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杰:国民党为什么还不开除连战的党籍?
请看博讯热点:台海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31日 转载)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余杰:国民党为什么还不开除连战的党籍?


    连战前副总统连战因受邀出席中国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活动,引发外界热议。图:新头壳资料照片
    
     习近平以法西斯式的大阅兵纪年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堪称当今世界最大的黑色幽默。有中国网民辛辣地讽刺说,这是过去三十年内惟一向平民开枪的军队,在犯罪现场向一个自以为是皇帝的独裁者表演阅兵。
    
    习近平一个人阅兵,觉得形单影只,不足以显示天朝神威。既然红花要绿叶衬,到哪里去找绿叶呢?於是,中国头一次慷慨大方地向全天下发出英雄帖。然而,民主国家的首脑不会前来为习近平的军国主义行为背书,宣布接受邀请的客人大都是跟习近平狼狈为奸的独裁国家的小丑。
    
    有趣的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连战再度披挂上阵,继十年前的连胡会之後,又要出马参演连习会了。中国的网络上,一片“连爷爷又来了”的打趣之声。
    
    没有收到邀请的马英九,万分嫉恨之下,严令有关部门强力阻止连战成行。就连郝柏村也放话说,有关人士不宜成为中共的统战工具,并对退役将领说了重话——“跑到打败你的那边看人家阅兵,这算什麽?”,还正告说,若想站到中共阅兵台上看阅兵,就应该放弃退休俸。
    
    然而,连战依然一意孤行,为了给去年败选的儿子寻找出路,不惜拼了一把老骨头。於是,陆委会无可奈何地宣称,并无切实办法阻止连战成行。而国民党现任主席朱立伦则对媒体表示,国民党方面亦无能为力。
    
    若说国民党是一个空旷的房间,那麽连战似乎成了“房间里的大象”。朱立伦这个党主席当得实在太窝囊了,只能假装这头大象不存在。近期以来,国民党快刀斩乱麻地开除了多名有改革思想或异议的立委丶议员及名流的党籍,却无法处理绑架整个国民党投靠中共的连战,可见这个党已然无药可救。
    
    其实,国民党并不是只能对连战这位终身荣誉主席束手无策,最好的约束机制,我早在十年前连战迈出所谓“破冰之旅”时就建议过:以开除连战之党籍为最後通牒,看连战敢不敢“出国民党丶入共产党”。
    
    开除连战之党籍,乃是顺理成章之举。因为连战的媚共行为,不仅出卖台湾丶出卖中华民国,亦是出卖国民党。国民党若不处理,必将引发效仿浪潮,会有更多“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大佬冒出来。那麽,国民党乾脆就改称“共产党台湾支部”算了,前两次国共合作失败,这一次一步到位,合二为一,岂不皆大欢喜?
    连战之智囊宣称,连战此行,是为了捍卫抗战历史的阐释权。这个说法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就抗战而言,台湾的不同族群丶不同背景丶不同世代和不同政治立场的人物,各有不同的认知及史观,本来无可厚非。然而,当某些媒体和人士攻击和辱骂李登辉的“日本史观”时,却对连战赴北京朝圣丶全面匍匐在“中共史观”面前保持沉默。中共长期以来跟国民党争夺抗战史的阐释权,如今更是在电影海报中悍然将开罗会议的与会者从蒋介石换成毛泽东。习近平大概看多了《来自星星的你》之类的韩国穿越剧,就下令将抗日剧也拍成穿越剧的模式。为此,习近平亲自穿越时光隧道,到七十多年前的世界走一遭,将毛主席从延安搬运到开罗。连战敢於当面揭露习近平造假吗?
    
    我也相信,国民党纵有千般不是,当年在抗战中确实有所贡献。真正有资格站在主席台上阅兵的,不是一九四九年才成宣布成立的独裁政权的元首——因为抗战早在一九四五年就胜利了;而是那些当年在长达十四年时间里为了自由丶独立和尊严而浴血奋战的将士们。这些国军官兵,大部分都留在中国大陆,多年来成为贱民,多数已被逮捕丶关押丶杀害,仍然存活的百不足一。即便如此,中共仍然使用卑劣的手段羞辱少数的幸存者。中共宣布发给参加过抗战的老兵每人五千元补助,这点牙缝里的钱只用从徐才厚丶郭伯雄的私人金库中拿出少许就可以应付了。然而,中共小肚鸡肠,念念不忘加一句“但书”:凡参与过国共战争的国军人员,都不能领取此奖金。可见,在习近平眼中,打过共产党的国民党,永远是敌人;惟有像连战这样“不战而降”的国民党,才能放心大胆地当作奴才来使唤。
    
    这个世界上,还有真正的国民党人吗?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一则国军将领张胜武的故事:
    
    张胜武,国民革命军第3军17师师长。南京保卫战他亲自率全师7000人组成第一道人肉盾牌,与日军王牌军团做殊死抵抗,最终因寡不敌众而全师覆没,在发起最後一次冲锋时他抡起大刀冲在第一个,他的儿子冲在第二位,後来一发炮弹落了下来他被炸昏了去。
    
