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焦国标:模拟习总答《六十四问习近平》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3日 转载)
    
    
     焦国标博士 前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2015年9月20日,习近平主席访美前两天,网上流传一份文件《六十四问习近平》。初见此文件我就即兴模拟访问对象回答了几个。一口气是无法回答六十四个问题的,这样一搁就搁了十几天。自去年八月发表《挺习总,答客难》以来,我就再没写过成篇的时政言论文章。但我对网上一切“涉习”文字都很敏感。这六十四问,虽然未见得个个都提得很有水准,但毕竟集起这么多问题也并非易事。借助模拟回答这些问题,正可以把自己的家国天下之思分享给公众,于是便勉力完成了这篇可能引起广泛而强烈褒贬的《模拟习总答客问》。
    
    一
    
    1.习近平先生,您身兼党、政、军多个领导职务,您的工资是由党发?政府发?军队发?而党、政、军的钱是不是都是纳税人的钱?
    
    答:我的工资发放渠道与全国数百上千万公务员的并无不同。党政军的钱是纳税人的钱,但纳税人的钱是在党政军维持的框架下挣来的。一个社会平台是由百业各提供其个性服务支撑起来的,我们都是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服侍我们的国家和彼此服侍,片面强调“纳税人的钱”是对其他各业的傲慢和凌视。
    
    2.您一直强调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党军不能国家化,但是为什么要用国家预算来养,亦即纳税人的钱来养?
    
    答:我们当下的国家,是一个赓续而来的国家,不是在车间短时间组装(攒)出来的国家。它的许多职能和界限还在不断分化中。你如果以一个组装起来的国家为标准衡量一个赓续而来的国家,不免失望。国家固然有问题,你的标准也不妥。如果上帝怜悯中国,愿意给我们组装一个零部件和功能机制都最优的国家,我愿意以辞去国家元首表示支持和欢迎。
    
    3. 中国共产党的各级机构是社团机构为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来养?
    
    答:这个局面是由历史赓续而来。一百年后,或五十年后,肯定不同。
    
    4. 中国共产党的组织一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
    
    答:这些都还在混沌中,必有一天这个数字会精确到个位数。
    
    5. 您九三大阅兵花了纳税人多少钱?2022冬季奥运会将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
    
    答:我们的着力点应该在杜绝贪腐流失。一旦解决了这个问题,无论花多少钱都是肉烂在锅里。比如那些兵孩子,每天补助他们一百元与每天补助二百元,说起来开销翻倍,可是有什么可褒贬的呢?
    
    6. 您是否认为中国的纳税人(公民)有权利知道他们纳的税都是如何花的、都到哪里去了?您是否认为中国的纳税人有权利参与决定他们纳的税金如何使用?
    
    答:是的。他们有权力。这也是我为之奋斗的执政方向。
    
    二
    
    7. 您花了巨大的力气,甚至传言您冒着发生政变、丢失性命的风险反腐败,请问您为什么不肯命令中共官员公布家庭财产呢?官员财产公示是世界历史证明最行之有效的反腐手段之一,为何您将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判罪?
    
    答:你们没看到我双手都被更当务之急的工作占住吗?待我腾出手来,官员的家庭财产一定是要公布的。政府各职能部门,各有其历史和逻辑,我们只能在时间里优化它。直接嫁接来世界最优的反腐手段,机体必出现排异反应,反而欲速则不达。而且有人也根本不许你来嫁接。
    
    8. 其他有效的反腐机制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党派公开竞争上位,假如您真心反腐,为什么不开放这些自由?
    
    答:这些价值也是我心头永远飘荡的旌旗!但它需要时间。如果我一上任就宣布解散共产党,你们肯定觉得很过瘾,但它能解决中国的腐败问题吗?它能解决周永康、徐才厚的问题吗?不但不能,周、徐的势力反倒可能把你们都当成问题给解决了。何况我初来乍到一个新人,也没有这么大神通能解散共产党。关于中国共产党,我多说几句。我们一方面说中共不是中国,同时也不得不说中共属于中国。我们全中国每一个家族都算上,哪一个家族五服之内起码有五个中共党员。对中国共产党处理轻率适当,全中国哪个家族都得有人流眼泪,甚至闻哭声。这个普及率,超过土改,超过镇反,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次政治运动。因而作为中共总书记,我必须谨慎从事,为八千万党员,为全中国每一个家族,乃至每一位国民同胞。你们每个人都很反共,有的提出“反共是做人的底线”。那么我来问你:如果你有个 舅舅是中共党员,你是否逼他退党了?如果他没退,你是否与他断亲了?他是否就跌破做人的底线,不是人了?肯定不是。这个现实说明什么?说明中共是中国血肉相连的一部分;它有很多问题需要认真解决,但不是说说狠话、当替罪羊处理掉就能令全体中国都皆大欢喜的。这是个举世注目的大方程,我们必须拿出最好解法。
    
    9. 您为什么不让公民直接参与您的反腐斗争?为什么有人讲:在当今中国,真正的反腐就是反党(中共)?
    
