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0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说“生物进化”就好像说“人生发财”或“创业成功”,只是一厢情愿;因为“人生尽管有发财”,但还是破会财,并最终失去所有。“创业可能成功”但也可能失败,而且失败的比成功的多。如此看来,“生物有进化但退化的更多”就一点不奇怪了。
    

    如果把“生物进化”当作一个普遍规律,就好像把“人生发财”或“创业成功”当作一个普遍规律一样可笑了。
    
    和刚生下来的人比,再穷的成年人都是富有的;和猴子比,再笨的正常人都是聪明的。但是这不构成进化论的证据。除非,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和新神学。
    
    所谓“进化”,很大程度上只是基因的复制与扩散过程中的“失真”、“适应”和“副作用”罢了。这本来只是“演变”而不是“进化”,是随机的,不是目的性的,否则岂不成了新约启示的“我拣选了你们”、旧约启示的“上帝的选民”?
    
    正因为进化论是这样一种伪科学、新神学,所以才获得了一般科学所不可能拥有的宗教力量。这是由达尔文的“叛教者”的身份决定了的。
    
    而本种基因的复制与扩散,则是对他种的压迫甚至灭绝。为了适应这条生死律,生物必须把无情的世界也设想成遗传的,因而是因袭而连续的。否则不是被斥为“迷信”,就是被谴为“荒诞”,或被诬为“偶然的例外”。生物的这一本能威胁着“客观的认识”并使之流为虚假的口号。这一本能甚至毒化了创造者,使之为权宜而牺牲初衷。任何一种技巧与艺术,就这样代表着无能为力!连续感既然储于生物的心中,所以,征服者若不以连续性自我武装,则一事无成。有了这道武装,守势变攻势,个体的造化变为恒久的传统。为了胜利,他厚颜无耻地将自己的装扮成连续而合法的传统定数,革命的思想事业化成古老传统的复活。革命者于是以中庸来达到语无伦次的境界。而全然不顾,我们的‘天子:永恒者’,预示世界历史的季节更替,已经来临。”
    
    达尔文说:一个有机体若能正常地预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他就有机会把他的基因传下去······谢选骏指出:如果达尔文“神父”说得对,那么“创造历史”的“思想者和行动者”,多是未能“正常地预测”即将发生的事,所以他们断绝了自己的基因却创造了文明的方向。
    (352)
    谢选骏指出:尼采说他的牧师爸爸就职的基督教组织及其神职人员、尤其是新教的受薪阶层,造就了奴隶道德。因此,与其说是基督教造就了奴隶道德,还不如说金钱造就了奴隶道德。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世界上又有哪一种组织(不论宗教组织或是政治组织、商业组织尤其是军事组织),所造就的不是奴隶的道德呢?奴隶就是人民,人民只要聚在一起,就更加不能不是奴隶了——这是和他们所受到的教化没有关系的,因为人们在体质上,是需要合群的动物,甚至伟大人物也不能例外:“主人道德”并不存在,除非那是“缺德”与“不道德”;而在我看来,“英雄精神”并非“主人道德”,而是“消灭主人”。在这种意义,英雄精神才是货真价实的奴隶道德。
    (353)
    “意识存在的时候只是意识活动的时候”,如果尼采的这句话是对的,那么,把尼采的意识记录下来以后尼采疯掉了死掉了,尼采的意识为什么还能存在并被他的妹妹炒作得沸沸扬扬呢?——由此可见“意识”并非达尔文主义所说的那么简单的“脑电波”!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一种来自造物主的思想。
    (354)
    谢选骏指出:倾听者比言说者更伟大:倾听者其实是在扮演思想主权的角色;“把问题扔还给提问者”其实是让倾诉者学会分享思想主权的秘密——这就是一个“积极的治疗过程的开始”。
    (355)
    “人的语言结构不同于人造系统的信息结构。”谢选骏指出:这说明上帝的东西(类似于自然)不同于凯撒的东西(类似于国家)、思想的主权不同于国家的主权。
    (356)
    “火星人会觉得地球人说的是同一种语言。”谢选骏指出:这是一个“禽兽理论”,其潜台词是:“太阳系以外的人会觉得地球上的动物与人说的是同一种语言。”禽兽理论应该承认人与禽兽都是动物。实际上呢?“语言能力”不同于“语言”:人有近似的语言能力,不等于人有近似的语言。
    (357)
    “文法的普遍性是造物主赐给我们的,它经过一个类似于宇宙大爆炸那样强度的认识大突变。”谢选骏指出:这就是思想主权的蔓延。
    (358)
    谢选骏指出:文明的起源是为了“掩盖”一个天大的错误:因为偷吃智慧果而失去了乐园;“挑战与应战”等于“压制与反制”——汤因比说:“挑战和应战、退隐和复出、动乱和集合、亲体子体以及分裂和再生。基本节奏就是阴阳交替的拍子。”“这个永远旋转的车轮并不仅仅是一种循环重复,如果每一次旋转都使这个车轮朝着目的地走近一步,如果每一次重生表示一些新东西的产生而不是复制一些过去已经生活过而又死了的东西,那么轮回就不是在地狱的车轮上永施苛刑的可怕手段了。在这个表演里,阴和阳,拍出的音乐是创造的诗歌,我们不要想入非非,以为我们弄错了;因为如果我们听清楚,我们就能领会出创造的音调和毁灭的音调在交替着。这个二重奏非但不是可怕的虚假的曲调,反而是真实生活的佐证。如果我们认真地听,我们就可发觉当这两个音调相遇时,它们不是嘈杂而是和谐。”
    (359)
    “神话与音乐:的确是涂抹时间的工具。”谢选骏指出:所以,神话与音乐是最有效的时间止痛剂。
    (360)
    谢选骏指出:人是这样一种生物:他把“时间”纳为自己的思考对象——我们很难断言,“动物没有思想,植物没有感觉”(法国人笛卡尔语);但我们却认为,人类以外的生命形式可能还没有树立有关“时间”(这一认知形式)的明确意识,所以人以外的生物缺乏从时间感中派生出来的种种“哲学”。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
    
