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全民公审马英九祸国殃民与平反昭雪陈水扁世纪寃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8日 来稿)
    【张英按】
    
     (2014)冬天,博讯公开发表了《张英: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拙文。屈指算来,两年前说的“两年后”,当指今年520马英九卸任中华民国第十三任总统,失去在位总统“免求刑贵”的宪法赋予“保护伞”之后。也就是说,今冬明春。

     在先,2014八月,我在海外,率先公开发表《张英:陈水扁案或许世纪政治迫害超大冤案》檄文。承蒙美国著名政论家曹长青兄,绍介以上两文,网站按语,认同《张英:当反台独人士都说“扁案是寃案”》。后来,张英还发表了《十谈放扁》,本着公平正义,实事求是,依法对陈前总统水扁先生的持续声援。
     转型正义,包括追究弄清历史真相,司法公正, 但改革有个程序过程。心急,吃不了热粥。当然,也不能漫无边际瞎等待。现在,新国会民主进歩党大比例过半立委,就职到位,蔡英文主席以689万高票当选总总统,要等过了中国国民党胡乱订的看守内阁4个月交接的“空𥦬期”。今年 520新的正副总统正式就职,完全执政,就要完全负责,全民寄予厚望。前时民间问及陈水扁案如何处置, 小英准总统说“要先由司法厘清”。她这位理性稳健的真正法学博士如此说,正是分清轻重缓急卓见。我的预估,平安昭雪陈水扁遭受政治陷害的世纪超大寃案,也将在今冬明春,尘埃落定。反正早在2014,《最高法院揭橥马英九政治迫害的证据》,政治正向力介入,平反陈水扁也就瓜熟蒂落。如今,平反昭雪“台湾之子”阿扁,提到议事日程,刻不容缓。
     但是,政治考量,司法建议:为免得绿营落下“清算”之嬚,深蓝抹黑扭曲的口水恶斗诟病,讲究策略,公审马桶与平反阿扁,不妨分头平行。起诉被告马英九祸国殃民,切勿同平反昭雪扁案,同歩交织一起,混淆视线。反正公审马英九,案由多多,譬如可先从全民首重食品安全入手,公㥽的黑心油顶新魏家,因向马英九非法政治献金X亿,一审竟判魏家“无罪”!还有,马政府非法勾结其他诸多财团,劣迹斑斑,触目惊心。光是马英九任台北市长期间,美河市弊案也是一桩。至于吕前副总统秀莲举证,七十年代初,当哈佛大学的台湾留学生,在校园里,戴面具集会,抗议老蒋政权专制独裁,唯独“职业学生”马英九,不戴面具拍照搜证,终被大家反拍照后哄走;后来, 美丽岛事件,高雄军事法庭,扬言要对法学博士吕秀莲判“死刑”时,所谓“堂证”正是哈佛“老鼠屎”马英九,在哈佛偷拍她的照片。以及彭淑祯《揭穿马英九伪造学历》、《马英九涉嫌伪造文冒充律师 触犯多国法律》,可能事过境迁,早过了追诉期,只能道德谴责,或许“小菜一碟”。倒是老美出手,可能“一枪毙命”。姑且不谈美国政府,不顾美国三令五申,反对马英九登南海太平岛,与中共站在一起,宣称一中同表“主权”,徒增东亚紧张局势,惹怒的老美,如通过媒体或其智库,公布马英九与对岸中共,暗通款曲的情资,光是抖出“ 绿卡”,甚至他有“ 美国籍”,可能是美中台的“三面谍”,这样至少犯了对中华民国的“诈欺罪”,乃至犯了宪法明定“内乱外患罪”,那是要命的。君不见2007,谢长廷信词旦旦:“马英九有美国绿卡,无资格参选总统”!起初,马英九矢口否认。 等到民进党人公布他的美国绿卡号码后,马英九才改口:已向美国驻台恊会申请放弃美国绿卡!美国台湾恊会,打圆塲说:收到了马英九先生放弃美国绿卡的“申请”。但是, 申请是一回事,是否批准是另一回事,这是ABC常识。美国迄今,并没有宣称“批准”马的“申请”。马英九全家早已入美国籍,他本人是否也是美国人,暂未考证, 不敢妄断。但是,按照法理逻辑,既然未被美国政府批准申请,马英九仍然拥有绿卡乎。假如美国方面,因此追究马先生补缴(或加罚款)在境外工作三十多年的所得税,仅此一项,也够他呛的。
     除夕之前,欧洲有个沙龙。鹿特丹路易兄,抛了个谜题,笑问:马英九卸任一后,牢狱之灾,免不了的,冇知判刑多少年?我随口道:100起诉讼案,等着他,量刑加起来,累计200年吧!
    
     顺便附说,老张历来正体字写作的。感谢博讯编者朋友,前年未把原稿,转换我一贯排斥中共邪恶制造的“简体字”,保持原汁原味。
     至于我曾提及“中共党校开明派教授某君”,十多年前,著有《马英九前传》壹书。前些年吧,他正准备抱病撰稿《马英九续传》,批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闻我警告:三年后的2016,蔡英文教授将高票当选总统,无能自私的马英九会有牢狱之灾,千古罪人,务请勿犯“方向性、路线性错误”,云云。这位老兄,从善如流,马上搁笔,不再颂马,免得做“ 无用功”了,幸哉。
     至于“我早说过,北京没有真正的台湾问题专家,台北也没有真正的大陆问题专家,常放空炮,人云亦云,屁话连篇,甚至擦枪走火”,那是爱之深,责之切,恨铁不成钢,有感而发。其实,要真正做精通两岸问题专家,知己知彼,很不容昜。所以,对于落差,我表示理解,同时解套:“如同大陆研究台湾问题的其他专家学者一样,缺乏完整资讯,且冇就近观察,更无亲身感受,往往带㸃偏见,评判可能有误,戴上有色眼镜”。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但即便“百见”,倘若只见皮毛,不入其门,还是不行的。
    
     🎉 张 英 拱手👋
    
     🎊 丙申𤠣年🐒初十(2016二月十七日)匆涂于荷兰 🎈
    
     ---------------------------------------------------------------
    
     张英:陈水扁案或许世纪政治迫害超大寃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5日 来稿)
    
     【张英按】八一三之夜,我匆覆了中共党校开明派教授某君的信。
    
     从研究两岸关系、大陆看待台湾问题,探讨即将七合一选举,2016总统大选,评估选情和预测结果聊起,扯谈陈前总统阿扁的所谓『受贿贪污』世纪超大寃案。
    
     六年多来,陈水扁案,吸引台湾朝野,大陆港澳,海外华人,国际社会,众多眼球。这始终是篮绿红争论焦点,也时常是中外新闻热㸃。扁案迄今未了,且在发展。台湾今年十一月底九合一选举、含直辖市六都市长竞选,尤其中华民国2016总统大选前后,扁案必将进一步发酵,民进党非但不会再傻乎乎『切割』了,而是因势利导,化被动为主动出击,也提到大是大非议程爆炸,影响选情以利绿营丰收选果,甚至由此影响台海两岸关系,成为是改善还是倒退的风向标。显而易见,未雨绸缪,重新审视评判扁案,至关重要。
    
     今见国立政治大学社科院副院长李教授酉潭兄惠札:《政治没有那么困难,找回良好而已》。他讲了个小故事,㸃题:『柯文哲问过李登辉:台湾最大的问题是蓝绿对抗,斗到完全没有是非、没有道理,怎么解决?柯文哲形容,李登辉头发抓了许久说,打破蓝绿,要有比蓝绿更高的东西,那个东西叫“公平正义”;什么是公平正义的社会?柯文哲说,李登辉讲“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建立一个可以做对的社会,这就是公义社会”。』。
    
     好吧,姑且把朋友之间谈『公事』的短信,博讯首发,大家分享,以期共呜。◇
    
    ----------------------------------------------------------------------
    
     【张英八一三致大陆笔友信主谈台湾扁案】
    
     XX好:👌
    
     仁兄又要就台湾时局,撰写新书,可敬可佩,祝福及时面世!
    
     可是,如同大陆研究台湾问题的其他学者专家一样,缺乏完整资讯,且冇就近观察,更无亲身感受,往往带㸃偏见,评判可能有误,戴上有色眼镜,如兄至今还就台湾『大选』,打上引号,显见一斑。这也难怪,在大陆写些东西,囿于环境条件,抹上保护色,就得如此,不宜苛求。吾兄高瞻远瞩,思前顾后,老马识途,敢为天下先,郤恐成书后站不住脚,有时难免问计于我,余当然奉答一二,未必完整准确。
    
     我早说过,北京没有真正的台湾问题专家,台北也没有真正的大陆问题专家,常放空炮,人云亦云,屁话连篇,甚至擦枪走火,奈何奈何。我真佩服仁兄智慧和勇气,敢于隔海雾里看花,超凡脱俗,与芸芸众生不同。老兄既然有心尝试,我对朋友,素来成人之美,心直口快,故而扳门弄斧,提供参考意见。如有不当,尚祈鍳谅。也许,这亦可谓贵我帮助促进台海两岸民主统一做㸃实事!
    
     昨晚子夜,我涂了篇《匆覆李君》,谅已见悉,但愿正体字不再『乱码』。所谓『荷京夜话』,其实是当天夜话之三。因为傍晚,我从大医院康复中心游泳健身锻炼回家后,在先已另给朋友赶发了两篇东西,还些『笔债』。这也是为何拖至凌晨才发送的缘故。
    
     今晚夜话,扯㸃其他。老兄新书既是主谈台湾问题,自然绕不开陈前总统阿扁案的。我想,还得提请留神:所谓陈水扁世纪『贪渎案』,可能是天大的政治寃案!
    
     毋庸讳言,我们与阿扁们,统独理念不同,这是一码事;但史家必须秉笔直书,独立思考,实事求是,究根刨底,公正公道,则是另一回事。余的专业,并非主修台海两岸关系,只是重视台湾问题,如同重视大陆问题,其中对陈水扁案,仍在追索真相。这里,略谈一下。
    
     前几天吧,看到台湾特侦组乘人们关注高雄气爆灾难事件,签结国民党并无贱卖党产一案后,随即也签结了陈水扁前总统的海角七亿案,说是查无实据。第一时间,我的反应:『什么,原来没有海角七亿?』曾经那样被信誓旦旦的『海角七亿』,竟然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吗?
    
