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国保私下“交流”,国保将加强而不是削弱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03日 转载)
    
    王德邦:国保将加强而不是削弱 国保私下跟异议人士的「交流」
    

      日前中国某省一民主异议人士,因在网络发表探讨中国民主宪政方面的文章,而遭到当地国保传唤,在问讯笔录之后,国保以私下交流方式跟他谈时局,其中就当今领导集团执政方略发表看法时说:「习近平很左,你们别抱什么幻想了。今后国保将会进一步加强,而不是削弱,更不会撤销,至少在他任期内绝不可能取消国保。」
    
      国保这种传唤后私下跟民主异议人士的「交流」,相信许多被传唤过的人士都有此体验。通常这种所谓的「交流」都是国保先说明是私下,且作出关心与推心置腹、设身处地之状来与被传唤者谈。对此,当然不排除其中确有个别国保是抛开政治因素而基于人性的私下关心的交流,这种交流常常释放出国保真实的目的,并带有国保希望通过异议人士之口传递给外界的重大信息,因此这可能更多是一项例行的工作,只是变换形式而已。
    
      对于当今中国掌权者是左还是右,社会自有公论,但身为官府中人,并且执掌镇压异议人士职责的国保,居然不避讳强调最高当权者「很左」,这虽然不能轻易断言其目的何在,但至少可以直接产生如下几方面实际效果:其一、使异议队伍坚信「习近平很左」这个事实,因为连国保自己都说他很左了,如此会强化社会这种认识;其二、可以熄灭异议队伍乃至中外各界人士对习近平改革尤其是推行政治改革的幻想;其三、断绝那种指望体制内高层主导的和平转型的路径,消除人们对以和平方式迎来历史变局的耐心、信心与期待;其四、斩断民间与体制内改革力量可能产生的任何互动;其五、让异议队伍安心接受国保继续管治的现实。
    
      权力集团内出现国保存撤之争
    
      众所周知,当今中国社会所言的「左」跟西方民主国家所说的左派是不一样的,中国之「左」就是拒绝人类普世文明,信奉阶级专政理论,回归毛泽东走极权专制之路。这种「左」既受到国内知识界与广大民众的反对,也受到国际文明社会的普遍抵制与摒弃,不得人心,没有人愿意以「左」自居。但身为衙门中人且执掌镇压异议之职的国保怎么会「私下」将这种标签贴上自己的元首头上?这是值得深思的。
    
      之所以国保对自己部门有强化而不会撤消之说,皆因月前有媒体披露说中国当局在考虑取消国保。此消息引起了社会较大程度的关注,自然国保也注意到这个情况。那么国保跟该异议人士之言,就是想说明这是「谣言」。而正如近年来「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一样,这种取消国保的说法显然不是空穴来风,至少可反映权力集团内出现了对国保的存撤之争。面对这种情况,国保自身求存就是本能的反应。
    
      根据极权体制下公共权力走向部门化与私有化的特点,对国保这种全称「国内安全保卫局」,专事镇压国内政治异见人士的机构,求得生存与权力系统的倚重,至少得具备两方面条件:其一、社会需要存在威胁政权的对象,即专政的政治异议对象,或称敌人,并且这种专政对象越强大,相应国保存在与壮大的依据越充分,因此国保的存亡强弱与专政对象存亡强弱成正比关系;其二、顶层权力集团对权力稳固的危机感,并选择用国保这种形式来执行政治专政(也有的选择用军队来行使此职责,那就没有国保的份了),进而产生对国保的依赖与信托,顶层权力危机感越强,对国保倚重越强,就越加大国保在权力分配中的份量。因此,顶层权力危机感强弱与国保权重强弱成正比关系。
    
      国保面对这两个事关自身存亡强弱的条件,自然选择对社会加大打压力度,设法制造更多更强大的敌人,营造恐惧气氛,激化社会矛盾,形成社会危机,以裹挟政治,造成权力维稳对自身的依赖,从而加重权力分配中的筹码,夯实自身存在的基础;同时对权力顶层,不断强化政权危机意识,虚张敌对势力声势,甚至制造各种事端,变相绑架权力集团,以让最高当权者时刻感到国保的重要与不可或缺。
    
      基于存撤与权重争夺的疯狂镇压
    
      基于国保这种存续与权重的需要,我们来理解近年来中国社会发生的一系列大规模诡异的镇压活动,就能得到别样的解释。二○一一年春由网络上传出的虚拟「茉莉花革命」而导致现实中大规模镇压异议人士的「茉莉花事件」,与二○一二年九月民间麻木却由某种权力组织操纵起全国性假借民间名义的打砸日货的「反日事件」,其中诡异只有放在政法系正值争夺最高权力入常席位背景下才能理解。还有,近年来中国当局大肆镇压新公民活动、「六四」纪念活动、声援香港占中活动、网络异议活动等等,制造出遍地「敌人」的景象,也只有放到国保面临存撤之争背景下,才容易看清其中原委。
    
      尤其今年针对律师与维权群体的「七‧一○」大抓捕更是耐人寻味。事件过去几个月后,再来审视这场直接传唤与拘押三百多人、波及全国且震惊世界的大抓捕,最后结果却是:其一、极大地为习近平访美添阻,激化起庞大的世界性抗议队伍,使他在人权问题上不好下台,颜面尽失,从而感到国内反抗力量的强大,势将考虑进一步加重国保权重;其二、大大激化了民间对立情绪,壮大反抗力量,培植「敌对势力」。事实上,通过大抓捕,使人权律师关注组成员由原来的上百人急速增长到数百人。可见,这种大抓捕对于树立「敌对势力」的直接功效。
    
      由此可见,对于「七‧一○」大抓捕以及近年来的诸多吊诡情况,如果不放在极权政体下政法系及其国保基于存撤与权重争夺的需要,是很难理解其癫狂、诡异表现的。
    
      今天,国保以私下对异议人士强化元首「很左」以及不断全面打压民间,正是基于他们对自身「进一步加强」而避免「削弱与撤销」的需要。奔着这种需要,在极权体制权力架构的大背景下,国保显然还会不断制造敌人,不断强化顶层权力的危机感,以使自身权力得到保存与提升。
    
    来源:《动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408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重判郭飞雄显明了权力集团的“投名状”
·王德邦:中国反腐势必成强弩之末
·王德邦:权贵思念江泽民
·王德邦:要么做线人,要么做敌人,但不许做公民
·王德邦:社会灾难频发的根源在于权力不受制约的制度 (图)
·王德邦: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王德邦:相信拯救的力量就在我们身上——记四川人权捍卫者陈卫 (图)
·王德邦:“八九精神”的守望与献祭
·王德邦:试论中国民主转型中的民间自我建设
·王德邦:中国公权力的堕落与救赎 (图)
·王德邦:争取实现自由民主何罪之有——记胡石根先生 (图)
·王德邦:狂奔在“邪路”上的中国——权力资本化与资本权力化
·王德邦:通过制度变革使权力得以正本清源
·王德邦:“敌我”意识是“阶级先进说”与“民族优秀论”的祸端 (图)
·王德邦:国王和来自“地窖”的声音 (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翘楚,南国法律界的奇士 (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翘楚,南国法律界的奇士——隋牧青律师 (图)
·王德邦:枪杀事件固然可怕,但“无真相”更让人恐惧 (图)
·王德邦:你不让我贪污腐化,我就叫你民不聊生
·王德邦:从“剪辫党”到“敌对势力” (图)
·秋雨之福教会多人六四被传唤 王德邦遭骚扰 (图)
·自由亚洲电台访89学运领袖,时评家王德邦 (图)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