    (451)
    以“物竞”(生物竞争)为基础的进化论,其实是“个人主义的意识形态”,因为“物竞”(生物竞争)的突变首先是在个体身上出现的,而后经过“天择”(适者生存)才扩散到种族,并形成新的物种。
    与个人主义的进化论相比,创造论似乎比较接近种族主义了,因为现代人理解的创造论是批量定作、一劳永逸的,不是个别出现、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
    (452)
    在进化论的另外一个环节、“物竞”(生物竞争)以外的“天择”(适者生存)中,占有决定位置的也不是盲目的、随机的“环境作用”,而是深不可测的“思想主权”——蚂蚁看到了盲目的、命定的“大洪水”和“环境作用”,其实那可能只是人类在随意排泄;何况如是超出了生物世界的奥秘,生物又如何测定它呢,又如何能够否定它或肯定它呢?
    天择=主权:天=主,选择=权力;天择就是自然主权的体现。这不是很接近选民观念吗?
    (453)
    达尔文的天择论,其实“借用”了基督教思想中的拣选论——如果说犹太教的选民论还是种族主义的、旧约式的、创世记的延伸;那么基督教的拣选论则是个人主义的、新约式的:耶稣对门徒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而上帝则拣选人们遗弃的石头为房屋的奠基石。
    亚伯拉罕的故事、耶稣门徒的故事,其实可被解读成为“进化论”的、不断成长的;而非“创造论”的、一次定型的——而所谓“生物竞争”岂不是从人的“自由意志”演绎而来的,尽管这一演绎采取了“观察”的途径:达尔文的物竞论,其实“借用”了基督教思想中的自由意志论,自由意志让亚当夏娃失去了乐园:争取多样性的努力,结果成为原罪的源头。
    (454)
    达尔文“借用”基督教思想——这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达尔文上过神学院,而且曾经在教会里工作过;尽管他为了追求多样性,而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455)
    成功就是“证明可行”,失败就是“证明不行”:生物进化,就是生命在“证明可行”和“证明不行”的过程中蒙受的苦难历史;人类文明,就是人类失去乐园的结果。在人类历史上,失败(“证明不行”)比成功(“证明可行”)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456)
    “突变”类似于“自由意志”,“适应”类似于“上帝拣选”——这多少有点像是草木的生长参差不齐(“突变”与“自由意志”),而园丁的工作就是修理它们(“适应”与“拣选”)。
    (457)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因为达尔文认为生命是从“万有引力”开始的,然后遵从进化的原则:这就是“牛顿”;而所谓进化,据我所知就是“自由意志——神的拣选”,是预定论:这就是“加尔文”。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正如尼采就是“叔本华+达尔文”,是叔本华的印度式的生命意志加上了达尔文的英国式的弱肉强食——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坐上了“阿美利加号专列”,想学习英国西进的政策,只是他要向东进发,把斯拉夫人当作印第安人来奴役。结果,却被英国从背后拖住:英国耗死了德国却成全了苏联,并把全球霸权拱手让给了罗斯福和杜鲁门。
    (458)
    “自由意志+神的拣选=预定得救”:这是神学。“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得到进化”这是生物学。达尔文主义,就是“把生物学的观察塞入神学的框架”:达尔文由此窃取了教会的权威、上帝的荣耀,扮演起了“大自然的代言人”······这是他在教会和神学院里都没有得到过的殊荣,所以他决定“悔改”,成为科学家了。
    (459)
    “环境”为什么不能是“上帝的手”?“上帝的手”为什么不能是思想的主权?
    (460)
    人类文明的三部曲:第一,人类开始使用不同的工具,有效地利用石头和其他材料;第二,首次出现了制造工艺,思想观念上前进了一大步;第三,人类利用食物资源的能力较前有了显著提高······总之,这些变化全部反映在人类的行为变化上,甚至发生在DNA的变化上,这些变化只能发生在旧石器时代后期,因为那时,人们已经能够有效地进行交流,因为在旧石器时代后期现代语言出现了丰富的语法和表达方式;多数人类学家认为,语言能力是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先决条件,复杂的社会体系的形成,肯定是那个时期人们行为变化的结果,而行为的变化是因为人的大脑发生了变化。
    
