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美国给中共指出了两条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3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和美国对抗,还是对美国让步
    
    代表美国政府观点的《美国之音》报道: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争端中,美国与中共之间的对峙升级。中共和美国是否已经成为敌人?或即将成为敌人?最近在纽约举行的一场以此为主题的辩论会,“试图对此作出回答”。
    
    在我看来呢,表面上,这是有关美国政策的一项辩论,实际上,这是通过辩论向中共当局预警,并展示了中共的两条出路:
    
    那就是和美国对抗下去呢,还是对美国让步。
    
    这颇有一点软硬兼施的意味,如果把论战双方的辩难,加在一起观看,像极了战国时代纵横家们的游说和策论。很有意思。
    
    但是,这实际上类似“哀的美敦书”也就是“最后通牒”(ultimatum),一项临战前的警告,如果中共当局看不懂或有意忽视这一警告,后果或许是灾难性的。
    
    辩论会以“中共和美国是长期敌人”为动议,四位美中关系专家分成支持和反对的两个小组,围绕主题展开激烈辩论。
    
    支持和反对的两个小组,给中共分别指出了两条出路:
    
    (A)崛起大国(中共)与现存大国(美国)为敌,不可避免
    
    支持“中共和美国是长期敌人”这一观点的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说,根据他的研究,崛起大国和现有大国为了各自的安全不可避免地会成为敌人。“这是现有国际体系的三大特点决定的:一,这个体系没有高于国家之上的更高权威,因此,实际上这是个自助体系;二,各国均有一定程度的军事进攻能力,而这种能力特别强大的国家是极少数;三,必须了解国家意图,但实际上又无法预言,没人知道未来10至15年谁领导中共或美国。”著有《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的米尔斯海默教授说,“在这样的国际体系里,一个国家想要生存必须变得非常强大,换言之,首先,必须成为区域霸主;其次,必须确定没有同等竞争者,也就是在这个国际系统里确保没有另一个区域霸主同时存在。”他具体指出,在现代史上,美国是唯一的西半球霸主,美国门罗主义的要义就是把欧洲赶出西半球,不欢迎他们再回来。美国20世纪的外交政策就是确保没有同等竞争对手。德帝国、日帝国、纳粹德国和苏联,曾是20世纪美国四个潜在的同等竞争对手。“美国的努力就是使他们不能在欧洲和亚洲称霸,不容忍他们成为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共有着跟美国同样的思维方式。中共模仿美国称霸西半球,试图称霸亚洲。中共充分了解过去一百年的历史,称为百年民族屈辱史。中共希望自己非常非常强大。中共要把美国赶出东亚,成为亚洲霸主。历史很清楚,美国不容忍同等竞争对手,如果能够防止,美国不会让中共称霸亚洲,这就是美国的重返亚洲政策。美国要维持在亚洲的支配地位。”这位教授就此得出美中必为敌手的结论:“结果就是中共朝一个方向推进,而美国则从另一个方向反推进,这就是激烈的安全竞争。这一竞争会涉入武器竞争,导致危机和代理人战争。这并非因为中共贪婪或挑衅,而是在这一国际体系中的最佳生存之道就是成为区域霸主。中共理解这一点,而美国则不会让它发生。”
    
    彼得·布鲁克斯是美国前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成员。他通过实际事例支持“中美是长期敌人”的观点。他说,美中双方都承认存在很高程度的战略互不信任,并在继续加深。在台湾问题上,中共从不放弃使用武力,美国坚持维持现状;朝鲜半岛最可能发生战争,而一旦战争打响,美中介入的可能非常高。在东中国海,中共与日本就尖阁列岛,即中国称钓鱼岛,发生主权争端,美国说它们在日本管辖之下,在美日安保条约范围之内,如果中共决定挑衅,美国将予干预。在南中国海,中共主张80%在其主权范围内,为此,中共在那里建人造岛屿,美国已经派战舰在该岛12海里内巡航。布鲁克斯说,声称在南中国海拥有主权使中共有可能控制南中国海。“而南中国海涉及五万亿美元的商业利益,其中美国占1.2万亿,日本、韩国和台湾80%的能源进口经过南中国海。”布鲁克斯说,中共有反介入拒止战略,五角大楼称之为对美国在西太平洋干预进行的阻止、拖延或拒绝战略,美国有击败这一战略的海空战略。中共在进行大规模军事现代化,过去25年国防预算两位数增长,建造航母,强调军力投射;中共还派遣弹道导弹潜艇舰队、建造隐形战机、彰显网络战能力,包括针对美国的太空战。而美国则进行亚太再平衡。60%的美国军舰将派往太平洋,美国陆军正扩大在那里的存在,美国顶级武器技术将首先派往太平洋战区,包括F-22战斗机、濒海战舰、歼35攻击机。布鲁克斯总结:“很明显,中共和美国不仅是竞争对手,而且是敌人。这不会很快改变。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
    