     那为什么陈前总统阿扁,被关在监狱里?仔细回忆一下,是因为龙潭案跟二次金改案被判刑。然而,这两案其实并无直接证据证明陈前总统『收贿』,唯一的汚㸃『证人』辜仲谅之说词,这孤证也是有疑义的,只剩下一个官方所谓的『实质影响力』说,竟是令陈前总统被关廿年的理据。莫须有的『实质影响力』,这么虚无飘渺的东西,有罪推论,竟把一个前总统入狱廿年,关到快死了都还不准保外就医,却坚持说这是司法案件而非政治迫害,真的当全台湾人和海外华人,都脑残了。好在张英只是中风残脑,并非脑残。更别说一堆国民党的贪污犯,不逊大陆共产党成群结队贪污腐败的老虎苍蝇,全都可以在外面四处,趴趴走或者飞着嗡嗡叫。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虽然不曾相信特别费(国务机要费)陈前总统阿扁有罪,但却相信了『海角七亿』说,毕竟那套说法太过绘声绘影,太过琅琅上口,且百万红衫军倒扁是那么的流行而时尚的一件事。当年几乎全部的媒体,都是那样口径一致地指责陈水扁贪污,当时的社会氛围,让人不相信陈水扁有贪污都难。否则,国民党的马英九竞选总统,也不会光靠打扁,就拿下七百多万票了。
    
     当然我不敢过度推论胡说,极有可能根本没有贪污的陈前总统是好总统。只不过求实,没有干的事情就是没有干,是不是好总统跟有没有犯罪,是两回事。
    
     陈前总统阿扁入狱这个责任,台湾社会必须一起承担,一起究责,因为曾经有那么多的人,包括部份民进党人,偏信了片面的不实资料,就接受了陈前总统阿扁有『贪污』的说法,以至于当阿扁总统被下狱时,台湾大多人冷眼旁观,甚至嘲讽他的子女,也将扁家污名化,盲目跟风,一点都不相信阿扁有可能是被诬陷的,想不到是起超大的世纪政治寃案。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如今台湾人知道自己有错了,然后悔改,直面真实,不失做个正人君子。我们不要被过往社会氛围或媒体,形塑扭曲的陈水扁形象所蒙骗,要像了解大陆民众维权抗争,香港市民力争真普选反筛选,台湾人民对服贸一样的态度,重新检视陈前总统阿扁的各个案件,以及所谓判刑依据,然后找出自己可以且该做的事情,也许能认定阿扁案真是政治迫害冤案,还陈前总统阿扁一个历史公道。
    
     也就是说,原先被大肆宣染的陈水扁『贪污弊案』,即使金额还远不如大陆小村长贪的那么多,放大到台湾却是骇人听闻的。谣言谎话,千万人口,重复千遍,似乎变成『真理』。奈何如今到头来,所谓阿扁被判刑的龙潭案、二次金改案、海角七亿案等几起『世纪大案』,司法侦查最终结论『查无实据』,陈水扁『贪污』子虚乌有!
    
     最后,就剩下法定的阿扁总统『国务机要费』假案了。如同省市县鄕长均有『特别费』,涉及到一万七千多大小首长,是历史『共业』的原罪,法不犯众,况且新法不能追究旧法,马英九的台北市长『特别费』诉讼案,二审因此脱罪。至于总统的『机要费』,当然与行政长官『特别费』性质相同,而且『国务』明显高于『地方』,何以双重标准,两种人格,反而苛求总统权宜?两相比较,令人费解。、、、、、、
    
     台湾体制已转型,然民主与法制,远不如日本,也不如南韩,更不如欧美,尚属准民主社会阶段,司法还未完全真正独立。自蒋经国时代始,比中共大陆固然进步多多,但政治化,篮绿恶斗,披上『司法』外衣,选择性办案,权大于法,寃假错案,时有发生,毋庸大惊小怪。外战外行,内斗内行,中国几千年专制传统,就是这副德性!
    
     陈前总统阿扁,无辜蒙难狱中,已达六年之久,身患多种重病。法盲马总统英九博士,莫视医生专家组诊断结论,不顾中央研究院众多医卫院士联名呼吁,对国际人道敦促也置若罔闻,拒绝让陈前总统阿扁保外回家治疗,美其名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斯虐待中华民国前国家元首,马政府够狠的,与老共别无二致。
    
     民主进步党人,报复性也是强的。寃寃相报,不知何时了。我在猜想,2016一旦蔡英文当选总统,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将会充分利用行政资源,政权力量,依法替陈水扁翻案,势在必然。而且也会『法办』马前总统英九先生的,未必如『国民党开的法院』,判陈前总统阿扁廿年徒刑,但老马至少十年牢狱之灾,逃不了的。哈哈,这当然是调侃的后话。、、、、、、
    
     匆匆及此,即颂
    
     撰安
     张 英
    
     一四•八一三 荷京夜话
    
     -------------------------------------------------------
    
     【附:政大社科院副院长李酉潭教授今晚来信重谈扁案】
    
    张主席道鉴:
    
     拜读大作,深深感佩主席的睿智与洞察时事的能力。陈水扁一案,当司法程序正在进行过程中,马英九决定撤换法官时,缺乏程序正义已没办法再追寻陈水扁是否有罪的问题。早在2008年我就撰写论文期待马英九摘取正义先生的桂冠,而在台湾民主转型过程中,判别正义与否的最重要标准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政党,做相同的事情,应获得相同的对待。”从马英九承诺国民党党产归零跳票的一件事情,就可知台湾转型正义并未实现的民主化困境。
    
     酉潭 敬上
    
    --------------------------------------------------------------
    
     张英: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0日来稿)
    
    给政大社科院副院长李酉潭教授的信
    
    酉潭仁兄道鉴:
    
     果然不出贵我早先所料,形势比人强,前天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含六都市长大选,国民党惨败。但比我原来评估,国民党败得更渗。原先以为够大胆估算,谁知还是显得保守了。国民党原先占有四都市长,民进党如扳回一都,打成3:3,就是胜利;假如翻盘,倒过来4:2,就是大胜;结果国民党竟然失掉五都,兵败如山倒,朱立伦只赢游锡堃2万票,比上届减少20万票,老游虽败犹荣,国民党差㸃全军覆灭,六都墨黑。台湾政经环境生态变了,选民结构尤其中间和年青选民也变了,老化的国民党却不与时具进,分裂的国民党应战团结的民进党,全台湾南北中蓝绿格局必然大变,蓝天快变成连片绿地了,地方包围中央,夺取中枢指日可待!
    
     有朋友问,张英为啥不写㸃评论九合一选举文章?答曰:500天前就写过了,公开预估,不出所料大慨,张英从来不会放『马后炮』的!近日,我正忙于悼念缅怀好友曹思源兄仙逝,三天抱病撰稿三篇悼文、两封唁信,博讯首发,表达哀思。何况十一月二十九日,台湾九合一选举揭晓当夜,我便向博讯送发了《张英:杨实秋谈国民党放阿扁捐党产较有希望》,姑且不说六年前了,很高兴杨议员先生,达到贵我半年前的认知水准,释放阿扁,捐出党产,后知后觉,难能可贵。所以,我加附了四个月前公开发表的《张英:陈水扁案是世纪政治迫害超大冤案》,文末还附了你酋潭兄也预见柯文哲医师将当选台北市长的好评,以及〇八年就对阿篇案抱不平,并『从马英九承诺国民党党产归零跳票的一件事情,就可知台湾转型正义并未实现的民主化困境』。
    
     今天,行政院长江宜桦率八十一位阁员全体辞职了。早在〇九年十一月,我公开发表讨伐江宜桦的檄文,首倡撤掉他的内政部长,马英九后来反而提拨江当行政院长,咎由自取。明天,马英九会辞去国民党主席的总统兼职。但是,即使第一副主席吴敦义老兄,按照顺位接任主席,2016做国民党总统候选人,加快无罪释放陈水扁前总统,国民党党产捐出归零,进行政治改革,只是『较有希望』而已,病入膏肓,为时已晩。况且搭配的副总统候选人郝龙斌先生,存在变数。他老爸郝佰村爱子心切,误判勾搭连战势力,助选世侄连胜文,跟着连战也大喊『皇民说』,得罪85%台湾原住民,帮了倒忙,也害了自己儿子郝龙斌。这对吴敦义一年后角逐总统大位,无疑雪上加霜,除非届时出现奇迹,才可能逆转胜。
    
     张英始终申明预言,台湾九合一选举,是2016一月总统大选的前哨战,必然蓝输绿赢。民主进歩党人,蔡英文主席当选总统、苏嘉全先生当选副总统,中华民国在台湾,第三次政党轮替执政。因此,我在评论陈水扁政治寃案一文中,最后戯说:
    
     『民主进步党人,报复性也是强的。寃寃相报,不知何时了。我在猜想,2016一旦蔡英文当选总统,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将会充分利用行政资源,政权力量,依法替陈水扁翻案,势在必然。而且也会“法办”马前总统英九先生的,未必如“国民党开的法院”,判陈前总统阿扁廿年徒刑,但老马至少十年牢狱之灾,逃不了的。哈哈,这当然是调侃的后话。、、、、、、』
    
     十年风水轮流转。两年之后,马总统英九老兄也有牢狱之灾。所以,昨夜我在文中,附了以下部份资料:《最高法院揭橥马英九政治迫害陈水扁的证据》、 台湾高等法院法官兼庭长黄瑞华《司法有以平常心处理扁案吗?》 、彭淑祯《马英九涉嫌伪造文书冒充律师 觢犯多国法律》,等等。评估后年将在法庭上,诉讼马英九先生的一部份理据。谓予不信,稍安勿躁,我们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匆匆耑此 即颂
    
    近祺
     张 英 顿首
     一〇三年十二月一日 · 荷京夜话
    
    ---------------------------------------------------------------------
    
     杨实秋谈国民党未来放阿扁捐党产
    
     张英:杨实秋谈国民党未来放阿扁捐党产较有希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30日 来稿)
    
     杨实秋语出惊人:国民党未来放阿扁、捐党产
    
     2014-11-30 播出的三立《前进新台湾》节目,针对大选结果作讨论,其中对台北市长选举及整个政治局势多有着墨,并谈及国民党此次败选往后该怎么办。与会来宾中,除了姚立明是吸睛焦点外,国民党台北市议员杨实秋竟语出惊人。
    
     国民党台北市议杨实秋表示,这次选举给国民党上了非常宝贵的一课,并提出总统马英九若在周三宣布辞去党主席一职,应提出四大宣誓,针对族群议题、顶新问题、执政能力及十二年国教。他详细解释可以透过特赦阿扁或让阿扁保外就医、居家看护等等做法,来达成族群融合的目的。对于十二年国教引发中产阶级不满这点,杨实秋提出“捐出党产”,抨击党工竟可以做到党官还领有薪水、车子,强调国民党要重新站起来,就应该要让人自发来当义工。党产应该捐出,成立特殊奖学金帮助清寒学生。顶新事件则带给人民强烈相对剥夺感,应该规范台商。最后谈及下一任阁揆,杨实秋表示反正就一年半,能力好坏也无法有太大改变,“你就让宋楚瑜放手做,好听一点,帮你打出江山;难听一点,他也是个挡箭牌嘛。”
    