    (866)
    “《天演论》的作者赫胥黎承认:在‘道德和伦理行为能力方面’,在‘有意识地介入以改变进化方向的能力方面’,人类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他强调这种独特性是人类语言发展的‘自然结果’,因此,认可任何关于‘人的产生和进化过程中神力介入’的学说,是没有理由的。”谢选骏指出:这样一来,他就把自己置于神的地位了,其结果就是二十世纪流行的阶级屠杀和种族灭绝。
    “我们可以称灵感是一种成长,它通过历史,以及和历史相似的内容呈现出来,像物种一样受到进化的支配。”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这句话说反了,不可说“灵感像物种一样受到进化的支配”,而应说“物种像灵感一样受到思想主权的支配”。
    (867)
    “达尔文广泛引用他人的著作,他仅仅通信就达一万四千多封,其中大部分都用极长的篇幅讨论一些科学方面的问题······几种互相抵触的思维方式同时展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谢选骏指出:“几种互相抵触的思维方式同时展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这其实是信仰者而非科学家的特征。
    达尔文曾经断言“思维作为大脑的分泌物”,但这是自相矛盾的──如果按照这一说法,那么他的这一说法本身岂不也是大脑的分泌物?作为大脑分泌物的达尔文主义怎么可能是宇宙的普遍的真理呢?
    (868)
    达尔文的经营能力要强于他的思考能力,牛顿和爱因斯坦也是如此——这是国家主权时代的思想悲哀,也是一切成功神学的通病。
    “在达尔文壮大自己的重大理论的同时,布尔诺修道院的神父孟德尔也在发展着他的遗传理论,但是他的工作在他家乡以外的其他地方并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达尔文都是由孟德尔的论文复制品,但他显然没有发现其重要性——这个能解开达尔文重大理论之门的钥匙在满是灰尘的昏暗图书馆里呆了半个多世纪,直到二十世纪初一位遗传学家发现了它。”谢选骏指出:孟德尔神父才像是一位真正的学者,相形之下,达尔文更像是一位学术总监,像那种脑满肠肥的学阀学霸。
    (869)
    “自达尔文以来,生物学家实际上把自然选择看作等级的唯一根源;但达尔文不可能猜到自组织的存在,这是新近的发现,是某些复杂系统的本性······我们可能已经开始把进化理解为训责和自组织的联姻。”谢选骏指出:概述混沌系统在随机识别时形成耗散结构的过程被定义为自组织。
    在我看来,达尔文的“还原论”也就是通俗所说的把人还原为猿类、动物,是相当地不彻底的;还应该进一步推向前去,把人还原为无机物质、宇宙信息,也就是说,把人还原为某种“广义的思想”。
    (870)
    “(达尔文)1859年出版的《物种起源》承认:要想找到两个在时序上彼此相近而又在同一位置的化石岩层极为困难,所以基本上无法在一个地方找到连续变化的生物化石记录;结果只有不同地方搜集来的不同岩层的化石拼凑起来,才能会建立大致的纵向序列,才能得出物种持续变化的证据。”······“达尔文对于批评人士很不耐烦,这些人士认为:科学家必须严格依据事实,只能从现实进行归纳。······事实应该高于理论;而达尔文的做法违背了这种科学精神。”谢选骏指出:历史已经表明,达尔文的“科学”其实也还是一种“思想”,而不是什么“客观的东西”。
    
