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民国对大陆的现实关怀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10日 来稿)
     陈永苗 知名宪政学者
    
     国民党与共党是二十世界之命运双生子,在中国民主化中一起死去,国民党与中共的花瓶党做了一起殉葬。

    
    没有当下性之现实关怀,在我个人所经历的民间政治经验中的,如启蒙运动,不管启蒙什么内容,都在出局中,都成了笑话,成了后来主力军怨恨的对象,如维权压倒启蒙,微博上公知如过街老鼠。启蒙国民党史的国民党精神党员也不会例外。当下性之政治联系问题,与民间主体性同气相连:在当下扛什么旗号能不依赖于敌人,自己做一些什么。
    
    回避或者不能直面对当下现实的关注,退回到历史认同中,把当下的现实政治问题转化为历史认知问题,就是抛弃当下性为未来寻求路径。只是这个认知,并不能现实出自己的主体性。说着说着好像能把共党说得气绝而亡一样。
    
    对国民党历史人物的角色代入很不好,说的都是别人的事,过去的事,好像就是自己干的事一样。演戏一样,并不能显示是政治家,只能显示是历史学者或者爱好者。在自任为未来的政治家与当下之历史知识启蒙者之间滑动,并没有解决目标以及路径和自己主体性的关系,只能靠真理在我感的巫术和自我神话来模糊之。
    
    被49所断裂,被沦陷在大陆的国民党精神党员与国民党之间没有当下之政治性联系,与过去的没有,与当下在台湾的也没有。国民党精神党员在49后被共党所断裂,被沦陷在大陆,与民国之间丧失当下性之政治联系,只有非政治之历史文化联系。更在民国在台湾修订宪法区分自由区与不自由区,国民党修订党章列为精神党员,不像享有任何党员权利义务时,凸显其毫无政治联系。
    
    在大陆说「我党」的,往往也不是共党的人,在组织之外。在当下即使是党组织的人,在精神维系上也丧失了忠诚,说「我党」的时候,往往就是在党史问题中,并不介入现实关怀。国民党党史之启蒙,是为了未来而改造当下人心,然而使用的是对历史角色的代入,如蒋公云云,而且假定当下人心对共党之内在忠诚,完全是移花接木,栽赃陷害。
    
    前几年看切‧格瓦拉的纪录片,说到切的在六十年代的符号化流行,在美国六八年的青年运动把它当作反叛的符号,但这是商业符号或者装逼用的文化符号,没当作来真格的政治符号。要是来真格的政治符号,那一些美国年轻一代自己都会尿裤子。就像很多改革的受益者怀念文革,都是商业化或者文化活动,要来真格的,他们绝对不干。同样今天因为共党不好,说国民党好,要真来国民党,那真的会叶公好龙。
    
    就像共党打着家国天下旗号为一党之私服务,国民党打着为台湾利益当台奸做汪伪为一党之私服务,本质上国共合作是大巫小巫之一丘之貉勾兑。国民党日益和共党贴近,一方面给大陆知识界和平统一转型的「中国梦」,另一方面其在台湾转变为民主国家社团之玫瑰色光环逐渐消除,金粉之下列宁主义政党之历史本来面目暴露无遗,勾起当年在大陆之黑暗统治面目,本来从良了,又做了妓女。
    
    我预测国民党与共党是二十世界之命运双生子,在中国民主化中一起死去,国民党与中共的花瓶党做了一起殉葬。国民党在台湾之生存根基日益猥琐,遭到台湾主体性的驱赶,而在大陆,大陆人对国民党的历史记忆,是因为对比共党以古薄今才把国民党说的很好的。台湾不需要国民党,大陆公民社会我认为也不要,让国民党紧紧与共党成为连体人吧。
    民间是不是避不开中共,能否有个「没有中共」的华人世界,如果就想批判中共作为武器,那中共与民间就是命运双生子,纠缠不开。如果想「怎么办」,不是需要认识批判和民国立场启蒙,而是需要现实行动,就可以想通了。虽然在现实生活中避不开,但是如果判定中共不可能变好,就会去重建民国或者新的共和,此时,就要以重建民国共和或者建设新共和为议题的出发点和起点,就会预设电影《让子弹飞》中男主角张麻子对反派人物黄四郎说的「没有你对我们很重要」。
    
    除了维权被纠缠住外,自我保存被纠缠住外,这一些被迫性必需性,就像衣食住行一样,是属于前政治的,私人的,公民社会来容纳的。可以在政治关系的重建和新建中排除中共。简单的说,我们既然判定在奔溃前毫无实质性动作,那么只能致力于奔溃后我们做什么,我们现在就为将来的行动做当下能做的预备。
    
    在「改革已死」和「没法革命」之后,我对大陆如何瓦解路径,已经毫不关注。就像一个基督徒,对罗马的自由权毫无兴趣。大陆转型成功后,才知道转型路径,所以只有抛弃对大陆转型路径的投注,才是吻合大陆最大可能转型的路径。这已经是宗教性的,只有此处绝望,才有来自更高处的希望。
    
    我们民间抗争在大陆,不管是否采取拖延的方式,是否是间接逼近的方式,最后总是要遭遇到一个问题:你到底是用来推动政改的,还是判定改革已死不用来推动政改,建设公民社会或者民国当归。这就是大陆政治之最后审判,非此即彼,非黑即白,必须在是否寄托希望于体制,有没有贩卖希望维持中国梦上做出决断,断交。
    
    前一阵和一个著名公知讨论,他说我的民国当归方案没中共转型路径的剧本设计,我说我们处在绝对虚无无力感中,所有的剧本都是扯淡。没有中共转型路径,是民国当归的特色。我们的希望就在于大陆的一切都没希望。出路在于大陆的一切都没出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210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在大陆民间发现行动 (图)
·陈永苗:从维权运动走向民国当归 (图)
·陈永苗:想在对方赌场赌赢—以胜利为首要性的行动理论 (图)
·陈永苗:宪政学者源流考 (图)
·陈永苗:公民启蒙还是公民维权模式?——以柴静纪录片风波为例
·陈永苗:延安宝塔山举民国旗之宪政意义 (图)
·陈永苗:「屠夫」维权成中共政治局的心脏病 (图)
·陈永苗、冀维烈、马屿人、郑涵四位民国当归派论女权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陈永苗:民国热与民国当归
·陈永苗:地方政治民国化与逃离极权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
·陈永苗:曹思源,破产法的最高想象
·陈永苗:由民国国旗在徐州被焚想到的
·陈永苗:陈子明,四五一代最高峰
·陈永苗:身体在场的公民抗争
·陈永苗:从伊力哈木被判"无期"看民间出路
·欧阳劲、陈永苗在烟台开展中国占房运动(视频、组图) (图)
·党内民主派是白色五毛 /陈永苗
·陈永苗:我与太子党们对着干
·陈永苗:上海自贸区是催眠造梦的形象工程
·陈永苗:学界之外逆流:共同行动塑造共识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陈永苗告王炳章博士书 (图)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陈永苗:别在党妈肚里装宫外孕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