     国民党台北市议杨实秋表示,这次选举给国民党上不过节目播出不久即在PTT八卦版上引起讨论。大部分网友最为赞同的是捐出党产的部分,但多数人认为这都是空话,“国民党会这样做就不是国民党了”、“不可能”、“他要转去绿营了吗”等等留言,也有人说就务实面而言除了让阿扁保外就医外比较有希望外,其他都是不可能的。
    
     ------------------------------------------------------------------
    
     张英:陈水扁案是世纪政治迫害超大寃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5日 来稿)
    
     【张英按】八一三之夜,我匆覆了中共党校开明派教授某君的信。
    
     从研究两岸关系、大陆看待台湾问题,探讨即将七合一选举,2016总统大选,评估选情和预测结果聊起,扯谈陈前总统阿扁的所谓『受贿贪污』世纪大案,可能是起超大的政治迫害寃案。
    
     六年多来,陈水扁案,吸引台湾朝野,大陆港澳,海外华人,国际社会,众多眼球。这始终是篮绿红争论焦点,也时常是中外新闻热㸃。扁案迄今未了,且在发展。台湾今年十一月底七合一选举、含直辖市六都市长竞选,尤其中华民国2016总统大选前后,扁案必将进一步发酵,民进党非但不会再傻乎乎『切割』了,而是因势利导,化被动为主动出击,也提到大是大非议程爆炸,影响选情以利绿营丰收选果,甚至由此影响台海两岸关系,成为是改善还是倒退的风向标。显而易见,未雨绸缪,重新审视评判扁案,至关重要。
    
     今见国立政治大学社科院副院长李教授酉潭兄惠札:《政治没有那么困难,找回良心而已》。他讲了个小故事,㸃题:『柯文哲问过李登辉:台湾最大的问题是蓝绿对抗,斗到完全没有是非、没有道理,怎么解决?柯文哲形容,李登辉头发抓了许久说,打破蓝绿,要有比蓝绿更高的杔西,那个东西叫“公平正义”;什么是公平正义的社会?柯文哲说,李登辉讲“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建立一个可以做对的社会,这就是公义社会”。』。
    
     好吧,姑且把朋友之间谈『公事』的短信,博讯首发,大家分享,以期共呜。◇
    
    ----------------------------------------------------------------------
    
     【张英八一三致大陆笔友信主谈台湾扁案】
    
     XX好:👌
    
     仁兄又要就台湾时局,撰写新书,可敬可佩,祝福及时面世!
    
     可是,如同大陆研究台湾问题的其他学者专家一样,缺乏完整资讯,且冇就近观察,更无亲身感受,往往带㸃偏见,评判可能有误,戴上有色眼镜,如兄至今还就台湾『大选』,打上引号,显见一斑。这也难怪,在大陆写些东西,囿于环境条件,抹上保护色,就得如此,不宜苛求。吾兄高瞻远瞩,思前顾后,老马识途,敢为天下先,郤恐成书后站不住脚,有时难免问计于我,余当然奉答一二,未必完整准确。
    
     我早说过,北京没有真正的台湾问题专家,台北也没有真正的大陆问题专家,常放空炮,人云亦云,屁话连篇,甚至擦枪走火,奈何奈何。我真佩服仁兄智慧和勇气,敢于隔海雾里看花,超凡脱俗,与芸芸众生不同。老兄既然有心尝试,我对朋友,素来成人之美,心直口快,故而扳门弄斧,提供参考意见。如有不当,尚祈鍳谅。也许,这亦可谓贵我帮助促进台海两岸民主统一做㸃实事!
    
     昨晚子夜,我涂了篇《匆覆李君》,谅已见悉,但愿正体字不再『乱码』。所谓『荷京夜话』,其实是当天夜话之三。因为傍晚,我从大医院康复中心游泳健身锻炼回家后,在先已另给朋友赶发了两篇东西,还些『笔债』。这也是为何拖至凌晨才发送的缘故。
    
     今晚夜话,扯㸃其他。老兄新书既是主谈台湾问题,自然绕不开陈前总统阿扁案的。我想,还得提请留神:所谓陈水扁世纪『贪渎案』,可能是天大的政治寃案!
    
     毋庸讳言,我们与阿扁们,统独理念不同,这是一码事;但史家必须秉笔直书,独立思考,实事求是,究根刨底,公正公道,则是另一回事。余的专业,并非主修台海两岸关系,只是重视台湾问题,如同重视大陆问题,其中对陈水扁案,仍在追索真相。这里,略谈一下。
    
     前几天吧,看到台湾特侦组乘人们关注高雄气爆灾难事件,签结国民党并无贱卖党产一案后,随即也签结了陈水扁前总统的海角七亿案,说是查无实据。第一时间,我的反应:『什么,原来没有海角七亿?』曾经那样被信誓旦旦的『海角七亿』,竟然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吗?
    
     那为什么陈前总统阿扁,被关在监狱里?仔细回忆一下,是因为龙潭案跟二次金改案被判刑。然而,这两案其实并无直接证据证明陈前总统『收贿』,唯一的汚㸃『证人』辜仲谅之说词,这孤证也是有疑义的,只剩下一个官方所谓的『实质影响力』说,竟是令陈前总统被关廿年的理据。莫须有的『实质影响力』,这么虚无飘渺的东西,有罪推论,竟把一个前总统入狱廿年,关到快死了都还不准保外就医,却坚持说这是司法案件而非政治迫害,真的当全台湾人和海外华人,都脑残了。好在张英只是中风残脑,并非脑残。更别说一堆国民党的贪污犯,不逊大陆共产党成群结队贪污腐败的老虎苍蝇,全都可以在外面四处,趴趴走或者飞着嗡嗡叫。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虽然不曾相信特别费(国务机要费)陈前总统阿扁有罪,但却相信了『海角七亿』说,毕竟那套说法太过绘声绘影,太过琅琅上口,且百万红衫军倒扁是那么的流行而时尚的一件事。当年几乎全部的媒体,都是那样口径一致地指责陈水扁贪污,当时的社会氛围,让人不相信陈水扁有贪污都难。否则,国民党的马英九竞选总统,也不会光靠打扁,就拿下七百多万票了。
    
     当然我不敢过度推论胡说,极有可能根本没有贪污的陈前总统是好总统。只不过求实,没有干的事情就是没有干,是不是好总统跟有没有犯罪,是两回事。
    
     陈前总统阿扁入狱这个责任,台湾社会必须一起承担,一起究责,因为曾经有那么多的人,包括部份民进党人,偏信了片面的不实资料,就接受了陈前总统阿扁有『贪污』的说法,以至于当阿扁总统被下狱时,台湾大多人冷眼旁观,甚至嘲讽他的子女,也将扁家污名化,盲目跟风,一点都不相信阿扁有可能是被诬陷的,想不到是起超大的世纪政治寃案。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如今台湾人知道自己有错了,然后悔改,直面真实,不失做个正人君子。我们不要被过往社会氛围或媒体,形塑扭曲的陈水扁形象所蒙骗,要像了解大陆民众维权抗争,香港市民力争真普选反筛选,台湾人民对服贸一样的态度,重新检视陈前总统阿扁的各个案件,以及所谓判刑依据,然后找出自己可以且该做的事情,也许能认定阿扁案真是政治迫害冤案,还陈前总统阿扁一个历史公道。
    
     也就是说,原先被大肆宣染的陈水扁『贪污弊案』,即使金额还远不如大陆小村长贪的那么多,放大到台湾却是骇人听闻的。谣言谎话,千万人口,重复千遍,似乎变成『真理』。奈何如今到头来,所谓阿扁被判刑的龙潭案、二次金改案、海角七亿案等几起『世纪大案』,司法侦查最终结论『查无实据』,陈水扁『贪污』子虚乌有!
    
     最后,就剩下法定的阿扁总统『国务机要费』假案了。如同省市县鄕长均有『特别费』,涉及到一万七千多大小首长,是历史『共业』的原罪,法不犯众,况且新法不能追究旧法,马英九的台北市长『特别费』诉讼案,二审因此脱罪。至于总统的『机要费』,当然与行政长官『特别费』性质相同,而且『国务』明显高于『地方』,何以双重标准,两种人格,反而苛求总统权宜?两相比较,令人费解。、、、、、、
    
     台湾体制已转型,然民主与法制,远不如日本,也不如南韩,更不如欧美,尚属准民主社会阶段,司法还未完全真正独立。自蒋经国时代始,比中共大陆固然进步多多,但政治化,篮绿恶斗,披上『司法』外衣,选择性办案,权大于法,寃假错案,时有发生,毋庸大惊小怪。外战外行,内斗内行,中国几千年专制传统,就是这副德性!
    
     陈前总统阿扁,无辜蒙难狱中,已达六年之久,身患多种重病。法盲马总统英九博士,莫视医生专家组诊断结论,不顾中央研究院众多医卫院士联名呼吁,对国际人道敦促也置若罔闻,拒绝让陈前总统阿扁保外回家治疗,美其名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斯虐待中华民国前国家元首,马政府够狠的,与老共别无二致。
    
     民主进步党人,报复性也是强的。寃寃相报,不知何时了。我在猜想,2016一旦蔡英文当选总统,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将会充分利用行政资源,政权力量,依法替陈水扁翻案,势在必然。而且也会『法办』马前总统英九先生的,未必如『国民党开的法院』,判陈前总统阿扁廿年徒刑,但老马至少十年牢狱之灾,逃不了的。哈哈,这当然是调侃的后话。、、、、、、
    
     匆匆及此,即颂
    
     撰安
    
     张 英
    
     一四•八一三 荷京夜话
    
    ------------------------------------------------------------------
    
     【附:政大社科院副院长李酉潭教授今晚来信重谈扁案】
    
     张主席道鉴:
    
       拜读大作,深深感佩主席的睿智与洞察时事的能力。陈水扁一案,当司法程序正在进行过程中,马英九决定撤换法官时,缺乏程序正义已没办法再追寻陈水扁是否有罪的问题。早在2008年我就撰写论文期待马英九摘取正义先生的桂冠,而在台湾民主转型过程中,判别正义与否的最重要标准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政党,做相同的事情,应获得相同的对待。”从马英九承诺国民党党产归零跳票的一件事情,就可知台湾转型正义并未实现的民主化困境。
    
     酉潭 敬上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
    
     最高法院揭橥马英九政治迫害陈水扁的证据
    
     11月16日,马英九才指派法务部次长陈守煌带领外交部、矫正署、台北监狱及台北荣总等单位大阵仗开起国际记者会,指出陈水扁“是刑事犯,而不是政治犯或良心犯。.”,但在12月20日,最高法院在元大并复华案判决他有罪,该判决书却明列马英九对陈政治迫害的具体证据。该判决主要理由有二:一是,即使无不法对价关系,最高法院发言人花满堂强调,合议庭对总统职权采“实质影响力说”,“就算金融业者向总统送钱未达行贿目的,一样成立对价关系。”其二是,“这个『实质影响力』跟总统职务有密切关系,并不以宪法增修条文所规定的为限,因此二次金改的事项还是属于总统的职权,也是他职务上的行为。”
    
