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邓破毛局——真正“粉碎四人帮”的是邓小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21日 来稿)
    毛泽东挑选接班人的过程,充满了曲折与艰辛。当第一个接班人刘少奇被打倒后,第二个接班人林彪就出现了;当第二个接班人林彪被打倒,同时却将第三个接班人张春桥拉了下来——张因为冲得太猛,得罪人太多,已经不适合于“登大位”,而只能作为某一派系的支持力量。本来毛的设计是,让江青在前面猛打猛冲,张春桥则在后面从容蓄势,坐享其成。奈何对手太顽强、斗争太激烈,张春桥只能赤膊上阵,自己冲到前面。当然,在此过程中,可能毛也发现了张的一些弱点,比如政治上太过偏于一方,无法掌控全局。
    
     于是,毛挑选了自己的第四个接班人王洪文。王的经历覆盖工农兵,这是毛最欣赏的;而且王是造反起家,不会像周恩来那样“缺少杀劲”;将上海的造反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说明他也不乏才具。但没想到,毛培养王洪文的过程,说起来全是眼泪——有些人就是才具有限,可以做好一个厂长、市长,但一旦把他放到更高的位置上,他即不知所措。王洪文显然就是这样的人,管理一个市或许是其极限,再重的责任,就要压垮了,不管毛让他看多少书、耳提面命多少次,也无济于事。

    
    同时,毛还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接班人将面临一个新的难题,即必须能够对付得了江青。王显然没有这个能耐,于是毛开始挑选自己的第五个接班人。这一回,毛进行了双重布局:“明子”是邓小平,“暗子”是华国锋。正是从对王洪文失望开始,借周重病的机会,毛开始将党政军全面托付给邓小平。表面看是托付殷重,其实只是希望借邓之手,收拾残局。当时,毛自知时日无多,天下必须由“大乱”转向“大治”,而左翼方面显然无此人才,重新培养、等待也已经来不及,况且还有王洪文的前车之鉴,于是只能从右翼中找,重新重用邓——邓要在一片混乱中打开局面,得罪人多是必然的,行急手重也在所难免。这样,就杜绝了邓自行“上位”的可能性,毛埋下的“暗子”华国锋就有机会了。
    
    为什么是华国锋?从毛给华手书的“按过去方针办”看,毛选华亦是无奈之举,他已经没有更多选择了,只能着眼于维持一时稳定。有人胡扯说,毛有意让自己的家人(江青或毛远新)上位,还说毛说过什么什么话——如果毛真有此意,怎么可能仅仅是说几句话,而全然不作相关安排,既不为他们安排高位,又没有让他们掌控党政军的实际权力,手下仅有几个笔杆子,够什么用?几个笔杆子在文革时期能够呼风唤雨,完全是因为上面有毛;没有了毛,他们又岂能独撑一片天?
    
    毛当时选接班人,只剩下几个基本的要求:1,有一定的治国才能;2,肯定文革;3,能够压制住江青;4,可以一定程度调和左右。江、王首先就缺乏治国才能,王、张又均压不住江青,邓对文革有不满且得罪左边的太多无法协调左右。只有华,才能虽不及邓,但已勉强够用;肯定文革,绝对忠于毛;华自己当然对付不了江青,但加上邓,就足够压制;且华“两边的话都听”,能够调和左右。所以,毛为华安排的接班格局是:华居中央,调和左右,左有江、张、王,右有邓、叶、李。其中,邓居右方是关键——邓不在,则无人能压制江,必然导致左右失衡,稳定不再。
    
    正是由于有此一布局,当毛泽东收到毛远新等人汇报时,才会发动“反击右倾翻案风”,以压制功劳和威望增长太快,有可能破坏左右平衡的邓小平,同时逼邓主持作出肯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为他戴上紧箍咒;也正是由于看破了毛的此一布局,邓才会在遭受“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打压下,仍然拒绝主持作出肯定文革的结论——他必须保持最后翻盘的机会:主持结论,意味着接受了毛的安排,将来只能在华主持的左右框架内发挥作用;不主持结论,就保持了将来打破既定框架的道义合法性——邓未必不能接受自己担任“二把手”的命运,但他无法接受在毛之后还必须坚持文革路线的选择。拒绝毛,当然是一种艰难选择,也是一次大的赌博——邓赌的,不是毛会不会进一步打压自己,这是毫无疑义的;他赌的是,在毛后的格局中,少不了自己这关键一子。他赌对了。
    
