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政府官员是社会管理者,不是“人民公仆”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14日 来稿)
    在中国官方的话语体系中,一直有一种经典说法,称“干部(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但这种说法已越来越不能对应于客观事实。
    
     众所周知,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比较,中国的官员亦属于权力偏大、约束偏小的类型,这是东方体制下的普遍现象,也是执政党一再发起整风运动的原因。正因为名义上的公仆之权力很大,所以造成很多就“仆人-主人”关系而言的怪现象:

    
    主人支付给仆人多少报酬,由仆人自己决定,主人无权过问;
    仆人每天干些什么,是洗被子还是擦玻璃,由仆人自己决定,主人无权过问;
    主人每天干些什么,看电视还是听收音机,需要经过仆人同意;
    主人家里要购置些什么东西,由仆人全权决定,主人无权过问;
    左邻右舍的关系怎么打理,仆人全权决定,主人无权过问;
    仆人有权决定让主人知道些什么、不知道些什么,理由仅仅是为了维护仆人的威信;
    仆人有权检查、监督主人的工作和生活,但主人却没有反向检查、监督的权力;
    听说现在仆人每年要接受一次主人给自己打分,但事后怎么处理,还是由仆人自行决定
    。。。
    更不用说,大多数仆人的生活待遇,远远好于大多数的主人。
    
    世界上有这样的主仆关系吗?如果一定要坚持官方传统的公仆话语,对应于现实、名实相循,这一切就成了黑色幽默和讽刺。
    
    但是,只要换一种说法,效果就截然不同:政府官员不是所谓的“人民公仆”,而是社会的管理者,或者按中国传统说法是“父母官”——既然是管理者或父母,当然可以决定被管理者或子女的一些事情。这样,上述一切现象就都顺理成章了。
    
    将政府官员定位为社会管理者或父母官,并不会导致政府官员就不能从事官方所强调的“为人民服务”了,反而还能够促使他们更好地“为人民服务”:需要承担的事务越多,相应地就应该拥有更大的权力;而权力越大,责任也就越重。世界上真正的服务典范,不是仆人,而是父母;仆人可能偷懒、耍滑,但父母的服务却是全心全意、无怨无悔。无论是做合格的管理者还是父母官,都是很高的要求,大多数官员未必能够做到;但是,至少对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不会让人感到别扭和滑稽。什么叫做“名正言顺”?这就是“名正言顺”;什么叫做“名不正言不顺”?执着于“主仆”定位,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将官员定位为社会的管理者或父母官,位居一般民众之上,这似乎不符合现代潮流?但现代潮流其实就是西方潮流,具有自己东方国情的中国,没必要盲从它(西方流行话语中所描述的官民关系,也非是上下主仆关系,而是平等的市场买卖关系。西方政治学的不少内容,都是经济学原理的跨域“横移”)。关键在于,中国现行的社会制度是由历史传统和具体国情决定的,具有本土适应性,不会轻易变更;而当名实不相符时,如果你不能改变事实,就必须改变话语。总不能既不改变事实,也不改变话语,就那么牛头不对马嘴地杵在那吧?客观说,在没有互联网、没有外媒,一切信息都只能出于政府之口的年代,这种名实相距甚远的话语,还能勉强维持;但在信息横流、民智大张的今天,这类说法无论如何也维持不下去了。强行贯注的结果,既是逼着人们口是而心非,败坏社会的道德风气,也是自取其辱,徒惹人嗤笑而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414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冯仑魔咒”正在王石身上应验?
·冼岩:中国为什么抗美援朝
·冼岩:习近平与邓小平的不同
·冼岩:再论理论的指导作用
·冼岩:建议“有关部门”搞几部样板戏
·上帝已死,理论时代终结/冼岩
·改革的可欲性根源于历史的无限可能性/冼岩
·冼岩:“不争论”的三重变奏
·冼岩:不理解为什么说混合所有制优越于公有制?
·冼岩:邓破毛局——真正“粉碎四人帮”的是邓小平
·毛泽东的驭人之道/冼岩
·中国政府为什么“保股市”?还能牛多久?/冼岩
·异哉所谓“宣扬以暴制暴思想,美化暴力”/冼岩
·冼岩:开除毕福剑是适当选择
·冼岩:市场化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唯一出路是“公有制+市场机制”
·冼岩:当下经济问题的根本症结与出路
·冼岩:“安邦”其实“窃邦”——揭秘中国首富陈小鲁
·冼岩:论舆论管控有理
·冼岩:习近平的1997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