    答:稍安勿躁。我们正在为公民直接参与反腐创造条件。的确,当今中国反腐的重心就是“反党”,把党的权力装进笼子。但是,离开党组织这个可用的脚手架,神仙对腐败的中国也无能为力。你们长期在海外高喊撇开共产党反腐败,这么多年你们究竟反了多少腐败?
    
    10. 您是否认为中共大规模的腐败只是个人灵魂堕落?与专制制度没有关系?在打了一批“大老虎”之后,您怎样确保您新任命的官员不会重蹈覆辙?您是否认为您比江泽民、胡锦涛更多地命令官员不得腐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答:我们的干部大规模腐败是制度性腐败,这是常识。腾出手来我们就将完善制度,以免他们重蹈覆辙。我爱我们的每一位干部!我的确比我的两位前任更致力于反腐。此外的不同,将在未来的时间里展现。
    
    11. 您是否认为中共官员大面积灵魂堕落,是受了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那么您怎样解释完全受西方教育的西方官僚体系中,腐败的程度更低一些?
    
    答:说我们的官员大面积灵魂堕落是受了西方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是鬼话。这样的说辞是可耻的!国家也是一个生命体,我们的国家需要进化。“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12. 中国纳税人(公民)是否可以了解您的家族财富?纽约时报对您家族拥有的财富曝光的信息真实吗?您准备对纽约时报采取法律行动吗?
    
    答:中国公民有权了解任何权贵家族的财富,包括我的家族。我个人天性对金钱并不敏感,我的家族究竟有多少财富,我一向不关心,现在也还没有时间着手核实清楚。假以时日,我会对国人有一个交待。我不会对纽约时报采取任何行动。
    
    三
    
    13.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1981年6月27日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否仍然有效?其中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称之为十年动乱。您提出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请问是否包括文革十年?您对文革的看法是怎样的?
    
    答:《决议》仍然有效。包括文革十年。文革是中华民族的空前劫难。我说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包含有更广大的语境背景,即:后三十年改革开放虽然给国家带来巨变,给全国人民带来巨大实惠,也并不能遮蔽、抵消、否认(否定)前三十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桩桩件件苦难和灾难。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理由因近三十年的成就而骄傲,而沾沾自喜忘乎所以。这就是我的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三十年的更广大的语境背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每一天,都应该兢兢业业且夹起尾巴,虔诚而低调地服务我们的家国,服务我们的人民。
    
    14. 中共夺取政权之后,连续发生大饥荒、大动乱和大屠杀,这六十六年来非正常死亡人数是多少?您认为导致这些悲剧的原因是什么?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是否能够公开1960年代初中国因饥荒而非正常死亡的统计数据档案?
    
    答:这个数字已经有了。但还在进一步加以准确中。这些你们都清楚。导致这些悲剧的原因是制度性的,这是共识。邓小平也说过,美国不可能发生文革。六〇年代大饥荒非正常死亡统计数据档案现在状况如何,我不甚清楚,但此后我会关注此事,并朝优化档案管理方向推动。
    
    15. 您的父亲和家人,包括您自己,都在文革前和文革中经历了迫害或者打压,这些经历带给您的经验或者教训是什么?
    
    答:带给我的经验或者教训是,中国政治家必须不惜付出个人任何代价,完善保障中国公民人权的制度!
    
    16. 薄熙来被抓捕之后,有人认为您不赞同他在重庆走的唱红打黑路线,但后来发现并非如此。请问薄被判刑仅仅因为腐败吗?您对唱红打黑怎么看?
    
    答:时间并没停止,薄案只是现实逻辑规定下的一个动作、一个节点。我反对“唱红打黑”。今后政府应该朝“缩手缩脚”方向努力,一切遵循既定法律程序,不应随长官好恶到处煽风点火发动运动。
    
    17. 从您执政后开始施行的央视公开认罪是不是文革遗风?
    
    答:是文革遗风。央视的工作方式也是从它自己的历史中来,需要反思,需要改进。
    
    18、您掌权以后,在权力核心层设置了诸多小组,并亲任组长。您是否担心和毛泽东一样,独掌大权之后犯“错误”?您认为您本人的权力,应该受到什么制约?目前最有效的制约是什么?
    
