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中国民主党派的“非党化”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06日 转载)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2011年10月8日下午,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给贵州省8大民主党派送去“花瓶党”花瓶,并递交《敦促依附于中共所谓的民主党派退出政治舞台》的文告
    
    民主党派的本意
    
    今年十月八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在【三言两语】一栏发表了所谓“民主党派”九三学社深圳市委会科员赵健的“三言两语”,全文总共262字符,容本人照录:“日前,九三学社广东省委主委、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姚志彬在为深圳中青年社员做专题辅导时提出,九三社员要有点‘政党意识’。这一观点颇能引人深思。政党意识是什么,恐怕不好界定,但至少不是什么,应该有一定的共识。我觉得,至少有几个‘不是’:民主党派不是红十字会,不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社会公益上;民主党派不是招商局,不能来者不拒地担当起某些招商引资任务;民主党派不是群众性组织,不能大搞文体活动;政党也不是脑库,不是政府下属的研究咨询机构。民主党派又叫‘参政党’,其中心工作,应该是‘参政’。头脑中没有这个信念,恐怕就是缺乏‘政党意识’。”
    
    大陆一些网友读到这样的“三言两语”,很是感慨,觉得1949特别是1957年后中国大陆民主党派徒有虚名,弄到现在,更是已蜕化到不知中国民主党派还有何存在意义。直到今天,终于有民主党派中的人士站出来说话,纠正这些年人们包括民主党派人士对“民主党派”的糊涂认识,告诉世人:民主党派不是红十字会,不是招商局,也不是什么“群众组织”,“民主党派又叫‘参政党’,其中心工作,应该是‘参政’。”有网友为此专门发表文章,十分感慨地说:“文章读来震撼人心,可谓1957年反右运动数十年之后,民主党派发出的最强音。”这让我们这些喜欢追求民主的人感到格外振奋。
    
    可见,不论是九三学社广东省委主委、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姚志彬对中青年社员的要求,还是九三学社这位科员的“三言两语”,抑或中国大陆广大网民的感慨,都很好地向全世界证明了,在中共领导下,1949年后中国大陆民主党派虽然存在,却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早已从“参政”的民主党蜕化成了“花瓶”,甚至连“花瓶”都算不上。这些民主党派早已接受了“招安”,认可“荣辱与共”,最后与中共事实上“合而为一”,因此中国民主党派所做的事,不论善恶,与中共几乎没什么区别,或者说中共的错误乃至罪过,中国的民主党派都有份:“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
    
    说到这里,记起那还是多年前,自己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一天,有个同事私下跟我说,既然你民主党在章程中赞成和拥护中国共产党的纲领,那你还成立个民主党干什么呢?这并非信口开河,直至今日,我们仍可以随便找一个民主党派,浏览一下他们的章程就知道了。比如,我们浏览中国农工民主党章程就可看到,其中第三条就有“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等文字;而在第四条“党员履行下列义务”中第(三)项竟然是:“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科学发展观,贯彻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等。你说天底下除了所谓“社会主义”国家,还有这样的“民主党”吗?这样的组织也还能称其为民主党派吗?可以说,1949,特别是1957年后,中国的民主党派早就失去了自我,与所有非党民众一样,都是共产党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甚至“党叫干啥就干啥”。这一点,就像1949年前,有些民主党派人士虽然想加入中共,可只要共产党认为某人留在党外对共产党更有益,就一定会要求这人不要加入共产党,而这时要加入者也一定会听从共产党的,继续待在党外“为党做贡献”。
    
    中国民主党派为何难以参政
    
    那么这种情形是如何形成或说又是谁造成的呢,可以说,责任全在毛泽东。
    
    我们先来看他的《论十大关系》,这是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召开的扩大会议上的公开讲话,在这个讲话中他专门讲了“党和非党的关系”,毛泽东把它排在“十大关系”中的第七位。从这或许不经意的一个小标题就已经向人们表明了:毛泽东只把中国共产党看作是一个“政党”,而把中共之外的民主党派都看作“非党”,不然,他这第七大“关系”的小标题就应该是“共产党和民主党的关系”。
    