    (1471)
    “达尔文在其《猎犬号记事》中写道:‘我不相信能够描绘野蛮人和文明人之间的差别······这种差别要比一个野生动物和家养动物的差别大。’······他尤其奇怪火地岛的印第安人几乎赤身裸体,竟然能够忍受严寒,他开始明白人类的本质就是‘适应能力特别强的动物’。”谢选骏指出:达尔文的这些直接观察影响了他的生物进化理论,并为即将展开的世纪杀戮(马列阶级灭绝、纳粹种族灭绝、日本出入中国、美国原子弹轰炸),准备好了理论及基础。这就是达尔文主义的真相。
    (1472)
    “达尔文个人的遭遇也影响了他的生物进化理论:他与表妹成亲,他们所生的孩子天生有病,存活都成了问题······他抱怨大自然是‘笨拙的、浪费的、会出错的、低下的甚至极端残忍的’,他发现自己暗自憎恨上帝。”谢选骏指出:这是中国式的一叶障目还是英国式的经验主义?自身体验无疑在任何理论的形成中,都会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人不仅仅是理性的动物,更不是符号的动物,人的思想超越了符号和理性。
    (1473)
    “在社会达尔文主义和科学达尔文主义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达尔文认为在与白人竞争时,黑人注定会遭到灭绝。”谢选骏指出:资本主义、马列主义、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文革主义、波尔布特主义还有伊斯兰主义,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只不过,他们消灭的不是生物学上的黑人,而是政治上的黑人。
    (1474)
    “在玉米进行杂交时,把一株生长受到阻碍的矮小脆弱的品种,与另一株生长正常的品种杂交,比起两株生长得很好的品种进行杂交,效果会更好。”谢选骏指出:文明之间的杂交也是如此,思想之间的杂交也是如此:不怕你差,就怕你没有特点;在第二期中国文明的黄金时代,北宋的黄庭坚(1045—1105年)曾经写道:“余尝为诸子弟言,士生于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书嵇叔夜诗与侄木夏》)不俗,就是有特点——我曾经把这话凝缩为八个字:“士可百般,唯不可俗。”黄庭坚的理想人格,就是嵇叔夜,就是第一期中国文明与第二期中国文明交汇之处的浪漫诗人嵇康(223─263年,字叔夜),他崇尚自然,虽然遭到大野心家大阴谋家司马昭的杀害,但其人格光辉不绝如缕,而司马家的报应后来大家都看到了,好像是历来“皇族”里后裔最少的一族。
    (1475)
    “《大英百科全书》(1884年)写道:‘没有一个纯种的黑人’曾被当成是科学家、诗人或艺术家;无知的慈善家声称黑人具有本质的平等,这一说法与黑人的整个历史并不相符。”结果,“一些黑人和爱斯基摩人竟然被欧洲人安置在动物园示众。”谢选骏指出:白种人的这些作为很快就返还到白种人自己头上:先是发生了白种人杀白种人的“灭绝犹太人运动”,接着又发生了准备在俘虏希特勒之后把他送到美国的动物园展览示众的计划;至于莫斯科的“公审”,也比动物园示众好不了多少。这就是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1476)
    古拉格群岛和文革上山下乡的思想先驱:“自从1848年6月巴黎的‘暴徒街区’被清理后,大批叛乱的‘可怜人’以及‘没有被清理的人’被输送到海外——非洲的阿尔及利亚;1870年巴黎公社后历史又重演了,尽管这一次亚洲新喀里多尼亚备选为更远的目的地。”谢选骏指出:斯大林和毛泽东声称他们“继承了巴黎公社的精神”,其实他们“执行的是‘镇压巴黎公社的任务’”。这就是“从革命者到反革命的蜕化变质”,是人性的自私与诡秘。这就是达尔文主义“生存斗争”的真相。
    (1477)
    “十九世纪末期,欧美人、日本人更加有志于夺取他人的土地和财富,这似乎是对他们在历史上的劣势地位所做出的反应:以前欧洲低于亚洲、日本低于中国,北美低于南美,而美洲低于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谢选骏指出:压制和反制,构成了世界历史的主旋律;往复、循环、轮回;侵略和反侵,也常常主客易位,不断往复、循环、轮回。这就是达尔文主义的真相。
    (1478)
    “殖民主义所到之处,不仅毁坏了当地的文明,也表现出令人诧异的创造性。”谢选骏指出:一部文化人类学的历史,就是一部弱肉强食的殖民历史;一部体质人类学的历史,就是一部强食弱肉的殖民历史。这就是达尔文主义的真相。
    (1479)
    “‘欧洲人’,一位在印度的传教士听说,‘所到之处都发生饥荒,他们多如满天的秃鹰。’”谢选骏指出:殖民主义带来的饥荒如此沉重,共产主义带来的饥荒更加严重,因为共产主义是一种新型的殖民主义;本质上,这是一场“重新洗牌”甚至是“为新的人种进行选种活动”而进行的布局,结果就是种族灭绝和阶级灭绝。这就是达尔文主义的真相。难怪毛泽东说了,“长征是播种机。”
    (1480)
    “美国画家雷明顿(Frederic Sackrider Remington,1861─1909年)的‘鬼舞’,描绘了美国西部印第安苏族的‘跳鬼舞的人’,根据南达科他州的家园卫队成员的素描所作;1890年12月,南达科他州的家园卫队与苏族发生武装冲突,屠杀了大批苏族人,并剥下了七十五人的头皮。”谢选骏指出:这就是现代艺术的血腥起源!画家等于喝人血!野蛮行为会传染,声称镇压野蛮的人,自己变成了更为野蛮的人。这就是达尔文主义优胜劣败的真相。
    