    答:那是下一段的担心。现在我远没有毛泽东那样独掌大权。我的权力应该受到宪法、法律、正义和良心的制约。目前最现实的制约则是长期固化的权力和利益集团对国家改革的捆绑和阻挠。
    
    19. 您当政后有人提出,要全面清除西方文化的影响,特别要抵制西方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的基本原则。请问如果不从西方学习引进,难道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这些基本的社会科学领域吗?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不是西方的思想?你们如果抵制和取消这些来源于西方的社会科学领域,你们将用什么新东西来取代?还是像毛泽东当年所主张过的,只办“理工科大学”?
    
    答:我当政后,有人提出这样,有人提出那样,许多都是这样那样的一阵风。有些风,用焦国标教授的话说,甚至不过是天空飞过的一只老鸹随机放个屁(笑)。因而,盯住风、咬住风不放,是不通达的。
    
    四
    
    20. 您现在仍然依靠胡锦涛和周永康建立的维稳体系,打压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请问您是否认为周永康为中共建立维稳体系立下了重大功劳?
    
    答: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我十年前或二十年前执政,我国的维稳格局一定不是现在这样。我接手的是一个既定的维稳体系,它有很多弊端,但我无法也无力立即一把将它捏碎重组。公安系统抓人办案有其相沿已久的职业眼光和工作模式,我无法告诉他们这个给我抓了,那个给我放了。如果我过问和干预过多,最后的局面必然是“习主席,你开名单吧,你说抓谁我们就抓谁,你说放谁我们立即就放”。若到了这个地步,国家还如何维持?因而现在,如果确有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遭遇不公,也只能委屈他们暂且背着时代的十字架,等待走完现有的司法程序。我实在做不到一言而大赦天下。与此同时,我们这些执政掌权者也应竭忠尽命,加快革除这个体系之弊端的步伐。
    
    21. 请您详细说明一下,是否您本人提出过“七不讲”?如果是您自己提出,或者经您批准而形成中央决策的,能否详细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搞“七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
    
    答:你们可以设想一下,概括出这“七不讲”需要多少时间?我有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这上面? 显而易见,“七不讲”不可能是我的原创(提出)。它是各方大仙儿凑出来的。这些东西,不是宪法、党章的某条某款。在我们当下,这种风一年不知道要刮多少阵儿,因而各位不妨以上述风理论视之。太纠结就是太迂腐。
    
    22.七十多岁的著名女记者高瑜的文章,泄露了什么样的国家机密?对国民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或者只是使国民知道了该知道的?
    
    答:这个问题,如果打官腔,可以这样回答:高瑜案是一个司法个案,能公开的已经全部公开,我没有新的补充。不过,我想在此说几句感性的话。高瑜大姐年长我十来岁,八九以来二十多年,她的确坚持得很不容易,对此我向她表示敬意。但是同时我要说,我对她的某些言论很有意见。比如,我刚接手中央工作时,她就断言,习近平这小子不是好鸟,知识分子群体不必跟他混。作为一位老大姐,她这样说合适吗?她这是欺负一个小弟,欺负一个新人,是欺小,欺生。是很不厚道的。也很不科学。胡适先生说,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说八分话。高瑜大姐用一个月的证据盖棺论定我未来十年的任期,这科学吗?这严谨吗?这公平吗?她轻率加给我的舆论冤狱,你们谁为我申辩过一声呢?
    
    23. 刘晓波六篇文章判十一年徒刑,您是否认为是因言获罪?刘晓波的刑期到2020年6月22日止,假如那时您还在执政,您会不会让刘晓波完全自由?您觉得刘晓波的政治环境与曼德拉、哈维尔、甘地、马丁路德金的政治环境相比有什么不同?
    
    答:晓波五五年生,我比他年长两岁,算是同龄人。他的所作所为所思所著,必将成为我们民族精神财富存量的一部分。他的十一年刑期是因言获罪,无人否认。若就个人愿望而言,我不仅不会让他坐满刑期,我现在一时三刻就要把他提拉出来。可是我不得不再次提醒诸位,我们的现实是赓续而来,不是你们在电脑上组装的图案,更不是由我习近平个人意志而来。你们不能揪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我也一样。你们觉得我习近平在中南海比刘晓波在牢狱更惬意更自在,是太偏心了。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在背负我们这个族群的历史和现实加在我们身上的十字架,谁都不必太矫情,谁都不必太娇气。因而,刘晓波的政治环境与曼德拉、哈维尔、甘地、马丁路德金的政治环境相比,显然更艰难。但若一味责备我习近平一人,这也是制造冤案。
    
    24. 从7月10日开始,一百多名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家同时被抓捕、绑架和骚扰,其中大部分人被释放,少部分仍被拘押。这样的全国行动,通常会有一个统一部署,请问这次是谁负责部署的?您作了什么指示?
    
