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的可欲性根源于历史的无限可能性/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05日 来稿)
     作者:冼岩
    
     《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条理由》一文,是我1912年3月写的,当时在网上公开贴出,一搜就能搜到,但天涯上没有。不久前,天涯社区邀我回来看看,当时不想写东西,就贴了这篇旧作,算报个到。

    
    文中提到的“三条理由”,在当时都具有针对性。但众所周知,从那时到现在,中国在一些方面发生了“神转折”,文中的一些针对性,今天已不复存在。但是,支撑文章的基本逻辑还在,且以此回应相关批评。
    
    读完“经济转型不是时间的函数——简评《反对中国民主化的三条理由》”一文,发现作者淡风陌上确实是自由主义的好学生。
    
    淡风陌上提到,他自己“有相当的基层经验和素材”,做了不少“研究”。但是,我太了解这些所谓“研究”、“实证”是怎么回事了——都是先有了观念性的结论,再带着结论去“调研”;所谓“实证”,其实就是为已有结论添加细节,将之具体化,把观念落到实处。换言之,就是在事实中对观念自圆其说。这样一种“研究”,如果它还能得出其他结论,那才真的令人奇怪了。淡风陌上只要具有足够的坦诚和勇敢,应该不难自己发现此点。
    
    文章之后的讨论部分,淡风陌上借网友之问反复说什么“民主的巩固问题”,但其实人家问的,明明是民主的有效性问题。在这里,淡风陌上显然偷换了概念,但他不偷换也不行。不偷换,就没有办法绕来绕去地说话了。如果直接问他“民主的有效性”,恐怕他只能强词夺理;如果不强词夺理,恐怕就只能撒谎;如果既不强词夺理又不撒谎,那就只剩下一句,也就是他在前面绕来绕去时不小心漏出来的那一句:“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很多后发国家遭遇的转型困境”——需要补充的是,不是“很多”,而是几乎全部——后发展国家中,就没有几个“民主转型”后达到了理想效果的。
    
    淡风陌上在文中及后面的讨论中谈到的中国现状的缺憾,就现象而论,大多是事实。今日中国正因为存在这些缺憾,所以才需要改进和改革。话说回来,有哪一个社会、哪一种制度没有自己的缺憾?不是有这种问题,就会有那种问题。如果没有缺憾,生存于其中的国民,简直就等于活在天堂——即使是今天得到自由主义者最多推崇的美国,当得起这样的评价吗?不妨问问生活在美国的民众,他们存在的问题多不多,对自己的社会、制度是否满意?作为具有一定国际视野的自由主义者,淡风陌上不会不知道答案。
    
    我相信,中国的很多问题在今日美国已不成其为问题,因为二者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但美国自己存在的问题,不一定就比中国少。而且,当美国尚处于相当于今天中国的发展程度时(以人均收入【须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对应的实际购买力论),很多问题也是存在的。再且,中国是急行军走到现在这个阶段的,比不得当年美国是慢慢踱步过来,所以,纵然今天中国的问题比当年美国多一些,也属正常。中国现在正在发生的,是“快速工业化+快速城镇化+经济市场化”的过程。像这样叠三重高速变化于同一时空,人类历史上似乎未曾有过。在西欧历史上,也只发生过被称为“羊吃人”的高速工业化此一单一过程,而其间出现的问题并不少,这还是在有着海外殖民地作为缓冲的条件下。这种情况,又说明了什么样的制度优劣呢?
    
    中国今天的制度是怎么回事?它在中国社会发生急剧变化的过程中起了什么作用?——就是这种制度,保障了中国可以急行军走到现在这儿,把其他很多基础条件与中国相似、发展水平与中国相当的国家甩在后面,其中就包括“民主转型”国家。只要认同今天的中国好于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就不能不承认这种制度的价值。不要说什么所有曾经快速发展的国家都曾有过经济持续高增长的阶段,将全世界都算上,这样的国家又有多少呢?它们的规模有中国大吗?持续高增长的时间有中国长吗?面对的国际压力有中国严峻吗?为什么至少前十年“中国崩溃论”偃旗息鼓,全世界主流惊叹中国,称之为“中国奇迹”?就是因为中国做到了史无前例的事情。
    
    现在中国的经济开始减速,一些问题浮出水面,甚至一些问题的根源还恰恰就是导致了这种奇迹的制度本身。这些都是事实,但这种事实有什么可奇怪的,全世界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吗?——持续高速最终必然减速,原来高速下掩盖的问题自然浮现,其中一些问题必然与制造高速的原因有关,请问,世界上有哪一个曾经高速增长过的国家不是如此表现的?又有哪一个国家可以只要急行军不要脚发胀?就是葳下脚,也属正常呵。从头到尾都干干净净、连急着赶路也不流汗的典范,在真实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它只存在于一些人的意淫之中。现在,自由主义者却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现实中国,他们不脸红吗?
    
    正因为还存在问题,所以才要想办法解决问题,才要进行自我改革。这时,那位又说话了:这是制度固有的问题,在制度内部解决不了,只有改用我所提供的制度,情况才会变好——当年马克思也曾说资本主义解决不了它自己的问题,只能采用他马克思想出来的公有制,问题才能解决,结果人家没有劳烦老马,自己就把问题解决了;哈耶克们宣称社会主义国家解决不了计划经济问题,只能改旗易帜,结果中国不但自己解决了问题,而且还创造了奇迹;现在的自由主义者又说中国自己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服用他的药方——你算老几呵?
    
    改革的可欲性根源于未来历史的无限可能性。实践证明,机械决定论没有前途。即使在人类可认知的范围内,因果也并非简单的一一对应。导致相同结果的,完全可能是不同原因;而不断展开的历史,更在不断创造新的因果联系。这正是一切社会改革有可能取得成效的原因。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30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不争论”的三重变奏
·冼岩:不理解为什么说混合所有制优越于公有制?
·冼岩:邓破毛局——真正“粉碎四人帮”的是邓小平
·毛泽东的驭人之道/冼岩
·中国政府为什么“保股市”?还能牛多久?/冼岩
·异哉所谓“宣扬以暴制暴思想,美化暴力”/冼岩
·冼岩:开除毕福剑是适当选择
·冼岩:市场化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唯一出路是“公有制+市场机制”
·冼岩:当下经济问题的根本症结与出路
·冼岩:“安邦”其实“窃邦”——揭秘中国首富陈小鲁
·冼岩:论舆论管控有理
·冼岩:习近平的1997
·冼岩:当下中国是混合主义国家——王伟光对二错二
·冼岩:习近平改变中国
·冼岩:习近平的“三驾马车”
·冼岩:反腐是治国能力的试金石
·冼岩:中国甲午战败的原因是战略不是制度
·冼岩:萨达姆是“最不坏”
·冼岩: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自毁长城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