     宪法所明订的总统法定职务范围,限于国防、外交、两岸等,最高法院却“自行捏造”,认定“二次金改的事项”也是“属于总统的职权”,就是要构陷陈水扁入罪的具体证据之一。“实质影响力”则更扯,那是2010年11月5日台北地院法官周占春对“二次金改”判决陈无罪后,马英九于宴请司法首长时,同时发表扁案判决“不符合人民期待”,最高法院吴信铭等5名法官才于法无据地掰出“实质影响力说”,指“毋须讨论总统法定职权内容,『只要有影响力』都算总统职务行为”,在龙潭案判扁重罪。
    
     马英九在当时“影响”司法单位枉法入陈水扁于罪的因果关系,正好能以下一连串事件的发生显现出来:
    
     2010年11月5日,台北地院周占春法官宣判二次金改案,阿扁无罪。
    
     11月7日,马英九参加中国国民党大台南市长候选人郭添财永康市竞选后援会成立大会时指出,“司法当然要独立,但不能孤立于社会,更不能悖离人民合理的期待。”
    
     11月9日,马英九宴请司法首长时,提到二次金改案,扁家及企业负责人一审全判无罪,不符合社会期待,他说:“司法不能孤立于社会,更不能悖离人民对司法正义的合理期待”,他一定会与相关单位携手,力推人民高度期待的法案早日通过。
    
     11月11日,最高法院将龙潭购地案三审定谳,陈水扁夫妇必须入监服刑。
    
     我们要问:这两年来,在此次“二次金改”入陈水扁于罪之前,马英九可有带领司法单位制定并通过任何法案,以厘清“实质影响力说”一体适用于每个公务员,而非单单适用于扁?若有,那么为何台中市议会前国民党籍议长张宏年涉电玩关说案,同样的最高法院却于2011年6月10日判无罪?其理由却是,“发放电玩执照非张宏年执掌的职务,且该电玩业者取得执照,是经过台中市府实质审查程序,就算张宏年拿了业者的金钱而关说,只是道德上『固足非议』,并未违法”,确定关说(=“实质影响力”)不违法!
    
     若无,办绿不办蓝的司法打手最高法院这个“二次金改”与上次的龙潭案判决书,不就是马英九以“莫需有”罪名,政治迫害陈水扁的铁证?!
    
     ======================================================
    
     司法有以平常心处理扁案吗? 黄瑞华 (现任台湾高等法院法官兼庭长)
    
     前总统陈水扁因龙潭购地案有罪确定坐牢。该案基本事实“吴淑珍牵线帮辜家以市价卖土地给政府,收取辜家二亿元”;珍称此属民间土地仲介佣金,最高法院则认珍是透过扁的影响力才使政府决定购买,扁珍应成立“职务上行为收受贿赂罪”。
    
     本案(包括收受陈敏薰款项事)有罪与否关键,在“何谓职务上之行为”?最高法院自二四台上三六○三、五八台上八八四判例起,均采“法定职权说”,更在诸多判决阐明必须是“依法令具有法定职务权限范围内之具体特定职务行为”(七二台上二四○○、七三台上三二七三、九八台上三九五、九九台上九四○判决);且判例明揭:“不法报酬苟非关于职务行为,即不得谓为贿赂”(七○台上一一八六判例),自无成立“职务上行为收受贿赂罪”问题。
    
     总统法定职权载明于宪法及增修条文,政府是否购买私有土地并非总统法定职权。若采最高法院判例及一贯见解,本案即不成立“职务上行为收受贿赂”罪。
    
     最高法院谢俊雄、陈世雄、吴信铭之合议庭变更该院及该庭既定见解“法定职权说”(九五台上三二一八、九六台上四八判决),改采“实质影响力说”,认职务上行为“只要与职务具关联性,实质上为职务影响力所及”即属之,因此判定阿扁有罪。
    
     何谓“实质影响力”言人人殊,将使公务员“职务界限”不明,形同没有“职务范围”,违背判例所揭“职务范围”明确性意旨。以“目的性扩张”的解释方法扩大“职务上行为”内涵,有违罪刑法定主义“对被告不利事项不得为目的性扩张”之解释原则。
    
     本案在程序上也有可议处。最高法院刑事庭曾多次行言词辩论,本件对“职务上行为”定义舍弃一贯见解,改采“实质影响力说”,其法律见解之变更显具“原则重要性”,理应行言词辩论,落实被告诉讼防御权之保障。未行言词辩论迳采“实质影响力说”定扁于罪,为突袭性裁判。
    
     资料显示,最高法院自为实体有罪判决迄今仅七件,其中六件案情单纯,本件判决共八万余字,案情繁杂,却割裂处理,部分自为有罪判决,此处理方式实务上罕见。
    
     本案于地院“中途换法官”,最高法院判决实体上违反判例及刑法第一条“行为之处罚,以行为时之法律有明文规定者为限”规定;程序上则违司法惯例。令人想问司法有以平常心处理扁案吗?
    ----------------------------------------------------------------------
    
     马英九涉嫌伪造文书冒充律师 触犯多国法律
    
     彭淑祯
    
     2008 23 12 月
    
     马英九涉嫌伪造文书冒充律师 触犯多国法律 文/德川三河魂
    
     我在华尔街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 (Cole & Deitz) 专任实习律师,承办公司法、海商法及银行法案件。〈马英九自述,传记文学第八十八卷第六期十八页〉
    
     马英九先生在二月二十四日总统大选辩论会上公开宣称,当初为了回台湾服务只好忍痛放弃美国纽约律师事务所非常优渥的工作。想来马先生即使过了近三十年还是对他的美国经历万分自豪,毕竟这段经历正是他纵横台湾政坛的最大本钱。然而实际情形真的如马先生自己宣称的那么美好吗?还是已经涉及严重的造假行为,触犯包括美国和台湾在内的多国法律?
    
     美国律师登录名册“查无此人”
    
     一个极其诡异的事实是,在辩论会及无数传记中一再宣称自己放弃美国律师事务所高薪厚禄的马先生,却在美国律师登录名册上“查无此人”。换言之,马先生终其一生不曾成功考取美国律师执照。事实上,资料显示马先生留美期间多次参加纽约州律师考试,结果一再落榜。(注﹕美国各州独立举办律师考试,在纽约做律师须先通过纽约律师考试。) 当然,考不上律师的马先生硬要说自己忍痛放弃律师事务所的高薪厚禄,那是他个人的言论自由,也是对全台湾,乃至全世界千千万万法律系学子一个非常重要的“启发”。但如果马先生不单单嘴巴“自High”,而是实际犯下冒充律师和伪造文书等刑事罪行,那就变成非常严肃的法律问题,决不能等闲视之。更何况多年来遭马先生“诈欺”的不止台湾人民,还有国际组织、各国政府。
    
     现在,就请父老乡亲备妥相机、摄录影机、或其它存证工具,与我一同开始这场惊险刺激的搜证之旅。罪证有可能短时间内便纷纷被湮灭或篡改,所以动作要快!
    
     中文履历造假﹕无中生有的“美国实习律师”
    
     作为暖身,请大家首先漫步到马萧竞选总部,坐下来泡杯热茶,随手浏览马总统侯选人的官方履历。(翻开官方履历第二页)﹐然后拍照存档。见到最底下的“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1981/1/1~1981/12/31”没有? 当然有啊!这算什么罪证,马先生难道不是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地自称“美国实习律师”?
    
     俗话说内行人看门道。在台湾“实习律师”代表成功考取执照、接受培训的新进律师。马先生的诈欺行为在于他不曾考取美国律师执照,却在自美返台后偷天换日,捏造“美国实习律师”一职矇骗政府官方、学术机构与民间百姓,近三十年来不当获得的有形、无形利益难以估算。事情的真相是,美国法律界从不存在“实习律师”一职,只有“暑期实习生”(Summer Intern),供法律系学生暑期两、三个月实习的机会,无需律师执照,工作内容简易初级。故意将“暑期实习生”借由“笔误”变成“实习律师”所不法 A 到的“好康”,决不亚于将“助教”变成“教授”,“助理”变成“经理”,更何况“暑期实习生”与“实习律师”之间还有专业证照持有与否的严重问题。当年经国先生在拔擢马先生担任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前,肯定对他的履历问过一句“你是美国实习律师”? 其实经国先生问话的意思是“你有美国律师执照”?可想而知,马先生答道“我是美国实习律师,但情愿忍痛放弃美国律师事务所的高薪厚禄回来报效国家”便轻而易举地愚弄了经国先生,一如他愚弄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迄今。精明如经国先生者,尽管已对下属再三警告“万万不可让持有绿卡这种腐蚀人心士气的投机分子逍遥自在”,却万万没料到咫尺之遥就是一个既持有美国绿卡,又冒充美国律师的超级投机分子。以后无论在政界法界学界,无中生有的“美国实习律师”便和履历上另一堆假冒伪劣(美国法律顾问、研究顾问等),相助马先生过关斩将,直逼权力顶峰。
    
     犯行有了,犯意有没有? 看看马先生自己填的律所任职日期就知道了。咦,怎么会是1981一整年的时间 (1981/1/1~1981/12/31),难道又是“笔误”?这当然是“笔误”,而且是精心算计过的“笔误”。马先生总不能老老实实地填任职三个月吧 (比如说 1981/6/1~1981/8/31) ,那岂不等于昭告天下他没考上律师,实际干的是无需执照的“暑期实习生”(Summer Intern) ? 既然没考上律师,又怎能对台湾法律界自称是领有执照的“实习律师”? 开始撒一个谎,后来只能撒更多的谎来圆。圆谎不易呀!
    
     离开马萧竞选总部之前,请大家顺便翻到马先生官方履历第三页,然后拍照存证。看到最上面的“美国波士顿第一银行法律顾问 1980/1/1~1981/1/2”了吗?这里头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谈。
    
     英文履历造假﹕欺骗国际组织及各国政府
    
     当初我撰写“揭穿马英九伪造履历”一文时﹐并未直接指控马先生的“美国实习律师”是假冒伪劣。原因是我想或许有百分之一的机会,马先生真的不是蓄意物换星移,把“暑期实习生”恶搞成“实习律师”。如果马先生的英文履历如实填写Summer Intern,美国法院恐怕也就懒得受理此案。为了让美国法院确认马先生捏造“美国实习律师”一职必有冒充美国律师的意图,且无需透过中文翻译便可将其绳之以法,我开始搜集他的英文官方履历。后来发现,马先生果然在英文履历上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堂而皇之地自封“华尔街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Wall Street Law Firm Associate) ,任何和“实习”相关的词汇则全告消失无踪!
    
