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每月向习近平借一分钱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1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我曾向爱心人士习近平先生借钱过年,当时在文中提出的是借五万,想“在除夕前还清三万多元的欠款,余款则用来再支撑些日子”。爱心人士习近平对此没吭气,其麾下“为人民服务”的各种机构,也未做出任何善意的回应。我近日想想,这借法不对,这借法会把习先生也借得举债度日。

    
    我是深味了举债度日之窝火的。我窝火不要紧,一个被党国逼成的活死人,就是再怎么窝火,以一个落难作家的温和,顶多也就是将怒火发泄在文字的排列组合上,写了文章还得翻过“伟大的墙”,还得看一些暗中或在和暴政眉来眼去的“异议网站”是否高兴,肯不肯将我的文字公诸于世。
    
    习先生贵为九五之尊,誓言打赢脱贫攻坚战,倘若国人向其借钱把他给借穷了,弄得他一家老小也时常要挨饿,在举债度日中也不免觉得有些窝火,他还怎么专心致志带领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饿谁也不能饿运筹帷幄的大元帅啊。所以我该向习近平先生检讨,检讨我上次借钱时的不够体贴。
    
    一次向习近平先生借五万块钱是不对的,每月向习先生借一分钱,是能说得过去的。我说过,泰宁是一个景区,有些物价比一线城市还要贵,我每月向人借款三千,也只能维持粗茶淡饭的生活水平。我决定在我一家吃饭的问题解决之前,每月只向习先生借一分钱,剩下的近三千元在别处借。
    
    或问:习近平欠你廖祖笙什么?凭什么要每月借给你一分钱?那么我反过来也要问:那些在底层挣扎得亿辛万苦的庶民,又欠我廖祖笙什么?凭什么他们每月就要节衣缩食,借给我三千元?我家的苦难是黑暗势力强加的,党国居然会荒废得没人在管事,何止是欠我的?早就是亏欠了全国的。
    
    或问:你没手没脚吗?你不能自食其力吗?那么我也要反问:你试着将自个代入我的位置,在这般邪恶的迫害中,你将何以自处?你只是想替苦难的百姓讨要基本的生存权力而已,兽群就杀了你的儿子不说,还公然堵塞你所有的生存渠道,在方方面面表现得要将你逼死逼疯,你要怎么应对?
    
    我每月向习近平先生借一分钱,不为别的,就为了让习近平先生能“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能有“解人之难,救人之患,济人之急”的情怀,能不因位处权力巅峰,而漠视百姓在邪恶势力逼迫下所经受的疾苦,而在乎了德之所在,仁之所在,而让国家正气在其任内,能有所凝聚。
    
    我每月向习近平先生借一分钱,不会碍及习先生家中的正常开销,不会把习家给借穷,不会让九五之尊因了要举债度日而窝火;每月向习近平先生借一分钱,是一种善意的提醒,是一种悲愤的控诉,是一种无奈的举措;每月向习近平先生借一分钱,是为了让人性、道德、廉耻等等有所皈依。
    
    或曰:习近平先生贵为九五之尊,怎会有闲心去管谁家的孩子被杀了,谁家的老小有没有饭吃?是的,汉朝八千多个百姓合力养一个官员,党国几十个百姓就合力养个“公仆”,“公仆”济济,一直以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百姓却只见荒庙林立,不见解人之难。有人管事,谁去烦扰习近平?
    
    共匪“执政”已经是六十多个年头了,“反腐”的大戏也演了一场又一场,可时至今天,却将这国操弄成这样,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不说,还邪恶得公然图谋饿杀创巨痛深者的一家老小,这执的什么鸟政?这反的什么鸟腐?这在本质上和猫在井冈山为匪,又有什么不同?
    
    习近平先生的家里有老人,我的家里也同样有老人;习近平先生有一个女儿,我也同样有一个女儿;习近平的全家老小是娘养的,我一家老小也一样是爹妈所生······总理说了,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我必须把生存权给要回来。只要我还在举债度日,我往后就每月向习近平借一分钱。
    
    政变集团在将小民当棋子,皇上该走哪步棋,那是皇上的事,不是百姓要考虑的事。百姓不知荒庙的水究竟有多深,百姓只知正义应当得到伸张,罪恶必须受到惩处。为人父者,须为惨烈遇害的儿子讨还血债,须为年幼的女儿作稻粱谋;为人子为人婿者,须对年迈的母亲和岳母尽反哺之义。
    
    每月的这一分钱,我借得理直气壮,这实质是在反饥饿反迫害。共匪禁言的把戏已玩到了“伟大的墙”外,这不影响什么,历史总会留下一些印痕的。只要党国还是在形同荒庙,只要我还在举债度日,爱心人士习近平就应想到,有人月月在向其借钱。这一分钱借还是不借?可是颇费思量的。
    
    2016年2月10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9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9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107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习近平要饿死老人小孩?
·廖祖笙:给习近平先生拜年!给······
·廖祖笙:天朝有了怎样的“核心”?
·廖祖笙:深切同情习近平
·廖祖笙:可怜的习近平
·廖祖笙:唐荆陵灭敌整排、整连······
·廖祖笙:不让人吃饭的“共和国”
·廖祖笙:刘云山们杀了多少中国人?
·廖祖笙:向刘云山常委追讨表达权
·廖祖笙:向李克强总理讨要生存权
·廖祖笙:请教“政坛悍匪”张德江
·廖祖笙:话说满意度提高到了91.5%
·廖祖笙:中国是荒废的
·廖祖笙:庆贺民进党,庆贺国民党······
·廖祖笙:“修理”律师群体意味着什么?
·廖祖笙:“天下归之”就在民心和正义
·廖祖笙:“颠覆”之说从何说起?
·廖祖笙:争相“颠覆国家政权”
·廖祖笙:贼党的道德底线何在?
·廖祖笙:有关笔会的简复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六四后严控虽解担忧不减 廖祖笙疑遭死亡威胁 (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新冠病毒:潜伏期体温正常也能传染
  • 肺炎肆虐:北京婴儿感染上海首死 京津沪长途客运全停
  • 中国政府宣布暂时禁止买卖野生动物
  • 武汉医院物资告急 劣质防护服“一穿就裂”
  • 武汉医院病人苦苦等候向法新社倾诉绝望和无奈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六)理性与疯癫之三
  • 欧伯:日本为居民免费发口罩,中国呢?
  • 武汉新冠病毒死亡升至56人 感染者超2000人
  • 台湾宣布湖北返台及接触者可能面临拘捕强制隔离
  • 研究指武汉肺炎1传2或3+ 钟南山称快临床试新药
  • 武汉肺炎扩至加拿大 澳门新增3人南韩也拟撤侨
  • 香港提升疫情应对至最高级别 被批过慢过少
  • 法国卫生部:三名感染新型肺炎患者“情况良好”
  • 冠状病毒:德国专家呼吁德国做好治疗准备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