    那么毛泽东在“党和非党的关系”中对民主党是怎么说的呢?第一自然节说得很好听:“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278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下面再引此篇文字,只注页码)
    
    毛泽东真是这样想的吗?单看这段话,谁都会说是。然而,你想错了。事实上,毛泽东从来就没想过让民主党监督共产党。不然,那不等于民主党和共产党平起平坐了吗?那民主党不就真的成为参政党了吗?为什么这么说,本文会给你揭开“谜底”。
    
    毛泽东说了几句好听的后,又这样说道:“······我们有意识地留下民主党派,让他们有发表意见的机会,对他们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可见,“留下民主党派”是他毛泽东“有意识地”。什么叫“有意识地”,就是说,我想要你留下——如果我不想要你留下,你民主党派也就不可能留下。在毛泽东眼里,民主党派能否在“新中国”生存即“留下”,全在他毛泽东一句话:毛泽东要民主党派生存下来,民主党派就生存下来;如果哪一天毛泽东讨厌民主党派了,他完全可以解散中国大陆所有民主党派,甚至消灭这些民主党派,即不让他们“留下”。这样说,有确切的根据吗?有。不信,就让我们来看看六十八年前一点史实。
    
    毛泽东有篇著作,很有名,题目叫《论联合政府》,其实,看他后来所作所为,他一天也没想过要真正成立一个“联合政府”——试想,如果真的成立了这样的政府,他还如何发挥自己手中的权力?所谓“与民主党派长期合作是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的基本政策”,那不过是他毛泽东包括像陈云这样的中共高官们为了欺骗民主党包括欺骗所有的世人罢了。
    
    老报人杨奇2008年出版了一本新著《风雨同舟》,记述了1948~1949年间中共地下组织护送旅港民主群英秘密北上参加政协的事迹,是当今关于这一段历史的最为翔实的记录。2008年5月8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在【往事】版刊出了署名罗韬的《建国前夕毛泽东关于多党合作制的构想》,我们从这篇根据《风雨同舟》的叙述所作历史钩沉的文章中一下子似乎明白了很多东西,这里姑且不说。只说“据解密的俄罗斯联邦总统档案馆文件,毛泽东1947年11月30日致斯大林的电报称:‘在中国革命取得最终胜利时,按照苏联和南斯拉夫的榜样,一切政党,除中国共产党外,都应退出政治舞台,这将大大加强中国革命。’也就是说,在国家体制上,中共要采取与苏联等东方集团一致的政策。”
    
    只此历史资料即可表明,1948年中共在“五一”口号中所倡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还有多大的可信度。难怪,当留港民主人士对中共倡议热情呼应,而李济深等12人代表民主党派更是在1948年5月5日给毛泽东发去响应电报后,毛泽东后来虽然亲自写了复电,然而“复电并无进一步的实质内容,只是要民主党派继续讨论时机、地点、召集人、参加范围等问题。而所谓时机地点,皆取决于战争进展,又岂是这些民主党派所能讨论的呢?”原本就只是敷衍利用,怎么好有具体承诺。
    
    能以作证的还有毛泽东在1947年10月27日在修改《中央关于反对刘航琛反动计划的指示》时所写的一段话:“在蒋介石打倒以后,因为自由资产阶级特别是其右翼的政治倾向是反对我们的,所以我们必须在政治上打击他们,使他们在群众中孤立起来,即是使群众从自由资产阶级的影响中解放出来,但并不是把他们当作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一样立即打倒他们,那时,还将有他们的代表参加政府,以便使群众从经验中认识他们特别是右翼的反动性,而一步一步地抛弃他们。”(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 《毛泽东文集》八卷本第四卷312页)作者罗韬在引了这段历史文献后说了一句:“这是一个先联合后抛弃的方针。”
    