    第二十七章
    达尔文主义的禽兽
    
    (1481)
    “普通大众从来没有掌握权力,从而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或他们组成的社会,甚至在革命建立的国家或民主体制规范的国家都是如此。”谢选骏指出:这是因为“人民没有思想”,确切地说,群众更没有执行自己思想的意愿及其能力;仅仅有“权力意志”、强权意志是不够,还需要拥有实现这些意志的思想······否则,人就无异于禽兽了。达尔文主义者尼采及其追随者就是这样的禽兽。
    (1482)
    “每种类型的社会都倾向于把另一方视为道德低下的社会;这是因为在某种生活方式的追随者看来,另一种生活方式的人民代表了异己的一切······他们对彼此的描述充满了不解甚至是厌恶。”谢选骏指出:很少有人喜欢印度人身上的味道,这就是“歧视”的根源。就人性来说,歧视是正常的;就更大范围整合来说,歧视是需要克服、超越的,因此是“不文明”的;就思想主权论来说,人类是一体的。
    (1483)
    “1900年德国国王威廉二世对即将入侵中国的德军说:‘你们应该给德国扬名立威,让中国佬刻骨铭心,哪怕千年以后也不敢正眼看德国人。’”谢选骏指出:可是德国自己的历史那时还不过千年,而二十年之后,德意志帝国自己则已经灰飞烟灭;这就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结果把自己撑死了。这就和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夺取大清帝国的遗产,所犯的错误如出一辙。
    (1484)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把灭绝美洲印第安人视为对文明的无私奉献:‘先锋者和定居者实际上站在正义一边,这块大陆不能仅仅被当成肮脏野人的猎场。’”谢选骏指出:这些话怎么越看越像“毛主席语录”?只是把“种族灭绝”换成了“阶级斗争”:“在我国(中国大陆),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中国不能成为地主资产阶级的乐园;不过这并不妨碍后来通过“先富起来运动”,共产党自己成为最大的地主资产阶级了。这其实就是莎士比亚戏剧中的那句话:把你口袋里的钱拿出来,放进我的口袋里。(大意如此)
    (1485)
    人类天生具有分层的倾向:“写于1902年的一本名为《我们的仁慈的封建制度》的书中,W.J.根特指出美国的百万富翁正在变成世袭贵族;1899年,托斯丹·凡勃伦在《有闲阶级论》中指出美国已经形成一个不用为钱发愁的财富精英阶层。”谢选骏指出:即使在美国这个“平民社会”中也是如此;而在中国这个具有两千年多年传统的平民社会中,自我孤立的深宅大院,也是富人的首选。这就是拙作《礼制的天下统治》(1975年)所看到的人性及其心理学基础。
    (1486)
    “英国冒险家杨赫斯本(Francis Edward Younghusband,1863─1942年,汉名“荣赫鹏”)在1902年率领一支英国远征军到达西藏,声称他的所闻所见使他相信:‘不仅我们的智商更高,而且我们所达到的道德水平更高。’”谢选骏指出:他显然忘记了英国先前不久是奴隶贩子的老窝、毒品贩子的祖国;而英格兰人本身就是罗马人、日耳曼人、丹麦人、法国人的多重杂种,所以英国才获得了“统治世界的综合能力”。现在英国人又反了过来,使劲谴责中国对西藏的统治。
    (1487)
    “在1920年代和1930年代,争夺权力的冲突逐渐被看作是阶级的冲突,或是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摊牌。”谢选骏指出:这其实不是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思想冲突”,而是“思想伪装下的国家冲突”;“例如在中国,争夺政权的两个政党分别是国民党和共产党;他们的冲突在1930年代升级,尽管双方都面临日本入侵的威胁。”——结果他们这个“新的南北朝”就和日本的代理人满洲国——汪精卫一起,演出了一出蹩脚的“现代三国演义”。于是,千百万人头落了地。
    (1488)
    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的革命是传统的反叛、外省对抗中央集权、体制内与体制外的斗争······这与其说是“阶级斗争”,不如说是“现代化之争”;而在其中,共产党专政扮演了类似于满清专政的“反现代化的角色”,也就是“政治上的反动派角色”。
    (1489)
    “理解日本在二十世纪与中国发生的冲突,方法之一是视其为‘一个文明之内的某种内战’,因为两国人民存在着许多共同的价值观念,在思想、宗教和艺术上拥有重叠的遗产。”谢选骏指出:此外还有一层,那就是“现代化进程先后次序之战”,领先欧化的日本把中国作为殖民地对待,希望通过弱肉强食的达尔文主义,完成毒蛇吞象的帝国战略。但在“客观”上,让日本成了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先头部队。
    (1490)
    “‘国家建设模式’的吸引力似乎是无可抗拒的。”谢选骏指出:恶总是相似的,善则各有不同;国家建设总是相似的,思想发展才各有不同。共产党“解放以后”系统执行了日本占领期间的许多政策,但所运用的意识形态却完全不同。
    
