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琳:从纪念胡耀邦看政治分水岭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8日 转载)
    
    
    徐琳:从纪念胡耀邦看政治分水岭


     1989年4月15日后北京高校学生在天安门悼念胡耀邦
    
    值胡耀邦100岁诞辰之际,中共当局高调纪念胡耀邦。民主圈的人对此各有各的解读。这本来没什么。我原本不想陷于这种纷争。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花夫人做的两个纪念胡耀邦的帖子, 有民主圈的朋友作了反驳式点评,我也懒得回应。但是,有人竟然把纪不纪念胡耀邦上升到政治分水岭,这我就不能沉默了,我不得不谈谈政治分水岭这个问题。
    
    分水岭原本是自然科学里的一个概念,指的是相邻两流域之间的山岭或高地。后来引申为事物分类的界线。政治分水岭就是导致人们在政治上产生分裂、不可融合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是什么呢?我认为它应该是最根本的问题,也就是政治目标。只有当政治目标不同的情况下,才可能导致不可融合的分裂。只要政治目标一致,其他问题都总能找到办法解决。也就是说,你想要的是什么,决定了你的态度、立场。当然,这是对于那些目标明确的人而言的。有些人选择了错误的态度、立场,是因为没有真正认清自己的目标,或者没有认真去分析自己选择的态度、立场是否与自己所要追求的目标相悖。
    
    什么是我们自由民主人士追求的根本目标?那就是自由民主呗。拥护还是反对自由民主,这才是我们与专制派的政治分水岭。至于是否纪念胡耀邦,这怎么能是政治分水岭呢?难道纪念胡耀邦就一定是反对自由民主的了?就会阻碍民主进程了?
    
    胡耀邦做了很多符合人性、理性的事,没有直接做过什么损害人民利益的事,而且还讲了很多符合普世价值的至理名言。在他那个位置上,能做到那样就很不错了。当然,胡耀邦没能像蒋经国、吴登盛那样使中国走向宪政民主,这是一个遗憾,我们总不能因憾生恨吧?他毕竟还是作了一些努力的,只是没能最终取得成功,这充其量只能算是无能,而不是罪过,我们不能连无能与罪过都分不清吧?纪念这样一个人有错吗?至于拿政治分水岭来说事吗?
    
    我们纪念一个人,除了以政治立场做标准,还应该以善恶来做标准。这并不是搞双重标准,而是辅助标准,因为政治立场有时候也说不清,有些人在特殊的环境里、特殊的位置上,确实不便把政治立场表现得太明确。从胡耀邦的一些言行来看,其政治立场算是表现得很明确了,连邓小平等专制顽固派都看出来了,所以把他逼下台了。可是民主圈里有些人还是认为他的政治立场有问题。那好,咱们就不拿政治立场这个标准来衡量,咱们拿善恶标准来衡量。人无完人,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缺点、过错,只要不是大奸大恶,只要他是善比恶多,就是值得纪念的。胡耀邦再怎么也有六十分以上吧?如果咱们连善恶都不分了,那还有什么正义性可言呢?对胡耀邦这样一个好人,纪念一下都不允许,你这肚量也太小了吧?林昭、张志新也是中共党员,如果胡耀邦都不能纪念,那是不是林昭、张志新也不能纪念了?有些民主人士的父母也是中共干部,难道他父母死了他就不能纪念?他纪念一下就要拿政治分水岭来说事?
    
    社会的发展是善因子积累的结果。善因子是散落在每个人的身上的,有的人多一点,有的人少一点。只有发掘每一份善,不断地弃恶扬善,才能使社会的善因子总量越积越多,从而使得社会发展进步。
    
    我们纪念胡耀邦,并不是一定要把他封为伟大的政治家什么的,别人要这样做那是别人的事,咱们不能因为别人这样做了,就不纪念胡耀邦了。我们只是把他作为一个良知者进行纪念。你可以说他不是伟大的政治家,但你不应该说纪念他就是不对的。
    
    好人坏人都拜佛求神。佛是一样的佛,就看你怎么拜。别人许别人的愿,你许你的愿。假如你本来是想拜佛求神的,那你总不至于因为别人许的愿不合你的意你就不拜佛求神了吧?中共纪念胡耀邦有什么目的那是他们的事,我们纪念胡耀邦有我们的目的。难道你害怕因为跟中共做了同样的事会被别人看成你跟中共是一样的?中共吃饭,你就不吃饭了?
    
    事实上,当年的六四运动首先就是因为悼念胡耀邦而发起的,如果我们否定了胡耀邦,是不是也要否定六四运动?既然当年悼念胡耀邦能够引发一场运动,说不定现在、以后纪念胡耀邦也能引发一场运动呢?那难道不是好事吗?真要是那样,我相信这次一定能把中共赶下台。
    
    胡耀邦是中共里面最有良知的代表性人物,否定了胡耀邦,就等于否定了中共里面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良知尚存、没有什么直接的、大的罪恶的人,其结果是把中共里面所有的人都逼成顽固派。即便我们不指望靠中共里面的良知者为我们发挥多大作用,但也不能让他们成为我们的阻力吧?我们并不是指望中共内部的良知力量哪天能主导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但我们不能否定中共内部良知力量的存在,不能断绝了其退路,这是最起码的政治智慧。如果我们那样做,会是谁最高兴呢?匪将军罗援说:“若自由民主派得势,共产党人连骨灰都难留!”为什么民主圈的一些人总是跟中共里面的一些极左分子配合得那么好呢?如果仅仅是缺乏政治智慧,希望看了我的文章后能有所长进。
    
    与我们的目标一致的就是我们的盟友,与我们的目标相悖的,就是我们的敌对方。当然,还有一些目标不明确的,我们就不要轻易地把他当做敌对方,至少不要当做最顽固的敌对方,他或许是我们可以争取、利用的对象。
    