    就像在微妙平衡的天平上,取走了某方的一个重量级砝码后,天平马上倾倒,没有了邓的毛后格局,华无法做到平衡。面对强势的左翼,尤其是江的咄咄逼人,华只能加速向右靠拢。但没了邓的右翼,即使与华联手,在当时的党内活动规则内,也抵挡不了携毛之余威大势的左,于是只能兵行险着。今天,总有毛粉(例如老田)感叹说,明明毛一切都安排好了,不明白华国锋为什么要打破平衡,好好的居中而治不要,偏要倒向一方,最后因失去自己的根基而倒下——他们不明白的是,这一切正是当时左翼尤其是江青的咄咄逼人造成的,而江的骄横,完全由毛一手打造,因为毛需要江扮演的,正是打手和前驱的角色。
    
    这其中,汪东兴也起了重要作用。因为林彪事件以及毛的原因,汪与江有隙。深知且深惧江为人的汪,害怕江报复,于是在毛去世后,一是抱紧华,二是向华灌输江的危险性及其迫切性,促华“先下手为强”。所以,说到“粉碎四人帮”的最大功臣,应该非刚刚去世的汪东兴莫属——华、汪联手,就足以拿下“四人帮”;联系叶、李,只是为了事后圆场而已。但是,说到这一切的源头,“粉碎四人帮”的“第一驱动力”,还是邓小平此前所下的先手:它破坏了毛布局的平衡性,迫使华国锋不得不走上“粉碎四人帮”这条路。
    
    如果说汪是强化了左的危险,那么华就是忽略了右的能量。实际上,右翼官僚群体一直是这个国家最深厚的力量,党政军大多在他们手中,只是一直以来他们受到毛的压制,使其看起来相对于左翼弱小而已。建国后毛发起的历次运动,大多是为了压制右、抬高左,文革后尤其如此。所以,右之弱是假弱,左之强是虚强,一切都是因为毛的存在;毛不在,则强弱易势,左右逆转。华不明乎此,以为右对己威胁小,更因为左之害迫在眉睫,于是挥手将瓶子里的东西放了出来;放出来后,华又没有毛之威能,收不回去了,于是自己亦被吞噬。
    
    或许当时在华心里还有一种想法:我把你们放出来,怎么也是有恩,你们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吧?——这就是典型的渔夫思维了。政治上的事真是难说得很,放出来本来是恩,但接下来恩很可能成怨:解放慢了是怨,解放不彻底是怨,不彻底否定文革是怨,不批毛泽东是怨——右翼被毛压制太久、太苦,其矛头已直指毛本人和文革。所以,邓可说是应运而生,因势而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517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的驭人之道/冼岩
·中国政府为什么“保股市”?还能牛多久?/冼岩
·异哉所谓“宣扬以暴制暴思想,美化暴力”/冼岩
·冼岩:开除毕福剑是适当选择
·冼岩:市场化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唯一出路是“公有制+市场机制”
·冼岩:当下经济问题的根本症结与出路
·冼岩:“安邦”其实“窃邦”——揭秘中国首富陈小鲁
·冼岩:论舆论管控有理
·冼岩:习近平的1997
·冼岩:当下中国是混合主义国家——王伟光对二错二
·冼岩:习近平改变中国
·冼岩:习近平的“三驾马车”
·冼岩:反腐是治国能力的试金石
·冼岩:中国甲午战败的原因是战略不是制度
·冼岩:萨达姆是“最不坏”
·冼岩:混合所有制改革不能自毁长城
·冼岩:腾讯为什么黑习近平?
·习近平有什么不同?——以反腐为例/冼岩
·冼岩:昆明暴恐案的源头之一是胡耀邦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