    科学逻辑不让其他种族活下去
    
    (1491)
    “1880年代阿根廷南段的火地岛发现金矿,这使得西半球最南端成为竞相争夺之地,捕人猎头公司来到这里消灭土著的食物采集者,每杀死一个印第安人约收费五美元。”谢选骏指出: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这些种族灭绝行动的指南书;因为按照科学的逻辑,没有理由让其他种族的人活下去:问题只是让这些人站着死还是躺着死,所以纳粹主义就是进化论的逻辑结论。纳粹主义受人谴责仅仅在于,德国人杀害的是自己的同种犹太人(他们同为高加索人),而不是印第安人。
    (1492)
    人类天生具有增加礼节与奢侈的倾向:“1870年代,安哥拉的一位酋长掠夺自己的部落民众来修建中世纪样式的城堡和收藏小提琴;1890年代,另外一位酋长雇用一位曾经作为奴隶为葡萄牙人服务的女仆来教导自己欧洲的礼节。······西服在任何地方都成为上流社会的标准装。”谢选骏指出:反正人总是需要礼服的,不是这种就是那种,而且要精益求精甚至争奇斗艳,总之都是为了趋炎附势、自抬身价、增加自己的社会筹码。甚至文革期间作为其反面的装穷与扮演朴素,也是如此,都是为了趋炎附势、自抬身价、增加自己的社会筹码。
    (1493)
    “鸦片贸易代表一个重要的突破,一举打进一个多数外国人几乎毫无东西可以出售的市场······到1830年代中期,运抵中国的鸦片每年的货值在二十年里翻了五倍······很像当今全球贩卖海洛因和可卡因震动了西方一样。”谢选骏指出:历史似乎呈现着圆形,报应的追剿永远追随着任何一个强权或强人。
    “英国人,至少是负责贸易的人员和政府官员,对于道德层面的呼吁并不理睬;只要鸦片贸易带来利润,他们就不愿停止鸦片生产。”谢选骏指出:中国何时能找到类似鸦片的“商品”倾销西方,那时就是中国自己由衰而盛并且盛极而衰的分水岭:其潜台词是,鸦片战争是英国自己盛极而衰的分水岭;而道德败坏、丧失自我控制,则使一切文明走向坠毁之途。
    十九世纪的英国人认为:“禁止鸦片贸易就是干涉自由贸易,没收英国毒贩的鸦片就是公然侵犯私有财产。”谢选骏指出:但是到了二十世纪,英国开始奉行另外一些准则和理论,表面上甚至完全相反,摇身一变,成了严查贩毒的“文明国家”。
    英国的崛起是吸血鬼的自肥:“1842年的《南京条约》割走了香港和两千一百万两白银,购买力相当于2000年的二十亿美元。”谢选骏指出:任何一个“大国崛起”,都不可能是“和平崛起”,否则只能被“不和平的对手”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进行敲诈、勒索赔款;英国对中国的一脚,踩了一百多年,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才开始结束。这期间资金源源不断流入英国,成就了“日不落帝国”的辉煌。
    (1494)
    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1780—1831年)可以说是“第一个纳粹分子”,他认为:“战争势必涉及到交战国的全体人民,每个人都是敌人······迫使敌人无条件投降、永久解除武装。”他的观念最终影响了欧美的整个军事政治体制······“‘纪实摄影之父’马修·布雷迪(Mathew Brady,1822—1896年)的照片,揭示了南部邦联和北部联邦的士兵尸体布满战场。”谢选骏指出:美国南北战争的血腥残酷,预示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人类浩劫;亚特兰大的炮击平民,是二十世纪狂轰滥炸的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美国能够夺取两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不是偶然的,而是由空前残酷的南北战争垫了底的。
    (1495)
    不论“宇宙进化(演化)”还是“社会进化(发展)”的思想,都来自英国这个鸦片贩子的祖国;达尔文主义促成了阶级清算和种族清洗的血红现实——英国国旗米字旗的图像,活像一部绞肉机,上面的红色就是屠杀的号令。
    一个十字架是十字架,带钩的十字架是纳粹旗,而三四个十字架摞在一起的米字旗则成了绞肉机——神学现代主义认为,教会和信仰应该“有所发展”;其前提似乎是说教会和信仰从未“有所发展”似的,似乎教会和信仰自古以来就是一成不变和先验存在似的······这显然是错觉的产物。
    (1496)
    “‘没有计划’这个词在维多利亚时代是一个赞扬性的词······自然界的生存斗争,无计划地发展,进化出新的物种;人类在耕作养殖业中,有计划地生产出新的品种。”谢选骏指出:有计划地活动、尤其是中央集权的计划经济,结果却让统治者自己和人民奴隶大众全都沦为非人。
    (1497)
    “不同的阶级具有不同形式的意识。”谢选骏指出:这一论述本身就从反面说明了“阶级”和“阶级分析”乃是“思想”的产物;“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教条忽略了“社会存在”本身就是思想主权甚至是人类意识的产物——马克思主义的“反人类”由此可见。
    (1498)
    “卡尔马克思认为暴力是好事,而且能够促进进步。······社会主义者逐渐接受恐怖理论家莫斯特(Johann Most 1846─1906年)的嗜血狂言:整个精英阶层,包括他们的家人、仆人和所有与他们做生意的人,都是武装斗争的合法目标,要利用一切机会将他们处死,任何遭到‘误杀’的人,都是实现崇高事业的牺牲品。”谢选骏指出:贺龙所谓的 “两把菜刀闹革命”、毛泽东所谓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都是脱胎于恐怖主义。文革的口号是“红色恐怖万岁”,可惜仅仅维持了三年(1966—1969年)就以“九大”画上了逗号;两年以后,就以林彪一家的殒命沙漠画上了分号。又过了五年,就以毛泽东家族的俯首就擒画上了句号。
    莫斯特创造了‘行动宣传’一词,作为谋杀的代号;他在1884年出版了一本手册,介绍如何在教堂、舞厅、公共场所引爆炸弹,这些地方正是贵族、牧师、资本家这样的‘爬行动物’可能聚集的场所。”谢选骏指出:显然,社会主义者正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先行者;而“资产阶级革命”又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先行者。
    (1499)
    炸药大王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1833—1896年)可以说是“头号恐怖分子”:这个人虽然遗嘱创立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他在死前六年却公然宣称:“如果国内的民众像前线的部队一样面对死亡的伤痛,那么战争将会‘立即中止’;他认为和平的最大希望是发明一种细菌战,或者发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谢选骏指出:由此看来,诺贝尔确实是最大的和最危险的恐怖分子;他想通过屠杀平民带来“和平”。伊斯兰的自杀爆炸,应该获得诺贝尔奖金。
    (1500)
    诺贝尔的祖国瑞典作为古老的海盗国家和新兴的列强,也曾参与“瓜分中国”的勾当——大家都记得1928年下半年国民政府与美、英、法、挪威、荷兰、瑞典等六国签署关税条约,六国承认中国关税自主;大家都记得,在英、美带头下,截至1943年,中国与瑞典、比利时、挪威、加拿大、荷兰、法国、瑞士、丹麦、葡萄牙等九国重新立约,终结了列强(“一系列强盗国家”)加在中国头上的不平等条约;但都忘记此前连瑞典、比利时、挪威、荷兰、瑞士、丹麦、葡萄牙这些弹丸之地,都参与了瓜分中国的盛宴······这就是诺贝尔奖的资金来源。
    
    摘自
    
    思想主权——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
    Sovereignty of Thoughts——A Concept that Terminates Western Thinking Since Descartes
    
    谢选骏
    
    2012年—2013年
    2014年电子版
    2015年印刷版
    
    内容简介
    
    《思想主权》是谢选骏先生2012至2013年间的著作。其核心观点认为:仅仅承认思想的自由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承认“思想主权”的存在。思想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主权,“思想主权”不仅创造了各种形式的国家主权,而且还创造了各种科学和艺术,各种道德和宗教。“思想主权”甚至创造了人自身,这不仅体现为“上帝造人”,也体现为“人的进化”。“思想主权”的存在,保证了人和宇宙的互通,使得人可以认识宇宙,使得宇宙也能塑造人。同时,作者还用“你答故我在”取代了笛卡儿的“我思故我在”;因为你我他同在思想主权之下。“思想主权论”的提出,是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
    
     A Synopsis of the Book
    The Sovereignty of Thoughts(左为斜体字) is Mr. Xie Xuanjun's book written between 2012 and 2013. The view points at the core of the book are: just to recognize the freedom of thinking is not enough. One has to recognize the validity of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Thinking has its sovereignty, which gives rise to cultures of various forms, and is responsible for the births of science, art, ethics and religion.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is also responsible for the creation of man himself, which not only confirms the idea of the creation of man by God but also the idea of the evolution of man. The existence of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facilitates communications between man and the universe, enabling man to come to terms with the universe, and enabling the universe to help create man. Mr. Xie Xuanjun attempts to replace Descartes' assertion that "I exist because I think" with his own assertion that "I exist because of your response", for you and I both live with the sovereignty of thinking. The proposition of the concept of "sovereignty of thoughts" is a termination of Western thoughts since Descartes.
    
