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傅国涌:但得记者如高瑜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8日 转载)
    傅国涌更多文章请看傅国涌专栏
    
    
    高瑜之获刑,就是中国的新闻自由的获刑,在中国千千万万的记者中,像高瑜这样的独立记者实在太少了,没有她们的付出,真正的媒体自由又哪会从天而降······
    
    八九以来26年间三次入狱
    
    傅国涌:但得记者如高瑜


    
    前些日子,看到高瑜在狱中写的五言绝句:"七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时间残忍,这位当年曾叱咤新闻界的《经济学周报》副主编高瑜已年过七十,1989年 以来的二十六年间,她已三次入狱,每次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一方面铁条一次次分割她的世界,一方面她也一次次获得世界性的荣誉,她已是中国新闻史上抵抗强权、追求新闻自由的见证。自有报纸以来,中国也曾有过一些有影响的女记者,如浦熙修、子冈、戈扬、杨刚她们,几乎都被左翼思潮吸引,成了红色政权的催生者,却落得或右派或自杀的下场。与她们相比,高瑜走的是一条相反的道路,她1944年生于一个有红色背景的家庭,父亲是中共早期党员,1962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经历过史无前例的"文革"风暴,1980年进入中国新闻社,开始新闻生涯,逐渐摆脱红色噩梦,成为一个清醒、笃定、具有文明视野和明确新闻价值追求的记者。特别是1988年她转入《经济学周报》以后,她为这份报纸和香港《镜报》采写的长篇专访, 她以记者的敏锐、勇气,抓住了时代中心问题,在重大的历史关头,她发出的那些声音无比珍贵,即便今天读来依然有万千感慨。
    
    《经济学周报》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崛起,与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南北呼应,被誉为"南有导报,北有周报"与她的努力与贡献也不无关系。直到1989年6月3日锒铛入狱,她一直以专业主义的记者视角关注惊天动地的八九民运,她采写的长篇报道有内幕,有细节,有分析,有血肉,受到各大国际通讯社的瞩目 。1990年代初她出狱之后,不改初心,继续以独立记者的身份向世界报道中国的真相,以致在1993年再次入狱,以"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刑六 年。去年,她再次被捕,并以同一罪名获刑七年。
    
    新闻从业生涯中的神来之笔
    
    傅国涌:但得记者如高瑜


    
    大约2007年冬天,在庆祝张思之先生八十岁的活动中,我第一次见到她,惊讶于她如此之年轻,如果不知道她的实际年龄,绝难相信她早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岁月的沧桑并未在她脸上留下明显的刻痕,几次牢狱竟然未将她变得老态龙钟,反而愈发显得美丽,她的优雅高贵从容淡定,正是她内在生命散发出来的,胜过了世上一切的装饰。我与她只是匆匆一晤,当时她来向思之先生敬酒,我正好坐一那一桌。我还记得她与带着生日皇冠的思之先生合影时的笑容,那天晚上我给她们拍过一张照片。思之先生是她的辩护律师,对她有很高的评价。之后,大约2010年曾与她通过几次邮件,她送过我一本书。不料,在她古稀之年,还要面对冷酷的监狱。去年,当她再次被捕的消息传来,国内外都感到震惊,一位被岁月证明有良知的独立记者终究无法见容于当局。她之获刑也可以看做这个时代到底有无最底线的新闻自由之标记。与坐过国民党班房的女记者浦熙修她们相比,她要面对的从业环境更为险恶,更为严酷,更为无助,至少浦熙修、子冈她们活跃在民国报界时,还有《新民报》、《大公报》这样的民间报纸,有《观察》周刊这样的民间刊物,她们所处的还是个自由"多"与"少"的时代,而高瑜从一开始就处于自由"有"还是"无"的时代,即使她在1988年下半年到1989年春天短暂的黄金岁月,在半民办的《经济学周报》虽能发表严家其与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夏衍与秦晓鹰关于"五四"的对话,但她于1989年3月22日采写的政协委员徐四民与王军涛、陈子明、闵琦、陈小平、刘卫华等"一老五少"关于民主的对话只能刊登在香港媒体上,然后出口转内销,她为这篇采访起了一个极富魅力的大标题《将民主从街头引向人民大会堂》,当时胡耀邦还在,街头运动还没有发生。这个题目不是无意间预见了未来,而是她以新闻记者的敏感和对时局的观察,渴望有序的剧场政治,而对广场政治保持了相当的警惕性。从这一意义上,这一新闻标题也可视为她新闻从业生涯中的神来之笔。
    
