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两点心:穷人的惨境——评山西王银洞低保人命案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6日 转载)
    2015年5月27日清晨,山西省古交市,一位60岁的老人吊死在古交市政府的大门上,这位老人叫王银洞。之后,他的儿子王丽文因涉嫌遗弃罪被当地警方逮捕。《华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位父亲在自杀前,曾经为了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一事,多次要求相关部门予以恢复,但未果;而他被警方逮捕的儿子,生存状况也同样令人唏嘘。
    
     王银洞在他孩子还小的时候,家里房屋倒塌了,于是一家人就一直寄居在邻居家。后来邻居家儿子要结婚,他们就搬了出去。儿子王丽文13岁就开始出去打零工。2008年王丽文结婚后,王银洞的妻子和他离了婚,王银洞也出外打工,但是挣不来几个钱。由于儿子王丽文一家的条件也不好,所以王银洞也不能在他儿子家常住。王丽文一家四口人(他、他老婆、一儿一女)租住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民房,一大一小两张床占据了屋子近三分之一的空间。房东告诉记者,这个房间每月房租仅一百多元,可这家人已经欠近一年房租了。

    
    陈家社村原村支书陈润小告诉《华商报》记者,2007年,他当村支书的时候,考虑到王银洞有脑梗,又没住房,就给他办理了“低保”,从2008年开始领取。可不知道为什么,3年前王的低保被莫名其妙地取消了,让人诧异的是,同村很多条件比王银洞好的却都吃“低保”。
    
    这起低保人命案,让我想到最近一起扶贫腐败案“广西贫困县马山县扶贫黑幕”:被扶贫的3119人中,竟有3048人超过贫困线,仅有61人符合标准。超过贫困线并得到扶贫款的人员中,有343人是财政供养人员,有2454人购买了2645辆汽车,有43人在县城购房或自建住房,有439人为个体工商户或开公司。该县扶贫款项绝大部分被这些虚假的“贫困户”贪婪占有了。
    
    一方面是穷人领不到低保,一方面是有权有势的人冒领扶贫款。这就是中国救济制度的现状!它促使低保惨剧频频发生。
    
    据媒体报道:
    
    2013年3月9-10日贵州天柱县槐寨村村民低保被村官侵吞,求助镇政府,遭警察镇压。
    
    2013年6月7日厦门公交大火案,这起大火案,或因为嫌疑人陈水总低保被取消而引起。
    
    2014年5月9日,瘫痪女子邓元姣屡次申请低保被拒,被丈夫弃乡政府,3天后死亡。
    
    2014年6月28日,泉州85岁陈浅治老人,其低保被贪污,存折被骗走,致其饿死,其后老人耕地被抢走。
    
    看到这些新闻,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忍不住悲伤!穷人为了办理低保而有可能丧命。政府不给低保也就罢了,还不允许你声张、抗议,否则就被镇压,或者把你的子女以遗弃罪抓起来。这些官员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对于穷人,低保是其救命钱,他们怎么忍心挪用贪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国会有那么严重的仇富现象,因为很多有钱有势的人为富不仁,他们已经占有了大量社会资源,可是他们还是不满足,连这一点点扶持穷人的资源他们也要霸占!比如,在我居住的小城市,有个生意人,虽然生意不大,但还是不错的,他去年还为儿子在省城全款买了一套房子,可是他却吃低保,今年清理整顿,他的低保被取消了,他还非常生气。
    
    今年低保大整顿,我有幸经历了办低保的过程。我发现地方民政人员及至村干部非常冷漠。他们认为自己有权,别人就得求他们。他们办理低保,首先考虑的不是申请人是否困难,而是这个人与自己关系如何,其是否有关系、有权势,对自己是否有用。没权没势没关系的穷人,办低保真是很困难。当穷人咨询如何办低保时,他们先是糊弄你,糊弄不了的,就拖延,让你填个表格,然后就没有消息了。有个病友低保申请表递上去半年了,都没消息,他每次去问,都说还没批下来;再问,对方回答,名额已经没有了,等有名额了再通知你。穷人办低保真难!要想办上低保,首先得找基层干部说好话,送些好处;他们替你上心了,那以后就省事多了。但是,如果你有关系、有势力,办低保就容易多了!
    