    (B)崛起大国(中共)与现存大国(美国),不是长期敌人
    
    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反对“中美是长期敌人”观点。他反驳道,美中关系目前的现状不是图生存,而是求繁荣。他认为,米尔斯海默教授预言的可怕结果是可以避免的。“因为中共也在读他的理论。虽然米尔斯海默教授告诉中共称霸东半球是最佳生存之道,但他揭示的结果是中美都不愿意看到的。”戴博说,过去36年美中关系的历史证明,尽管美中价值观不同、出现过各种危机、双边关系已经具高度竞争性,但是,美中都避免了相互敌对,并从接触中共同获利。“美中之间的敌意威胁确实存在,而且并不清楚双方是否有智慧避免可怕结果。但是必须了解的是,美中现在不是敌人。美国并没有在围堵中共的崛起,事实上,美国一直在促进中共的崛起。美中交往是片面的,中共获利多于美国,但美国也获利。”他表示,美国从对华贸易中获益。中共是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中共对美国的直接投资达540亿美元,创造了八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也从中共人才中获益。1979年中共改革开放以来,200万中国学生留学美国,很多留在这里为美国社会做出贡献。美国现在有200万中国大陆移民,成为仅次于墨西哥人和印度人的第三大外国出生的移民群体。美国10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中5位是中国大陆出生的。如果中共真的成了美国的敌人,如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说的那些可怕结果就会出现,而且美国将开始禁止中国大陆留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并严格限制旅游签证。戴博指出,把中共当作敌人也可能背叛美国的价值观。“根据米尔斯海默的说法,维护美国利益的最佳途径是减低而不是加速中国大陆经济的发展。而这实际上就是呼吁美国为维护霸主地位而去有意伤害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福祉。”戴博说,必须对“中美是长期敌人”观点做出回答的是,这究竟是必然如此还是可能如此。“如果进程可能背离,结果就会改变。米尔斯海默教授的好处在于点出了美中面临挑战的严重性,但并非必然导致可怕结果,美国的选择是如何迎接和管理挑战。”
    
    前澳大利亚总理、现任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主席陆克文表示,米尔斯海默教授的观点在理论上是可疑的,实践上不能反映美中关系的现实,是完全否定人的因素的危险的决定论。米尔斯海默理论的逻辑缺陷首先是自相矛盾,“他先说需要一个理论来解释正在发生的事,因为人们无法预测未来;但后来他又说,国际关系理论可以可靠地预测未来。”其次他说,国家意图无法预测,而实际上他的结论都建立在他所预测的国家意图之上。比如,中共意在像美国一样显示或通过其行为想成为东亚霸主;中共意在将美国赶出亚洲;中共意在称霸亚洲,而美国意在不让其成功。”这不只是逻辑上不一致,而且是危险的,“这是危险的决定论”。根据这一预测,等于推断出冲突和战争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外交或政治领导不会影响进程。“这好像说,尼克松与毛泽东通过他们的外交活动是无法改变美中关系未来的。但是,他们通过他们领导力做到了。它好像说说,邓小平个人对中国大陆经济的未来是不可能产生任何影响的,不用说,那也是错的。”政治领袖个人可以改变现实。在国际关系中不存在决定论。他提出了他对美中关系未来发展的选择:“建设性现实主义,而不是米尔斯海默的进攻性现实主义,即,承认美中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台湾、网络、太空、人权等领域存在的分歧,同时承认存在着建设性接触的很多领域,朝鲜核扩散、反恐、全球经济增长。通过在这些领域的建设性接触,假以时日,积累政治资本,以处理好美中关系中的一些根本问题。”
    