    《思想主权》导论
    
    第一章 人所认识的世界仅仅是他自己3
    第二章 思想主权不能重蹈国家主权的覆辙5
    第三章 “向前的思想”才会迷人7
    
    《思想主权》第一部上
    “本体·内篇”
    思想与思想的主权·上
    
    第一章 比光还快的东西11
    第二章 思想的超越性质12
    第三章 死亡是一种思想观念15
    第四章 思想主权的统一17
    第五章 是思想创造了人类19
    第六章 科学与宗教的分野21
    第七章 能够想到的都可以做到24
    第八章 好的信念超越感官26
    第九章 上帝与人类基因组工程28
    第十章 现在超越国家主权本身30
    第十一章 灵魂与灵的内驻32
    第十二章 情感是思想的重要领域34
    第十三章 人权是思想主权产物36
    第十四章 社会契约是一种思想欺骗38
    第十五章 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40
    第十六章 新的文明合乎自然生态42
    第十七章 思潮决定了历史发展的方向45
    第十八章 生产力也是一种思想的产物46
    第十九章 人们本身也是思想的产物49
    第二十章 财富——制币权——经济政策51
    第二十一章 个人精神和宇宙秩序的对话53
    第二十二章 “空”不是虚无,“空”是过程54
    第二十三章 人的使命,只在他自己身上56
    第二十四章 人的思想无法企及上帝的思想57
    
    《思想主权》第一部下
    “本体·外篇”
    思想与思想的主权·下
    
    第一章 一切主权都是受到限制的63
    第二章 虚幻的比真实的更重要65
    第三章 运转的东西无法升级66
    第四章 原则上并不存在独一无二68
    第五章 人类是自己的最大敌人70
    第六章 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比权力还伟大72
    第七章 “智人”就是“思想者”74
    第八章 科学技术的宗教感情76
    第九章 客观世界只是对我们有用的世界78
    第十章 奴隶制度存在于监狱和军队80
    第十一章 战争和掠夺、欺诈和盗窃,算不算劳动83
    第十二章 如果达尔文“神父”说得对86
    第十三章 科学企图理解感觉和经验88
    第十四章 时间只是空间的一个隐喻90
    第十五章 大思想创造了一切存在93
    第十六章 不要脑袋的人才能解放自己的头脑95
    第十七章 扼杀思想的国家是在执行自杀政策97
    第十八章 人生就是把思想付诸行动98
    第十九章 思想永远不在一个地方滞留太久100
    第二十章 生命的起源不是适应的结果102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
    “学科·内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
    
    第一章 “看破经典”犹如“看破红尘”107
    第二章 达尔文就是“牛顿+加尔文”109
    第三章 “解题实体”与“属灵生命”111
    第四章 “时间崇拜者”是“魔鬼崇拜者”113
    第五章 几种文明的分野、对比、交流115(据此改一下正文,加上“分野、”)
    第六章 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117
    第七章 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121
    第八章 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123
    第九章 “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125
    第十章 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128
    第十一章 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129
    第十二章 “哥尼斯堡的中国人”134
    第十三章 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137
    第十四章 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139
    第十五章 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142
    第十六章 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144
    第十七章 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147
    第十八章 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149
    第十九章 我的著作充满“错误”151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
    “学科·外篇”
    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下
    
    第一章 上帝的基因与上帝的思想155
    第二章 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158
    第三章 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161
    第四章 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165
    第五章 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169
    第六章 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172
    第七章 “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176
    第八章 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180
    第九章 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184
    第十章 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187(据此改一下正文,加上“无”)
    第十一章 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193
    第十二章 时间的恐惧与时间的膜拜196
    第十三章 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201
    第十四章 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203
    第十五章 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205
    第十六章 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208
    第十七章 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211
    第十八章 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213
    第十九章 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215
    第二十章 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219
    第二十一章 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221
    第二十二章 “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224
    第二十三章 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226
    第二十四章 革命豁免杀人纵火的法律制裁229
    第二十五章 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232
    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235
    第二十七章 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239
    第二十八章 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242
    第二十九章 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246
    第三十章 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251
    第三十一章 “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254
    第三十二章 测不准还是测得准256
    第三十三章 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260
    第三十四章 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262
    第三十五章 “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265
    第三十六章 “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267
    第三十七章 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271
    第三十八章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274
    第三十九章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278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
    “社会·内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上
    
    第一章 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283
    第二章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285
    第三章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287
    第四章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290
    第五章 教廷“外行领导内行”292
    第六章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294
    第七章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296
    第八章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299
    第九章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301
    第十章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303
    第十一章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306
    第十二章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308
    第十三章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311
    第十四章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313
    第十五章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315
    第十六章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318
    第十七章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319
    第十八章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321
    第十九章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323
    第二十章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325
    