    这一下让我这个读者“兴奋”起来:看来这是中外几乎所有够资格被称作“无产阶级导师”的人的思维定式或叫“政治谋略”,且可以说即使相隔千山万水,即使不在一个时代,他们也都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因此也并非毛泽东独有;就连早在毛泽东之前的马克思、恩格斯就毫不掩饰地把这种“先联合后抛弃”的意思告诉了世人,这也正应了《共产党宣言》要结尾处那句著名的话,即“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云云。
    
    关于上文中提到毛泽东在六十八年前致电斯大林的那段话的史实,我们在2004年第四期湖南长沙出版的期刊《书屋》的一篇文章即《两桩公案和一种常识》(作者袁小伦)中可以有更详细的了解。下面摘引的是原文,只因为了“醒目”,本人擅自多划分几个自然段:
    
    俄罗斯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A.M.列多夫斯基在俄罗斯《远东问题》杂志1995年第2、3期上发表《米高扬的赴华秘密使命(1949年1~2月)》一文,全文披露了1960年9月22日米高扬向苏共中央主席团提交的,关于其在1949年1~2月期间赴华使命的书面报告(简称米高扬报告)。随后中国国内杂志《国外中共党史研究动态》1995年第5期译载了此文。
    
    米高扬报告称,1947年11月30日,毛泽东在致斯大林电报中说:“中国革命取得彻底胜利之后,要像苏联和南斯拉夫那样,除中共以外,所有政党都要离开政治舞台,这样会大大巩固中国革命。”而1948年4月20日斯大林在致毛泽东的复电中则说:“我们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们认为,中国各在野政党代表着中国居民中的中间阶层,并且它们反对国民党集团。它们还将长期存在。中共将不得不同它们合作······可能还需要让这些政党的某些代表参加中国人民民主政府,而政府本身要宣布为联合政府。”
    
    米高扬进而评论说:“由于这个建议,中共改变了对资产阶级政党的政策。”米高扬报告尤其是报告中提及的毛泽东致斯大林电报内容令国内学者深感意外和震惊,由此引起广大学者的关注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因为党史界和舆论界的一个相关共识——毛泽东作为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奠基人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一直主张同民主党派团结合作——受到挑战。
    
    《建国前夕毛泽东关于多党合作制的构想》的作者罗韬认为,正因为有了斯大林那个复电,“中共才启动了邀请和护送民主人士北上筹组政协的行动”。事后看,中国可怜的民主党派真应该有点后怕,真应该感谢斯大林。如果不是斯大林电文中这一番话,中国的民主党派说不定早在1957年“反右”之前就不存在了。可也正因为有这样无可辩驳的史实,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所谓“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都是些骗人的鬼话。
    
     听听网民如何说
    
    文章本已做完,但当本人看到一些网民在这个话题后面的跟帖,感到很是欣慰。看来只要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我们这种国家无论怎样集权,中华民族也不可能一直蒙昧下去,甚至认为中国大陆的进步,乃至中国的将来,或许就寄托在广大网民身上。于是,忍不住对一些网民的跟帖又做了部分辑录,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网民们是如何说的。
    
    有网民认为:“民主党派在大陆只是一个名词”。“这些民主党只不过是执政党的一个支部而已,谁也没把他们当民主党看!”“中国好象没有真正的民主党派。让他们讲话也是讲假话。”“中国民主党早已被转基因了,愧对民主这个称号。”“57年反右以后,中国就不存在什么民主党派了,一些冠以民主党派名义的组织,其腐败程度毫不逊色于党国的官场。”“只有监督,只有反对,只有抗议,这才叫民主党。”
    
    有的网民跟帖极尽讽刺:民主党“他们才不想散伙呢,他们要吃饭呀。档案在组织部,提拔任用在党委;工资在政府,其实他们也在执政,是执政党。”“现在的民主党派,跟真正的民主二字差太远了!说他们是民主党派,简直就是讽刺!它们与现政权之间是‘藤缠树’的关系,脊梁骨都是软的,如何站起来说话?!”“1957年以前的民主党派参政还可以,现在的民主党派即使让它们参政,也是跪着参政,这种参政有何用?”“中国的‘民主党派’,其实就是被中共妆扮后类似于‘青联’、‘文联’之流的外围组织,他们的功用就是为中共助阵呐喊而已!再说,‘民主党派’们吃穿用行住均由中共控制,他们倒像中共的清客,还能参个什么政?!”
    