    醒来後他发现自己竟躺在後方医院里,这次战役他丢掉了自己的左臂,他也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他更是失去了依然留在南京城里的妻子和女儿。後来的武汉保卫战,他的第一道命令是把自己的师指挥部放在战场的最前沿,保卫战,他的第一道命令是把自己的师指挥部放在战场的最前沿,最终武汉保住了,而全师被打的仅剩下一个团的兵力,在这场战役中他失去了自己的右脚掌。
    
    後来抗战胜利了,他跪在自己妻子的坟前割下一大块自己的胸脯肉哭着说:“等我!”一九四九年,蒋介石派专人接这位抗战铁血英雄提前撤往台湾,但被他回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他说:“我要留下来陪我老婆!”到了文革时期,他被定性为大汉奸丶国民走狗。红卫兵把他绑着,反扣着游街,那年他58岁,他的牙齿全部被造反派用钳子一个一个当众拔掉,疼的他在地上打滚,但就是不低头。在台上他一次又一次的被棍棒打倒,可他又一次次铁骨铮铮的占了起来。
    
    又到了21世纪,他几乎被世界所遗忘,今年他98岁。他笑着对前来采访他对记者说:“现在是民国哪一年了?”老人唯一的生活收入就是去捡一些塑胶瓶卖掉换点儿粮食。午饭开始了,他慢慢打开黑乎乎的手绢,里面竟包着是人家丢掉的半个包子,包子乾瘪的很厉害,他就这样蘸着白开水吃了下去,他一边吃一边笑着说:“当年打仗时可没吃到过这样好吃的东西哩。”
    
    张胜武老人才是真正的国民党人,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台湾那些自诩为“深蓝”的人物,哪一个有张胜武老人这麽“蓝”?哪一个在这位老人面前不羞愧万分?
    
    连战若要登陆,首先就应当以中华民国卸任副总统丶卸任行政院长以及国民党荣誉主席的身份,去寻访张胜武老人,向其鞠躬道歉,将自己的亿万家财(本来就是不义之财)捐献一丁点出来,帮助老人过上稍稍安逸的晚年。
    
    连战当然不愿也不会这样做,他只敢站在晚辈习近平的身边,察言观色,好话说尽,以维持“大连舰队”在两岸政商集团中摇摇欲坠的最大份额。而国民党不敢开除连战的党籍,是因为在连战背後为之撑腰的,是习近平。
    
    国民党派系斗争你死我活,但只要被习近平“开过光”的大佬,其他人在其面前都自觉矮了三分,连马英九和朱立伦都不得不退避三舍。那麽,蓝营中还有谁敢跟连战这个“太上党主席”为敌呢?
    
    来源:新头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610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余杰:向从容不迫、择善固执的徐友渔致敬
·余杰:周永康的下场是所有特务头子的下场 (图)
·余杰:汪东兴与令计划:两个公公的不同命运
·余杰:新的“金山”在中国?
·余杰:习近平为何会害怕颜色革命
·余杰:狮身人面新偶像,沐猴而冠红太阳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余杰:李源潮的历史大势 当读《共产主义简史》 (图)
·余杰: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 (图)
·余杰:习近平要把高瑜关押至死吗?
·余杰:中日之间会发生新的甲午海战吗?
·余杰,你怎能胡说八道!/刘梦熊
·程惕洁: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我对余杰文章的质疑
·余杰:耿飙的女儿为何认为习近平是“好猫”? (图)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余杰:从「强国」到「你国」 (图)
·余杰:它们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
·余杰:习近平为何害怕《岛屿天光》?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图)
·余杰:解放军的胖主席与胖少将
·余杰新作《中国教父习近平》在香港出版 (图)
·余杰:在暴风驟雨中,有青草生长的声音
·《影帝》作者余杰:腐败是制度性的问题
·余杰台北演讲,称刘晓波不可能流亡海外
·余杰恼怒:莫言获奖是诺贝尔史上最大丑闻
·余杰表示 胡锦涛执政的十年中国人权倒退
·余杰新书《河蟹大帝胡锦涛》十八大前敲警钟
·余杰嘲讽温家宝:又一场华丽的表演
·余杰:胡温新政是个“泡影”
·朱健国:胡逐余杰“十八大”添丑
·余杰催生2012中国第一个网络流行语
·余杰作证, “活埋体”流行
·去还是留?余杰出走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维权人士要求联合国人权机构调查余杰所遭受的酷刑
·北京公务员就余杰事件给温家宝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各界人士呼吁联合国、中国政府及司法机构调查作家余杰声称所受之酷刑事件
·流亡异议作家余杰详述遭中国警方酷刑经过
·余杰回应单人平:你们会付出代价
·铁流:中国大陆还会再有余杰吗?
·余杰表示会继续批判中共暴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