    她为中国新闻自由而坐牢
    
    不到一个月,耀邦猝逝,山呼海啸的广场政治卷地而来,学运持续了一个多月,广场学子无法撤回校园。1989年5月21日,忧心忡忡的她受胡绩伟先生之委托, 撞进广场中心,说服王丹等学生领袖,并就地起草了《告全国人民书》,结果仍功败垂成。广场政治的巨大惯性,及背后错综复杂的政治生态,最终让和平撤离的愿望成空。包括胡绩伟、万润南等在内体制内外的许多有识之士,徒留一声长叹,她们将民主从街头引向人民大会堂的全部努力打了水漂。坦克碾碎了1980年代一切善良美好的梦想。她是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新闻界的代表之一,其精神气质正是属于1980年代的,那个时代的纯粹、干净、理想主义,在她身上都能看到。我甚至想,她在进入1990年代,世俗化、功利化、实用主义、唯利是图压倒一切的时代里,仍然是面朝1980年代而活的,所以,她才会在第一次出狱之后,还要两次获刑。她之获刑,就是中国的新闻自由的获刑,由此她的牺牲所赋予这个时代、这个民族的意义才能真正彰显出来。
    
    "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她的狱中诗无疑是言志,是对这个随时可以剥夺包括她在内所有国人自由的政权不屈的告白,她坐牢,却不失志,毕竟她是真正的1980年代人,不会背叛她自己和她的时代。人的一生岁月有限,诚能为追求自己的理想而面临患难、牺牲也是值得的,因为这是获得做人尊严所付的代价。我想起托马斯 ·杰弗逊说的:"哪里有媒体(报纸)自由、人人皆识字此两条件,那处就天下大治。"在上海老申报馆旧址改装的报业主题茶餐厅里,玻璃上就用英文写着这一番话。可惜,中国今日距离人人皆识字这一条件或许不远,但没有媒体自由,人人识字也不会带来天下大治。在中国千千万万的记者中,像高瑜这样的独立记者实在太少了,没有她们的付出,真正的媒体自由又哪会从天而降,天上不会掉馅饼,地上也造不起通天塔,高瑜一次次的蒙难 ,就是她作为个体的付出。我的小文无力,表达的只是人间的敬意,如果她能看到,盼望她知道,在中国内外还有许多人默默的在惦念她,愿她身健心安,如此而已。
    
    2015年8月7日
    
    来源:《动向》杂志2015年8月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122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傅国涌:张季鸾的“朋友圈”
·傅国涌:不能小看的晚清咨议局 (图)
·傅国涌:沉痛悼念沈泽宜先生 (图)
·傅国涌:寻找历史真相是一个过程
·傅国涌:他们远比大人物重要
·傅国涌:为人权被处决的张九能
·傅国涌:延安窑洞中的中央领导特权
·习近平堵死了路/傅国涌
·傅国涌:发现林昭的死刑判决书 (图)
·“文革”四十周年祭/ 傅国涌
·“剥夺剥夺者”何以可能/傅国涌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傅国涌
·傅国涌:92岁的许良英先生依然在思考着中国的民主问题 (图)
·老大学的“学本位”传统/傅国涌
·“赶快收拾人心”/傅国涌
·在无信的时代我们信什么?/傅国涌
·雷震案发之后/傅国涌
·1949前夜,一代青年误读的代价/傅国涌
·“清算豪门的时候到了”/傅国涌
·执政者和民众都在装傻/傅国涌
·傅国涌:1947年的物价
·傅国涌:胡适眼中的毛泽东
·傅国涌:袁世凯时代的言论尺度
·邓小平的“反右”情节/傅国涌
·宋教仁:为宪法流血第一人/傅国涌
·杨子烈在张国焘离开延安之后/傅国涌
·傅国涌:“红色的罗素”张申府
·傅国涌:郑振铎日记中的1957年
·傅国涌:杨刚自杀之谜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