    答:终极意义上讲,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家是我们民族宝贵的人格财富之源。但是当下不是终极。玻璃在李斯谏逐客书时代是价值连城的夜光之璧。这些律师和活动家朋友,职业上是律师,是社会工作者,但你们最清楚,几乎他们每个人身边都是一个异议小朝廷。他们代理和参与一两个维权案子就自命是中国的曼德拉,是民族的良心,喊得全世界都知道;那么试问我们这届中央政府玩儿命抓了那么多侵犯公民权益的贪官污吏,算不算曼德拉,算不算民族的良心?我们所做的这些岂不比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家高大上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吗?当年曹孟德说,设若天下不有孤,当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试问,中国的当务之急真的是放任一个个异议群体自由活动吗?作为中国的第一责任人,我认为还不是,还不是时候。马英九说台湾不能没有不同的声音,蔡英文也说台湾不能没有不同的声音,我同样要说中国不能没有不同的声音。但无论哪个社会,所需要的是比执政当局更近真理、更理性的声音,而不是比它更虚骄更哗众取宠更发泄式的声音(我不说唯恐天下不乱)。有些维权人士,一发现侵权个案就悲愤加亢奋,大有啸聚山林杀奔东京去夺了鸟位之势,仿佛梁山泊好汉李逵提着板斧大喊大叫“反了反了”。你们这种做派,让各地的公安局长们情何以堪?
    
    25. 在您任内会停止迫害法轮功吗?您如何看法轮功发起的全球起诉江泽民的活动?
    
    答:法轮功的确是当下中国一桩碍眼的大案,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理应予以面对。毋庸讳言,我不是十三亿国民一人一票选出的国家领导人,但这个最尊贵的名器现在归我,因而我内心对我们十三亿同胞的温热爱惜之心是一般无二的。任何一个国民遭遇的不公都是对我个人良心的戕害,任何一个国民遭遇的疼痛就是我的疼痛。手心手背都是肉,每个指头连我心。中国幅员广大国土上每一个服刑人都和我同气连枝,对他们法外用刑就等同于鞭笞我身,剐锉我骨。古语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王土王臣是用来干啥的?不是用来践踏、用来杀剐的,而是用来爱育、用来呵护的。这就是我自定并尽力践行且争取传承下去的中国国家元首职业伦理准则。因而在我任内,我会努力推动以法律手段疏解法轮功案,为国家和社会创造祥和。至于全球诉江案,亦应一例寻求法律渠道断定是非曲直。起诉前任国家元首,这是史无前例的,共和国历史上没有,民国没有,帝制两千年里也没有。我们无例可援,但有自然法原则在。
    
    26. 在胡锦涛执政期间,根据官方数字,中国维稳的经费超过了国防开支,您当政后的情况还是这样吗?如果不是,是您降低了维稳预算还是增加了国防预算?
    
    答:在我们这个全能而混沌的政府框架里,说实在的,维稳经费和非维稳经费的边际是不容易划分的。努力压缩政府经费,细化、透明化政府和军队的各项开支,是我立定的一个努力方向。
    
    五
    
    27. 您认为六四运动是一场反革命暴乱吗?或者是一场动乱?还是一场政治风波?您是否赞同用坦克和机枪对待和平示威的学生和民众?
    
    答:六四运动,官方定性,最初是反革命暴乱,后来说是一场动乱,再后来说是一场政治风波, 此后尚无新说法。作为最高官方,我个人只能遵从官方成说。如果日后有更准确的说法,我理应同样遵从。我反对用坦克和机枪对待学生和民众。
    
    28. 您支持令尊习仲勋反对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的立场吗?
    
    答:我支持。
    
    29. 假如今天学生再一次到天安门广场示威请愿,您是否会采用二十六年前中共同样的处理手段?如果不是,您会怎样做呢?
    
    答:不会。我们尽可能预先把学生凑集天安门的根源问题解决。即便出现凑集,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但肯定不是二十六年前那条路。
    
    30. 为什么中共政府一直努力地掩盖六四真相?
    
    答:这是前民主政府时代一切政府的通病。一个国家必须在真相基础上相亲相爱和谐一体。但是另一方面,真相是个微积分,可以无穷大,可以无穷小。美国不掩盖真相,但也没有告诉世人阿富汗战争究竟炸死了阿富汗多少头毛驴及每头毛驴的年龄性别,这些毛驴身上的跳蚤数及其月龄性别等等。
    
    31. 全世界都知道的“坦克人”,据说名字叫王维林,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现状如何?为什么他失踪了?
    