    《思想主权》第三部下
    “社会·外篇”
    国家主权的罪恶·下
    
    第一章 战争与国家329
    第二章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331
    第三章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333
    第四章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336(据此改一下正文,加上“战”)
    第五章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338
    第六章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340
    第七章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343
    第八章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345
    第九章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347
    第十章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349
    第十一章 上帝之城的幻象351
    第十二章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353
    第十三章 野蛮民族也会被思想所开化356
    第十四章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358
    第十五章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361
    第十六章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363
    第十七章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366
    第十八章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368
    第十九章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372
    第二十章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374
    第二十一章 困境激发思想,思想突围困境376
    第二十二章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379
    第二十三章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382
    第二十四章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385
    第二十五章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387
    第二十六章 达尔文主义的伪真理390
    第二十七章 达尔文主义的禽兽393
    第二十八章 科学逻辑不让其他种族活下去395
    第二十九章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398
    第三十章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400
    第三十一章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403
    第三十二章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405
    第三十三章 中国农村户口仿佛意大利德国中世纪407
    第三十四章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410
    第三十五章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413
    第三十六章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415
    第三十七章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417
    第三十八章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421
    第三十九章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423
    第四十章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425
    第四十一章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427
    第四十二章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430
    第四十三章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433
    第四十四章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437
    第四十五章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439
    第四十六章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442
    第四十七章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444
    第四十八章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447
    第四十九章 再论战争与国家449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
    “人性·内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上
    
    第一章 接触得越多越广泛越深入,就越虚无455
    第二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457
    第三章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459
    第四章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461
    第五章 中国和美国,两个极端的会合463
    第六章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465
    第七章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467
    第八章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469
    第九章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470
    
    (以下仿宋)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
    “人性·外篇”
    思想主权的解毒·下
    
    第一章 “自然的选择”与“上帝的拣选”475
    第二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477
    第三章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479
    第四章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481
    第五章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484
    第六章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486
    第七章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488
    第八章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490
    第九章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493
    第十章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495
    第十一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497
    第十二章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499
    第十三章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503
    第十四章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505
    第十五章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507
    第十六章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510
    第十七章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512
    第十八章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513
    第十九章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516
    第二十章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519
    第二十一章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521
    第二十二章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524
    
    《思想主权》第五部
    “途径篇”
    思想主权的发现
    
    第一章 互联网时代的纲领531
    第二章 国家主权的来源532
    第三章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537
    第四章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540
    第五章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542
    第六章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546
    第七章 结构主义与语言主权549
    第八章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553
    第九章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555
    第十章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557
    第十一章 思想主权的体现就是正义560
    第十二章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565
    第十三章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566
    第十四章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567
    第十五章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569
    第十六章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571
    第十七章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572
    第十八章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578
    第十九章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579
    第二十章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581
    第二十一章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582
    第二十二章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583
    第二十三章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584
    第二十四章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586
    第二十五章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589
    
    《思想主权》第六部
    “钩沉篇”
    思想主权的由来
    
    第一章 全球文明的纪念碑593
    第二章 国家与器官595
    第三章 天性构成的囚牢598
    第四章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601
    第五章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604
    第六章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606
    第七章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608
    第八章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611
    第九章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614
    第十章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617
    第十一章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619
    第十二章 双重的“作对”622
    第十三章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624
    第十四章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625
    
    后记627
    
    附录之一
    2015年发表的思想主权十三论
    
    一、最早的思想主权论630
    二、文化多元论与思想主权论632
    三、思想的主权与媒体的灾难633
    四、思想主权与网络殖民主义635
    五、科学是思想主权的产物639
    六、所有的科学定律都是人的思想641
    七、宇宙是智慧活动所产生的垃圾642
    八、再好的国家主权都是国家主权647
    九、思想主权颠覆国家政权654
    十、太一、无极、宇宙终结、思想主权658
    十一、《圣经》与思想的主权668
    十二、互联网是思想主权的恩典!673
    十三、我为什么终结了西方思想682
    
    http://www.lulu.com/shop/xuanjun-xie/the-sovereignty-of-thought-%E6%80%9D%E6%83%B3%E4%B8%BB%E6%9D%83/hardcover/product-22441560.html
    
    附录之二
    主权
    
    附录之三
    博丹
    
    附录之四
    本书援引的主要著作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14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正在突破历史记录
·谢选骏读史笔记:中国可以拯救西方
·谢选骏:袁世凯错失百年机遇
·谢选骏:虚伪的不仅仅是感恩节
·谢选骏:创教者的榜样决定了此后的一切
·谢选骏:再好的国家主权都是国家主权
·谢选骏读史笔记:中国可否通过香港借用英美法系
·谢选骏读史笔记:现代经济就像魔鬼的红舞鞋
·谢选骏:我为什么终结了西方思想
·谢选骏:南海填沙与河殇精神
·谢选骏:互联网是思想主权的恩典!——对笛卡儿以来西方思想的终结
·谢选骏:两岸同属一个没有元首和政府的国家
·谢选骏:习近平承认,共产党革命是一场悲剧
·谢选骏:请不要诬蔑犬儒
·谢选骏:两个中国在新加坡宣告解散
·谢选骏读史笔记:中华民国的大饥荒
·谢选骏:两个中国互相承认,第三中国拉开序幕
·谢选骏: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退出国联”?
·谢选骏:中国大陆能够击败美日联合舰队吗?
·谢选骏:美国给中共指出了两条路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