     台湾的父老乡亲可能对 Law Firm Associate 这个职称不大熟悉。虽然Associate在非专业的领域可以代表“同僚、同事、同伙”,但在专业领域里有其特殊、严格的定义。比如说,学术界的 Associate Professor 指的是“副教授”,而不是“同僚教授”。同样地,在美国法律界待过的人都知道,Law Firm Associate 作为法律专有名词就是“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美国韦伯法律专业辞典对Associate下了清楚明确的定义﹕a lawyer employed by a law firm(受雇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详见。事实上,大家如果有机会拿到美国律师的名片,就会发现美国律师较少自称 Lawyer,而是广泛地使用 Associate (律所执业律师) 或 Partner (律所合伙人) 。这一点马先生当然清楚,因此他在英文履历中冒用Associate职称绝非无心之失。如果 Associate 是马先生自美返台后捏造出来的“美国实习律师”,那么全美国几十万 Associate 又算什么?为什么我们几十万堂堂正正高考及格的美国执业律师,要被你马先生一个暑期实习生矮化成不伦不类、莫名其妙的“美国实习律师”? !不过想到三十年来被愚弄的不只我们美国律师,还包括经国先生,台湾人民,甚至世界各国政经领袖,也就觉得可笑多过可恨了。
    
     证据一﹕世界经济论坛
    
     马先生于2003年10月中旬前往新加坡,以台北市长身分出席世界经济论坛东亚高峰会,会上发表演说并向各国政经领袖散发个人履历,请大家不用客气,也收藏一份留念。履历中清楚写明“1981,Associate,Cole and Deitz law firm,Wall St.,New York”,意即“1981年担任纽约华尔街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不过我们实在无法苛责马先生,当年他真的是一心为国争光呀!大家想想,堂堂台北市长如果照实填写“Summer Intern 暑期实习生”,那不笑掉全世界大牙吗?
    
     证据二﹕台湾行政院新闻局
    
     会见完各国领袖,接着请父老乡亲回到台湾行政院新闻局逛逛,说不定有机会撞上谢志伟局长。翻开新闻局向国际友邦友人介绍的台湾名人录一看,马先生的履历同样是“Assc., Cole & Deitz Law Off., New York 81”。“Assc.”是 Associate 的缩写,所以马先生依然谎称自己是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当然,被捉包以后马先生很可能语带哽咽地表示,第一份履历纯粹是“为国争光”,第二份则遭到谢志伟“嫁祸栽赃”。好好好,算你厉害,果然是“有练过”‧‧‧
    
     证据三﹕台北市政府
    
     那就别怪我带父老乡亲上台北市政府“踢馆”了,正如马先生所说,这些都是“公共空间”嘛!大步迈进“太上市长办公室”﹐赫然见到“太上市长”办公桌上摆着一份英文履历,龙飞凤舞且叙述详尽,应该是马先生亲笔撰写的没错。这份履历特别珍贵,应该很快会被烧掉或篡改,所以大家知道怎么做了吧。其中最精彩的一句莫过于﹕He then joined the Wall Street law firm Cole and Deitz as an associate. 在美国待过的人都知道“joined”的意思是“正式加入正规编制”,不会拿来形容暑期实习的学生。所以我必须诚恳地拜托马先生﹕既然你亲笔撰写自己“正式加入华尔街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成为执业律师”,又说自己任职Associate时间长达一年 (1981/1/1~1981/12/31) ,可不可以请你把美国律师执照拿出来,让父老乡亲瞻仰一下?还是你准备和绿卡疑云一样,对大家说“过去有,现在已经放弃了”?
    
     哈佛的“老鼠屎”
    
     马先生接二连三出包出糗后,哈佛校誉随之蒙羞,这次再爆马先生涉嫌冒充律师及伪造文书,想必台湾人民对哈佛的教育品质更加摇头了。其实我们哈佛人在社会上大多还是安分守己,不像马先生一路玩虚弄假、目无法纪。搜证之旅的最后一站,我想请父老乡亲参观美国法律界五巨头之一的盛信律师事务所 (Simpson Thacher & Bartlett) ,看看律所内一般“正常”的哈佛人是如何严守分际,避免误触法网。来来不用客气,直接进到它的哈佛同学会客室。 看到里面上百位哈佛校友了吗? 其中三十几位是 Partner (合伙人),五十几位是 Associate (执业律师),还有十几位是 Not Yet Admitted (尚未宣誓就任)。合伙人Partner就不用多说,个个都是骁勇善战,落落长的丰功伟绩。
    
     至于执业律师Associate五十几个,大家任意点击一个都会看到律师本人的“宣誓就任获准执业辖区”(Admissions) ,比如Associate名字排在最前的Jason M. Bussey ,她的Admissions一栏写着California 2003,代表她于2003年在加州宣誓就任律师,获准在加州执业。
    
     同样地,排在最后的Qi Yue,他的Admissions写着New York 2011,即2011年纽约宣誓,获准纽约执业。
    
     请问马先生﹕你在哪里宣誓就任律师,获准在哪里执业呢?
    
     YING-JEOU MA
    
     除了合伙人Partner与执业律师Associate以外,名单末尾还有十几个“尚未宣誓就任 Not Yet Admitted”。什么叫“尚未宣誓就任”呢? 原来美国律师高考放榜后,金榜题名并不代表立刻变成律师,还必须接受律政机构长达数月的道德品格审查 (Moral Character Review),看看有无不良前科,审查过关才有资格在法官面前宣誓就任律师。即便你已经通过律考,只要一天没通过道德审查,没宣誓就任,就一律得在所有文件材料上挂着这个不大顺眼的名号 Not Yet Admitted,否则就是违法。再举个例子让大家了解“正常”的哈佛人面对法纪是如何诚惶诚恐﹕十几个 Not Yet Admitted 当中,有一个来自Peru (秘鲁) 的Sergio Y. Amiel先生,到哈佛念书及通过纽约律考前早已是秘鲁的执业律师,但由于尚未在纽约宣誓就任获准执业,就只好老老实实地挂着 Not Yet Admitted,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说到这里,父老乡亲应该明白一个连律考都通不过的暑期实习生,谎称执业律师罪行有多严重了吧。当我把马英九先生的履历拿给三位美国法律界的前辈看时,大家看法都是一致﹕“This is a serious crime.”
    
     “This is a serious crime”
    
     为什么美国法律界的前辈认为马先生的行为是 serious crime 呢?又为什么明明已经通过律考却尚未宣誓就任的一群哈佛人,还得乖乖往自己脸上贴个 Not Yet Admitted 的大标签呢? 那是因为在美国如果没有正式获准执业,却在言语、文字、或行为上误导别人相信自己是律师,就是犯了所谓“Falsely Holding Oneself Out as a Lawyer”(冒充律师罪),各州皆有相关刑责。由于马先生无论在英文、中文履历中都一再宣称自己是纽约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又说当年忍痛放弃纽约律师事务所的高薪厚禄,如果他拿不出纽约律师执照,将受到纽约州法以下的制裁:
    
     美国纽约州 无照执业罪
    
     6512 Unauthorized practice a crime.
    
     Anyone not authorized to practice under this title who practices or offers to practice or holds himself out as being able to practice in any profession in which a license is a prerequisite to the practice of the acts、、、shall be guilty of a class E felony.
    
     大意是说,一个在某专业领域没有执照的人,如果从事,或“装成”可以从事该专业的业务,而从事该专业业务又必须先持有执照 (如律师、医师),那么此人便触犯E级刑事重罪 (四年以下有期徒刑)。特别要强调的是,美国法律普遍使用“装成X师”(Holding Oneself Out) ,而不是“自称X师”(Calling Oneself) 的语汇来形容这类犯罪的惯用手法。所以退一万步讲,即便马先生从来不曾自称是“美国实习律师”或“正式加入律师事务所成为执业律师”(更别说他已经白纸黑字写下了),只要他在言语或行为上误导别人相信自己是律师,就已经触犯法条。换言之,光凭马先生在辩论会及无数传记中一再宣称自己“忍痛放弃美国律师事务所的高薪厚禄”,便足以让法官认定有冒充律师之嫌。
    
     美国纽约州 冒用专业职称罪
    
     §6513 Unauthorized use of a professional title a crime.
    
     Anyone not authorized to use a professional title regulated by this title, and who uses such professional title, shall be guilty of a class A misdemeanor.
    
     单单将“暑期实习生”借由“笔误”变成“实习律师”﹐或“Summer Intern”变成“Associate”﹐便构成冒用专业职称罪 (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
    
     美国纽约州 教育部及司法部 联手打击无照执业的报告
    
     Most illegal practice cases involve imposters、、、who studied the professions but never passed the licensure exams.
    
     其实美国政府已经注意到像马英九先生这类浑水摸鱼、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由于不少大学(包括哈佛) 的入学申请程序经常对各国权贵子弟“放水”,美国政府只能在专业证照考试上严加把关,以确保公众利益不受损害。这份“纽约州教育部及司法部联手打击无照执业的报告”明确表示,今后加强扫除的对象之一,就是攻读某专业但最终无法通过该专业的证照考试,却又出来行骗的“江湖郎中”(Imposters)。
    
     江湖郎中 防不胜防
    
     “江湖郎中”在世界任何角落都是非法,不管是美国,台湾,还是举办世经论坛东亚峰会的新加坡。美国纽约司法部门已经着手调查马先生的相关罪行,按冒充律师与无照执业处理。新加坡属英美法系,刑责应与美国相去不远,至于要不要“鞭刑”我不确定。而台湾检调单位如果不以伪造文书、登载不实、甚至诈欺罪将马先生起诉,便有渎职之嫌。三十年来受骗上当的政府部门、大学机构、人民百姓、何止千千万万?
     可能会有部分民众觉得举发马英九先生冒充律师是选举“奥步”啦,他有没有执照干我何事? 没错,的确有些事情到了选举期间才会被摊在阳光下检验,但也有些问题关乎全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大是大非,是超越蓝绿,超越族群,超越国界,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不管你自认是蓝色,绿色,还是中间,你愿意将生命、财产、或其它个人权益事项托付给一个“无照郎中”吗?各国政府之所以举办各样的证照考试,就是为了确保执业人员具备合格的专业水平,足以让民众信赖托付。试想如果自己上了手术台后,为了舒解紧张气氛因而半开玩笑地问:这位帅哥,你有医师执照吗? 结果对方竟然答曰﹕我曾是台大实习医师。再问一次有无行医执照,答曰﹕我忍痛放弃台大医院的高薪厚禄到你们这里来“LONG STAY”。麻醉针打下去,意识模糊前挣扎地再问最后一次,答曰﹕你放心,我到哈佛念过书,开刀从没死过人,英文更是赞‧‧‧
    
     如今台湾诈骗集团猖獗,冒用律师、检察官、法官的例子屡见不鲜,但这些人同样也是利用假职称假经历来骗取信任获取暴利,本质上与马先生的行为又有何不同?
    
