部收入。
    
    中国政府收入由四部分组成,包括公共财政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和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如果使用“宽口径”,将政府收入全部计算在内。中国财政收入占GDP之高,再考虑到福利超低的现状,中国人税负可能居全世界之首。2014年,中国媒体的生存环境还没有今天这么糟糕,曾经有过一场关于中国宏观税负的讨论,有研究者指出,中国2014年上半年宏观税负达到44%(即财政收入占GDP之比),人均宏观税负高达6338元,北京、上海、天津名列前茅,分别为20347.8元、19192.8元和17993.5元。讨论中,有网友吐槽:按照这个标准,自己的生活简直是“一个馒头半个税”。最后由《人民日报》发表评论一锤定音,中国宏观税负没那么重。媒体迫于压力,不再讨论。但天津财大教授李炜光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还是坚持认为,如果按照宏观税赋宽口径计算,中国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可能要达38%以上。
    
    中国常用来比较的发达经济体主要是欧盟与美国。欧盟多是高福利国家,宏观税负当然很重。2015年三季度,欧元区国家政府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46.5%;欧元区的政府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赤字率),为2.3%。近十年以来,欧元区财政赤字占GDP比重经历了急剧变化,从2007年的0.6%,激增到2009年6.8%,财政状况严重恶化,陷入债务危机。欧盟不得不从2010年开始实行财政稳固政策,欧元区政府财政赤字迅速降低,德国一度还实现了财政盈余。欧元区的整体情况也从2009年的6.8%峰值,降低到2015年三季度的2.3%。
    
    拿中国与欧盟比较必须考虑一点,欧元区国家的社会福利水平远非中国能比,就算是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中欧四国,其福利覆盖范围与水平也高于中国,基本实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税收原则。中国的财政税收基本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社保医疗福利主要覆盖党政事业机关)”,宏观税负接近欧盟,实在不能自认合理。
    
    2015财政年度,美国全国财政收入占GDP之比高达36%,其中的个人所得税新增加部分主要是富人税。2013年1月小布什政府的减税政策到期后,奥巴马政府推出2013年增税方案,将最高所得税率定在39.6%,和克林顿政府时期为同一水准。那些居于美国收入金字塔顶端的人群面临自1986年以来最高的所得税率。因为政府开支扩大被国会严格限制,再加上富人税,美国的财政赤字迅速减少,2015年财年已经降至2.5%。
    
    中国的富人逃税、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覆盖面很窄,但财政收入占GDP比率与美国接近,财政赤字却超过美国,并还将继续攀升,这一现象无论如何不能解释成还有“空间”。

国家账本上的赤字关系到国运兴衰
    
    扒开中国国家账本上的一地鸡毛,将其与欧盟、美国这两大经济体的国家账本做一比较,谁离悬崖更近,实在是一目了然。更何况,欧盟的主体德国经济发展势头不错,美国更是一枝独秀,与中国实体经济纷纷陷入破产,银行坏帐率奇高不可同日而语。因此,中国政府在滑入更高的财政赤字之际,不应该多方论证继续扩大财政赤字比率的合理性,应该多想想,通过赤字得来的两万多亿怎样花才能减少浪费,尽可能用在振兴产业、扩大就业与舒缓民生等方面。如果今年继续以前那种只管花钱(投入),不管后果(产出),就算再多几万亿,也无法将中国经济从困境中拉拔出来。
    
    一个政府的财政危机往往始于不能控制赤字,古今中外,因为财政危机而导致政治危机的事例数不胜数。比如法国大革命前夕,国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因其挥霍成性,被称为“赤字夫人”(Madame Déficit),她的奢华与那句“穷人没面包吃,何不吃蛋糕”的话(后证明是编造的)成为革命导火线之一。欧盟因违反《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与《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财政政策基本规则深陷债务泥潭;美国因伊位克战争而债台高筑,都曾为中国媒体及专业人士在媒体上大加嘲笑,没想到十年过去,财政赤字之冠轮到中国,当真应了那句话:谁笑到最后,才是赢家。(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15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 川普现象背后 美国中产阶级在萎缩
·何清涟:国企失业潮缘于市场挤压,非关政策向右 (图)
·何清涟:任志强的四宗“错”
·何清涟:中国财政危机:距悬崖还有一公里 (图)
·何清涟:小区拆墙:“朝阳区群众”重回中国社会 (图)
·何清涟:在中国,个人命运由哪些因素决定? (图)
·何清涟:北京政府与相隔50年的两次香港暴动
·何清涟: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宁可相信传言谣言 (图)
·何清涟:少年中国的活跃力量:毛左与小粉红
·何清涟:中国怪谭:真假“国家机密”满江湖 (图)
·何清涟:中国经济衰退,资源国发展南柯梦碎 (图)
·何清涟:袁庚先生与他的理想主义改革
·何清涟:众言“硬着陆”,为何索罗斯独招中国恨? (图)
·何清涟:中国的金融危机为何总不爆发?
·何清涟:2016年:台海两岸的政治羁绊已断
·何清涟:2015年中国群体性事件的新特点 (图)
·何清涟:从官员贪懒与坐等出事看制度之弊 (图)
·何清涟:中国外汇储备的阿喀琉斯之踵何在?
·何清涟:德国的戏剧:“政治正确”高于国家安全 (图)
·何清涟:德国的危机:“政治正确”下的媒体失灵 (图)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和出口:著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访谈录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谈习近平“改革”与否的几个信息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