    答:我是国家元首,但不是国家机密总库。我也说不清“坦克人”的真实身份,现状,和失踪原因。相信迟早会清楚。
    
    32. 你支持或是反对1987年“民主生活会”突然要求胡耀邦辞去总书记职务?您认为软禁赵紫阳至死是合法的吗?
    
    答:我反对。不合法。
    
    33. 在您上任中共总书记之前,外界传言您将对六四平反,是否存在这种可能?
    
    答:平心而论,我愿意成为中华民族的终极解放者。中国所有的问题,束缚,和不公,全来个一风吹。此后,我们每个炎黄后裔都像上古之民那样,整天“含哺而戏,鼓腹而游”,“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阙”。然而历史没有终结,我们只是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段。我只能说,我愿意直面我们国家现存的任何问题。如果六四确有冤抑不公,理应予以救正。
    
    六
    
    34. 七十年前日本和德国都宣传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您在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时,也同样宣传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并采用了纳粹德国同样形式的阅兵典礼。您是否注意到这其中的雷同?
    
    答:此外还有很多雷同。比如那时他们也有食堂,也有厕所,也吃也喝也嫁也娶。
    
    35. 当年希特勒搞阅兵式,沿街的窗户阳台甚至楼顶,柏林的群众都是可以观看的,怎么你们搞阅兵连这个都不准了?世界从来没有哪个国家领导人阅兵需要股市停市、工厂停工、医院停医、飞机停飞、车辆停行、学校停课、电视停乐,这不是比法西斯还法西斯吗?
    
    答:我们和希特勒阅兵有着完全不同的时政背景。你们认为这些做法是针对一般国民的吗?叫停上述这些,不是区别法西斯不法西斯的指标。你们这些联想,只不过是对我个人的污名化和咒诅。但我不记恨你们。在如此高位,我很清楚,我应该“得意卖乖”,而不是睚眦必报(笑)。
    
    36. 您的九三大阅兵讲话虽然巧妙地回避了中国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细节,但我们不可能忘记当时中国有国共两党之争,世界上也有自由民主和共产专制之争,两种主义之争不但推迟了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而且在德意日投降之后,随即引发了国共内战和随后的韩战和越战。您虽然没有像毛泽东那样,公开感谢日本侵华对共产党夺取政权的贡献,但你也回避了国共两党谁真抗日、谁假抗日的历史定位问题。您认为中共在冷战年代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有没有什么值得反思的地方?
    
    答:此次阅兵不是断国共两党历史公案。我们只能尽己所能,推动还原历史真相,恢复公正。这方面的尺寸进步,相信国人已有目共睹。冷战时期中国共产党所扮演的角色,与其内政上的所作所为一样,需要反思的地方很多很多。这个任务,留给学界和相应的政府职能部门去做。
    
    37. 为何不给参加过内战的抗日老兵生活补助?就算照你们说的,他们参加内战是错的,那么,自四九年以来,他们杀的杀,关的关,劳改的劳改,管制的管制,而且连累家属子女,长达三十年。再大的“过”也早已经超额赎清了,而他们当年抗日之“功”,却从来也没有得到当局的半点肯定。还有起码的公平和人道吗?
    
    答:上述这些确是事实。过去我们的确昧于一些观念做了很多错事。我们亏负了那一代同胞和长辈。未来我们会努力还公正于一切人和事。百事待兴,时不我待!
    
    38. 您认为为什么出席九三大阅兵的连战在台湾遭到了包括统派人士的唾弃?
    
    答:一人难称十人意,一杆枪难挡百万兵,政治人物无论做什么,总有扔鞋人。这些都成过往,且无关宏旨,不细究也罢。
    
    39. 为什么参与二战反法西斯的大部分国家的领导人没有参加九三大阅兵?
    
    答:是有点儿遗憾。但这只是一个业已逝去的历史浪花。将来我们还要办很多大事,我们还要请客,希望下次这些贵客能到得更齐一些(笑)。
    
    40. 您认为爱国和爱党(中共)是一回事吗?
    
    答:就概念而言,当然不一回事,党是党,国是国。但是置诸现实,就比较复杂,有时是一回事,有时不是,有时重合,有时龃龉。龃龉的准确含义你们清楚吧?就是上下牙床合不拢。
    
    七
    
    41. 在处理周边国家海域纠纷时,国际社会担心您所领导的中国出现军国主义倾向,您怎样看待武力在处理这些纠纷中的作用?
    