    还有位网民这样告诉我们:“我问过民主党派的一个小领导,‘你为什么加入民主党派?’他说,‘我加入民主党派,某单位可以让我享受某级别。’我又问民主党派的一个党员:‘你为什么加入民主党派?’他说‘我加入民主党派,每年可以在宾馆吃两次饭。’这样的民主党派能参政吗?”
    
    难怪有网民置疑:“中国有民主党派吗?民主,是追求目标还是内部体制,我们看不到一丝踪迹,应该把这个不实的定语去掉,称其他党或附庸党好了,至少57之后民主党派已被彻底消灭了。这些党派有党章吗?我没有读过,好像都有关键的一条:‘服从共党领导’。这是‘创新’,世界上奇异的特色。不要把‘民主’用烂了,中国好些词都在突变,如同志、小姐、人民。你呼吁让他们说话,这些党派一直在说话的啊,说的什么呢?”
    
    有些网民的话说得更难听:“八个民主党派就是八个儿子党。”“懦弱,怕事,怕死,是中国民主党派的特色。几十年来苟且偷生,已如粪土,唯有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不可能希望它们参政议政。”“几十年来,中国的所谓‘民主党派’都是无耻,无能,懦弱,为人不齿的小人,说谎者,权贵的帮凶!撒旦的随从!”
    
    为何把中国民主党派弄得如此不堪,网民们也有议论:“参来议去一场空。”“说话可以,但不能唱反调。”“不少你吃不少你喝,留着你就是一个借口,要不是为了遮人耳目早就把你给灭了。再说,时过境迁,现在的什么党派早已不是过去的党派,只剩下了一个壳,都已经成了一个‘剧团’的人了,目的一样,分工不同,演的角色不同。”“各党派的政治地位首先要平等,如果是中共领导下的民主党,这算什么‘民主党’?”“1949年前说的何等好啊,我想唱的也不过如此吧。可是执政以后呢,和以前反对国民党政府的理由有二致吗?所谓民主党派即使有真知见酌有用吗,还不是只能成为唯唯诺诺的‘花瓶’?”“说一套,做一套,历史好似一面X光机,透过‘伟大’形象,显现出的却是卑鄙的灵魂。”有网民甚至说:“引用多少他们讲过的话都没用,他们讲的时候就是假的!”
    
    有网民说:“五七年反右前,民主党还算民主党。五七年反右,一个巴掌将民主党和知识分子打了下去,文革期间干脆解散。八十年代初邓小平重又恢复八个民主党,说还是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而民主党派内部则广泛流传一句话:长期共存,荣幸荣幸;相互监督,岂敢岂敢!大家心知肚明,当‘花瓶’作摆设,混碗安生饭算了。”“问题不在于让不让说话,而在于政协委员产生的方式。现在这种方式,有的政协委员一发表点没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言论,下次就没资格当选政协委员了。别说民主党派,就是共产党内同党中央没有保持一致的人也当选不了政协委员,更当选不了中共中央委员,以及人大代表。所以根子还是制度问题,是选举制度有问题。”还有网民说:“要让民主党派能够发出真声音,就要先清除掉建立在民主党派内部的共产党组织!有共产党组织在内部‘指引’,他们还能发出真声音吗?”
    