    我真是纳闷,低保不就是用来帮助穷人的吗?怎么办起来那么困难呢?常常是扶贫款到了穷人手上已廖廖无几;而享受“扶贫”的人又多是领导的关系户。结果是“扶贫款”、“低保款”成了各级官员谋利、拉关系、巴结上级的工具!这是普遍现象。中国的“扶贫”“救助”机构贪腐严重,从上到下,都腐烂了。
    
    正如一位律师所讲,“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向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可是在现实社会中,穷人却无法很好的享受这个权利。这个权利不是被剥夺,就是在实行过程中困难重重!”
    
    穷人要求的不高,只求能吃饱,活下去,可是这一小小的生存愿望也很难满足。中国底层民众的人权无法得到保障,一方面由于他们的文化知识所限,当其权益受到侵害时,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现有体制下,权力为所欲为,无监督无制约,因此底层民众权益受到侵害,即使占天大的理,也无处可申。
    
    中共一谈到中国人权,就说要考虑中国国情,首先要保障的是中国人的生存权、发展权。可是,通过这个低保事件,我们可看到,中共连穷人的生存权都不能保障,更别说发展权了。要知道,目前中国这样的穷人还有八千万,他们的人权普遍受到各种侵害,处于挣扎的惨境。
    
    事实告诉我们,如果不从根本上改革,实现自由民主的制度,还权以民,哪怕中共出台再多的“扶贫”政策,也解救不了穷人的生存惨境,如同其无法解决腐败!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715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两点心:人权领域默默耕耘者幸清贤 (图)
·两点心:极权之下的发展使中国重回“东亚病夫”时代 (图)
·两点心:习近平将中国人权带入全面大倒退
·两点心:包卓轩逃脱“人质”命运的义举 (图)
·两点心:许昌市棉织厂职工大罢工说明了什么 (图)
·两点心:抱紧信仰就是抱紧自由 (图)
·两点心:任何政府都无权躲在国家主权后面侵犯人权 (图)
·两点心:警察也有维权的时候
·两点心:新国安法是一部践踏人权的恶法 (图)
·两点心:“四个全面”是不可能实现的中国梦
·两点心: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到底是谁的责任?
·两点心:围观是公民维权的正当方式,不容诋毁 (图)
·两点心:加大社会运动的力度推进民主转型
·两点心:“一带一路”是中共政权必然被识破的骗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 六四人
  •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 徐文立對香港「反送中」的朋友們的建議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 一年前舊文:中美贸易战最佳出路
  •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 一份逃港“投敌叛国”民间档案(修订版)
  •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2019年6月我和国俪堃去看望了王连禧
  • 倪玉兰的博客午夜12点受骗经过
  • 谢选骏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 悠悠南山下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谢选骏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中国战略分析开明:司法独立是美中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重要保障
  • 谢选骏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陈奎德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曾节明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邱国权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滕彪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谢选骏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 滕彪自由不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任務
  • 璋㈤夐獜鏂囬泦璇翠綘鏄冪姱浣犲氨鏄冪姱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李芳敏144000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 谢选骏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论坛最新文章:
  • 独立“中国法庭”:中国仍在强摘囚犯器官
  • 习近平访问平壤 韩国期望推动非核化对话
  • 美国制裁伊朗与中东紧张格局的升级
  • 脸书推出具有三重革命意义的加密货币计划
  • 北京呼吁美国和伊朗保持克制
  • 林郑“真誠道歉” 重申已停修例但不说“撤回”
  • 为5人暴动使用150枚催泪弹 港警澄清未释疑
  • 游行后「三罢」促撤修例 行政会议今突休会
  • 港警员针对记者使用武力 记协促设独立调查
  • 习近平因香港危机而受到削弱
  • 道歉但不下台不撤法北京支持 港抗争继续
  • 习近平访朝可成为谈判的筹码 法新社如是说
  • 港警务处长评“暴动” 港府高官:林郑不会下台
  • 北京谴外媒煽风点火 陆媒体对港大游行沉默
  •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在庭审过程时死亡
  • 北京力挺林郑月娥 挺到黑天鹅飞来
  • 梵高自杀手枪本周三在巴黎拍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