    答:对于国际社会的担心,我表示理解和尊重。我反对军国主义。在处理周边国家海域纠纷时,武力是最终手段,但中国绝不做开打第一枪的人。我平生最恨仗大欺小。我可不想发动和领导战争。太劳心。
    
    42. 中国的对外宣传说要提升中国的软实力,如果连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和公民社会等全球公认的原则都不让讲,那么请问: 除了金元外交之外,您将依靠什么东西来提高中国的软实力,从而让世界各国人民感到佩服,愿意学习?
    
    答: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不”字使用率一直过高,但每个“不”字的寿命多长,你们研究过吗?绝大部分是一阵风的长度。所以不必过于纠结。我要纠正一下,金元外交应该不属于软实力。中国并不存在另一套软实力系统,中国也并没有异于世界各国的软实力提升神器。
    
    43. 前中办主任和统战部长令计划已经失去自由,他的弟弟令完成目前避居美国。中国为敦促令完成回国,曾经派出他女儿在内的人员,还试图动用强制手段,有违美国的司法程序。在中美未能达成司法合作协议的情况下,中国动用警察手段,到美国强行抓人,请问您对此行为有什么评论?
    
    答:天下并未大同。在某些特殊个案上国与国之间出现司法不衔接,无法完全避免。此类情况,应当尽可能少发生。
    
    44. 美国与俄罗斯,何者更可能成为中国的长期盟友?为什么?
    
    答:美国,俄罗斯,中国,都在变。长期又是多长?上世纪七十年代中美建交时期,您肯定不会问这个问题。
    
    45. 您的官员,包括最高级的官员(现任和退休),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欧洲的美国盟国移民了多少家人?藏匿了多少财产?您掌握真实情况吗?您认为美国等国家掌握这些信息吗?换句话讲,中国领导人及各级官员的家庭人员及其腐败信息都可能掌握在这些国家的手中,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与这些国家对抗尤其是军事冲突?能硬得起来吗?说硬话是不是为了蒙蔽国内民众的需要?
    
    答:关键是真实到何种程度。真实是个微积分。就个人愿望而言,我们无意与任何国家冲突。话说过来,一旦冲突,这些信息也起不了反导系统的作用。我不记得我说过什么硬话。如果CCTV—4或《环球时报》说过,那是既无须报税,也无须负责的(笑)。
    
    46. 中国领导人包括您自己出国访问都会被自己国家的公民围追、堵截、抗议,为什么?
    
    答:毋庸讳言,中国共产党执政六十六年来,积累了太多民生问题和人权问题。最近三十年经济快速发展,太多国民受益的同时,也有不少国民被快速发展“撞了腰”。政府和司法体系未能与经济发展同步,许多被撞腰者无法得到合理的救助、补偿和平复。这是非常遗憾的。我对这些溢出国境的上访同胞朋友表示理解、同情、心痛和愧疚。在我的任期里,我愿意为他们做更多。
    
    八
    
    47. 您多次强调中国企业和民众需要适应经济停止快速增长的“新常态”,但同时权力机关又强力拉升股市指数,并抓捕分析和报道股市危机的评论人和记者,威胁机构和个人不得“恶意做空”,请问您是否认为这样真的可以救市?“执意做多”为“恶意做空”提供了机会,请问执意拉抬中国股市的决策是您做出的吗?
    
    答:我的“新常态”还包括我们的企业家和公司经理人员都能与家人共进晚餐,夜里都能搂着自己的老婆孩子睡觉!如果我们的经济发展不能为每个家庭成员带来一体的幸福,而只为企业家、经理人个人带来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二奶三奶情人小蜜,“老婆基本不用”,那是走错道了。我们政府在管理股市方面的确没有应对裕如的经验。虽说“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实际上无往而不在“试错”之中。
    
    48. 财经网记者李小璐假如有能力靠他的报道做空中国的股市,你是不是觉得他有能力替代李克强担任中国的总理?
    
    答:李小璐有没有这个能力我不知道,这几年替代不了克强总理应该是可以肯定的(笑)。
    
    49. 在中共十八大三中全会上,您承诺让市场起主导作用,为什么中国政府这只手干预操纵经济越来越明显?
    
    答:我没有这样的感觉。
    
    50. 中国银行的呆账坏账是贷给国企的、地方政府的还是贷给民营企业的?
    
    答:主要是贷给前二者的。
    
    51. 户口制度是不是制度化歧视?农村居民产生一名人民代表的人数是城镇居民的四倍,换句话说就是农村居民的政治权利只是城镇居民的四分之一,这是不是公然的政治歧视?农民工是纳税人,但是为什么在城镇不能享受相应的公共服务,孩子不能读公立学校?
    
