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丁丁:长期雾霾的政治社会效应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04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汪丁丁
    

    如果雾霾成为长期的,如北京这样的都市将发生什么?或许我仍可想象经济学家习惯于想象的某种长期均衡状态。
    
    首先,人口将从大都市向雾霾尚可忍受的中小城市或山区迁徙,前提是雾霾被医学确认为肺癌和抑郁症的长期主因——极不利于儿童健康成长,和心脑系统疾病的短期主因——极不利于中老年人养生。互联网技术普及和成本降低,有利于人口从密集到疏朗的迁徙过程。
    
    其次,如果国内的生存环境持续恶化,势必诱致中高收入群体(以及低收入但年轻的群体)移民海外——这一效应十分类似于持续战争诱致的移民潮。谁也无法阻拦,因为在马斯洛需求层级当中,基本的安全感,是最低需求,如果一个社会不能满足这一最低需求,这一社会就不再是适合人类生活的。
    
    与战争难民的年龄结构类似,在成本制约下,雾霾难民更多由儿童和年轻人组成,因为这些人以更高概率延续他们的家族(这是人性的生物本能)。
    
    关于人口迁徙的各种学说当中,适用于雾霾移民的是“pushing-pulling”与“移民成本”的联合作用模型。所谓“pushing”就是被本国的恶劣条件“推出去”的那些人。所谓“pulling”就是被他国的优厚条件“拉出去”的那些人。
    
    如果移民成本足够高,不难想象,最适合移民海外的是那些敏感地不喜欢本国生活条件并且具有高学历从而很容易被他国“拉出去”的那些人。可是,这就是所谓“脑流失”呀。
    
    我的同事胡大源,根据报道,估计北京地区的雾霾导致的经济损失大约在700亿(每年)的水平。我估计,大源的估计无法考虑如“脑流失”这样的长期损失。类似地,我们也缺乏数据来预测长期雾霾导致的各类健康损失。依照我的
    
    另一同事宋国青常用的拇指规则,家庭收入的六倍,大约是家庭财富。与此类似,我估计,每年700亿元的收入损失,它的六倍,也就是大约5000亿元,是长期的损失——中国转型期社会的折现率很高,未来各年的经济损失折现到当前时刻,六年之后损失的或可忽略不计。
    
    上述估算仍远未表现持续雾霾的长期影响,因为这些估算仅仅是经济方面的,并未考虑政治的和社会的影响。不论如何,我们姑且承认5000亿元是雾霾导致的北京地区的经济损失。于是我们可以询问北京的政府,用这样一笔钱(5000亿)可能做哪些事情来降低雾霾?
    
    我很悲观,我不认为这笔钱可使北京的雾霾消失或减少至能忍受的水平。
    
    根据科学院的一份报告,北京地区的雾霾成分主要(例如70%)来自汽车尾气排放,可是京津冀地区的雾霾成分主要(例如50%以上)来自燃煤。
    
    我们记得2015年9月的蓝天,被称为“阅兵蓝”。在一个多月时间里,据报道,京津冀地区完全停产的(或许可疑)企业数目大约5000家。
    
    这些企业养活了多少人口?或许有很多小企业,或许,平均而言,一家企业养活100名工人和他们的家庭(五口之家),那么,50万工人家庭总共有大约250万人口。
    
    不考虑地方政府的财政损失,单纯命令这些企业永远停产,中国社会可能需要完全负担250万人口的生活费,假设每年每人4万元,一共要支付的费用是1000亿元。试问,北京市政府愿意每年损失700亿元还是愿意每年支付1000亿元?
    
    其实,也可以干脆由北京市转移支付每年700亿元给这些企业,前提是永久停产。不过,动态而言,这一方法无效,因为它可能诱致更多的污染企业到北京的政府来“索赔”。更何况,这些完全停产的企业还有“乘数”效应呢。
    
    能否诱致对抗雾霾的新技术?当然可以。问题是,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西方社会负责研发而中国负责制造。雾霾是中国现象,西方研发部门没有积极性研发对抗雾霾的新技术。
    
    于是,中国必须,这一次是真的,自主研发对抗雾霾的技术。我很怀疑德国研发的过滤雾霾的纱窗,之所以一年多没有进入市场,是否合用?
    