    有网民说得更干脆:“应当让民主党派和共产党平等起来,让人民选择。”更有清醒的网民是这么说的:“让民主党派说话,关键在于一个‘让’字,让和允许之类的词,基本都带有恩赐的意思。民主权利必须靠千千万万的民众去争取,去斗争,甚至流血牺牲。乞求只会得到羞辱。在中共眼里,让你存在就不错了。因此,民主党派搞‘锦上添花’可以,挑战权力不可以。”
    
    当然也有改良、呼吁的声音:“先放开报禁,党禁,让百姓说话,批评,而不是抓捕一些维权者和持异见人士。”“要使一个国家复兴崛起,现执政党就需要有宽大的胸怀,要有培养‘对立党’的政治意识,立法后可以让台湾各政党回大陆组党,形成政党政治,形成思想多元的选举机制,形成互相监督的政治制度。”看到这一跟帖,觉得我们的网民真是有理性很可爱,可我也担心:“有这个可能吗?”正如一位比较激进的网民一针见血所指出的那样:“民主党派参谁的政?议谁的政?共产党能让你参政议政?不可能!(别的不说)民主党不能和执政党搞在一起,不能拿他们的钱,做得到不?民主本身就是政治。民主党首先作为一个独立政治派别,不能和执政党唧唧喔喔,不要去参加他们的会议(参政),而是监督共产党,带领民众阻止他们不法不公不民主的行为。共产党民主了,你可以参政;它独裁专制,你瞎参个什么政?”
    
    2015年10月17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02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共产党的出路就是改名改制
·闵良臣:十四亿人口大国“核心价值观”中竟无“人权” (图)
·闵良臣:军队不是国家的,必将成为党军和私家军 (图)
·闵良臣: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滋生腐败官员的温床 (图)
·闵良臣:不讲政治的张爱玲 (图)
·闵良臣:点评万里九十三岁时一篇讲话 (图)
·闵良臣:中国总有人篡改人类发展史 (图)
·闵良臣:乌克兰铁证斯大林的共产主义就是法西斯主义 (图)
·闵良臣:习近平“反腐”为了谁的“江山”—谨录网友跟帖 (图)
·闵良臣:戈尔巴乔夫说错了吗
·闵良臣:人类从身体到思想只会越来越自由 (图)
·闵良臣:让我们看看“国是家”的恶果有多恶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闵良臣:你强化意识形态,我争言论自由——且看中国现状
·闵良臣:从当局强行取消《炎黄春秋》联谊会看中国民主之难
·闵良臣:是欧美要以中国为“试验场”还是中国要“拥抱世界”
·闵良臣:西方意识形态是如何“入侵”的——驳无知党棍朱继东
·闵良臣:真正反人民的是毛皇帝——从有人说我“反人民”说起
·闵良臣:中国大陆「文明城市」不搞也罢 (图)
·闵良臣:陈丹青说了什么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西蒙娜·波伏娃之五 成为女人和成为自由人
  • 气候会议落幕 联合国秘书长:对成果感到失望
  • 法国新浪潮电影巨星安娜-卡里娜辞世 享寿79岁
  • 法退休体制改革:“退休先生”德勒瓦还能挺多久?
  • “撩”蔡英文后 台网红遭陆平台解约 韩出面打不平
  • 莱特希泽:协议总体完成 未来两年美对华货品出口增倍
  • 英国大选为脱欧清路 英国财政大臣预言投资热
  • 泰:透过协商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
  • 日本软实力新跑道 东京奥运与诺贝尔奖秘密
  • 法国负责退休改革的特任专员漏报利益关联
  • 东京奥运主会场国立竞技场举行竣工仪式
  • 菲律宾棉兰老岛强震 墙裂屋塌 已知1死数十伤
  • 中国中车公司在葡萄牙波尔图地铁项目中中标
  • 玻利维亚将向莫拉莱斯发出逮捕令
  • 黎巴嫩:警察与示威民众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
  • 屯门有人试爆自制炸弹 港警拘三人 月内第四宗
  • 3.3万受难者经历重见天日 武宜三为右派鸣冤叫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