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文志:从“敲诈勒索政府”“被卖淫嫖娼”看地方公权力“泼皮化”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0日 转载)
    
    
     重温《水浒传》,一百多条好汉里,其实很大一部分都可归结到泼皮无赖的行列,无非被“英雄豪杰”的光环所掩盖。正宗的泼皮无赖,自然非高俅父子莫属。

    
    高衙内那厮竟看上了林冲的夫人林娘子,死搅蛮缠不成便哭天喊地撒泼,让他那本不是好东西的老爷子高俅不能不露出无赖的嘴脸,设下一个陷阱,老实人林冲往下一跳以后,最终揭示了一个真谛:泼皮无赖还真不是脸皮薄的正人君子们能玩得转的。
    
    这当然是九百年前那个山寨盛世的事儿。如今,泼皮无赖这个让人嗤之以鼻的“头衔”,是不应也不能跟以“公平公正”为圭臬的公权力相提并论的,两者互为敌对面,须泾渭分明,。而现时的情形却总是让人心有戚戚,一些地方公权力屡屡滥权,耍蛮耍赖,依旧散发出浓郁的“泼皮”味儿。
    
    近日的两则新闻,就让我依稀看到某些幽暗的公权力,在蝇营狗苟地讪笑。
    
    一个是黑龙江省延寿县寿山乡农妇葛立梅,丈夫在监狱服刑时死亡。葛不认同官方认定的“正常死亡”,为讨说法不断上访,被作为信访责任单位的乡政府告上法庭。一审法院认为,葛立梅以上访胁迫乡政府,13次成功敲诈勒索政府4.5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五万元。但葛认为,这些钱是乡政府主动联系所给的困难救助金。
    
    另一个是前往福建宁德调查环境污染的两名环保志愿者徐某和田某,在该市某宾馆被“群众举报”,当地刑警以“涉嫌卖淫嫖娼”将两人带走。后经调查,两人系朋友关系,未发现有违法行为,遂释放。警方被指在问讯过程中对两人施以打骂,且限制其人身自由超过24小时。他们在返程途中还被当地警方告诫“不要来蹚浑水”。
    
    一起是含义深刻的“敲诈勒索”案,一起是意味深长的“被嫖娼案”。其共同特点,是权利在跟权力博弈,一方很弱势,一方很强势。对此,我不打算从复杂的法理角度来说理,因为此类有着惊人相似的案例,曾被无数专业人士从程序到实体,驳得体无完肤,我只说说直观的认识和感受。
    
    先说“敲诈政府”。“敲诈勒索政府罪”是个原本不存在的罪名,早已不值一辩。“敲诈政府”这个很恶搞的说法,竟然突破层层程序的门槛,落地为公民被判刑三年的事实,不啻为法制社会的黑色幽默。即便从情理上说,上访是一种合法权利,再怎么闹、再怎么烦,也不大可能对政府造成事实上的恐惧,更不可能因此使得政府屈服而奉上财物——民众个人与公权的博弈,力量对比一目了然。政府掌控着强有力的公共资源和国家强制力,完全可以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或疏导任何过激的上访行为,并非只有“乖乖交钱”这一种选择。
    
    如果一定要说葛属于敲诈,次数如此之多,每次“被敲诈”后,政府为何不报案?葛光明正大地行使法律赋予的上访权利,你去接人家回来,这是典型的公事公办。先是许诺给人家钱把人骗回来,然后再秋后算账,“倒打一耙”告他一个敲诈勒索,这不是“钓鱼接访”,不是“诱民入罪”么?
    
    再说“被嫖娼”。首先我不明白的是,案中两个人,怎么可能结伴跑到两千公里外的陌生城市去“卖淫嫖娼”?一桩治安举报,为何惊动刑侦部门出马?他们不会是“专案组”吧?据称,徐某从今年五月起便参与披露宁德鼎信镍业等企业的污染行为,在宁德属于“敏感人士”,故徐某在宁德不便用身份证办理宾馆入住,只好与田某共居一室。警方的“精准打击”来得太是时候了——两三天前,徐田二人在调研鼎信镍业和义联集团的整改状况时被盘问,工厂记录了田某的身份证号,第二天凌晨两人就在宾馆被带走,这仅仅是巧合吗?
    
    “敲诈勒索政府”也好,“被嫖娼”也好,都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前者曾有过类似的“官告民”,灰溜溜收场,涉事的地方政府和法院的公信力掉落一地;后者有广州区伯在湖南长沙的“嫖娼案”,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尽管作为公众人物的区伯有些灰头土脸,但“报复性执法”的质疑也险些让长沙警方抬不起头。时隔不久,这类事件卷土重来,简直就是旧闻的翻版,说明某些地方对这两类“创新”的罪名很上瘾,且屡试不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欲加之罪,何患无法?欲加之罪,何患无由?不得不说,在一些时候,一些地方的公权力越来越无底线。公权一旦不讲理,泼皮耍赖到一定层级,博弈就成了丛林法则的游戏,谁强谁厉害,谁凶谁有理。地方政府部门动辄祭出“被敲诈”的娇嗔和“被嫖娼”的机巧,起码说明了三个问题:一是撒娇太容易,投机太轻巧,法律的玩笑都敢开,近乎“放浪形骸”;二是丧失了说理的淡定和耐性,利益面前,怎么方便怎么来,怎么高兴怎么演;三是权力在撒娇、在讨巧的时候,配合默契,地方行政与司法同声同气,有关公权的内外部监督机制统统失灵,公民只有乖乖就范的份儿。
    