     人间天堂?
    
     以我对马英九先生行为模式的长期观察,我认为如果他被一群记者围住质疑“美国实习律师”造假,退无可退的情况下,应该会回答﹕我在美国做的是“实习律师”,而且在所有履历上也说自己是“美国实习律师”,因为在美国做“实习律师”无需律师执照,所以没律师执照也没什么大不了云云。
    
     其实我很向往马先生眼中的美利坚合众国,因为他真的把这个国家当成“人间天堂”了。绿卡有没有效自己可以决定,做律师要不要执照自己也可以决定。如果马先生的逻辑可以成立,费时费力前往美国大使馆宣誓放弃绿卡的人(包括周锡玮县长) 岂不成了冤大头?此外,全台湾那么多法律系同学拼死拼活流泪流汗,花大把时间金钱上国考补习班干什么?只要买张机票到美国待上几个月,回台之后谁都能吹自己是美国实习律师兼实习法官,反正一切都不需执照有谁知道你在美国刷盘子还是当律师法官?
     蒋家第四代的友柏先生严辞批评马先生这班权贵子弟留学美国,却没把民主观念带回台湾。在我看来﹐岂止民主观念没带回来,法治观念更没带回来,“人间天堂”倒是不折不扣带回来了。所以真绿卡假律师的马先生才能平步青云扶摇直上,转眼之间进窥总统大位啊!
    
     失火的天堂!
    
     记得有部琼瑶小说叫“失火的天堂”。马先生的“人间天堂”虽好,但如果失火怎么办? 他一再宣示当选总统后,必定承认中国学历,其实等于间接对中国开放台湾的证照考试。国民党那么多人整天往中国跑,马先生绝对清楚中国假学历假证照充斥的情况,已经到了路边随处可见喷漆广告的地步。没去过中国的只要利用 Google 的搜寻引擎输入“办证”、“中国” 等关键字,便可看到大量的相关报导。去过中国的就知道各大学的校门口一堆“办证人员”,动不动就挨过来说﹕办证吗? 北大、清华、复旦、交大任你挑;律师、医师、教师、会计师应有尽有‧‧‧匪夷所思的是,不少大学内部竟被那些非法办证人员“打通任督二脉”,以至于产生无数“假”的“真学历”,也就是说你去电查询时他们会告诉你“确有此人”!幸亏美国是个真正的法治大国,而不是什么“人间天堂”,所以马先生迄今未能“打通任督二脉”,否则我这篇文章就甭写了。
    
     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承认中国学历,就无法避免假学历大举入侵台湾。以马先生冒充美国律师的例子来看,查证他一人的假履历就耗去我数月功夫,未来如果千千万万中国假学历假证照蜂拥而至,台湾政府一年又能查缉多少?又要花费多少行政司法资源来围堵阻截?与此同时,企业与民众遭假证件诈欺而蒙受的损失又该谁来承担?马先生自己谎称美国律师多年,尝到无穷无尽的甜头,但也不该枉顾台湾人民权益,强迫大家接受中国的“黑心产品”。
    
     另一方面,如果这次台湾政府 (包含执政与在野) 对马英九先生假造履历、冒充律师的严重罪行视而不见,也无异于变相鼓励台湾成为“失火的天堂”,成为“无照郎中”的乐园!不用等到开放中国学历证照,以后民众生病求诊随时就会撞到“英国实习医师”,遇上纠纷就可能求助于“美国实习律师”,财务管理委托“加拿大实习会计师”,小孩教育交给“日本实习教师”‧‧‧没有任何证件无所谓,“查无此人”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去外国“实习”过,又“忍痛放弃高薪厚禄”回台服务,何必为难人家?
    
     写在最后
    
     还记得有部得过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叫“美丽人生”。主人公在纳粹集中营里无论遭遇任何恶劣的环境,总能以正面、光明、幽默的态度去诠释周遭的一切。其实马英九先生面对人生重大挫折的态度,又何尝不是一种值得效法的人生境界呢。怎么也考不上美国律师,却可以大无畏地对全国人民声称“忍痛放弃美国律师事务所的高薪厚禄”。最近一位好友在单恋苦缠对方五年后,终于被人家严辞峻拒兼威胁报警,我也极力劝他“忍痛放弃这段海枯石烂、地老天荒、至死不渝的凄美爱情”。至于我自己,其实几个月前美国总统初选开打时,我就很想去参一脚。大家都公认论口才论智谋我怎会输给欧巴马、希拉蕊之流?谁知道美国选委会死也不肯让我报名,毫不留情地把我扫地出门。无所谓无所谓,此乃非战之罪﹐真要出马,他们哪里是我的对手。如今我逢人就说:为了以后回台湾服务,只好“忍痛放弃2008年美国总统的宝座”。Oh﹐Life Is Beautiful!
     Load Previous Comments
    
     彭淑祯
    
     揭穿马英九伪造履历!
    
     马英九接二连三出包出糗后,许多亲朋好友三天两头问我:你们哈佛到底怎么教的?你们在哈佛都学些什么?白贼、作秀、贪污、还是不穿内裤?你们哈佛是不是学店,连“马文才”也能拿博士?
    
     有马英九这样“拢是假”的学长,岂止我个人深感羞愧,更是哈佛大学创校三百年来不世出的校门耻辱。今天揭穿马英九伪造履历,不敢说替哈佛清理门户,但求为母校亡羊补牢、将功折罪罢了。二十几年前哈佛大学轻率地将法学博士颁给来路不明(包括整个入学及求学过程)又学术成果匮乏的马英九(除了纯粹写给自己爽的“钓鱼台争议”论文,没有任何的期刊发表),又怎知这个欺上瞒下的逆徒将如何滥用哈佛的光环,一路窜升直至祸害两百万台北市民、两千万台湾人民!
    
     拢是假的人生 拢是假的履历
    
     一路走来拢总是假的马英九,问题当然不只绿卡、国籍、股票、献金、特别费‧‧‧近六十年人生的每一部份,可说全由投机、算计、谎言堆砌而成。众所周知,马英九起初以港澳侨生的身份联考加分挤进建中台大,又拿专为党国权贵子弟提供的中山奖学金去纽约大学念硕士,最后再循特殊途径混入哈佛(以后有时间另撰一文详述,不过大家用脚头肤想也知道,照稿念新年祝文都会念错,凭实力进得了哈佛吗?)
    
     接下来根据马英九自己公布的履历,博士毕业前后他曾在波士顿第一银行任法律顾问(1980-81),在马里兰大学法学院任研究顾问(1981),以及在纽约华尔街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任实习律师(1981)。许多人都觉得这里头疑云重重:除了柯尔迪兹律所的“暑期见习”(Summer Associate)勉强说得过去,其它两个头衔却来得太神奇了!一个没有律师执照又学术发表欠奉的马英九,凭什么折服那些金融、学术的重镇,以至争相聘为“法律顾问”、“研究顾问”?
    
     大家普遍认为马英九凭的是国府长年在美国培植的裙带关系。但事情的真相是‧‧‧乡亲们,重点来了‧‧‧马英九绝对不曾担任波士顿第一银行的“法律顾问”,也应该没有担任马里兰大学的“研究顾问”。换言之,整段经历纯属虚构。什么!这可是不小的指控啊。证据在哪里?
    
     残缺的法律人:马英九的内心世界
    
     在提出马英九捏造履历的确实证据前,让我先当回检察官,为大家剖析马的内心世界与“犯罪动机”。
    
     大家都知道台湾律师高考极其严苛---不到一成的录取率,埋没不少勤奋用功的栋梁之材,同时也淘汰一群类似马英九的滥竽之辈。相比之下美国律考就宽松得多,如纽约州、加州考试的录取率大约在百分之五十上下,其它州省还要更高。纽约州法规定,外国学生修毕美国大学的法学硕士课程(LL.M.)便取得本州律考的应试资格;律考一年举办两次,二月和七月。根据我所掌握的资料,马英九从1976年纽约大学硕士毕业到1981年离开美国为止,曾经多次参加纽约律考,结果屡战屡败全军覆没。不过这不是重点。其实一个法律人通不过严酷的台湾律考乃非战之罪,拿不到相对容易的美国律牌也并不可耻。之所以称马英九“残缺的法律人”,是因马的猥琐行径---他全力想掩饰自己过不了律考的企图---暴露他异常自卑的内心世界。请大家再检视一次马英九杜撰的美国履历:
    
     美国波士顿第一银行法律顾问
     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院研究顾问
     美国纽约华尔街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许多人初初暼过这段履历都误以为马英九是美国执业律师,而马企图制造的也正是这种错觉。什么银行兼法学院顾问,什么纽约华尔街,一般人被唬住也就忘了问他考没考过律师执照了。马英九的残缺,不在于他逢考必败(没加分没特权的他基本不行),而是他无法接受真正的自己,不完美的自己。但不接受自己又能如何?缺乏真才实学的马英九唯有涂脂抹粉乔装易容,让人看不清他究竟是骏马,还是骡子?及第既然无望,捏造履历势在必行。
    
     一年以下 有期徒刑
    
     赫赫有名的瑞士信贷波士顿第一银行(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位列美国金融业十大巨头,总部坐落在纽约曼哈顿。
    
     如果马英九真的出任波士顿第一银行的“法律顾问”(Legal Consultant or Legal Advisor),那么依据美国法律马英九本人可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且该银行当时的“企业法务律师”(Corporate Counsel)极可能被吊销律师执照,因他(他们)成了协助马英九犯罪的共犯。如果马不曾担任该银行的“法律顾问”却谎称如此,同样可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马英九究竟犯了什么罪呢?应当分两部份来谈。首先,如果马英九充当波士顿第一银行或任何一家美国公司的“法律顾问”,他便触犯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 (非法无照执业) 的刑事罪,因为他没有律师执照。另一方面,如果声名显赫的波士顿第一银行根本不曾聘用无照的马英九做“法律顾问”(我研判这条可能性比较大),那么马谎称自己是该银行的“法律顾问”就犯了Falsely Holding Oneself Out as a Lawyer(误导别人相信自己是律师)的罪行。
    
     大家可能会问,充当“法律顾问”或自称“法律顾问”有严重到要坐牢吗?台湾各式各样的“顾问”多如星沙,说白一些有点像西游记里的“弼马温”,彼此之间戴戴高帽而已。然而实事求是、法纪严明的美国人可不允许类似马英九这种瞎吹行为。特别是法律相关的职称严整分明、体系紧密,“法律”(Legal)一词近乎神圣,附带清楚的义务与责任,决不容许非执照持有人张冠李戴、玷污恶搞。据我研判,考不上律师的马英九当时应该非常向往到波士顿第一银行这家金融巨擘做“企业法务”(Corporate Counsel),但由于在美国从事企业法务还是需要律师执照,眼高手低的马英九就只能垂涎意淫,自封波银的“法律顾问”了。不学无术的马英九万万没有想到,就连“法律顾问”的头衔在美国也万万不可往自己头上乱戴!
    