    答:是制度化歧视。是政治歧视。这是历史的错误,我们要尽快纠正。
    
    52. 在中国公共服务与税收不相称,社会保障系统这么薄弱,以至于普通民众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为什么你们政府还说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
    
    答:社会主义国家的标签并无全球性客观的粘贴标准。那些看起病、上起学、养起老的国家不也并不说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53. 作为中共的总书记,您所提的中国梦是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吗?
    
    答:我的中国梦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民族自豪,政治文明(排序不分先后)。如果说共产主义社会就是自由人的联合体,那么共产主义这个概念并不丑陋,并不过时。当然,有些词语如果被历史污染得很厉害,使用它会引起许多人不愉快的联想,那么我们的确也应该尽量回避使用这些词。
    
    九
    
    54. 您在俄国说,只有脚知道鞋子合不合适,用以抵制国际社会干预您的政治制度选择,但是您为什么不在中国国内讲这番话?这是否因为您害怕人民要选择适合他们自己的制度?
    
    答:在哪里说这句话并不是我要考虑的。互联网时代,区分国内国外没有意义。我说这话也并无抵制国际社会之意。如果我国内国际都说一样的话,你们更会嘲弄我,说看来这家伙真的是没读过什么书,瞧他思想和词汇多么贫乏。我不上你们的当。我不害怕人民选择适合的制度,相反,我的奋斗方向就是努力为人民自由选择自己的制度创造条件。如果把我想象成什么都和你们相反的恶人,那是你们的想象力还不够厚道(笑)。
    
    55. 为什么不能让藏人、维族人、内蒙古人、香港人告诉您他们的脚适合什么鞋子并让他们实行真正的自治?
    
    答:时间没有终止,一切都在路上。这是历史赓续而来的现实,不是哪个人的意志。中央政府有义务和责任与上述各地人民共同努力,寻找更合脚的鞋子。
    
    56. 达赖喇嘛在世界范围得到的崇敬,您不会不知道吧?您认为喜欢达赖喇嘛的人都是故意要和中国作对的吗?您是否可以邀请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
    
    答:我知道。我不认为喜欢达赖喇嘛的人都是故意要和中国作对。但确有人借达赖喇嘛“说事儿”。说事儿也可以,望今后更理性一些,不要那么情绪化。我们政府需要改进工作,他们的情绪难道就永远正确?我是一个敬老的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希望我有机会能让达赖喇嘛老人实现多年的朝圣大愿。
    
    57. 维族人为什么不可以留胡子?您刚刚在九三大阅兵演讲中提到的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是一个大胡子,您怎么看这件事?
    
    答:究竟有没有关于维族人的胡子政策,怎么执行的,我不甚了了。经您提出,我会关注此事。至于马克思的胡子,既然当初燕妮夫人都没说什么,我们后人还能说什么呢。
    
    58. 在过去的五年多里,140多位藏人自焚,您认为为什么?您那么信仰马克思或者孔子,假如马克思或者孔子鼓动您自焚,您会做吗?
    
    答:这是悲剧。政府有责任认真研究这个现象,无论何因,竭尽全力杜绝此类悲剧事件再发生。马克思、孔子没有这样的鼓动。鼓动我也不会做。
    
    59. 中共是无神论者,为什么要干预藏传佛教的活佛灵童转世?
    
    答:不是干预,而是沿袭传统。历史上的灵童转世都有中央政府参与。
    
    60. 为什么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要强拆1500多座教堂和十字架?
    
    答:这与卢展工长河南时的平坟一样,与大跃进吃大伙、大炼钢铁一样,是长官意志膨胀。今后我们一定要警醒,更要制定制度,约束长官意志。每项法律、法规、政策和措施的产生和执行,都应该来自该政策和措施实施区人民的授权。如果百分之九十九的民众反对平坟,那么你平他们祖坟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天上掉的吗?上帝启示给你的吗?拆十字架也一样,计划生育也一样,诸如此类的一切都一样。
    
    十
    
    61. 您于1984年12月7日在人民日发表第一篇文章,题目就是《中青年干部要“尊老”》,认为新老干部的交接班必须是既合作又交替,“尊老”是合作的前提,合作是交替的基础。前不久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认为,人走茶凉是人情常态。请问您现在对老同志的看法是怎样的?您是否认为江泽民等老同志是您权力之路上的障碍?邓小平罢黜两人总书记、六四屠杀、九二南巡都是不折不扣的老人干政,为什么您不反对?
    
    答:我们当下的政治权力生态也是特殊历史时期延续下来的。这不正常。民主制度下,卸任总统彻底交权。帝制时代太上皇也不好当。我希望我国的政治权力生态经我们这届政府的校正能回复正常。邓、江时代的正负遗产很多,我们还没有时间一一甄别而后取舍。
    
    62. 您是否愿意学习蒋经国,放开党禁报禁,走向宪政民主与法治?还是坚持您夫人所唱的歌曲“江山”所蕴含的“打江山坐江山”的观念?有人说你崇拜毛泽东和普京,如果有可能你是否希望成为终身最高领导人?
    