    有人说,在“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知识分子流氓化之后,继而出现地方公权力流氓化、泼皮化的倾向。公权力泼皮化,最显著的标志是在“治民”上,想出些歪点子,使出些烂招数,明明知道它很不着调,却公然摆到桌面上来,不能奈他何。它是一种颇具恶性的反正义、反社会方式,其恶劣影响势必导致社会紊乱甚至崩溃。权力泼皮化挤压公民基本权利空间,必然制造官民对立,最近几年愈来愈多的群体性事件即是最好的证明。如今的情势,稳定议题如同坐在火药桶上,而基层为数不少的泼皮官员则拿着火把,到处煽风点火,乐此不疲。
    
    休谟在谈到政治设计的时候,提出了著名的“无赖假设”,即政府和公权力虽然不一定就是无赖,但是我们在设计制度的时候,一定要先假设他们都是无赖,设计一个尽可能完善的制度去管住这些无赖。你是泼皮也好,好人也罢,在严密的制度面前,行使权力的时候都只有一个选择:不得不做一个好人。地方公权力泼皮化倾向愈发明显,当然能够并且需要从制度设计方面去找找原因。
    
    公权力泼皮化,会让任何一个法治政府及法治时代蒙羞。谈及民众的基本权利,就不能不提“四大自由”。在一个成熟的法治社会里,民众必然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当“敲诈政府”和“被嫖娼”之类堪称司法耻辱的判例和警权失范的范例,不是被及时纠偏和惩戒,而是被不断复制,那么所谓的法律尊严和社会公正必然与我们渐行渐远。当它一而再地上演,人们只有深深的悲切和心悸。毕竟,我们早已不是处于那个弱肉强食,胜者为王,以“拳头”大小来分胜负的水浒时代。
    
    对此,我本来可以什么话都不说,但细想一番不免心存忧惧——有一天自己会不会面临同样的尴尬、屈辱。在一个不论是非,司法机关可以“商量办案”,领导可以“说”你有罪的语境中,什么样的事儿不会降临到我们的头上呢?这应该不仅仅是案中的访民和环保志愿者的事,谁都无法置身事外——在具体的境遇中他们也难以幸免。公权力不讲理,也不讲法,只讲耍泼皮,大概用不了多久,“伤害政府罪”“抢劫政府罪”“绑架政府罪”或“被吸毒”“被赌博”“被误会”等稀奇古怪的名头,会铺天盖地向公民权利砸将过来。
    
    (作者:王文志 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
    
    来源:记者王文志微信公众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313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向阳:从柳娟敲诈政府案,析青岛强权流氓
·刘逸明:“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刘逸明: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敲诈政府罪”源于司法不独立
·辛木:谁有权力商量出敲诈政府的罪名
·邱果果:敲诈政府罪是地方息访的又一变异
·敲诈政府罪名成打压访民新招式
·山东维权律师舒向新被“敲诈政府案”维权历程 (图)
·大陆打压访民新动向:各地 “敲诈政府”案飙升 (图)
·当局以“敲诈政府”罪诬陷访民案例增多
·访民拿钱息访后被诉敲诈政府 (图)
·“涉嫌敲诈政府”罪 内蒙访民赵艳波被刑拘 (图)
·维权人士探望“敲诈政府”被判刑的农民冯改娣家人 (图)
·湖北利川“维稳”:给访民生活困难补足 竟然变成“敲诈政府”
·“舒向新律师涉嫌敲诈政府案”拖延4年 4月7日将宣判
·男子发帖称进京旅游被当上访者押回 被控敲诈政府
·王春梅被设计“敲诈政府罪”关押四个多月后得见律师
·介休市法院撤销刘瑞蓉敲诈政府有罪判决 再审判决无罪 (图)
·山东律师舒向新被控“敲诈政府”遭刑拘(更新)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 窝里斗无底线评毛泽东的“三论”15
  •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 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毕汝谐找老狼赛诗吗?请!
  •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 10天870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
  •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 妓女会生出流氓“老鼠”!毕汝谐大必遭天谴恶报!
  • 理智的港人赶快斩断反对派拴住真正民意的隐形锁链
  •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毕汝谐(纽
  •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 流氓毕汝谐大败之象已现,必遭受天谴恶报!
  •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 台湾小小妮172
  • 谢选骏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打架了!
  • 少不丁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谢选骏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台湾小小妮大選祝福❤❤❤
  • 谢选骏误判的大纪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性感高潮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切不可因为那些冒充事奉天主之人的恶行而
  • 毕汝谐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灵觉
  • 谢选骏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南柯善恶梦苏联解体的秘密,藏在5盒鲱鱼罐头里(二)
  • 邱国权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巴山老狼原创《才女美屄赋》
  • 谢选骏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 千载云我何以对“解放”一词特别反感
    论坛最新文章:
  • 洪水来了:中国近400条河超预警线 多地被淹
  • 美国韩国将进行联合军演 朝鲜警告
  • 伊确认捕法伊双国籍学者 巴黎政治学院抗议
  • 小兵新书《培养女儿成为世界公民》
  • 三次颤抖:默克尔能否坚持到2021任期期满?
  • 中国担忧经济大幅放缓 PSA拟降在华产能
  • 经济增长放缓可能迫使北京推进贸易磋商
  • 湘江水位使三峡大坝的防洪效益再度受质疑
  • 欧洲议会投票表决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
  • 工业七国集团会议将讨论数字服务税问题
  • 美俄控武谈判 中国拒绝参与
  • 纽时:习近平统治下中国调查记者“快要绝种”
  • 文在寅警告日本制裁韩将使日经济遭受大损害
  • 港建制派削株掘根建议禁止示威考虑地区性戒严
  • 百威亚太母公司取消到港上市因“市场状况”不佳
  • 特朗普向民主党开战 极端政治对立主流化
  • 姆努钦:美中将在本周通过电话进行贸易谈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