     纽约州“法律顾问执照核发条例”(New York State Rules for the Licensing of Legal Consultants)清楚明确地规定:
    
     In its discretion the Appellate Division of the Supreme Court, pursuant to subdivision 6 of section 53 of the Judiciary Law, may license to practice as a legal consultant, without examination, an applicant who:
    
     (1) is a member in good standing of a recognized legal profession in a foreign country, the members of which are admitted to practice as attorneys or counselors at law or the equivalent and are subject to effective regulation and discipline by a duly constituted professional body or a public authority;
    
     (2) for at least three of the five years immediately preceding his or her application, has been a member in good standing of such legal profession and has actually been engaged in the practice of law in such foreign country or elsewhere substantially involving or relating to the rendering of advice or the provision of legal services concerning the law of such foreign country.
    
     意思是说,如果“法律顾问”执照的申请人:
     第一,是某外国的合格执业律师;
     第二,在提出申请前的五年之中至少有三年于该外国实际从事律师业务;
     那么纽约州最高法院可以在免试的情况下酌情对该申请人核发“法律顾问”执照。
    
     简而言之,“法律顾问”必须是美国法院核可的持照律师,并非阿猫阿狗说自己是就是。除了纽约,其它各州也都有相关规定。比如麻州(波士顿、哈佛所在地)甚至比纽约更加严格,“法律顾问”执照的申请人须在提出申请前的全部五年间实际从事律师业务。事实上美国各州的“法顾条例”本来就是针对马英九这类浑水摸鱼、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尤其包括波士顿第一银行在内的大型跨国公司业务遍布世界各地,随时得向“法律顾问”咨询其它国家的法律规章,大家试想一下,波银如果请无牌无照的马英九做“法律顾问”,结果他对波银的董事经理们说“台湾宝岛有够赞,公款入帐变私款!”以后波银在台湾出了事,谁来负责?常理判断波银不大可能犯如此荒唐的错误,毕竟请马英九出任“法律顾问”等同协助他“非法无照执业”(Provide Assistance in the 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波银的企业法务部门难辞其咎,整群律师恐怕都得吊销执照。
    
     “安倍晋三”何其多
    
     如果波士顿第一银行不曾、不敢、也不屑聘马英九为“法律顾问”,马怎够胆往自己脸上贴金?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不幸被马英九糟蹋的安倍晋三、黄昆虎、林义雄、钟肇政‧‧‧君不见连安倍面都见不着的马英九,居然编造安倍“当面”“当场”向他表达反台独、反扁政府的立场,还期望他发挥“马英九效应”!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的马英九,吹牛造假上介勇。依照马英九过去扯谎的惯例,我推断他和波银之间的真实关系应该是:任职于波银的某甲(马的亲朋戚友?国民党八旗子弟?)曾经私底下(餐桌上?泳池边?)向马询问过法律方面的知识。对某甲而言,私下询问不问白不问,反正无牌无照的马英九又不能跟他收一毛钱﹔对马英九而言,问了当然也不能白问!开什么玩笑,我连办父亲丧葬都要狠赚一笔,只偷你们的顾问头衔来耍耍算客气的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马英九在波士顿第一银行做过“法务助理”(Paralegal)。美国的Paralegal有些是大学毕业生,有些是像马英九这种法学院毕业却考不到执照的“浪人”;Paralegal薪资微薄而工作繁杂,调查研究、文书处理、影印跑腿、后勤支援不一而足,惨的是整天被律师们吆喝训斥不当人看---谁叫你想干法律这行却没律师执照呢?(尽管我个人并不支持许多同行对待Paralegal的态度。)如果马英九干的是“法务助理”却自封“法律顾问”,其严重性决不亚于“助教”自封“教授”,“助理”自封“经理”---教授、经理还无须法院颁发执照哩。上述情况无论何者为实,马英九都已经触犯Falsely Holding Oneself Out as a Lawyer(误导别人相信自己是律师)的罪行,纽约及麻州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算轻的了,若在德州则属刑事重案,最高可处十年徒刑。
    
     马英九罪证确凿,只是在讨论如何处置以前我想顺便谈谈他另一件行头---马里兰大学法学院研究顾问。“研究顾问”(Research Advisor)又称“论文顾问”(Thesis Advisor),负责督导学生的毕业研究论文。“研究顾问”可不是自己乱封,得先有学生请求你带他撰写论文,再由大学当局正式批准任命。“研究顾问”必须是本校的教授;大学通常不会批准他校教授做本校的“研究顾问”,除非该教授是某领域公认的权威。像马英九这样没执照、没教职、没发表的“学术浪人”,有哪个马里兰法学院学生敢找他带论文?即便有头壳坏去的找上他也不可能被学校批准---万一这回马英九教学生“美国绿卡真美妙,自己裁决有无效;从政做官免烦恼,该落跑时就落跑!”论文出事谁来负责?因此据我推断实际的情况应该是:国民党的丘宏达正好在马里兰当教授,马英九去拜山头时丘老让他随意看看学生的论文,给点意见改改文法什么的。嘿嘿,规矩照旧,不看白不看,看了当然也不能白看!从此马里兰便莫名其妙多了个“研究顾问”‧‧‧不过如果这样可以算马里兰“研究顾问”的话,当年老在哈佛院长身边帮闲的我就是“助理院长”了。
    
     你们是马英九的共犯吗?
    
     言归正传。怎么将马英九绳之以法呢?虽然马英九数十年如一日在无数文宣、传记、网站上宣称自己是美国的“法律顾问”,属于现行犯而无法律追溯期的问题,但我认为“绳之以法”太过耗时。真要去美国官方那里检举他,起诉程序尚未启动台湾总统大选早已结束---官方的效率看看AIT就知道了。与其“绳之以法”,还不如“驱虎吞马”。怎么个“驱虎吞马”呢?是这样子的,尽管美国官方基于政治考量软得像只绵羊,不过私营企业,特别是瑞士信贷波士顿第一银行这头重量级巨虎,可万万容不得别人玷污它的羽毛,呃对不起,虎须才对。如果媒体大幅报导波银有协助台湾总统候选人“非法无照执业”的嫌疑,这头老虎还不气急败坏跳出来把那头白贼马吞了?建议三立、民视、自由记者不要找瑞贷波银在台北民生东路的分行,一来他们未必清楚纽约波士顿的情况,二来台北分行恐有不少八旗权贵盘踞,一句“马英九一切合法”就把你堵回来了。所以请记者们还是花点时间到纽约麦迪逊大道(Madison Avenue)的总部大厦吧,直接找它的公关(Public Relations)或企业法务(Corporate Counsel)部门,一字一句问他们:
    
     Do you know it is illegal to hire someone without a license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你们知道请非律师执照持有人出任法律顾问是非法的吗?)
    
     Do you know if you hired someone without a license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you had actually assisted in the 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
     (你们知道如果请非律师执照持有人出任法律顾问,等同协助此人非法无照执业吗?)
    
     Did you hire Mr. Ma Ying-jeou,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 in Taiwan,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during 1980-1981 ? (你们是否在1980年到1981年间请台湾总统候选人马英九先生出任法律顾问?)
    
     Did you know Mr. Ma did not have a license when you hired him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你们请马先生出任法律顾问时知道他没律师执照吗?)
    
     Were you an accomplice to Mr. Ma's crime of unauthorized practice of law?
     (你们是马先生非法执业罪行的共犯吗?)
    
     If you deny ever hiring Mr. Ma 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do you know Mr. Ma has persistently claimed to be your legal consultant during the past twenty-seven years?
     (如果你们否认曾经请马先生出任法律顾问,你们知道在过去二十七年中马先生不断对外宣称是你们的法律顾问吗?)
    
     Would you consider suing Mr. Ma for defamation, since his claim that he was your legal consultant actually suggests that you were an accomplice to his crime?
     (你们是否考虑控告马先生譭谤,因他宣称是你们的法律顾问也等于说你们是他非法执业的共犯?)
    
     2012 6 4 月
     MIAO
    
     马的言行,惯性的说谎者
    
     2013 30 9 月
     miwin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
    
    张英:当反台独的中国人都说“扁案是冤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9日 来稿)
    
     曹长青网站按语:
    
     今年72岁的张英先生是旅居荷兰的中国资深民运人士,曾任民运组织“民联阵”总部副主席,《欧亚导报》社长等。今年八月,他在中文网《博讯》上发表《陈水扁案或许是世纪超大政治迫害寃案》一文,质疑“扁案”是政治迫害,而不是司法案。
    
     在台湾九合一选举之前,张英就预测国民党会大败,认为马英九对陈水扁的关押迫害(不许保外就医等)是国民党失败的原因之一。
    
     九合一选后,张英又发表《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的文章,指出马英九拒听民间呼声,坚持关押迫害中华民国前总统,他2016年下台后,将会被“公审”法律制裁。
    
     近日,张英又撰写《敦促马英九总统尽快释放陈前总统阿扁》的公开信,呼吁马英九尊重司法公正原则,正视这次国民党惨败的民意展示,为促进蓝绿和解、族群和谐,而释放陈水扁前总统。
    
     十多年前,我到荷兰演讲时,跟张英先生结识。他给人的印象是精力充沛,滔滔不绝,对中国的民主事业非常投入。后来疏于联络。从他的文章得知,现在他身体欠佳,中风后已坐轮椅。但他仍关心国事,投入中国民运,关心台湾的前途。
    
     从张英的文章来看,他仍是反台独、支持蓝营,多与国民党人士要好的。但是他却对“陈水扁案”提出强烈质疑,认为这是“世纪超大政治迫害寃案”。
    
     九合一选举后,在台湾有很多人强调超越蓝绿。张英先生的呼吁和思考,则是超越蓝绿的典型。他没有从统独出发,而是从常识、真实、证据第一、程序正义等西方法治原则出发,发出一个知识人的理性声音,更是人道主义的声音。
    
     对于台湾内部的人们来说,当反台独的中国人都感觉到“扁案是冤案”,那么被国民党媒体洗脑的蓝营人士,还有部分反扁绿营人士,是不是要有second thought(重新思考)?从而明白“陈水扁案”是国民党对台湾人总统的政治清算这一性质?
    