    在做事方式方法上,我们当然是要选择有利于实现我们的目标的方式方法,但有些方式方法是否有利有弊说不清,你认为好,别人却认为不好,你认为不好,别人却认为好。这种情况下,我们至少不要因为方式方法的不同而争来斗去的,他爱用那种方法由他去用去。
    
    中共魁首毛泽东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句话甚至连一些民主人士也认同。其实这话是错的,连毛贼自己都不这样认为。毛贼实际真正用来判定敌友的标准是“革命的目的”。他虽然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甚至有时候还说要追求自由民主,但他真正的目的却是想当独裁者、当皇帝,他所追求的是他个人和极少数死心塌地追随他的人的最大享受。但他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实现不了了。他个人生活上的极度糜烂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中共有过多次路线斗争,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路线斗争,而是目标斗争。符合最高权力者的个人目标的,就拉拢、利用,不符合的就干掉、排挤掉。无论是陈独秀、张国焘还是高岗、刘少奇、胡耀邦、赵紫阳,都是违背了最高权力者(或最大权势者)的个人目标的。至于什么路线、方式方法,那都是次要的、表面的,为了达到他们个人的、少数人目的,他们什么路线都可以走,什么方式方法都可以用,昨天这样,今天又不这样,昨天把人打倒,今天又把他平反,那都是为了达到其根本目的而苟且行事。他们一贯都是打着路线斗争的幌子党同伐异,其同异就是以其根本目的为标准的。
    
    利用路线斗争搞分化、清除异己,这是中共最拿手的。在民运圈里在各种非原则问题上搞分水岭,则是中共内部的路线斗争模式在民主阵营里的翻版。
    
    头脑清醒的人,只有一个政治分水岭,那就是根本目标;头脑不清醒的人,处处都是分水岭。
    
    如果要说中共这次高调纪念胡耀邦有什么阴谋,我倒觉得这个阴谋更可能是这样的:利用民运圈里一些人思维简单、僵化和“凡是中共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种逆反心理,故意高调纪念胡耀邦,使它被民主圈里的一些人当成政治分水岭,从而达到分化民主阵营的目的。
    
    当今中国民运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分化问题,凝聚不到一起,经常争吵。如果能够最大限度地凝聚起来,几天就可以让专制集团垮台。为了消解民运的凝聚力,当局不择手段,甚至偷偷地把那些民主活跃人士的微信好友关系解除掉。按说,好友关系解除了还可以再加上,但有些心胸狭隘的人会误以为是对方对自己有意见、看不起而删除的,从而产生了隔阂。有些人还傻乎乎地帮着转发提醒清理好友名单的帖子。
    
    此外还有非暴力之争、中间道路之争、对被抓人员的营救方式之争,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民主阵营的分化。
    
    中共在拚命地分化民主阵营,民主阵营的某些人却在拚命地让中共团结一致,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难怪连蛤蟆都叫嚷“图样图森破”。其实有的人已经是“骆驼样”(not young)了。
    
    如果我们陷入到中共布设的政治分水岭迷宫中,就会成为他们的政治玩物,他们的末日就又可以推后一些了。但不管怎样,他们始终逃不脱垮台的命运。
    
     2015年11月25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522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琳:公民如何监督警察依法传唤?
·徐琳:公民如何监督警察依法传唤?
·徐琳:将撤销国保转化成公民运动发展的新契机 (图)
·徐琳、谢丹:请叫我的真名纪功碑(视频) (图)
·徐琳:可敬又可爱的韩良老伯 (图)
·徐琳:一餐恶心的饭
·徐琳:现代楚歌——8∙13被传讯记
·【正义律师之歌】和【还原真相】作者徐琳出来了 (图)
·徐琳:评艾未未的“谨慎”
·徐琳:吃冤枉饭长大的
·徐琳:再批刘路的胡言
·徐琳:彻底揭穿中共的一切谎言、谬论
·徐琳:中产阶层应该从监利沉船事件进行反思
·徐琳:躺着中枪(歌词)
·徐琳: 爸爸,我们回家吧
·徐琳:可恶的国保
·徐琳:袁腾飞和哪些人是一伙的呢?
·我在自己的祖国流亡/徐琳
·徐琳:真香并非真相
·徐琳:最悲催的是钱还在人不行了
·徐琳:真的民主(视频歌曲)
·因制作《正义律师之歌》广东徐琳、刘四仿遭驱赶失业
·《正义律师之歌》作者徐琳被传唤
·徐琳词曲:正义律师之歌
·徐琳、刘四仿合作完成的《一人一票》
·民主人士徐琳 被警方找到公司“了解情况”劝退
·徐琳:乙未年祭拜林昭纪实
·徐琳词曲:我在自己的祖国流亡(视频)
·徐琳精彩歌曲:《我在去监狱的路上》《站在正义这一边》
·徐琳发起要求联合国加强维护世界人权呼吁
·徐琳发起要求联合国加强维护世界人权呼吁
·徐琳:声援被中共非法拘禁的圣观法师和黄静怡弟子(图) (图)
·徐琳:爸爸你要去哪 (图)
·徐琳:和任铭、霍然去看望了刘远东的太太孟薇
·维权人士孙德胜、徐琳等在上海举牌呼吁公布财产、签署公约
·隋牧青律师:会见抗议北韩核爆义士徐琳、袁奉初的曲折经历
·紧急关注-广州举牌抗议“核爆”的网友徐琳等人被捕
·徐琳:声援南方周末活动全纪录及总结
·徐琳:声援《南方周末》的原因和诉求
·律师会见欧荣贵遭拒 诗人徐琳被证实刑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