    (二)上述两种路线之间的辩驳大致如下
    
    戴博说,中共非常可能成为东亚霸主。但问题不是中共现在想什么,而是中共现在在国际关系中能做什么。“中共受到限制。中共不可能得到梦想的一切,中共知道这一点。为什么?中共面对巨大的国内压力,政治合法性和稳定问题,经济继续增长的挑战,不仅空气而且水和土地的污染问题,北方缺水问题,收入差别悬殊问题,社会安全网络极差等问题。他们的最主要目标是维持稳定,维持中共对政治权力的垄断。这些在国际上限制了中共,中共没有盟友,没有软实力。中国邻国的人口、经济实力、GDP和军事预算总和超过中国,这还没有把美国加进去。美国现在仍然是最强大的军事大国。”
    
    布鲁克斯回应道,戴博忽略了中国的抱负和雄心。“问题不是中国能不能做到,而是他们正在做,如我指出的,所有中国崛起和军事现代化的事实。”但戴博说,美中关系中有竞争对手的一面,并在加剧,并很危险,应努力加以扭转。但是,其中也有合作的一面,“无论是气候变化、对抗伊博拉,还是参加维和行动。这是美国在围堵苏联时从未有过的非常密切的方式。问题是我们如何平衡两者并让合作占上风。”
    
    米尔斯海默回应道,在经济上美中不是敌对的,但在安全领域是。因此,拿它跟冷战时的美苏比不恰当。他表示,可比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欧洲各国有大量经济往来,但围绕德国,也有激烈的安全竞争。”他说问题是,“结果,安全竞争战胜了经济往来。”
    
    陆克文说,米尔斯海默的决定论却不能解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情况。“看看二战后的英国、法国、德国。多少个世纪它们试图把对方从地球上灭掉。”但最后外交活动发生了作用,“1945年后,欧洲各大国终于让外交占了上风,最终形成了虽不完美但被称为欧盟的组织。”陆克文指出:“有关英法关系、法德关系的历史决定论叙事,最终通过建设性的外交途径解决了。你可以批评其经济表现,但至少欧洲70年没有战争。这就是外交干预的成就。”
    
    布鲁克斯回应道,没人怀疑外交努力有积极的一面,但是他告诉大家,之前他所指出的所有问题,都说明了实际上正是外交努力的失败。他说,“习近平最近对美国的国事访问显示了非常紧张的双边关系,非常紧张的会谈。说到网络安全,中共已经窃取了2000万个美国政府雇员的信息,包括我自己的。美国商会会告诉你们,今天在中国大陆,他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充满敌意的商业环境。”
    
    (三)
    
    中共和美国究竟是不是敌人?现在是不是?未来是不是?专家们各执一词。虽然没有全美民调数据反应民意,但是,出席这次由“智力平方”主办的辩论会的450名与会者,在辩论之后的投票显示,不同意“中美是长期敌人”的占56%,赞成的为32%。而在辩论之前进行的表决显示,不同意的是35%。赞成的为27%,也就是说,经过上述辩论,赞成的增加了5个百分点,不同意的增加了21个百分点。
    
    这组数字对比似乎表明,美国还在努力对他一手扶植起来的中共展示友善,力图挽救两国之间长达四十多年的“合作关系”,极力避免和中共之间的全面对抗。
    
    当然,这种“合作关系”是以中共基本听话为前提的。这是毛泽东晚期和邓小平时代的基本特点。
    
    习近平会改变这一“软弱的让步政策”、放弃“深挖洞”、“不出头”吗?
    
    习近平能够超越邓小平和毛泽东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312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美国夏波议员不可分裂中国主权
·谢选骏:《田中奏折》指引中共“大国崛起”
·谢选骏:用“文明共享”取代“文明冲突”
·谢选骏:鲁迅的《阿Q正传》来源于斯宾格勒的“费拉”?
·谢选骏读史笔记:不可勾结外敌入侵本国
·谢选骏读史笔记:恶犬与恶人
·谢选骏:日本人为了自己又在支持中国革命
·谢选骏:毛泽东像章窃取北魏佛教艺术
·谢选骏:台湾国语和大陆普通话的差异来自两个党国的南北朝格局
·谢选骏:国民党的今天就是共产党的明天
·谢选骏:鲁迅是中国焚化割民的巨浆
·谢选骏:真假易中天“毛论”的得与失
·谢选骏:《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中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删除的部分手稿
·谢选骏:“均富”的口号是一个政治骗局
·谢选骏:豪强政治是南北朝的政治特征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谢选骏:遣返大陆人士凸现“现代南北朝”的存在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谢选骏: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第一章)
·谢选骏: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