     下面是张英的文章:
    
     张英:敦促马英九总统尽快释放陈前总统阿扁
    
     尊敬的马总统英九先生阁下:
    
     今次中华民国在台湾的九合一选举,尤其直辖市六都市长大选,我们海外华人也非常关注,感同身受。
    
     国民党当今败选,虽早在意料之中,但如此溃败,却是惨不忍睹。贵党从原先执政15县市,竟然退到只剩6席,民进党从原本6席,反超至13席,北伐跨过浊水溪,直抵台湾北头,另有3席归无党籍人士选票斩护。尤其国民党的六都市长,从原先4席今失5席,朱立伦新北市险胜游钖堃而已,胡志强台中市大输林佳龙而失守,吴志扬把升级直辖市的桃源,拱手让给民进党的郑文灿;特别是柯文哲大胜连胜文,赢得首都台北市长的龙头寳座。蔡英文辅选的林右昌,也拿下台湾最北头的基隆市长。
    
     唉,从台湾头输到台湾尾。形势比人强,全台蓝天绿地板块大变动矣。高雄市长陈菊连任,得票近一百万,人数最多;台南市长赖清德连任,得票率七成三,最高。总投票率,框算约“绿6:蓝3”。环境丕变,落差巨大。
    
     许多中间选民和年青首投族,左右结果。民主选票,这是至高无上权威。民意只能尊重,不可侮的,主权在民,人民最大,这是定律。
    
     民心思变,公民社会,柯文哲现象,这是继一九九二推倒了“万年国会”后,第二次宁静革命。当选,这是承担责任的开始。败选,也是责任的承担。地方包围中央,大格局态势,任谁也难于撬动,13个月后的总统大选,似乎绿营就要攻下中枢,第三次政党轮替了。
    
     马总统及时辞去兼职国民党主席,表示“很惭愧,让大家失望”,勇于承担败选责任,明智之举,令人尊敬。江宜桦内阁第一时间总辞,也识时务。但要挽救国民党目前秃势,转危为安,吸取教训,还有许多工作亟需努力去做。我们大陆民学界是局外人,旁观者清。兹为国民党自救前途计,也为马总统将来有好的历史定位计,当然更为台湾人民福祉计,紧急呼吁:
    
     立即释放前总统陈水扁先生!
    
     姑且不论扁案是司法迫害,还是政治迫害,或者兼而有之,相信历史会厘清的。但把中华民国前国家元首,关押狱中病危,还不让他保外回家就医,古今中外实属罕见。这对中华民国来说,不是光荣而是耻辱。
    
     释放陈水扁!吕前副总统秀莲发起的“全民救扁”运动,如火如荼,已是当下绿蓝先进的共识,代表着台湾主流民意。不仅民主进步党主席蔡英文疾呼放扁,高票连任高雄市长陈菊、台南市长赖清德,高票当选台中长林佳龙,同样呼吁放扁,就连国民党现任台北市长郝龙斌、连任新北市长朱立伦,也在呼唤放扁,更不用讲无党籍高票胜选首都市长柯文哲医师,一贯吁请赶快释放阿扁了,仍然做陈水扁的民间医疗小组召集人,救死扶伤。
    
     何况国际社会,早先声称放扁才是台湾尊重人权的进步;中央研究院诸多医学卫生院士联署,从专业判断也必须释放陈水扁。日前,蔡英文主席率领十一县市当选行政首长,许多县市代表民意的议员,到台中监狱探视陈水扁,均说阿扁总统的身体状况,“真的很严重”、“很糟”。显而易见,放扁刻不容缓!
    
     想来,马总统对败选,也会痛定思痛,改弦更张。打尽快释放陈前总统水扁这张牌,是着好棋。许多有识之士,呼吁星期三、12月10日,国际人权节前放扁,此乃上䇿。时间虽紧,只有三天,但知耻胜于勇,只要马总统真正有诚意,顾全大局,一念之仁,快马加鞭,发布“特赦令”,还来得及。
    
     退而求其次,平安夜放扁回家平安,司法作业程序跟上,不失为中䇿。吕秀莲已经公开宣示:“到了圣诞节不放陈水扁就绝食”抗争!迟放不如早放,拖延到中国农历除夕放扁,让他回家过春节,那是下䇿。
    
     台湾之子陈水扁是位代表性领袖。倘若尽早释放陈水扁,国民党2016总统大选,有此功德,或许“逆转胜”。如到了元宵节还羁押扣住阿扁不释放,那意味着国民党真的完蛋了!
    
     时势明摆着的,不言而喻,今天九合一选民,就是13个月后总统大选的基本选民!如有人再侈谈选举“基本盘”,我看这就是基本盘。但愿智者马总统英九先生,不会不清醒看到这点。如“皇民说”,对罪占全台八成人口的原住民,帮了倒忙,兵败如山倒。
    
     从某种意义而言,与其说国民党选败,还不如讲中共对搞乱香港那般,所谓对台“一国两制”的失败。但近闻有人一叶障目,视而不见;两豆塞耳,充耳不闻。胡诌台湾九合一大选,只是“地方选举”而已,到了总统大选,就会“翻盘”。这些“菁英”、大佬们,不知今夜是何夕,正是一厢情愿,又在“痴人说梦”。如此Q智商,高不了北京中南海低能儿。
    
     半年之前,发表拙作《陈水扁案是世纪超大政治迫害寃案》;不久前还在博讯首发《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预测了诉讼的部份案由。早先调侃老马也有“牢狱之灾”,或许戏言成真。如不健忘的话,所谓陈水扁“贪污案”,非但绘声绘色、信誓旦旦的“海角七亿”,六年的侦查结论“查无实据”;原先的“龙潭案”和“二次金改案”,也是虚无缥缈,只有“实质的影响力”说,枉法惑众。
    
     我从不怀疑马总统英九先生清廉,假如届时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魏家顶新毒食品,一古恼儿也推到马总统的“实质影响力”说,作何联想?公理何在,情何以堪!
    
     所以,如同我前时所料,与其等到2016(仅剩13个月零一星期了)蔡英文当选总统、苏嘉全当选副总统,“民进党重新上台执政,将会充分利用行政资源,政权力量,依法替陈水扁翻案,势在必然”,还不如马总统在最后任上,善待陈水扁前总统,即使不便对阿扁寃案来不及平反昭雪,但仅为自救出发,亦应尽快颁布“特赦令”,释放陈水扁!忘羊补牢,为时未晩。
    
     陈水扁先生,身陷囹圄,病情严重,身体亮起红灯,如同我中风瘫痪,坐着轮椅说话,令人瞩目,也很伤感。
    
     一方面,阿扁表示马英九仁民爱物,良心未泯,审慎思考任内对他“微罪减刑”,上可感化恩泽,社会上将多点祥和之气。另一方面,阿扁认为此次选举国民党败选,行政院长、国民党主席请辞,“已经够了”,马英九勿辞总统。陈水扁说:马总统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国家,不让国家陷于混乱、社会对立的增加。他呼吁蓝绿两党和解,“这样国家才有进步”。阿扁系狱,病残志坚,仍然爱国家、爱台湾,拳拳赤子之心,跃然纸上口中,这就是政治家自律的道德情操,高度风范!
    
     二十多年,张某与陈水扁素无爪葛。众所周知,阁下亦明,我时常反独促统的,一贯倒扁挺马。跟阿扁独统理念不同,是一回事,依法务实求真,凭着良心,替他说点公道话,另一码事。何况也是为您马总统历史定位的好,公谊私情两全。
    
     我自费从事海外民运四分之一世纪,没有拿过国民党、你马政府一毛钱,当然也没拿民进党、扁政府一分钱。反而以前拿过扁总统“国务机要费”20万美元的混混(王丹),拿过扁政府20万欧元的家伙(在德国),阿扁蒙难寃狱,竟然从不正面吭一声。人心沉沦,夫复何言!却要我来替扁案伸张公义,不啻是莫大讽刺。敦请马总统英九先生,看在台湾主流民意份上,赶快放阿扁一马,让他“保外回家就医”吧!
    
     呼吁国民党党产归零承诺,不再连续十年跳票,赶快捐助社会公益,取信于民,并撤销王金平党籍案三审抗诉,疗伤裹痛,真正团结,以及“马习会”等其它问题,俟抽暇撰写《二致马总统英九先生的公开信》,另外奉告。、、、、、、
    
     匆匆端此即颂
    
     政通人和
     民国昌盛
    
     张英 顿首
     2014年12月6日于荷兰王国
    
     附:
    
     张英的另两篇文章是:
    
     张英:陈水扁案或许世纪政治迫害超大寃案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8/201408150610.shtml#.VIT-Pa0tDX4
    
     张英:两年后台湾法院公审马英九总统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021036.shtml#.VIT-kq0tDX4
    
     ——原载“曹长青网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909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统合汉字是「读汉写简」,还是「读汉写正」?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张英:㸃评彭小明《文革余孽朱永嘉现象》
·张英:高铁大帝国的诞生将改变全世界?
·张英:从《2014强国排名》说及感谢多位朋友惠件
·张英:台湾总统立委大选前后五天的几封电邮㸃评
·张英:于浩成先生千古不朽
·张英:“马习会”习近平主动且有所得,马英九被动而失态
·张英:从15年前蔡英文与习近平互动『小三通』谈起
·张英:敦请抗马『宋柯配
·六四不是『事件』、『风波』,是屠杀!/张英
·张英:评严家祺批“王道政治”与蒋庆“复古更化”
·张英:致仲维光谈全民三个盲㸃问题
·张英:荷兰国王生日(国庆节)上街散记
·张英:重申10前料定吴敦义2016国民党总统候选人
·贺王宁探母团圆及剖梦祝诸君羊年大吉/张英
·张英:当反台独的中国人都说“扁案是冤案”
·张英:曹思源千古,思源宪政思想不朽!
·张英:挺习近平要身体力行
·张英评公刘《『和平占中』必然失败的八个理由》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被疑弃守主权台湾官方转守为攻拟派检警赴港押解陈同佳返台
  • 陈同佳案大翻转 台明派人押犯 港府称万不可行
  • 专家惊曝以色列谍战半世纪力阻朝鲜核武器武装中东
  • 续去宗教 四川凌云世界最长石刻卧佛遭毁
  • 法媒:中国间谍瞄准布列塔尼国防军事重地
  • 自由搏击74秒KO"花拳绣腿"引争议
  • 日本隆重举行天皇的“即位礼正殿之仪”
  • 港警蓝水射清真寺事件仍没了 基督教堂印度协会没摆平
  • 受制于墙 四分之一在华外媒有报道许可也被屏蔽
  • 中国拘留2美国人加剧在华美国人不安
  • 总统选举反对派或指控莫拉莱斯贿票
  • “华为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 日Av秽片或防盗版封面竟刻写“六四天安门事件”
  • 陈同佳案引发台湾眼泪战
  •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就业响警铃
  • 韩国人放飞50万张传单批金正恩 韩足球队平壤遭冷冻气难消
  • 中国一亿人民富拥百万美元惊了全世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