    答:我愿意以任何前贤为师,岂止蒋经国。党禁报禁都是工具,不是目的。把工具悬为至圣,是颠倒乾坤。我反对“打江山坐江山”的观念。任何观念都像放射性元素有半衰期,我们活在各种观念衰变的路上,着急也没用。我没说过崇拜谁。如果可能,我倒希望成为华盛顿,卸任之后回到自己的农庄。遗憾的是看来我可能到卸任也置买不上一处自己的农庄。
    
    63. 毛泽东思想与您父亲的言行,何者对你所产生的影响更大?
    
    答:毛泽东的话我记住的较多,这是我们这代人的共同点。毛的有些做法具有工具论意义,为着更高大上的目的,不妨一用。家庭传统和先父质朴的思想可能对我影响更大。
    
    64. 你毕生最想实现的目标是什么?多项选择题:a.实现权力最大化,在任时不希望遇到任何阻力与挑战;b.顺势而为,全力维持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与红色江山;c.寻找适当时机实现制度变革,让中国向世界最先进国家看齐,完成民主转型;d.恢复毛时代的精神面貌,在各方面超越毛泽东以及历届中共领导人。
    
    答:时间没有停止,历史没有终结,中国这么大,历史这么久,执政治国的变量因素是无穷大,我希望尽我们所能,尽时代的允许,为中国这个大方程拿出最好的解法。因而上述选项,都是手段级的,不是目的级的。我认为你们像基督徒念“阿门”、佛教徒念“阿弥陀佛”一样把民主转型挂在口头,是太懒惰,太没志气了。中华民族应该有更好的历史性跃升。我们在努力!
    
    当年《讨伐中宣部》出笼时,你们说一定有背景。的确有,就是我当下的良心、认知水准和因缘际会。去年我写《挺习总,答客难》,你们说一定有背景。的确有,同上。今天发表《模拟习总答客问》,你们更会说一定有背景。的确有,还是同上。你们就是当枪手的命,可我不是。
    
    我是谁让我当枪手,我把谁当箭垛。我敢写《讨伐中宣部》,你们想都不敢想,因为你们怕丢掉饭碗。我敢写《挺习总,答客难》,你们想都不敢想,因为你们爱惜你们的羽毛。在我看来,饭碗、羽毛都是阶段性目的,终极目的是真理和正义。你们以为在阶段性目的上应该吃老本,我说不,还得继续走。这就是我和你们的不同。拿出你们过脑子的批评我的文章来才是好汉。我谅你们也写不出来。我爱看你们嚼舌头。(笑)
    
    来源:BBC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308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越农:我也来说说焦国标的挺习文章
·焦国标:近思录(一)
·焦国标:父子两地书
·焦国标:燕北闲人札记(三)
·习总反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焦国标
·焦国标:关于“焦庄保护计划”的父子两地书
·焦国标书林昭《秋风辞》(五首)
·焦国标:论中共——北京札记(六)
·焦国标:北京札记(五)
·焦国标:我从不过教师节
·焦国标:中国缺政改,不缺钓鱼岛
·焦国标给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
·焦国标给石原慎太郎先生的公开信
·焦国标:新农村建设的十一宗罪和七项救正之法
·焦国标:呼吁全球河南同乡关注故乡挖祖坟的邪恶行径
·思想录(五)/焦国标
·说金/焦国标
·焦国标:高压之下的精神贵族 (图)
·焦国标:树殇——《黑五类忆旧》第16期卷首文
·阮次山的源头活水/焦国标
·焦国标先生与陈星宇女士宣布离婚
·焦国标先生确实回家了
·焦国标已回到家中 谢绝告知经历
·铁流:学者焦国标应释,叫兽韩德强当抓!
·铁流:我为焦国标先生抱屈呜冤--顺致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同志
·《零八宪章》论坛:释放焦国标!释放焦国标!!
·原北大教师焦国标因言论被刑拘
·焦国标失踪 亲友都没有他的消息
·独立中文笔会抗议焦国标被禁出境
·焦国标向习近平、李克强发出强烈呼吁抗议
·焦国标的《讨伐中宣部》解禁
·焦国标:疯狂的塑像(二)——文革期间毛泽东塑像迷信故事集
·焦国标:疯狂的塑像(一)——文革期间毛泽东塑像迷信故事集
·毛泽东像与私情/焦国标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台湾小小妮238
  • 李芳敏144000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 谢选骏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基督化生活如何求解人生的迷思?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