    根据一份报告,各种口罩的抗雾霾实验,其中3M专业口罩(带气阀的)大约可降低PM2.5百分之九十。也就是说,目前室外污染指数500,带着这种口罩可使进入鼻腔的空气的污染指数降低至大约50,仍然不健康,但凑合活着吧。
    
    我的观察,绝大多数开车的中国人,更愿意继续开车,同时在车内安置一台或更多空气净化器(几百元的那种)可降低污染指数百分之七十以上,然后,在室外或车外戴口罩。所以,最终的受害者仍是他们的孩子(更易污染更缺乏戴口罩的习惯更喜欢户外活动)。
    
    最后,我意识到雾霾在北京地区似乎有一种类似“收益递增”的趋势:严重雾霾导致更严重的雾霾。这就意味着开篇所述的第一阈值在持续下降,直到使北京地区永远笼罩于雾霾之中。这当然是一种可能的均衡,或许是最可能出现的长期均衡。
    
    那时,根据以上分析,北京的大街小巷能见度不过五米,昼夜灯火通明,防毒面具和氧气筒(至少在新技术出现之前)成为与iPad同等重要的日常可穿戴设备。由于终年不见阳光,“雾霾抑郁症”成为北京地区最常见且最高发的心理障碍。
    
    因此北京地区工作人群的必要劳保条件之一就是每年要有更多时间在外地度假,每年这样的假期可能长达半年。
    
    继续想象:由于“脑流失”,北京地区将只有科技含量很低的产业。第一流的教师和学校将最早迁徙到污染更少的外地——例如张家界。接送孩子的校车,将从市内大巴改为跨市包机。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京津冀一体化,借助于政治强势,将大部分污染企业南迁。这也是中国历史的常态,生存困难的北方人不断侵扰南方,可以一直侵略到亚洲大陆的最南端,或任何天然屏障(喜马拉雅山)。污染的南迁,很可能是一种选择。
    
    (作者为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02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祝振强:中国的下一代 可能一生都要在雾霾中求生 (图)
·刘水:雾霾政治学
·谢选骏:中共能在雾霾之下强撑三五十年吗
·夏桑梓:别让社会雾霾成为心上阴影 (图)
·长雒:开征“雾霾费”离对症下药尚远 (图)
·陈永苗:大陆台湾化,民国是防中共雾霾的面具
·谢选骏:中共亡于雾霾
·非典型佛教徒:比雾霾更恐怖的,是“咱们的雾霾”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闵良臣:公民环境权缺失下的雾霾困境
·马可安:雾霾:中国煤炭工业的崩溃和核雾染灾难
·凌宸:雾霾之下,中国人苟且偷生 (图)
·徐永海:面对如此雾霾再请您支持我一个良心犯的科研
·陈永苗:民国当归:要么青天白日,要么雾霾中国
·廖祖笙:换个视角看雾霾
·郑义:谁说美国没有雾霾? (图)
·徐永海:面对危险级雾霾请您支持一个良心犯的科研
·李平:雾霾围城,中共领导人该提头来见? (图)
·长平:“咱们的雾霾”,何必“提头来见”? (图)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之2) (图)
·北京新年连续三日雾霾挥之不去 能见度只有一公里 (图)
·北京元旦即陷严重雾霾污染 网民调侃主要议题 (图)
·中国环保部官员张力军落马 成雾霾“替罪羔羊”? (图)
·中国多地新年雾霾 黄橙色警报迭发 (图)
·成都持续雾霾天气 市民戴口罩看升旗仪式 (图)
·习近平致新年贺词再提中国梦 却只字未提雾霾 (图)
·年终时评:让我们顶住雾霾的威胁,迎接新年的曙光
·成都雾霾严重进入第四天 石化项目加剧空气污染 (图)
·中国半壁江山锁雾霾:商家涌动防雾霾产品的迷雾 (图)
·雾霾导致京津城际列车电力故障 被迫中途停车
·张力军被双开 曾被举报系"雾霾背后黑手"
·上海再次重污染高挂黄色预警 或在雾霾中迎新年 (图)
·中国雾霾频发 外国科技巨头忙捞金 (图)
·北京再次遭遇重度雾霾 元旦新一轮污染接踵来
·林业局回应雾霾与三北防护林有关:无科学依据
·气象局专家称天气成今年雾霾频发帮凶:小风日数多
·四川多地污染指数赶超“北上广” 民众热议雾霾天 (图)
·北大学者:解决雾霾 应实施“北民南移”计划
·可怜的北京人:雾霾今日渐散 后天再来
·雾霾快乐:山东雾霾污染超标12倍拉红色警报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